016 被救云水国、再见云沐尘

    雪宁睁开眼入目是雕花的大,粉色的幔帐,空气中散发着好闻的檀香的气味,宁静而又舒心,抬起手动了动,却发觉全无力。

    “你醒了”雪宁听见声音侧目,只见一女子一袭淡绿色华衣裹,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嫩,正笑语盈盈的看着自己,

    雪宁点头回以微笑,现在自己在何处还未清楚,眼前这女子想不是收留自己的人,雪宁满是感激的一笑,哪知那女子竟然很不好意思的脸上一片绯红,

    一向温和的太子,竟然提起自己的领子,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大夫结结巴巴再一次重复道:“夫人已经怀有一个多月的孕了”

    此番去月落国,本就是有要事,实在不便打草惊蛇,本想平息了整件事,再去月落国寻找她,没想到她却一是伤的出现在自己的府中。手绿衣却。

    云沐辰放在的双拳不自觉的紧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落儿为什么会流落到此,怪不得这次去月落国不曾见落儿,似乎所有的人对她都闭口不提,当自己问起冷月寒时,冷月寒竟然说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云沐辰苦涩一笑,敛去所有的伤痛,抬起头一脸温和的看着渊青,握着渊青的手道:“对不起,渊青,我失态了”

    “嘻嘻、、、姑娘你长得真美,我们这里是云水国,你现在在太子府里呢,是我们太子妃娘娘在河边救了你”旁边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小丫头,调皮的插嘴道。

    只见叫吉祥的丫头,轻轻地扶起雪宁、盯着雪宁笑得一脸开心,渊青轻声责骂:“吉祥不得无礼,不可老是盯着人家姑娘看”端起桌子上的粥,喂雪宁喝粥。

    四目相对,一片愕然,云沐辰不敢置信的看着那站在树下的女子,不正是自己思夜想的人儿吗,渊青发现云沐辰愣在那里,看玩笑的道:“太子,是不是忘尘姑娘太漂亮,连你都被迷住了”

    云沐辰轻笑,看着渊青道:“渊青你可知道她是谁”渊青心里苦涩,妾当然知道,她是下最的女子,奈何自己却说不出口,只能摇头,

    大夫把过脉之后再一次丢下一个重磅炸弹:“恭喜太子、贺喜太子这位夫人,已经怀有一个多月的孕了”大夫一脸的笑意,看太子对这个姑娘那么紧张,想不一定是太子的侍妾,先下夫人怀孕,太子一定很高兴,本想着要讨一个好彩头,却没想到

    急急脱口而出“那她怎么会这般狼狈流落在外”渊青心下一惊,那么说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月落国的皇子。

    雪宁在这太子府,静养了一个多月才能下走落,这些子太子妃悉心照顾,雪宁真的不胜感激,除了体乏力雪宁并未出现任何不适,上的血咒之毒没有一点发作的迹象,不想到,难道是师父猜测有误,为何自己却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雪宁不再去在意,弯唇一笑,执起树上的杏花,凑近鼻尖轻嗅,也许自己福大命大呢,呵呵、、、一切顺其自然吧。

    来太子府这一个多月来,雪宁并未见过云沐辰,从吉祥口中得知,云沐尘出使外邦至今未归,隐约觉得应该是有什么事要发生,雪宁松开手里的杏花,暗自思索也许自己该离开,这一个多月来,渊青每天都来陪自己小坐一会,从她口中雪宁能够看出她对云沐辰的喜欢,自己不应该再来打扰,

    渊青笑着摇了摇头,这就是自己的男人,永远会向自己说对不起,在自己面前永远没有脾气,可是她真的不需要,她要的是一个会为自己喜怒哀乐的丈夫,不是一个总是对自己相敬如宾的太子爷。

    渊青叹了口气,看了两人一眼,转离去,吉祥气呼呼的一跺脚,跟着渊青离开,

    雪宁一愣,没想到自己竟然来到了云水国,还来到了辰的太子府,可是为什么会在河里救了自己,自己昏迷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看着眼前这个笑得温柔的女子,是辰的太子妃,真好,辰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太子妃渊青看雪宁皱眉,解释道:“姑娘不必担心,只管放心在我这里养伤比便可”渊青以为雪宁实在的担心自己没有着落。

    雪宁淡然一笑,声音干涩的开口道:“多谢姑娘收留,请问这是什么地方”雪宁环顾整个房间,一看这摆设装饰,就可知,这绝不是普通人家的家庭,心里疑惑自己为何会在这,难道是师父送自己来的。

