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冷月寒、我是不是妖女

    “滴答、、、滴答”伴随着水滴岩石的声音,雪宁睁开了眼睛,刚一睁开眼便看见了,云沐辰担心的眼神,雪宁看向四周,应该实在一个山洞里,

    冷月寒是踏着照进洞内的阳光进来的,即使是那么强烈的阳光,也没有遮盖住他的憔悴,脸色苍白,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一张冰块脸,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

    云沐辰扶起雪宁关心的问道:“落儿,可有那里不舒服”语气充满了担心,雪宁摇头,挣扎着坐起来,看向冷月寒问道:“安全了吗”冷月寒只是道:“出了蓉城了,塞北救了我们”至于夜魅可以忽略不提。

    雪宁挣开冷月寒的手,轻笑道:“回宫谈何容易,如何回”现在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难道真的要用死人才能铺好回宫的路吗。

    雪宁呆呆的问道:“你可以帮我报仇”冷月寒坚定地道:“我可以”心里补充道:我不但可以帮你报仇,这一次还绝对不会放开你的手,我会给你想要的幸福。

    雪宁轻笑抱着云沐辰道:“事一完,落儿一定回去找辰”云沐辰叹了一句口气,紧紧抱住雪宁。

    雪宁苦笑“辰,有很多事,都是我们无法自己决定的,很多时候,老天就是喜欢捉弄人,我喜欢平静,可是来到这个陌生的朝代我却没有享受过一天的平静,太多的人因为我而丧命,我已罪孽深重,还有什么资格呆在你边享受平静,让我去吧,也许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我不能逃避,也不能不走。”

    云沐辰知道雪宁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自己所能做的就是让她去报仇吧,云沐辰笑看着雪宁道:“落儿,去做你认为应该做的事吧,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

    云沐辰站在那里看着冷月寒和雪宁一起离去的背影,整个人充满了悲伤,让人看了都不忍心,韩风忍不住提醒道“爷,我们该回了”云沐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一夜无眠,

    雪宁抬头已是冷流满面,冷月寒心下一惊,这是自己第二次见她哭,第一次为那个叫云天的男子,第二次为这蓉城的百姓,粗糙的拇指抹去雪宁的眼泪,依旧是霸道冷漠的语气道:“姜雪宁,朕告诉过你,不要再为别人哭”

    冷月寒猛地捉住雪宁,紧紧地看着雪宁道:“我这一次,绝不会在妥协,如果不除掉她,那我们都活不了,那朕就赌一把,绝不会再犹豫‘宁儿跟我回宫吧,朕一定会帮你报仇”

    冷月寒什么也不说,只是听着雪宁倾诉,两人一起走进了月落阁,昔里的闹早已经不再,只不过一天的时间,却仿佛闲置了好几年。

    雪宁执意下马自己走,连扶都不让冷月寒扶,地上的尸体已经没有了,可是那些鲜血依然还在,姜雪宁仿佛自言自语般,又像在和冷月寒倾诉“月落曾经在这里吃过饭,曾在这里喝过茶、、、”一一数落着自己做过什么。

    雪宁继续自言自语,从自己第一次来月落阁,一直到现在,虽然说得都是一些小事,但是谁都能看出她对月落阁的一切事那么的重视。冷月寒只是安静地做一个听众。

    冷月寒捧着雪宁的脸,看着雪宁道“宁儿,哭是没有用的,朕答应你一定会替这些死去的百姓报仇”语气冷漠而又充满了恨意。

    雪宁挣开云沐辰,满是歉疚的道:’辰,你不要这样,我们好好谈谈可以吗“声音充满了歉疚和不安。

    雪宁看着冷月寒仿佛毫无意识般重复着冷月寒的话“跟你回宫?”冷月寒点了点头。

    雪宁看着冷月寒,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这样一个霸道,又别扭的人,明明担心自己说出的话,确实这般的不合时宜。

    冷月寒叹了一口气,看得出雪宁眼里的执着和倔强,只能妥协道“好”干净利落的应下雪宁的要求。

    那一天雪宁和冷月寒说了好多话,多的早已经超过,他们相识到现在所说的所有。至于说了什么,冷月寒只能几个大概,唯一一句话,是怎么也不会忘掉的。因为多年之后,同样的话语,出于同一个人之口,自己却再也没有给她明确的答案。

    雪宁仿佛没有听见云沐辰的话,只是看着冷月寒再一次说道:“带我去蓉城吧”声音坚定和倔强。

    雪宁笑着紧紧抱住云沐辰,说了声“谢谢”云沐辰拥着雪宁问道:“多久?”雪宁一时没明白过来,呆呆的看着云沐辰,云沐辰宠溺的捏了捏雪宁的小翘鼻,一脸温柔的道:“问你去多久,总要有个期限,你答应要陪我回云水国过平淡的子的,可不能食言”

    云沐辰一脸心疼的看着雪宁道:“落儿,你这是何苦,冤冤相报何时了,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此,非要着自己去恨”

