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你只配让人憎恨

    太后从地牢出来,就见皇上背对着自己站在窗边,有那么一瞬间,太后认为来的就是冷月寒,因为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皇上上有一种让所有人都无法忽视的王者之气。殢殩獍晓

    只是,冷月寒听见了太后的脚步声,立刻点头哈腰,像一只宠物狗一样想讨太后开心,就像一个毫不在乎自己尊严的贪生怕死之辈,一脸谄媚的道:“千面给太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青永驻”

    太后在心里冷笑看着眼前这人的一脸谄媚像,自己怎么会认为他是冷月寒,龙永远都是龙,虫怎么包装打扮也不会变成真正的龙,

    太后冷哼“来找哀家什么事,哀家累了没时间听你在这里溜须拍马”只见冷月寒笑着道:“太后说的是。千面不该这么晚了来叨扰太后,请太后赎罪”

    太后冷喝一声“好了,有什么事赶快说”声音充满了不耐烦,说完话揉上自己发疼的太阳,不知为何,今夜自己头疼的厉害。

    玲珑看见太后揉着头,赶紧乖乖地走过去,帮太后轻轻的揉着头,太后坐在贵妃椅上闭目养神,等着冷月寒说话。

    冷月寒看向站在自己后的姜雪宁,眼底不着痕迹闪过一抹精光,看向太后一脸担心的问道:“明天小人就会依照太后娘娘的吩咐,娶那个凤贵妃当皇后,可是小人实在担心,不知真正的皇上还在不在,这万一、、、、”

    后从无所那。冷月寒的话还没有说完,太后猛然睁开眼睛,犀利的眼神看向冷月寒,冷月寒吓得倒退一步,不敢直视太后。

    太后很满意的轻笑:“你只要乖乖地听哀家的吩咐就行,哀家可以送给你无上的荣耀,数之不尽的金银珠宝,还有全天下的美女”话锋一转凌厉无比的警告道:“但是,不该过问的事,就别问,小心问多了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冷月寒轻笑“是、是、、、、、小人遵命,只是好奇而已,想要问问,你说这万一,明天真正的皇帝要是出现了,那不就完了吗?”

    太后冷笑:“那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命,哀家还不需要你来教怎么去杀一个人”不屑的看着千面冷哼。

    一转眼看见了,站在冷月寒后的小太监,刚才自己一直未曾注意,何时多了一个小太监。

    太后指着那个小太监冷声问道:“他是谁,哀家怎么没有见过,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带人来哀家的寝宫”冷声质问着冷月寒。

    冷月寒笑着道:“这不过是小人的一个随从,太后放心绝对信得过”太后冷哼,连你我都信不过,更别说,你边的人了。

    冷声吩咐道:“抬起头来,让哀家看看”

    雪宁轻笑,没有躲避直接抬起头看着太后,目光没有丝毫的畏惧,太后蹙眉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可是为什么却感觉她的眼神如此熟悉。

    太后面色一沉,自己很不喜欢别人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尤其是这么的明目张胆毫无畏惧,让自己十分讨厌,十分不悦的看着雪宁问道:“放肆,你是谁,谁许你这样看着哀家的”

    哪知一个小太监竟然敢当着太后的面轻笑嘲讽的开口:“怎么,太后娘娘不喜欢这样的眼神,是害怕了吗”雪宁此话一出,太后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指雪宁,再一次问道:“你是谁”那个声音,很是熟悉,可是自己明明已经派人把她烧死了,他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雪宁轻笑“我是谁,太后娘娘不是心里已经知道了吗”太后猛然转头看着冷月寒,质问道:“千面,你说,她到底是谁,为什么带她来哀家的寝宫”

    上一刻还唯唯诺诺的“假皇帝”,这一刻却抬把头颅高高的抬起,带着睥睨天下,不可一世的眼神,看着太后,满是仇恨的眼神,太后不会认错除了冷月寒,天底下再也不会又第二个人具有这样的眼神。

    雪宁轻轻抬手揭下自己脸上的人pi面具,红唇轻启“姑姑,好久不见,怎么不认识雪宁了”太后猛然做在贵妃椅上,不敢相信的指着姜雪宁说道:“你没死”

    雪宁轻笑:“姑姑,就这么想让雪宁死吗,不惜陷害雪宁毁坏雪宁的清白,还想防火烧死雪宁,现在甚至还想杀了皇上,更不惜下令杀了整个蓉城的百姓”声音一字一句质问着太后。

    太后疯狂的笑起来“哈哈、、、、、真没想到到头来哀家竟然被你们给耍了”指着雪宁道“原来大名鼎鼎的月落姑娘就是你啊,怎么你也想找哀家报仇,哈哈、、、、那可不能怪哀家,他们都是因为你而死的”

