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独宠六宫的月落

    听说月落国皇帝边有一个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的美人,美得那真是让人不敢直视,长居宫中,陪伴君侧,却既没有封妃,也没有头衔,只知其名为月落,美得连那最皎洁的月光,见了她都落下来了。

    听说月落国的皇帝更是给她万般宠,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自从她进了宫,皇上夜夜独宠,再也没有去过其他妃嫔的宫里。

    听说皇上想要给她在宫里建一个月落阁,同皇后的月落只是一字之差,可是却被她拒绝了,于是月落便住进了皇上的宫,这可是史无前例的第一人啊,而月落却只愿陪伴在君侧,从不要求那些外在的奢华,宠

    白振雄微眯着眼打量着雪宁,这女子和那个姜雪宁长得一模一样,就连神也如此相似,可是看皇上的神态,又好像真的不是,白振雄心里也犯嘀咕了,到底是还是不是。

    只听见一声叹息从雪宁口中逸出,雪宁挽起裙摆,轻轻的坐在了亭子里的凳子上,自己被困在这宫中已经快一个月了,伴了都却。

    雪宁想要离开的话刚要说出,就被冷月寒突来的笑声打断,充满戏谑的声音传来“宁儿不愿呆在朕的边,是不是因为怕没有名分啊”

    “镇国公是把我当做祸国殃民的妖女了吗”姜雪宁笑语盈盈看着镇国公的背影道。

    雪宁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正好戳着冷月寒的痛处,可是这确实事实,本以为冷月寒会生气,没想到他只是抱紧自己没有说话。

    雪宁察觉出冷月寒的异样,心里一惊,想必是冷月寒的血咒之毒发作了,雪宁紧张的问道:“冷月寒,你没事吧”扶着冷月寒向龙走去,冷声喊道:“雷劲,快去请鬼医”

    冷月寒没有说话,却一直笑看着姜雪宁,雪宁回过头看着冷月寒,很是不解自己有什么好看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个丫头,喜欢上主人,等到时机成熟,再告诉她,事的真相,为了主人让她自愿为主人换血。

    冷月寒就像介绍一个新人一样,的拉着雪宁向镇国公介绍到:“爷爷,这是朕在蓉城认识的月落姑娘,如果不是她救了朕,朕早已经遭到太后的毒手了”声音充满了对雪宁的赞赏。

    现在只能是饮鸩止渴,先压下主人体内的毒再说。

    雪宁无奈感冷月寒真的是超级自恋狂,雪宁只能无奈的甘拜下风,冷月寒却转过雪宁的子,捧着雪宁的脸道:“宁儿,不管你想不相信朕,朕真的是喜欢上你了,不管无论如何,朕都不会下旨废了你,就算是太后假传圣旨,朕也不会承认,只是眼下这种况,朕不得已,不能昭告天下,恢复你的后位”

    雪宁轻笑“留下,为什么留下,以什么份留下,冷月寒,你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太后虽然已经除掉,那些余党也处理的差不多了,可是你比谁都清楚,你现在的这一切都是因为镇国公的帮助,你才能重回皇宫,就算你给自己,给白家人找了个借口,不立白凤儿为后,但是你也绝对不可能在恢复姜雪宁的后位”

    雪宁脸上的笑容呆住,自己能听出来冷月寒话里的意思,雪宁毫不在意的说道“冷月寒,这里的一切都结束了,明天我便离开了”声音平静,没有任何的起伏。

    雪宁在当天晚上,就向冷月寒说明一切,打算离开,犹记得那,镇国公那满脸的怒火,直瞪着雪宁,雪宁除了轻笑没有说一句话,只听镇国公道:“皇上,这位姑娘是?”明知故问,冷月寒不说,就算她是姜雪宁自己也不会承认,即使凤儿当不成皇后,也轮不到别人。

    雪宁着一件浅水蓝的裙,长发垂肩,只用一根水蓝的绸束好,玉簪轻挽,簪尖垂细如水珠的小链,微一晃动就如雨意缥缈,上好的丝绸料子随行风微动,宛如淡梅初绽,未见奢华却见恬静。表平静中却透着几分淡淡的漠然,倚栏而望默默无声,似再看那池中的莲花,却又像是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思。

    鬼道子惊魂未定,看着躺在上的冷月寒,大大的喘了一口气不假思索的道“不用着急,只要有你在他就不会有事”雪宁不解,鬼道子警觉自己口快差一点说错话,赶紧替冷月寒把起脉。