    渊青走到边拍了拍云沐辰的肩膀安慰道:“太子不用担心,忘尘姑娘不会有事的”“忘尘、、、”云沐辰低喃着雪宁的新名字“她这是要忘掉我,还是要忘掉这尘世间的一切烦恼”

    渊青愣在那里,看着那相拥的人儿,心里一阵苦涩,原来他们认识,原来那姑娘就是太子的心上人,怪不得太子会喜欢她,她是那那么美,美得自己连恨她都恨不起来,

    吉祥天真的说道:“谁叫姑娘长得那么漂亮”雪宁轻笑不语,渊青嘱咐道:“姑娘,答复说你子太虚,不能太过劳,需要静养,你放心就安心在这里住下便可,对了我叫渊青,不知道姑娘任何称呼”

    云沐辰苦涩一笑,看着大夫吩咐道:“回去多配些安胎养神的药让人送过来,下去领赏银吧”

    叹了口气正想回屋,寻思着怎么向渊青开口道别,还未挪步就听见吉祥雀跃的声音传来“忘尘姑娘,我们太子和太子妃来看你了”雪宁愕然,没有想到云沐辰回来的那么早,仓惶抬头,云沐辰已经揽着渊青进了别院。

    还怀着孩子,一个人流落在外,如果不是遇见渊青,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云沐辰温和的俊颜上满是笑意,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一把抱过雪宁,紧紧地抱在怀里,高兴的道:“落儿,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不待雪宁回答,渊青吩咐站在自己旁边的丫头道;“吉祥,快扶姑娘起来”雪宁全无力,除了说声谢谢,什么也做不了。

    “渊青,不要走,听我解释”雪宁推开云沐辰,急忙叫住离开的渊青,渊青落寞的背影深深地刺痛了雪宁,

    云沐辰猛然松开大夫,奔到边,看着昏迷的雪宁,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痛苦,呵呵、、、、自己再计较什么,只要落儿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渊青,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救了落儿”云沐辰开口问道,“一个多月前太子刚离开去月落国那天,下午妾无聊,便带着吉祥如意去城外河边放风筝,就是在那河边救得了落儿姑娘,当时她浑湿透,脸色苍白的吓人,妾还一度害怕救不活她,没想到最后她却活了下来,但是体很虚弱,躺了一个多月,才刚刚能下,至于她到底遭遇了什么事,她不说,臣妾也不便问”渊青开口向云沐辰解释道。

    丫环送上来,一些清淡的粥和小菜,渊青看向雪宁轻声笑着说:“姑娘那你已经昏迷好几天了,肚子一定饿了,快吃点东西吧”

    渊青实在不忍心看云沐辰那般难过,只能安慰道:“太子,不必担心,她一定会好起来的”“她是月落国的皇后”云沐辰开口说道,渊青一愣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救的竟然是月落国的皇后,

    雪宁向渊青走去,急着想要解释,奈何心下一急,眼前一黑跌入了黑暗,云沐辰心痛的抱住雪宁,大吼道:“吉祥,快去找大夫”渊青一见雪宁晕倒,急忙奔过来,向搭把手,谁知云沐辰想没看见自己般,抱起雪宁就往屋里走去,哪般的担心,渊青看着那疯狂着急的模样,心里痛得无法呼吸,自己陪伴太子这么多年,却从未见他如此高兴过和痛苦过。他一向温和,喜怒从不形于色,原来不是他没有喜怒,而是自己不是那个让他疯狂的人。

    云沐辰仿佛没有听见般,松开渊青,一步步向那站在花下的女子走去,毫无新意的开场白,雪宁苦涩一笑:“辰,好久不见”

    雪宁一愣,似在思索,最后笑着点头,应道:“谢谢太子妃救命之恩,小女子忘尘叨扰了”渊青笑着道“忘尘、、、、、”心里反复念叨,好奇怪的名字,莞尔一笑看着雪宁,心里暗道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连自己看了都忍不住喜欢,更何况是男人。

    云沐辰摇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冷月寒会让她一个人流落在外,还仿佛完全不记得有姜雪宁这个人一般。

    云沐辰心疼的为雪宁掖了掖被子,道:“一切只有等她醒来,才能知道答案”渊青赞同的点了点头,此时此刻早就忘了什么敌,什么嫉妒,只在心里求乞她能平安无事,月落国和云水国现在关系正处于微妙时期,虽然下嘴里不说,但是每见他眉梢上的愁色,渊青都心疼,zVXC。

    大下正在虎视眈眈觊觎下的太子之位,还想串通月落国的歼佞小人挑拨两国之间的关系,好坐收渔翁之利,如果月落国的皇后在太子府有什么闪失,那岂不是让大下抓住了把柄,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