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冷月寒这就是你的信任

    冷月寒痛苦的坐在地上,看着进进出出的宫人,端着一盆有一盆的血水,颤抖的伸出自己的双手,自己都做了些什么,是自己亲手推到了宁儿,杀死了他们的孩子,都是自己的错,

    冷月寒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一遍又一遍的骂着自己“冷月寒,你混蛋、、、、、、”自己现在连进去看宁儿的勇气都没有,这回宁儿不会再原谅自己了,他亲手杀死了他们的孩子。

    “哈哈、、、、”冷月寒歇斯底里的笑着,声音里的痛苦骇人,笑得让人心碎,只听见碰的一声,冷月寒被上官天逸一拳揍倒在地,上官提起冷月寒的领子“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你知道不知道宁儿已经怀有孕啊,你知不知道你亲手杀了你们的孩子啊”上官天逸怒吼着,毫不客气的一拳一拳的打着冷月寒。

    白凤儿蹙眉,此话说的不无道理,寒哥哥,现在已经被那个践人迷住了,当时看到姜雪宁流血时,他那痛苦的表,是那么的真切,可见她对姜雪宁的在乎。

    上官天逸看见雪宁的笑,一阵心疼,安慰道:“雪宁,不要伤心,孩子还会有的”可是雪宁除了笑,却什么都没有说。

    冷月寒痛苦的冷笑,自己害怕,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害怕,害怕见过雪宁那绝望的眼神,害怕看见她那冷漠的笑,害怕她的眼里失去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又变成了冷漠和疏离。

    “哈哈、、、、”雪宁笑的疯狂,“冷月寒这就是你的生死相依,不离不弃,这就是你的相信,是啊,你舍不得杀她,她怀着你的孩子呢,而我们的孩子就活该被别人害死”没有人会比雪宁更清楚,使自己失去孩子的不是冷月寒推到在地所致,

    许久冷月寒才进来内。脸上的痛苦绝望是那么的无助,只可惜雪宁全然不在乎,只是笑着开口道:“冷月寒,你相信我吗”冷月寒不解雪宁何意,依旧点头,

    “怎么现在才害怕,没出息的女人,有舍才有得,即使牺牲掉你腹中的胎儿能彻底断了冷月寒对姜雪宁的,你愿不愿意呢”鬼娘鬼魅般的声音在黑暗中想起,呼唤着白凤儿内心深处最邪恶的因子。

    “对不起,宁儿,如果要恨就恨我吧,所有的仇恨都冲着我来吧”除了对不起,冷月寒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纵然凤儿真的有错,可是她现在怀着孩子,自己怎么忍心真的让她偿命。

    四周一片寂静,谁也没有说话,雪宁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然一片清冷,再也没有半点温度,冷月寒怔然,心里苦笑,这一次她是彻底的把自己摒弃在心门之外了。

    “呵呵、、、、、、”冷月寒痛苦的笑着,这个女人就是如此,得起,放得下,不需要她开口说什么,冷月寒已经明白所有的一切。跌跌撞撞的向外走去,

    “那该怎么办”白凤儿不死心的问道,斩草要除根,既然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上了,自己只能进,不能退了。

    “宁儿,这件事并不是凤儿的错,都是朕的错,就算凤儿在言语上多有得罪,你也不能动手打她,她现在怀着孩子,朕怎么能杀她”冷月寒急着解释,自己刚失去一个孩子,不能在失去一个啊。

    “不要太得意,姜雪宁虽然失去了孩子,但是冷月寒依然她如命,想要彻底铲除这个敌,还要差一步”被称作鬼娘的黑衣人开口说道,依旧是粗噶听不出一丝感的声音。

    白凤儿心里一惊,自己怎么把这个忘了,急忙捉着鬼娘的手问道:“那我该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才怀上寒哥哥的孩子,我不能失去她,万一姜雪宁非要我腹中的胎儿,为她死去的孩子偿命那该怎么办”

    “那我要你杀了白凤儿给我们的孩子报仇,你可愿意”依旧轻笑着,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冷月寒大惊,怎么也没想到,雪宁竟然把失去孩子的罪,归到了凤儿上。

