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冷月寒找到雪宁时,雪宁正坐在那一次冷月寒带自己飞过的那片湖边,池里的莲花开的灿烂,翠绿的荷叶丛中,亭亭玉立的莲花,像一个个披着轻沙在湖上沐浴的仙女,含笑伫立,语;嫩蕊凝珠,盈盈滴,清香阵阵,沁人心脾。殢殩獍晓

    只是雪宁却无暇观赏这些,眼神飘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冷月寒一袭明黄色的龙袍,站在雪宁后,嘴角含笑,背手而立,看着这个让自己放不下的女子,自从再次相遇,她总是穿着白衣,美得像仙子一般,一尘不染,那出尘的气质,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可是冷月寒在心里还是,喜欢她穿红色的衣服,那样的妖娆,魅惑,即使自己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也不会忘记,大婚之在凤台上初见姜雪宁时的惊艳,那种美,真的是倾国倾城,让自己这辈子也忘不了,那个提着裙摆,带着绝美的冷笑,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那个女子。12RYH。

    仿佛怎么也看不厌般,冷月寒再一次被雪宁吸引,她的美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如,但是她的美却又不在表面上的花团锦簇,而是那骨子里透出的薄凉,和那一颗七巧玲珑心,尤其是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总是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疏离和倔强,看着近,实则相隔十万八千里,可是越是这样,偏偏越吸引人,想在她心里占一席之地。

    冷月寒摇头轻笑,自己堂堂的一国之君,竟然那么容易就被一个女子俘虏,可是人家却对自己不屑一顾,那双让人着迷的大眼里依旧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吗?

    “冷月寒,你不会放我走是吗?”雪宁的声音传来,冷月寒抬头,就见雪宁站在湖边问着自己,冷月寒是毫不犹豫的开口道:“不会”

    “那你凭什么让我留下来”雪宁一笑嫣然倾城,没有挑衅,没有责备,只是问道。冷月寒走向雪宁,手执起雪宁的一络长发,抹唇一笑“宁儿想要朕凭什么留下你”

    “呵呵、、、、”雪宁巧笑,像是谈判道:“冷月寒,现在是你求我留下,怎么反而问我”声音不自觉的带着一抹嘲讽。

    冷月寒放下雪宁的头发,看着雪宁,那一明黄刺得雪宁眼睛微疼,

    “凭我的,我的真心让你留下,可好”冷月寒一脸恳求,连称呼都换成了“我”而不是“朕”此刻他只是一个寻常男子,在用自己的真心挽留自己一生的挚

    雪宁笑,媚色初绽,引得冷月寒痴痴相望,一直笑着,笑着笑着就哭了,眼前这个冷漠难测的男子,大婚当扼住自己的脖子,冷漠的如同地狱里的阎罗般警告自己“不要妄想得到他的”那时的的狠绝,那时的狰狞依旧历历在目,

    时隔不久,却又在这里哀求自己,想凭他的,让自己留在这冷漠的皇宫,雪宁只感觉心口一阵刺痛,难道人生非要这般戏剧吗,可是为什么这次自己却没有勇气再说“凭你还不配得到我的”为什么自己说不出口。

    冷月寒看见雪宁的泪,心中亦是一阵刺痛,抬起手抚上那晶莹的泪珠,好想问一问这是为他而流的吗,可是自己却没有勇气问出口,即使不是为自己而流,自己也不会放她走,一生一世、生生世世都不会。

    “宁儿,不要走,留在朕的边”冷月寒再一次,乞求道,没有一个君王的高傲,只是想她留下。

    雪宁听了微微笑,美眸流转,似再看冷月寒,又好像没有看,声音飘渺却字字伤人“冷月寒,我要的,你给不了,为什么非要执着强求”

    冷月寒再也淡定不下来,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眸此时看不见半点光亮,冷冷的站着让人心生寒意,

    “强求,在你看来朕的一片真心,只是强求”声音歇斯底里的咆哮着,“那谁对你不是强求,云沐辰吗,和她在一起就心甘愿,留在朕边就是强求”

    雪宁默默,面对冷月寒的质问半天只是冷冷一笑“冷月寒,你这是在吃醋,还是感觉到很失败”

