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皇上下旨立新后

    雪宁每天除了在百味人生,其他的时间就是和云沐辰一起在山上练剑,就连追风都不住要吃醋了,但是面对姑娘的笑脸和云沐辰的温和,自己倒显得小气了

    。殢殩獍晓

    和云沐辰在一起,雪宁每一天似乎都过得很开心,没有太多的喧嚣,没有太多的算计,两人只是单纯的看看书,散散步,练练剑,都过得很是开心。

    就连雪宁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云沐辰,直到那,追风告诉自己说:“早上他出去上街上,听说皇上派人来查,刘府被灭一案,还有就是皇上今天下旨宣布前皇后姜雪宁,因病逝世,定于三后立白凤儿为何”

    雪宁听完后,心里不知为何,疼的厉害,好像瞬间夺走了自己的呼吸,本以为自己对冷月寒剩下的只有恨,没想到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己欺骗自己而已。

    云沐辰见雪宁脸色不好,赶紧扶住雪宁,关心的道:“落儿你没事吧”雪宁扯出一抹微笑,是的自己现在是月落,不再是姜雪宁,冷月寒的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怪不得自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冷月寒,原来他已经回宫了,还立白凤儿为后。

    雪宁轻笑,天下男儿皆薄,更何况是冷漠的君王,雪宁看着扶住自己的云沐辰道:“没事,辰不用担心”

    云沐辰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一只手臂紧紧揽住了雪宁,不自觉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道:落儿,你在为他心疼吗,你可知道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变成冷月寒,即使被你恨着,可是我所能做的只是守护,在你一转就可以看到的地方微笑,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哭泣。

    冷月寒进来时,就看见云沐辰抱着雪宁,本来着急的想要解释的话语到嘴边,全都咽了回去,神冷漠的看着两人。雪宁看见冷月寒,下意识的挣脱了云沐辰的怀抱,心里惊讶不已,冷月寒还在蓉城,那怎么会下旨封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见冷月寒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压迫感,一步步走向两人,看都没有看姜雪宁,向云沐辰抱拳道:“太子,许久不见,近来可好”云沐辰带着温和的笑回礼道:“多谢月落国君的关心,沐辰一切安好”

    冷月寒轻笑:“那便好,朕今天打算回宫,想来向月落姑娘辞行,没想到会见到太子”说完轻笑着。转头看向雪宁,仿佛两个人只是萍水相逢一般,抱拳道:“感谢月落姑娘的收留,朕回宫后,一定会派人给姑娘送上厚礼,以表对姑娘感谢”

    雪宁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冷月寒,冷月寒只是嚼着笑,那高深莫测的表,谁也看不懂,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互相对视着,良久冷月寒笑着开口道:“那在下告辞了”

    雪宁亦笑着相送:“保重”话音刚落,冷月寒毫不留恋的转离开,没有人看见那一瞬间他脸上的凝重和痛苦。雷劲和凌天匆匆跟着冷月寒离开,

    冷月寒一直在蓉城根本不可能下旨重立新后,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太后发现了他的桃代李僵,京城暗阁传来消息,上官天逸已经失踪,不知去向,勤政里戒备森严,连一只苍蝇飞不进去,和假ban冷月寒的千面也失去了联系。皇上还下令封suo了京城的城门,美其名曰:皇上立后,确保治安,不用说也知道是太后的手段,势非常危机。

    冷月寒出了月落阁,翻上马最后看了一眼,心里道:“宁儿,再见,此次一去,恐怕生死难料,一切多保重,在此刻冷月寒突然发现自己懦弱了,害怕了,”仰天苦笑,夹紧马腹向城门驶去,凌天和雷劲紧随其后。

    还未到城门就听见了人声吵嚷,一群人挤在城门口,出不去,冷月寒面色一冷,使了个眼色,凌天下马问道旁边的一个卖包子的老者:“老人家,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不让出城啊”

    老人家叹了一口气道:“小伙子你有所不知啊,咱们蓉城的县令啊,前几天全家都被灭了,这皇上派人来查此案,说皇上有令,一找不到凶手,蓉城的百姓一不得出城,也不准外人进来,这如何贸易往来,这是要把我们活活困死在这里啊”

    凌天没有听老人家把话说完,就向冷月寒报告消息,冷月寒双眼危险的眯起,看着官兵涌动的城门口,冷漠的声音不带一丝感道:“先回月落阁”照这样形式下去,这些人早晚会查到姜雪宁的头上,毫无疑问自己就可以确定,这些人一定是太后派来的,至于上官恐怕也落入了太后的手里。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离开蓉城,看这形势只能等晚上了,自己不能冒险暴露份,如果真的是太后指使的那么她也一定不会放过姜雪宁。

    冷月寒快马加鞭回到了月落阁。刚下马就和急急忙忙从里面出来的雪宁撞了个满怀,冷月寒赶紧扶住雪宁,雪宁看见了冷月寒,不安的问道:“出来什么事,我听红裳说城门被feng了”