    那样的眼光,那样的神,连冷月寒看了都心疼,

    那一刻雪宁笑了,如释重负的笑,开心的笑,依旧是那么美,美得那么不真实,却没有了那淡漠疏离,连眼底都是慢慢的笑意。

    雪宁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般,看着云沐辰道:‘辰,你明天就回云水国吧,原谅落儿无法遵守诺言,不能随你一起回去”

    雪宁挣扎着站起来,看着冷月寒异常冷静的道:“冷月寒,带我去蓉城吧”

    冷月寒清楚记得自己低下头,看着雪宁四目相对,眼里全是对方的影子,坚定和心疼的告诉雪宁“不,你不是妖女”自己在心里补充道: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皇后,遇见你注定了我将和你纠缠不休。若是妖女,也是我一个人的妖女,只为我一个人而妖,

    云沐辰其实早已经猜到雪宁会这么说,只是自己没有勇气去听,现在说出来了,自己除了心痛,也没有什么感觉,其实一开始自己就知道,不过是自己在欺骗自己。

    云沐辰站在洞口,雪宁站在树下,两人只是隔了几步之遥,可是这样的距离却让云沐辰害怕,什么也没有说,直接跑过去把雪宁紧紧抱在怀里,紧的雪宁骨头都疼。zVXC。

    冷月寒面对雪宁所说的一切,都无法反驳,雪宁捉着冷月寒的衣袖冷声问道:“就像你,你何尝不是被太后控制了这么多年,你报仇了吗,你上的血咒之毒一不解,你敢杀了太后吗”“呵呵”雪宁轻笑着看着冷月寒道:“你不敢、、、、”

    当冷月寒骑马带着雪宁赶到蓉城时,塞北和雷劲已经带人把蓉城清理的差不多了。

    冷月寒看着雪宁,坚定地道:“宁儿,相信我,我会带你回宫”一句承诺,是那么的坚定而真挚。

    但是还是想要知道一个原因,给自己一个交代,云沐辰苦笑着问道:“为什么”雪宁看着云沐辰道:“因为我要报仇,为整个蓉城的百姓报仇”只有手刃仇人才能慰蓉城百姓在天之灵。

    云沐辰扶着姜雪宁担心的道:“落儿、、、、、”那里现在一是一座死城,只是这些残忍的话,云沐辰真的没法说出口。何必再去增加自己的负罪感。

    雪宁满是歉疚的喊了声“辰、、、、”还未来得及不说接下来的话,云沐辰就急急的打断,声音满是害怕“落儿,我们走吧,现在就走,我们已经杀出了蓉城,剩下的路就让冷月寒自己走吧,如果你不放心,等到我们回了云水国,我一定会请求父皇,派兵助冷月寒夺回皇位”说完就着急的拉着雪宁,想要走。

    第二天一早,所有的人马兵分两路,一路护送云沐辰回云水国,一路跟随冷月寒乔装打扮潜回京城。

    在夕阳余hui的照耀下,雪宁笑了,笑的那般倾国倾城,呆了冷月寒,呆了天边的夕阳和云彩。在也有洞。

    雪宁轻笑“报仇谈何容易,从我被人陷害,差点死在天牢,我就发誓要报仇,我努力让自己变强,努力地去生活,努力地赚钱,不断地收买人心,我做了那么多好事,收养了那么多孤儿,为的就是有朝一,可以报仇,可是你看看我又得到了什么”雪宁冷笑的看着冷月寒“我又得到了什么,满城百姓的陪葬”

    宁儿,我知道这一去,再见也许就不知道是何时,我知道冷月寒会护你周全,可是我却害怕你们朝夕相处,我害怕冷月寒会把你抢走,再见时恐怕你得眼里只有他,而早已经没有了我的位置,可是我却不得不放你走。因为我你,却不想以的名义锢你,

    冷月寒紧紧地拥着雪宁,好像生怕雪宁会消失般,一直回到山洞,看见在洞口搅基等待雪宁的云沐辰,冷月寒才放开雪宁,什么也没说,放下雪宁,留下两人独处,便自行走开。

    云沐辰脸上满是悲伤,最终却笑着一脸的温柔”好啊,落儿想说什么“声音带着颤抖和害怕。

    雪宁坐在马上,仰起头看着冷月寒,害怕而又自卑的问道:“冷月寒,你说我是妖女吗”冷月寒策马的手离开听了下来,目不转睛的看着姜雪宁。

    山脚下,雪宁最后抱了抱云沐辰,道着“珍重”云沐辰看着冷月寒道:“皇上,落儿就交给你了,望你护她周全”云沐辰心里苦笑不过短短的两天时间,自己又把这句话送还给了冷月寒。

    冷月寒抱拳应下,道着珍重,云沐辰看了雪宁最后一眼,毫不犹豫的转策马离开。其实自己可以不走,只是自己在昨天就收到飞鸽传书,只是没有告诉落儿父皇被自己气的病重在,自己不得不回,再说自己很清楚,冷月寒是不会让自己的跟他们一起回京城的,他国储君,必会忌惮。

    雪宁看着马儿飞快的消失在自己眼前,很快就不见了云沐辰的影,只有那飞扬的尘土,在哀叹着……而自己所能做的就是祝福,希望辰,一路平安!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