    “姜雪宁,你为什么非要如此,为什么不能看到我的真心我的痛”冷月寒昔冷漠无的脸上已经满是伤痛,可是只有雪宁看不见。

    雪宁叹息,这种况根本没有办法再继续谈下去,冷月寒猛然转,不带一丝感的转离开,15460487

    风吹过,醉了一池的莲花,却没有醉了雪宁的心,这个皇宫到处都是明争暗斗,自己害怕了,胆怯了,帝王的自古最靠不住,可是拒绝的话,自己又说不出口。

    本以为冷月寒已经走远,只是风声走动,下一秒雪宁就落入了冷月寒的怀抱,那属于冷月寒上独有的清冽的男气息,紧紧包wei着自己,不知为何那一瞬间雪宁笑了,笑得那样美,

    冷月寒紧紧抱着雪宁,仿佛要把她揉入自己的体中,埋首在雪宁耳际轻语“宁儿,想要什么样的,我给”声音满是坚决,谁叫自己喜欢上了这样一个女子,像低头又有何妨。

    “冷月寒,宁儿不要求你一生一世一双人,要的只是你的信任、支持、没有背叛和利用”她轻笑,在他耳边回道。

    冷月寒笑了,不再是那万年不化的冰块脸,而是如沐风的笑,笑得那么开心,重重的点头:“我给,我答应你,从今天起,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他在用生命承诺,她只是笑而不语,

    风吹过,吹起两人的衣袂,就这样纠纠缠缠,不落下,

    冷月寒捧起雪宁的脸,满目深“宁儿,一切的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再也不提起,从今天开始,我们一起去面对所有的困难可好”雪宁含笑点头。

    冷月寒动容的继续道“我知道,给不了你想要专一,我、、、、、”雪宁素白如玉的手指掩上冷月寒的唇“冷月寒,不背叛,不利用就好,我不是你的妃子,不会和他们争宠,我要你在我的面前时,心里眼里只有我一人就足够”

    冷月寒早已经沉醉在雪宁的笑中,慢慢靠近雪宁的耳边,灼的呼吸喷洒在她敏感的耳边,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如电流般席卷全。雪宁不自在的往后退了退,冷月寒轻笑,

    雪宁微恼,这个冷月寒就会笑话自己,只是雪宁还未反应过来,冷月寒灼的大掌扣上雪宁的纤腰,脚下一个用力,带着雪宁飞进了荷花池,

    雪宁笑得灿烂,冷月寒怔住,她笑起来当真美,如云开月霁,满眼月华,倾城容色绽放,似乎满眼的郁色都烟消云散,在冷月寒的眼里那笑要比池里的荷花更美,犹记得上一次,深夜相遇,雪宁便要求自己带她飞起来,只是自己飞到一半,就把她扔回地面,还跌破了她的素白玉指,现在自己圆她这个愿望。

    只不过,这一次自己再也不会丢下她,冷月寒带着雪宁飞了一圈,最后单脚站立,立在那荷花叶上,雪宁依旧闭着眼感受那微风的轻抚,是的,自己妥协了,既然放不下,走不了,那就赌一次吧,

    也许自己真的不适合平静,这一辈子都要和这个男人纠缠在一起,唯一对不起的就会辰,自己欠他一个解释。

    脸上微痒,雪宁睁眼,紧接而来的便是冷月寒铺天盖地的吻,密密麻麻的砸过来,混合着冷月寒那清冽的气息,蔓延,封suo了自己所有的感觉

    冷月寒吻得越来越深,吻得她唇嫣红如雨后打湿的红花,美丽艳,她的头微微扬起承受着冷月寒的吻,

    月寒珠轻。似乎天地都在旋转,还未看见幸福,可是却醉了前世今生,

    一直到雪宁快喘不过起来,冷月寒才松开她,看着雪宁嫣红的脸庞,冷月寒笑得开心,一个旋飞回了岸边,抱起雪宁向勤政走去。

    雪宁担忧的问道:“冷月寒,你没事吧,师父不是说你不能乱用内力”刚才还抱着自己飞了半天,现在还抱着自己走,

    冷月寒只笑不答,好不得意,宫里似乎都再传皇上边有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和以前去世的皇后娘娘长得一模一样,皇上独占皇上的宠,但是却一直没有封妃,也没有头衔,只是常伴皇上左右,

    听说有些嫔妃对她不敬,第二天就全被皇上打进了冷宫,就连皇上以前最宠的凤贵妃,都只能以泪洗面,不得见皇上的龙颜、、、、、、、、、、听说、、、、、、各种各样的传说就这样传开。

    PS:亲们、、、、、月月实在不想再看他们彼此这么折磨了,给他们一个机会,希望这次他们能好好相处,好不好,在这权利**争夺的,后宫。冷月寒能不能遵守自己的承诺,真的相信,信任雪宁,真的是否能做到被利用,不背叛,生死相依,不离不弃,这几天月月生病了,更新的不及时,请大家多多体谅啊

    月月在这里希望大家多多留言,提意见,我会努力改正的。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