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再见、伤了夜魅

    “轰隆”一声闷雷划破天际,打断了雪宁的思绪,雪宁站起,看着天空,整个天空黑压压的似乎要下雨,雪宁轻叹,不喜欢这种天气,低沉的让人心里压抑。殢殩獍晓

    自己该回去了,没有让塞北跟来,自己再不回去恐怕冷月寒又要大惊小怪了。

    雪宁没有想到,会再见夜魅,他就像是伴随着那轰隆隆的雷声从天而降般,站在自己面前,银色的鬼魅面具,一袭紫色的长袍,永远戏虐的语气“小雪宁,好久不见”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向雪宁打着招呼。

    雪宁轻笑,可是美眸里全是恨,那恨如刀子般割着夜魅的心,可是除了笑,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蓉城的百姓全都死在夜魅阁的手中,就连一直跟随在自己边的追风都是夜魅的手下,雪宁真的不知道该拿什么样的心来面对夜魅,这个救了自己的命,却又如此的狠心的人。

    “小雪宁,你在生我的气吗,我真的没有、、、、”夜魅急着解释,只可惜话还未说完就被雪宁打断。

    “够了,夜魅,雪宁念你救过我一命,你走吧,就当我还你的救命之恩,我只放你这一次,若是下次再相见,就是我们了结恩怨之时”雪宁声音冷漠的不带一丝感

    夜魅冷笑,玩世不恭的声音,此刻有着难以掩去的痛,不可置信的开口道:“小雪宁是在向我下战书吗”夜魅笑得让人心痛。

    “不是宣战,是要报仇”雪宁转过去不在看夜魅,声音却再也不是以前的那般恬淡。

    “姑娘,不要怪主人,上次蓉城的事,主人并不知”追风着急的替夜魅解释道,雪宁轻笑转过去看着追风,这个跟了自己那么久的男子,曾经自己是那么的信任他,可是到头来,他竟然欺骗了自己。12RYH。

    雪宁看着追风即使是带着面具,雪宁也知道当时在自己边时的追风,也是带了人pi面具假扮的吧。

    “呵呵、、、、”伴随着闪电雷声雪宁冷笑“好一句不知,难道夜魅阁阁主只是一个摆设吗,整个夜魅阁那么多人,竟然对那些毫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痛下杀手”

    夜魅没有说话,不知道该怎么向雪宁解释,是的那些人是夜魅阁的人,可是下令杀人的却是自己的娘亲,自己还有个娘亲,而且就是雪宁恨之入骨的太后,这叫自己怎么能说出口。

    自始至终自己都在瞒着她,“那就恨我吧”夜魅叹了一口气,声音无限悲凉的说道。母债子还,也是应该的。

    雪宁深吸一口气,他这么说就等于是承认了,自己心里又何尝好受,这个一再帮助自己的男子,曾给了自己那么多温暖。

    “你走吧,希望从此我们不在相见”雪宁看着夜魅语气平静的说道,话音未落,雷声再起,只见漫天的大雨倾盆而下,

    夜魅木然“好一句不在相见”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心里那刺骨的疼痛问道:“小雪宁,你在这宫里过的可好”自己早已经料到雪宁会对自己恨之入骨,可是还是忍不住想来看看她。

    隆一没恐让。哪怕自己亲耳听见她说这些话,自己也甘之如饴,只是想确定他过的好不好。雪宁挽唇轻笑,似在嘲讽“怎么,堂堂的夜魅阁阁主这么闲吗,大老远跑来这皇宫就是为了问我一句,我过的好不好,好又如何,不好又如何”夜魅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连让我恨你的勇气都不给,我们是仇人,是仇人,雪宁在心里一遍一遍提醒自己,虽然太后一死,可是整个蓉城的百姓全都死在夜魅阁的手里,这个仇,自己忘不掉,虽然不明白太后和夜魅什么关系,但是自己不能忘记那些鲜血,那些无辜的生命。

    夜魅想也没有想立即回答道:“如果你过得不好,哪怕你在恨我,我也要带你离开这个皇宫”声音充满了急切。

    “你敢、、、”冷月寒,冷漠如斯的声音传来,话音未落,雪宁就被冷月寒拉近了怀里,雨水混杂着冷月寒上的味道,包wei着雪宁。

    冷月寒一袭明黄色的龙袍站在夜魅对面,上那凌冽的气息,带着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看着夜魅。

    两个人遥遥相对,却同样充满了火药味,看着彼此。雪宁轻叹,拂去冷月寒上的雨水,只是这一个动作便证明了一切。

    夜魅仰起头,不知道是不是雨太大,竟然调皮的淋到了亭子里,湿了自己的眼眶,雪宁对冷月寒的亲昵已经告诉了自己答案,如果不是她真的在意,。他不会让冷月寒抱着自己,更不会那么自然的为他拂去上的雨水。15460487