    冷月寒冷冷的打断太后的话“少为自己的罪孽找借口开脱,让你老人家的计划泡汤,朕还真觉得不好意思呢”

    太后瞪着冷月寒怒斥道:“不要给哀家说这些废话,好啊,既然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那好,省的哀家派人到处找你们了”

    一声令下“来人,将他们拿下,格杀勿论”话音刚落,从福寿宫内出现一批黑一人,向冷月寒和姜雪宁袭来,冷月寒镇静如常,太后正准备看一场好戏来,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冷月寒向一阵风似的席卷而过。那些黑衣人全部被点了道站在那里动不得。

    再回首,冷月寒的手已经扼住了太后的脖子,太后不可思议的看着冷月寒,自己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冷月寒有这么厉害的功夫。

    玲珑正准备向冷月寒袭来,却听见雪宁冷冷的警告“如果不想让你家主子死,就最好不要轻举妄动”玲珑咬唇只能无助的看着太后。

    冷月寒看着太后不敢相信的震惊,露出邪魅人心的笑“怎么,我们尊贵无比,杀人如麻的太后娘娘,害怕了?”声音里毫不掩饰的嘲讽,刺激着太后的耳膜。

    太后也不辩解,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冷月寒,仿佛再透过冷月寒看另一个人,眼神飘渺却又满是深

    冷月寒皱眉,手上还未用力,太后却突然出声到“皇上,臣妾美不美,是不是比莲妃那个践人美多了”冷月寒眉头皱的更紧,这个疯女人再说什么,莲妃是自己的母妃,而且她还自称臣妾。

    雪宁也不解太后这演的是哪一出,忽然之间太后像是又清醒了一般,大笑着道:“冷月寒,你想杀了哀家吗,你别忘了,明天就是月圆之夜,如果没有哀家,你连明晚都撑不过,你敢杀哀家吗,想和哀家同归于尽吗”哈哈、、、、说完疯狂的笑了出来,

    冷月寒面色一冷,蓦地收紧五指,太后那疯狂的笑声,已近断断续续,再也笑不那么畅快了。

    冷月寒脸色骇人,如同地狱里的阎罗,冷漠的话语毫不在乎“那你就试试,看看朕敢不敢杀你”五指慢慢收紧,太后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垂在边的手臂,慢慢提起,刚想反击,

    雪宁却突然出声道:“冷月寒,先放开她”冷月寒看了雪宁一眼,又看了看在自己手下挣扎的太后,猛一个用力把太后甩在地上。1542469112IFl。

    太后扶着地面撑起子,看着冷月寒和姜雪宁,突然笑了起来,“莲妃,你得意了吧,你看看你的儿子,现在可以掐着哀家的脖子,威胁哀家了,可以替你报仇了,你是不是很得意,你这个践人,为什么连老天爷都帮着你”

    冷月寒听见太后再一次辱骂自己母妃,毫不客气的一脚踢过去,把太后踹的很远冷声警告“你在敢对我母妃说一句不敬的话,朕立刻杀了你”太后抹去自己嘴角的血渍,看着冷月寒轻笑,余光扫过,警告玲珑不要轻举妄动。

    雪宁走到太后边,抬起太后的下巴,看着太后道“何苦啊,就算和莲妃娘娘有再大的过节,你折磨了冷月寒这么多年有何用啊,逝者已去,莲妃娘娘什么也不会看到了,苦的只是你自己,你又何必呐”

    太后猛然推开姜雪宁呵斥道:“哀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嘴,少在哀家面前装好人,姜雪宁你真虚伪,你不是恨死哀家了吗,现在说这些是想干什么,是在同哀家吗,呵呵。、、、、、哀家不需要”

    雪宁轻笑“是啊,我是虚伪,但绝不是同你,你没有什么可以让人同的”迎着太后的目光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只配让人憎恨”太后听完没有生气,却赞同的笑了“是啊,只配让人憎恨”声音里充满了无尽的悲凉。

    冷月寒道:“宁儿不要和她说那么多废话,朕要把她打入天牢,把她的罪行昭告天下,把她五马分尸”说的句句带恨,毫不留

    雪宁却不以为然笑着道:“皇上不要心急,难道你不想知道太后娘娘和你母亲之间的过节吗”

    太后听完仰天大笑:“哈哈、、、过节,哀家和那个女人之间只有仇恨,没有过节”雪宁皱眉到底多大的仇恨,能让太后如此,似乎只要一提起莲妃和皇上,她的绪就变得非常激动。

    雪宁可是非常好奇,挑眉看向冷月寒,无声的问道,难道,冷月寒就这样甘愿被太后折磨了十八年,却不知道为什么吗,只是因为太后对莲妃娘娘的恨吗,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