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鸳鸯浴、春宵苦短日高起

    冷月寒一路抱着雪宁会到勤政,刚一进门,就吩咐丫鬟准备沐浴更衣,直接抱雪宁去了后面浴池,

    整个浴池全都用白玉雕砌而成,池子大约长6米,宽4米,深1.5米。池壁是白玉石压缝交口镶拼而成的,墙上则镶嵌着鹅蛋般大小的夜明珠,用来照明,白玉池底为了防滑,特意雕刻了优雅的白玉兰花朵,池水清澈,冒着气,与它相邻的是一蓄水池。洗浴时,温泉水从石缝中涌入蓄水池,将满时把南壁上的一个闸门打开,水穿过暗槽流入浴池,这个浴池设计可谓别致精巧。

    只是主人根本无暇欣赏这些,冷月寒抱雪宁进来,手一挥屏退了所有宫人,

    雪宁轻笑,仿佛豁然开朗般,大大方方的看着冷月寒在哪里表演脱衣秀,冷月寒眼角不自在的抽了抽,这个奇葩女人,朕让自己无语。

    冷月寒轻笑,很满意的看着雪宁的反应,“冷月寒,你出去我自己洗”雪宁语气佯怒,不自在的说道。可恶的冷月寒还笑话自己。那能被他看扁,雪宁转过头,

    却浑然不知自己浑已经曲线毕露,那件蔽体的长裙,此刻因为湿了水,给她增添了那若隐若现,说不出的you惑,

    “我们是夫妻,一起洗澡害什么羞啊”冷月寒一点都没有不自在的,边脱衣服,边说着,好像故意引般,脱得那么慢,那么磨人,

    这是什么逻辑,雪宁彻底无语了,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冷月寒还是个无赖啊,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冷月寒就把雪宁放在水里,就像没外人一样解开了腰带,雪宁不自在的背过眼去,

    雪宁无语突然想起一句诗来形容冷月寒“**苦短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怎么自己都成了杨贵妃,冷月寒成了唐明皇了,雪宁轻笑。

    “冷月寒,放我下来吧,我自己来”雪宁看着冷月寒有一些不自在的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气的效应,雪宁感觉浑发烫。

    冷月寒毫不客气的欺向前,两人额头相抵“宁儿,你这小妖精,就是上天派来专门折磨我的”冷月寒声音沙哑不自在的说道。

    雪宁上的一袭浅水蓝的长裙已经湿透,一边鞠水,往自己光滑的脖颈上清洗,一边好整以暇的看着冷月寒在那里表演,脱衣秀。好不自在。

    “宁儿,你在笑什么”冷月寒问道,“寒,你知道吗,我听过一个故事,讲给你听好不好”雪宁挽唇轻笑,正好利用这个故事教育教育冷月寒,自己可不能真的成了祸国殃民,魅惑君主的妖女。

    不似刚才的轻柔,冷月寒的吻,似狂风暴雨般,猛烈,吻着雪宁,霸道的探入她的口中与她的香she纠缠。

    冷月寒没有说话,只是灼的目光在雪宁脸上逡巡,看的雪宁很不自在,挣扎着想要下来,

    雪宁笑着道:“皇上,切莫**苦短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啊”冷月寒反唇回道“没办法,谁叫朕有一位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佳人相伴”

    冷月寒轻笑,伸出手来捏了捏雪宁的翘鼻,叹道“好你个宁儿,竟然拐着弯的教育朕啊”冷月寒暗自思索,这个女子如此聪慧,就连自己都要甘拜下风了。看似让人唏嘘的故事,实则实在教育自己不可贪恋美色,忘了政事,

    冷月寒这衣服也脱不下去,冷俊的脸上早已经一片潮红,最可笑的是鼻子里那温温的血液,毫不给我们冷皇面子的喷涌而出了,

    冷月寒看着雪宁似笑非笑,才明白,这丫头不是在给自己歌颂他们的故事,而是想要教育自己,不要贪恋美色,忘了早朝,

    整缝口都。冷月寒这一跳把两人的衣服都弄得**的黏在上,雪宁抬头,就迎上冷月寒那似笑非笑的目光,灼的吓人,

    话音刚落,冷月寒猛然将雪宁抱在怀里,雪宁轻笑没有挣扎,冷月寒上的气息那么的熟悉,让自己恍惚。

    “你怎么没去上早朝”雪宁不解的问道,哪知冷月寒如孩童般把脑袋放在雪宁的前,墨黑色的长发披散着,抱怨道:“宁儿,一夜**,才刚醒来,你怎么就说这么扫兴的话”zVXC。