    曾经的雪宁是那样的淡然,好像一切都与她无关,可是现在她的眼里,全都是冷月寒。

    “夜魅,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朕正要找你,你却自投罗网”语气中充满了笑意,只是笑的越深,黑眸中却越冷。

    “来人,拿下他”冷月寒命令一下,雷劲已经带人在亭外候命,夜魅看着这场面,笑的玩世不恭“你确定这些人能擒住我”

    话音刚落,电光火石之间,推开雪宁,已经欺近冷月寒边,鬼魅般的面具,冷冷的对着冷月寒,冷月寒轻笑,却不躲避,

    雪宁被夜魅推开,追风及时扶了她一把,雪宁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只是冷声说道:“夜魅,不要伤害冷月寒”夜魅苦笑,却背道而驰伸手袭了过去,冷月寒伸手两人过了几招,却被夜魅擒住。

    雪宁心下一惊,想也没想直接抽出追风手里的剑,指着夜魅,追风急忙道:“姑娘不要”雪宁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拿着剑指着夜魅。

    即使带着面具,雪宁仿佛也能看见,夜魅脸上的悲伤,伴随着雷声和雨声,夜魅擒住冷月寒,雪宁站在夜魅背后拿着剑指着他,三人就这样站着,谁也没有动,

    “哈哈、、、、”忽然夜魅仰天大笑,即使伴随着那么大的雨声,也没有掩盖过他的笑,笑声落下,仿佛想要试探什么般,一掌袭向冷月寒,却只是空晃一招,再回头,雪宁的剑已经毫不犹豫的刺了过来,

    剑刺进里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夜魅却一点也不觉得疼,因为自己早已经痛得没有知觉了。

    雪宁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真的刺下去,面色一僵,仍掉了手里的剑,更没有想到,夜魅竟然躲也躲直接迎了过来,追风大惊,扶住夜魅,担心的问道:‘主子,你没事吧”

    夜魅没有看追风,只是手捂着伤口,问道“我现在可以确定你过得很好,你他”

    雪宁咬着唇不知道说些甚么,冷月寒走到雪宁边,安慰似得抱着雪宁,还未开口,只听见雪宁乞求道“冷月寒,放他走吧,我欠他一条命,今天就当还他了”

    冷月寒没有说话,深深地看着雪宁,两人四目相对,一片赤诚,冷月寒叹了一口气,手一挥,雷劲离开待人消失在雨中。

    追风扶起夜魅,看着雪宁语气微怒的说道:“姑娘,追风在你边这么些子,可曾杀害过你,只是主人担心你一个女子在外会被人欺负,才私下派追风跟随保护,为了你一句想要学武功,阁主不惜向水灵宫公主挑战,为你赢来水灵剑谱,却被有心人,乘人之危,灭了水灵宫,来嫁祸夜魅阁,可是今天追风是明白了,你根本不配主人这样带你,你只会伤害他、、、还有蓉城之事、、、”话还未说完。

    夜魅看着追风,强撑着呵斥道“住嘴,追风别说了,我们走吧”声音已不复原来的玩世不恭,显得很是虚弱。

    夜魅最后看了雪宁一眼,让追风扶着走进了大雨了,雪宁伸出去的手,却始终没有抓住什么,只能眼看着他们消失在雨幕中。

    冷月寒没有想到,上一次竟是夜魅救了雪宁,更没有想到,原来自己也错怪夜魅了,水灵宫并不是他夜魅阁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雪宁而起,刚才夜魅并不是想伤害自己,只是在试探雪宁,会不会真的伤自己,就算瞎子也能看出,夜魅对雪宁的

    也许大家都错怪夜魅了,也许蓉城之事,真的另有隐,只是自己不明白的是,太后和着夜魅阁有什么关系。

    冷月寒收回目光,看着呆滞的雪宁,伸出手,紧紧抱住雪宁,安慰道:“没事,都过去了,你还有我”雪宁看着冷月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紧紧回抱着冷月寒,

    心里不断地向夜魅道着谦“魅,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伤你,这一剑,就算是我为蓉城的百姓报仇了,从此以后,我们真的两不相欠”

    冷月寒心里是高兴的,自己被夜魅擒住,多少有些故意的成分,为的也是想试探一下,在雪宁心里自己到底有多重,最起码雪宁是在乎自己的,不然不会因为自己被夜魅擒住,而拿剑指着夜魅,更不会刺伤夜魅,

    亭外依旧风雨大作,亭内两人紧紧相拥,却各怀心事。良久冷月寒抱起雪宁道:“天气凉了,我们回吧”雪宁窝在冷月寒的怀里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