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痛打白凤儿、被冷月寒鞭打

    雪宁知道冷月寒,一定会来冷宫,只是没有想到他会带着白凤儿一起,雪宁轻笑,怎么这女人戏还没演够吗,还想到这冷宫里演啊,那好啊,自己奉陪。

    I刚进冷宫的大门,一阵刺鼻的味道传来,白凤儿拿手绢掩上鼻子,皱着秀眉,说实话自己才不愿意来这鬼地方,太晦气,可是皇上却非要来。

    冷月寒皱眉冷冷的看着这个破败的宫,这个宫中所有女人,最不想来的地方,入目的断壁残垣,阵阵让人作呕的气味,在那一刻冷月寒犹豫了,竟然害怕进去了,可是理智终究战胜了感,揽着白凤儿,冷漠的推开了那扇大门。

    雷劲手拿鞭子走下雪宁,可是却久久为落下,地上那个绝美的女子,曾近一起共患难,曾近那么多次毫不犹豫的割破自己手腕,为主人解毒,自己敬她,怎能打她。

    宁儿,如果有下辈子,朕一定会好好待你,真的这一次朕发誓,没有背叛,没有利用,zVXC。

    “姜雪宁,你敢跟朕动手”冷月寒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雪宁,目光复杂,但是只是一瞬间变恢复了冰冷。

    冷月寒打完扔掉鞭子的那一刻,雪宁抬起头看着冷月寒,强撑起微笑问道”冷月寒,为什么让我留下,可是要利用我为你解毒“

    珠儿趴在地上苦苦哀求:’皇上求你,别打我们家小姐“可是冷月寒置若罔闻,他们越求,冷月寒打得越用力,雪宁却一句话也不说,不求饶,不说话,只是笑着,

    宁儿、、、、宁儿、、、、我真的好

    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澄清这些,因为我必须让你恨我,不要救我,如果用你的命换我的,那我宁愿就这样死掉。

    白凤儿疾呼:”来人啊,皇上晕倒了“冷月寒唤了一声宁儿,只可惜那扇冷宫的大门阻隔了一切,是的一切。“姐姐好雅兴,在这冷宫之中还这般悠闲”白凤儿开口,声音凉凉的嘲讽道。

    雪宁连看都没看冷月寒一眼,只是目光冰冷的看着白凤儿,白凤儿害怕的往冷月寒怀里靠了靠,雪宁轻笑:“怎么,凤贵妃这是来兴师问罪的吗,还带着皇上,是怕了吗,不是你说的吗,我不如你狠,玩不过你,怎么你也害怕了”

    双眼满是冰冷的看着冷月寒,足足五十鞭,冷月寒打得毫不留,雪宁本就破旧的衣服早已经鲜血淋淋,皮开绽。看得让人触目惊心。

    只是,自己真的好想再看宁儿一眼,真的哪怕一眼也好,至少让自己看见她的笑,哪怕是死自己也心甘愿。

    够绢上啊。”你不是都知道了吗。你上的血可以朕的毒,但前提条件是,你必须上朕,心甘愿为朕解毒,所以朕就好好陪你玩一场游戏了,怎么现在你不想玩了“冷月寒说的如此的冷漠,伤人,嘴角始终带着嗜血的微笑。

    宁儿一定恨死自己了,这样她就不会舍命救自己了吧,如果可以就让他死去吧,为他们死去的孩子偿命。

    猛然回站起冷声喝到:‘来人,罪妇姜雪宁,公然动手打贵妃娘娘,藐视朕,特令受鞭刑五十,以儆效尤“”救什么救,我们都自难保,在这冷宫什么都没有,想救也救不了啊“一个妇人看着珠儿怒斥道。

    雪宁猛然转看着白凤儿和冷月寒,“呵、、、、”雪宁轻笑,“皇上和贵妃娘娘好雅兴,竟然散步散到这冷宫来了,怎么也想住这里”玉带嘲讽,毫不客气的说着。

    冷月寒和白凤儿来时,雪宁正再给珠儿收拾头发,没有梳子,只好以指代梳,打理着那原本柔顺,现在却如枯草般的头发。

    冷月寒,一掌袭来,雪宁躲开,两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动起手来,只不过,最后被擒住的还是雪宁,冷月寒握着雪宁的手腕,一个用力把雪宁摔在地上。

    冷月寒出了冷宫,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那冷宫的墙,推开白凤儿的搀扶,自己扶着墙,一步步的离开,只不过没走几步,便跌入了黑暗。

    “够了,姜雪宁,朕在这里还轮不到你来指责谁”冷月寒不带一丝感的冷声喝到,雪宁转过头看着冷月寒,轻笑这才是自己一开始认识的那个冷月寒,冷漠,嗜血,那个温柔如孩子般无赖的冷月寒根本不存在。