    说完仓皇的逃出来勤政,是的逃出了勤政,那里雪宁冰冷的眼神,让自己痛得窒息。

    雪宁醒来,冷月寒和上官天逸还在外,塞北急忙唤道:“主人,娘娘醒了”上官天逸立刻起向内走去,却发现冷月寒没有跟上来,上官天逸站在门口看着冷月寒,

    白凤儿躺在贵妃椅上,笑的好不得意,“鬼娘,你真的太厉害了,如果不是你我怎么能杀死那个践人肚子里的孩子”好痛快,

    而是白凤儿手里的银针,她故意喔自己的手,把银针上的毒,刺入自己的体内,她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还想嫁祸给冷月寒,目的无非是想挑起两人之间的误会,可是她忘记了,她是姜雪宁不假,但现在她还是鬼医的徒弟,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冷月寒冷声质问,上官颓然一笑,抬起通红的双眼看着冷月寒“告诉你,告诉你有用吗,你高高兴兴的每天陪在凤贵妃边,可曾在意过雪宁的感受,如果她告诉你她也怀孕了,你会怎么做,丢下白凤儿整天陪在她边吗,如果这一切都是用她肚子里的孩子换来的,你觉得她会告诉你吗,她会吗”

    “最毒妇人心这句话说得真对”鬼娘嘲讽的说道,白凤儿以为鬼娘再说自己狠毒,开口反击道“怎么现在嫌我狠毒了,我可记得,这些所有的事,都是你教我做的,是你告诉我月落就是姜雪宁,是你告诉我她怀孕了,也是你把带着毒的银针藏着我的戒指里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指使的,到头来,成了我最毒妇人心了”是连勇到。

    自己再醒来时,已经把过脉,相信上官也很清楚,自己之所以会失去孩子,是因为中了毒,而不是冷月寒推到所致,只不过白凤儿的目的还上达到了,因为从今天起,自己再也不会相信冷月寒了,他所谓的,所谓的相信也不过如此。

    “可明白了”鬼娘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白凤儿点头,鬼娘满意的笑着,白凤儿看着这个带着金色面具的女人,心中还是很纳闷,不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一再帮我“

    上官天逸低叹一声,走了进去,雪宁醒来,不用谁说自己也很清楚,孩子怕是没了,因为即使是在昏迷中,那种失去孩子时冰冷刺骨的痛,依旧是那么强烈。

    “贵妃娘娘找什么急,听我把话说完”鬼娘面对白凤儿的声声指责,仿佛没听见般,慢条斯理的解释道:“依姜雪宁的聪明,她一定会知道是你做的手脚,也绝对会报复”

    冷月寒听完上官的话,痛苦的捂着脸,是的她不会,她不会用孩子留住自己,她不会用孩子来争宠,该死的是自己,枉自己贵为一国之君,竟然连自己的感之事都处理不好。

    白凤儿重复着她的话“有舍才有得”舍掉自己腹中的孩儿,除掉姜雪宁,夺回寒哥哥的,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却必须舍,“很好,你要记住有舍才有得,舍得,舍得、、、、、”鬼娘仿佛深有感触般,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白凤儿手抚上自己的小腹,是的孩子还会再有,只要除掉了姜雪宁,寒哥哥就是自己一个人的,到时候他们还可以生很多的孩子,想到这嘴角露出了狰狞的笑。

    自己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等待时机,zVXC。

    冷月寒也不反抗,就这样带着痛苦的笑,任上官天逸打,如果宁儿可以原谅自己,就是让上官打死自己,自己也心甘愿。只可惜、、、、

    落英

    冷月寒猛然推开上官天逸,怒吼着“打吧,打吧,如果你有种就打死我吧”上官天逸面色一痛,颓然倒在地上,即使打死他,雪宁的孩子也不会再回来,伤害已经造成,在做这些还有什么用啊。

    “冷月寒,如果你有本事,就整天守着白凤儿,不然总有一天我会让她为我死去的孩子偿命”雪宁丝毫不在乎冷月寒的痛苦,只是冷声的下着战书,

    鬼娘仿佛很讨厌人的碰触,一个用力甩开白凤儿的手,吓得白凤儿一声惊呼“啊”

    良久开口第一句话便是“冷月寒呢”上官叹了口气道:“在外面,他不敢进来见你”

    雪宁轻笑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为什么不敢来见我,我又不是老虎”说的如此的云淡风轻,“让他进来吧,我有话问她””早就告诉过你,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要想除掉姜雪宁,按我说的做就行。知道的太多,游戏就不好玩了“鬼娘声音蓦然骇人,吓得白凤儿再也不敢问下去,

    只见鬼娘还在重复着那句”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一直重复着消失在落英,不知为何白凤儿突然感觉全好像起满了鸡皮疙瘩般瘆人。不自觉的抱紧了双臂。

    PS:亲们,不好意思啊,雪宁又要遭算计了,这一次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月月做了一个调查,不知道大家喜欢雪宁最后和谁在一起,如果有想法的话,请大家多多投票,留言啊!谢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