    冷月寒低声道:“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回屋里说”说完拉着雪宁想后院走去。云沐辰正在院子里看书,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见冷月寒拉着雪宁进了院内,心下一惊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冷月寒冷声道:“城门封了,现在走不了,只能等晚上了”雪宁看着冷月寒不解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冷月寒看了一眼雪宁和云沐辰,没有说话,云沐辰以为冷月寒在防备自己,解释道:“皇上请放心,沐辰绝不是出卖朋友的小人”

    冷月寒道:“太子误会了”叹了一口气道:“没事,我可以解决,不过想要拜托云兄一件事”雪宁注意到冷月寒语气的变化,他连朕都没有说,而是用了我。

    冷月寒看着云沐辰说道:“请云兄无比照顾好月落姑娘”雪宁看着冷月寒再一次问道:“冷月寒,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冷月寒只是说道:“关掉月落阁,跟着云沐辰去云水国吧,今晚我和凌天、雷劲送你们出城”说完头也不会的就要跨步离开。

    只听雪宁一声呵斥“站住,冷月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好不好”雪宁转念一想冷月寒人还在蓉城,怎么会下旨立后,难道是太后。雪宁提起裙摆跑到冷月寒跟前,看着冷月寒问道:“是不是太后,她、、、”雪15252643

    宁话还没有说完,那知冷月寒变脸如翻书一边快,嘲讽道:”我想我没必要告诉月落姑娘冷某自己的私事”

    说完推开雪宁,大步离去。雪宁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冷月寒离开,云沐辰叹口气,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冷月寒对落儿的

    云沐辰扶住雪宁道:“落儿,明明就喜欢他,为什么非要装作不在乎”雪宁轻笑:“我不会喜欢上他的,只不过刘家的事因我而起,我不能陷他与不义”

    云沐辰苦笑道:“既然如此就许我自私一回吧”说完,双手捧过雪宁的脸,看着雪宁,满脸深地道:“落儿,我知道我不是你口中的云天,但是不关我是云天还是云沐辰,都一样着你,跟我回云水国吧,不再管这里的权利争斗,不在想着回去报仇”

    雪宁看着云沐辰道:“辰,你明知道我不会跟你走的,是的也许我喜欢你,但是现在我不能丢下冷月寒不管不问,即使我只是一个女子,什么也做不了,但是一切事都因为我而起,我怎能一走了之”

    云沐辰早已经料到雪宁会这么说,苦涩的一笑,放开了雪宁,雪宁却抓住云沐辰的手,笑着道:“辰,再给我一些时间,等到蓉城的一切结束了,我就跟你走”

    云沐辰不可思议的看着雪宁,心里充满了狂喜,猛的抱住雪宁,轻喃道:“落儿,是真的吗”11ZUn。

    雪宁笑着点点头,却在心里暗道:“辰,对不起,我真的不忍看你难过,如果真的可以解决所有的事,那我就那里也不去,呆在你边,守住那份平静可好?

    冷月寒出了雪宁的院子,直奔暗香阁,

    冷月寒冷声吩咐道:“凌天先不要惊动暗阁,以免打草惊蛇,今天晚上我们夜闯城门,不过几个官兵,应该可以应付”凌天恭敬地应下“是”

    冷月寒继续道:“记住不管今天晚上有任何变化,一定要把皇后娘娘送出蓉城”只要宁儿不在了,不管太后搞什么花招,自己都可以应付。

    凌天道:“主人,现在况未明,如果今天我们送走了皇后娘娘,那么太后那边一定会有所察觉,到时候恐怕主人想走都走不掉了”

    冷月寒伸手制止了凌天接下来要说的话,只是吩咐道:“雷劲趁着天黑,你今晚一起出城,送他们到安全的地方,即刻返回京城,去找寻上官的下落,我害怕,那个老妖婆会对上官不利”

    雷劲第一次犹豫了,现在蓉城况未明,暗阁的势力也不多,主人又不能乱用内力,如果连自己也走了,就留下一个凌天,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又该如何应付。

    冷月寒见雷劲没有应下,不解的看着雷劲,冷声问道:“你这是要忤逆我的旨意”

    雷劲立刻单膝跪地恭敬地说道:“属下不敢,只是、、、”冷月寒冷声道:“好了,都别再说了,按我的吩咐去做”

    凌天和雷劲只能恭敬地应下

    冷月寒走到窗边,看着天空,冷漠一笑,自己倒要看看,那个老妖婆,又要玩什么把戏,想把自己困死子蓉城吗,那也得看看自己愿不愿意。

    宁宁太很起。PS:亲们,冷月寒和雪宁被困蓉城,能否安全脱险,雪宁会不会跟云沐辰离开,冷月寒能否躲过此劫,上官天逸又在何处,且看冷皇、妖后如何智斗敌人,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