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被算计

    两人各怀心事,一夜无眠,冷月寒心里轻叹,不知道该和雪宁说些什么,是的凤儿怀孕自己很高兴,毕竟这是自己名义上的第一个皇儿,名正言顺,可是为什么面对雪宁是自己却感觉心虚,

    自从白凤儿怀孕,冷月寒每一天都会去落英陪她,雪宁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每一天还和以前一样,也不问冷月寒去了哪里,也不吵不闹,不吃醋,只是每天多了一件事那就是和肚子里的宝宝聊天,说话。

    塞北只能摇头叹息,娘娘为什么就是不告诉皇上自己怀有孕呢?还不准自己和上官大人告诉皇上,如果告诉皇上,娘娘也怀孕了,那皇上一定会更高兴的,也不至于天天陪在凤贵妃边。

    “怎么,月落姑娘不想和我聊天,可是我倒是很想呢,皇后娘娘”白凤儿笑着问道,那一瞬间,雪宁的眸子冷若冰霜,第一次发现一直以来自己都小看了这个凤贵妃。

    白凤儿气的双眼通红,指着雪宁骂道:“你这个女人,你竟然敢打我”雪宁皱眉看来自己打得轻,毫不犹豫,一巴掌又甩了过去,

    雪宁看着冷月寒还未开口,小腹的疼痛一波接着一波袭来,雪宁感觉体内温温的血液,顺着大腿流了出来,染红了自己雪白的衣裙,染红了冷月寒的双眼,以及白凤儿的开心得意。zVXC。

    雪宁轻笑,这算不算冤家路窄啊,这白凤儿躲了自己这么久,这回敢光明正大的和自己碰面了,因为肚子大了,有底力气。

    “够了,白凤儿,你不要得寸进尺”雪宁冷斥,拦住了白凤儿即将落下的巴掌,狠狠地握着,突然雪宁感觉小腹一阵不舒服。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

    伸出去的手,停在那里,看着雪宁,雪宁冷眼扫过,白凤儿那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伪装,恶心的想吐,

    雪宁冷笑,像是没有听见冷月寒的声音一般,轻笑着,又一巴掌甩了过去,只是脚下一个踉跄,被冷月寒一把扯开,摔倒在地。本来就疼痛的小腹,此刻更是疼的厉害。“不牢凤贵妃心,月落今天只是体不舒服”雪宁轻笑,本想离开,白凤儿却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我和月落妹妹在这里单独说会话”,所有的侍从丫环都退下,只有塞北和站在雪宁边,正打算扶雪宁离开。

    直到那,所有的一切平静彻底打破了。

    塞北惊呼“娘娘”赶紧过去想要扶起雪宁,雪宁忍着痛冷声喝道:“站住,不要过来”抬起头,露出倾国倾城的笑,只是那满眼的冰霜让冷月寒一怔,

    “贵妃娘娘,请你自重”塞北看不下去了,冷声提醒道,这个疯女人,故意激怒娘娘,娘娘本就绪不稳定,万一对腹中胎儿有什么影响,谁也担待不起。

    “白凤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没兴趣陪你在这里浪费时间,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聊的”雪宁真的搞不懂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月落姑娘,月落姑娘近来可好”白凤儿巧笑颜兮,笑语盈盈的向雪宁走进,“多谢贵妃娘娘挂念,我很好”雪宁轻笑,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

    雪宁一上午都觉得没有精神,便让塞北扶自己出去走走,每一次逛一圈最后都会回到那个湖边,那里有她和冷月寒所有的回忆,不同的是这一次却意外地遇上了白凤儿。

    “妹妹何必如此客气,虽然皇上没有封你为妃,但是大家都是伺候皇上的人,不必如此见外”白凤儿拉着雪宁的手,像对待自家姐妹般,亲切的拍着雪宁的手说道。

    白凤儿挣开雪宁的束缚,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讽刺道:“怎么,我打一个丫鬟就心疼了,她只是一个丫鬟,别说打她了,就算是杀了她,皇上也不会拿我怎么样。还是想想你自己吧,还不知道肚子里是谁的野种,就敢在这里向本贵妃耀武扬威,你够资格吗,还真以为自己是皇后娘娘啊,你只不过是一个棋子”

    “没事,如果凤贵妃没什么吩咐那月落就先行告退”雪宁是一刻也不想和这个女人呆在一起,抬脚离开,她有多恨姜雪宁,就会多恨和姜雪宁长得一样的月落,不应该说她恨任何一个跟她争宠的女人,雪宁不想和她有任何交集,不是自己怕她,这个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自己没必要给她机会让她陷害自己。