    “这一巴掌,是还你上次和太后串通陷害我和辰的”话音落下,不在乎冷月寒的冷喝和白凤儿的哭喊,第二巴掌紧接着落下“这一巴掌是为我死去的孩子打得”雪宁笑的冰冷,

    珠儿实在看不下去,,扑到雪宁上,替雪宁挨着鞭子,雪宁一个翻心疼的将珠儿护在下,”住手“只听见有人冷喝一声,哪些疯婆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全被凌冽的掌风震出去老远。

    冷月寒见雷劲未动,一掌打过去,躲过雷劲手里的鞭子,毫不留的打在雪宁上,雷劲扶住口,站稳急急开口道:皇上息怒”

    雪宁晕倒在地,珠儿心疼的抱着雪宁哭喊着:‘谁来救救我们家小姐,看着那些披头散发像疯子一样的宫人,珠儿哭求着:”求你们救救我家小姐“

    “够了,姜雪宁,你太放肆了”冷月寒声音冷漠的骇人,雪宁抬起脸倔强的看着冷月寒“怎么心疼了”冷月寒蹙眉,还未反应过来,雪宁一个反手擒拿,挣开冷月寒的束缚,一巴掌结结实实的再一次打过去。

    宁儿如果这一次,我能逃过这一劫,我就再也不让你离开我,哪怕囚你一辈子,也不会放你走,因为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这第三巴掌,是为你这次陷害我进冷宫打得”说完,巴掌还未落下,就被冷月寒紧紧握住手腕,一个用力,白凤儿已经被冷月寒抱在了怀里。

    宁儿很多事,我不是不知道,而是只能装糊涂,我知道我们的孩子不是我害死的,我知道并不是你推到凤儿让她流产、、、、、、”哼、、、真心,不是宁儿你自己说的吗,朕连心都没有,怎么会有真心“冷月寒冷漠的开口,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拥着白凤儿离去。

    珠儿发疯似得推开云妃,护着雪宁,只可惜除了挨打,还是挨打,

    冷月寒冷喝一声:“都给朕滚开”一句冷喝,众人皆闭嘴不语,吓得站在一边,惊恐的看着冷月寒。

    冷月寒一进来,所有的女人都围了过去,嘶吼,哭喊着“皇上,求你了,求你放我们出去吧”若不是雷劲带侍卫拦着,哪些疯女人,绝对会抱着冷月寒不松手。雪宁却仿佛没有听见哪些哭喊,吵闹一般,专注的梳理着珠儿的头发。”哈哈、、、、、“雪宁疯狂的笑着,”冷月寒,我真傻,竟然以为相信你的真心“

    “珠儿疼不疼”雪宁轻声问道珠儿,珠儿摇摇头,满眼恐惧的看着向这边走来的冷月寒和白凤儿。

    雷劲愣在那里,不明白主人这是要做什么,冷月寒见雷劲未动,冷喝道:”立刻执行“:

    除了哭,珠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云妃拖着断了的双腿,笑的疯狂,向雪宁爬去,握起拳头毫不客气的打在雪宁上”叫你废我的腿,你很能耐啊,你现在再起来打我啊“云妃狰狞的笑着,毫不留的打着雪宁。云妃这一带头,哪些和人都纷纷过来,一起殴打雪宁。

    雪宁轻笑不屑的道:“白凤儿,收起你那让人恶心的嘴脸,你害了我三次,是的我输了,我是没你狠,不过你应该听说过事不过三,很感谢是你教会了我什么叫做最毒妇人心,我感谢你”话音刚落,雪宁一个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冷月寒怀里扯过白凤儿,高高扬起的巴掌,毫不留的落下”冷月寒,我恨你“雪宁歇斯底里的嘶吼,冷月寒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转离开,雪宁再也支撑不住的昏倒在地。

    塞北赶紧跑过去,抱起雪宁,着急的查看着雪宁上的伤,急切的喊道:’娘娘,你怎么样了‘

    “姐姐,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的孩子也不是我害的,可是你为什么那么狠心,为什么害我”白凤儿就怕姜雪宁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抢先一步恶人先告状的指责着雪宁,哭哭啼啼一脸的可怜相。

    冷月寒没有说话,犀利的眼神看着雪宁,脸上的污秽,她的白衣已经变成了黑的,就连那倾国倾城的容貌,也染上了污秽,只是那双清澈的大眼睛依旧黑白分明,带着疏离和冷漠心脏莫名的疼起来,冷月寒轻皱眉头,

    珠儿却一把推开塞北,把雪宁紧紧抱在怀里”走开,你们这些坏人,不要碰我家小姐’

    塞北这才看出,这个一破烂,满脸污垢的小丫头竟然是珠儿,急着开口道:“珠儿,我不是坏人,我是塞北,娘娘现在伤的很重,需要马上医治”

    说完不待珠儿反应,抱过雪宁查看着雪宁的伤势。看着雪宁脸上那让人心碎的笑意,以及血模糊的后背,塞北心疼的流出来眼里,抬起的手不知道该碰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