    雨过天晴,雪宁一觉醒来,浑酸痛,不住在心里骂冷月寒这个禽兽,怎么就不知道什么是节制,每一次都弄得自己浑酸痛,

    “宁儿,是在心里偷偷骂我吗”冷月寒带着戏谑的笑声在雪宁头顶响起,雪宁睁开眼就看见,冷月寒放大的俊颜,盯着自己,心里一愣,本以为这个时辰,冷月寒应该去上早朝了,怎么还在上。

    谁知冷月寒嘴角邪魅的上扬,下一秒一个用力,抱着雪宁跳进了池里,水花四溅伴着雪宁的惊呼和冷月寒爽朗的笑声,

    雪宁笑,倾国倾城醉了他的心,再也顾不得那么多,欺覆上雪宁洁白的yu体,那一刻雪宁亦在冷月寒耳边轻语“寒,若相,便倾其全部,若不,便万劫不复”体的**,她的you惑已经占据了冷月寒所有的理智,

    “怎么办,宁儿,我发现我自己一刻钟都不想离开你,拥你在怀里,比什么都好”冷月寒说的轻松自在,

    雪宁也不是那种矫人,知道自己赶不走冷月寒,入宫这一个多月来,每晚同塌而眠,冷月寒每次都抱着自己入睡,却从来没有逾越半分,雪宁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他体的变化,自己却没有任何暗示,冷月寒也只能自己忍着。

    他略显冰凉的唇轻柔的吻过雪宁艳的红唇,像对待珍宝般,轻轻地摩擦着,本想浅尝辄止,可是她就如ying粟般,让人罢不能。

    心莫名的跳的很快,以前在21世纪。自己执行任务时,什么样的美男自己没见过,为何此时自己却不敢看,不淡定了。

    冷月寒看着雪宁,轻轻退后一步,雪宁上的衣衫已经解开,在氤氲的水汽中,她如玉的香肩露,雪白的桐体说不出的you惑,冷月寒伸手褪下雪宁的衣衫,他全已经紧绷如弦,下的悸动一阵阵侵袭着他剩余不多的理智,他俯低叹一声“宁儿,今晚我要你”

    雪宁不可思议的轻笑,这个冷月寒,越来越像个小孩子了“不能耽误了早朝”雪宁还是再一次说道。

    雪宁如琉璃般的大眼睛眨了眨,冷月寒目不转睛的的盯着,雪宁的眼里,片刻之后,冷月寒笑了“真好,宁儿的眼里都是我的影子”

    时隔多年,再回首,冷月寒才想起那句“寒,若相,便倾其全部,若不,便万劫不复”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却为时已晚,(嘻嘻、、、、、、这是后话)

    雨过天晴,月色朦胧,女人的申银混杂着男人的低喘,给这朦胧的月色更增添了几分妖娆,醉了谁的心,谁的

    氤氲的水气,昏暗的灯光,显得异常的暧昧,“一起洗,刚才朕去找你的时候都淋湿了”冷月寒说的毫不脸红,理直气壮。

    恍惚中似乎听见雪宁说了什么,又好像没说什么,只知道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她”

    雪宁愣了一秒,下一刻银铃般的笑声响遍了整个浴池,冷月寒脸色向猪肝似的臭,雪宁努力忍着笑,“好一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冷月寒感叹,雪宁只笑不语,她的讲这个故事的意义不是在此好不好,

    “宁儿,不要离开朕,你知不知道刚才我,真的害怕,你会跟夜魅再一次离开朕”冷月寒边吻她,边在她耳边轻喃,一句句的“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声音里的脆弱害怕,刺得雪宁心里一阵心疼,

    冷月寒挑眉,示意雪宁讲故事,雪宁缓缓开口娓娓道来杨贵妃和唐明皇的故事,冷月寒听得津津有味,,两人就这样相拥着窝在被窝里,讲着杨贵妃和唐明皇的故事,雪宁话音落下,讲完了整个故事。

    雪宁被他锢在怀中,只是静静地承受没有挣扎,这无疑给了冷月寒更大的默许,他将她抵在白玉池壁上,撕扯着她上单薄的衣衫,伸手探入她的衣衫中到处游离,惹得雪宁一阵轻颤,

    两人你来我往,拿白居易的长恨歌开起了玩笑,玩的不亦乐乎,笑声回整个勤政,听得在门外等着伺候的塞北都扬起了嘴角。这样真好,娘娘主人都这么高兴。

    PS:幸福就是这般温馨而有一点小浪漫,此时此刻两人之间,就像一对普通人家的夫妻般,自在幸福,

    只是这边两人你侬我侬,意绵绵,冷月寒正计划着让雪宁给自己生个宝宝,落英却突现“鬼”,吓得凤贵妃卧不起,冷月寒无奈只得夜夜相陪,想弄清楚到底是人是鬼,只可惜、、、、只不过又是另一场骗局的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