    雪宁顿时感觉手上一疼,猛然抽回自己的手,却未见任何伤口,白凤儿不着痕迹的摆了摆手,不解的看向雪宁问道:“妹妹怎么了,是不是姐姐握疼你的手了”说着就要再去拉雪宁的手,雪宁不着痕迹的避开,想来是自己大惊小怪了。

    “妹妹不必惊讶,宫里生过孩子的老嬷嬷说,女人怀孕时走路,行动都和以前不同,我见妹妹,今走路格外小心,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妹妹真的怀孕了,那可真好,皇上这一下子多了两个皇子,得赶紧让皇上给妹妹封赏才是,不然孩子出生了,多不好,可不能被人认作野种”白凤儿笑得淡然,好似多为雪宁着想,可是她眼里的恨意狰狞,自己行间的句句讽刺,是骗不过雪宁的,

    “妹妹不用担心”“哦,不对,应该是姐姐,我怎么忘了你可是皇后娘娘”白凤儿掩唇失笑。

    “白凤儿,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早就说过我不是姜雪宁”雪宁声音冷漠的说道,白凤儿只是轻笑,眼睛扫过远处,好像故意激怒雪宁一般“是啊,瞧我这记,你是月落,不是姜雪宁,也对谁愿意顶着妖女、妇的骂名过一辈子,换个名字,就能重生了,简直是笑死人”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雪宁毫不客气的还给了白凤儿一巴掌,打的白凤儿白希的脸蛋,印着五个鲜红的指印,雪宁用哪种傲视天下的冷厉眼光,冷笑着警告“白凤儿,不管我是谁,都轮不到你来污蔑,你若知道收敛,以前的事,咱们就算过去了,若你还一再挑衅,就别怪我不客气”

    谁知,白凤儿一个巴掌甩过来,打在塞北脸上,趾高气昂怒斥道:“本贵妃说话,还轮不到你一个丫环来插嘴”话语之间一巴掌又要扇过来。

    “住手”冷月寒带着愤怒的声音传来,雪宁忍住小腹袭来的疼痛,冷笑,看见白凤儿眼里的得意,终于明白,她为什么拖着自己不让自己走,还一再说话激怒自己,原来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啊,那好啊,只可惜她姜雪宁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想要挨打自己巴掌有的是。

    雪宁对塞北的这些抱怨全都置若罔闻,每一天都会让塞北扶自己出去散步,每一天都会等冷月寒回来,一句“回来了,睡觉吧”就好像是一个妻子在等待丈夫回家一般,什么也不问,即使同塌而眠,从凤儿怀孕之后,雪宁就再也没有让冷月寒碰过自己,雪宁越是这样,冷月寒心里就越不安,每一次话到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表面上平静,其实内心都各怀心事,波涛汹涌。

    “宁儿”冷月寒吓得不知所措,这到底是怎么,跑过去扶起雪宁,却吓得不知道该扶那里,塞北急着道:“皇上,赶快把娘娘抱回去,再晚,怕是娘娘要小产了”

    高从每竟。“妹妹这么急着走干什么,不如陪姐姐聊会天,我们都是怀有孕的人,正好也可以在一起讨论讨论怎么照顾腹中的孩子啊”白凤儿笑得温柔,手抚上自己的小腹,眼里却充满了挑衅。雪宁离开的脚步顿然停下,猛然回头看向白凤儿,心里很是不解,自己怀孕之事,除了自己就只有塞北和上官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的。

    雪宁轻笑,看着白凤儿,瞧瞧人家怀孕那架势,前呼后拥的丫环伺候着,手扶着腰,走的小心翼翼好像怀孕好几个月,肚子大的要生了似的。

    雪宁轻笑,心里不停地说道,孩子,你要离开妈妈了吗,求你别离开好不好,妈妈求你。

    冷月寒捂着嘴,一脸的痛苦,不知所措,直到塞北再一次提醒,才幡然醒悟,在也顾不得其他,抱起雪宁,向勤政飞去,塞北赶紧去请上官天逸。只留下白凤儿一脸得意看着地下那一摊血水,想和本宫斗,姜雪宁你斗的起吗,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吧,

    雪宁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那温温的血液,是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她听不见冷月寒撕心裂肺的呼唤,她听不见宫人奔走的声音,听不见风儿,鸟儿的声音,只能感受到那温温的血液从自己体内流出,不停地流着,想要带走自己的孩子,她伸出手在空中抓了抓,想要捉住什么,最后却只能无力的却跌入了黑暗,

    她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冷月寒的信任,这就是他的信任,雪宁轻笑,即使是在昏迷中也带着让人心碎的绝望的笑。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