    雪宁轻笑道:“怎么,月落的长相和皇上的前皇后长得很像吗”说完还仿佛不自觉般,抚上自己绝美的脸蛋,语气中更是充满了惊讶。

    鬼道子一边给冷月寒把着脉,一边偷看着姜雪宁着急的表,哎、、、心里叹了一口气,暗自算计着,其实要救主人不难,只要自己这徒弟愿意,可是现在主人有令谁也不能动她。

    雪宁不语走向窗前,看着天上的月亮说道:“冷月寒,我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不喜欢这皇宫里的生活,你又何必如此执着”

    白振雄没有说话,只是在暗中观察着两人,看的出皇上对这个女子的重视,白振雄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向冷月寒行礼道:“皇上的私事老臣不方便过问,只是老臣希望皇上能记得红颜祸水这句话”说完,行礼直接退出了勤政

    冷月寒捂着口,露出虚弱的笑,想让雪宁安心,奈何实在受不了,只能疼的在上打滚,鬼医被雷劲提着进来时,冷月寒已经晕了过去。

    其实根本不用把脉,自己很清楚,是怎么回事,现在离月圆之夜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主人体内的血咒到现在才发作,全是因为当初在蓉城,主人私自运用内力和那些人过招,为了能够顺利回到京城,主人服下了鬼道子配置的离心散,此药可以暂时压制住主人体内的血咒之毒,让主人运用内力,但是时间已过,此药反噬,就会加重主人体内的血咒之毒。

    冷月寒脸上的笑容僵住,冷漠如斯“为什么要离开,你要去哪里,难道这些子你还不明白朕的心吗”声音充满了让人不易察觉的痛苦。雪宁意见鬼医就着急的道:“师父,你快来看看冷月寒”鬼医还未站稳,就被雪宁拉到了边。

    雪宁的话字字敲在冷月寒的心里,冷月寒苦笑,抱着雪宁的手臂又紧了紧,这个女人就是这般聪明,可以看清楚一切,毫不留的戳着自己的痛楚,让自己又又恨罢不能,想来自己前世一定是欠她的,才会在今世遇见她,被她折磨。但是自己却心甘愿为她着迷,受她折磨。

    白振雄没有说话,暗自思量着,这皇上说道姜雪宁时,语气就像再说一个与自己毫无相关的人一样。

    ,更何况白振雄也一直觉得有愧与太后,皇上这样的安排既合又合理,谁也无话可说。

    可是一切,只是听说?听说?

    雪宁看鬼道子把脉把了半天也没有说话,只好问道:“师父怎么样,他没事吧”鬼道子刚到嘴边的“没事”因为看见雪宁担忧的脸色,脑袋灵光一闪,浮出一记,只见鬼道子抚着胡子,面色凝重有木有样的道“况不妙,太后现在已死,再也没有可以压制他体内血咒的解药,这样血咒反噬,主人会更加痛苦”心里偷笑,为了以防万一,自己必须制造机会,让他们相处,现在唯一的手段就是扮可怜,再说主人本来就很可怜。

    冷月寒从背后抱住雪宁,声音充满了磁和暗沉的低哑“宁儿,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肯留下”

    雪宁看着冷月寒“冷月寒,你明知道我在乎的不是这些,我在乎的是、、、、、”雪宁话还没有说完,冷月寒就感觉心脏一阵抽痛,想必是自己体内的血咒之毒又要发作了,只是一句话的功夫,冷月寒已经痛满头大汗,

    当一场大火烧了福寿宫,烧死了太后,冷月寒不但没有定太后的罪,还风光大葬,只是缺一太后的死为借口,没有再立白凤儿为皇后,白家人自是无话可说

    冷月寒轻笑“宁儿,我突然发现这些子以来,我们之间不再针锋相对,就这样平平淡淡,朕感觉很窝心的温暖”话语里没有冷嘲讽,没有冷漠,没有伤害,只是很真诚的陈述着一个事实。

    冷月寒似乎看出了镇国公的疑虑笑着道:“爷爷,你是不是也觉得她和姜雪宁长得一模一样,认为她是姜雪宁”一语道破了白振雄的疑虑。zVXC。

    雪宁蹙眉,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担忧,忽然想到什么,喊道:“雷劲,那一次冷月寒不是喝了我的血,就醒了吗。上官不是说,人血可以压制他体内的毒吗,你快起弄碗血来”

    哪知雷劲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雪宁不解问道:“为何不去”雷劲抬起头看着姜雪宁道:“除了娘娘的血,我们所有人的血对皇上来说都没有用”

    雪宁呆在那里,不明白为何,但是没有时间来的及深究,直接让雷劲拿过刀,隔开了自己的手腕。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