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故人又见,风雨欲来

    月落国皇宫,福寿宫

    太后看着跪在地上的夜魅,冷声道:“你不觉得欠娘亲一个解释吗”夜魅低头跪着,没有说话,

    太后叹了一口气道:“魅儿,我们母子非要如此吗。殢殩獍晓有什么事,不能说吗”夜魅冷嘲:“娘亲不是一直喜欢独cai吗,怎么现在喜欢听儿子的意见了”11ZTS。

    太后心里冷笑,自己和这个儿子只见总是隔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夜魅对自己的态度,要不就是不理,要不就是句句带刺。说起话来毫不留

    太后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夜魅再一次问道:“给我一个解释,你为什么去招惹水灵宫”夜魅抬起头,鬼魅般的面具上闪着银光,看着太后嬉笑道:“难道娘亲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我只是闲着没事,去找人家比武,总比娘亲狠心的派人灭了整个水灵宫要好”

    太后轻笑“魅儿在怪娘亲残忍吗,呵呵。。残忍,难道魅儿没有听说过斩草不除根,风吹又生吗,娘亲这么做也是为了魅儿好,总比留着水灵宫,以后多一个麻烦要好”

    夜魅轻笑,这个女人总是这样心狠手辣,毫不留,自己这是想给小雪宁找个剑谱,那是利用自己的实力,光明正大的赢过来的,不曾想自己的这个举动竟然给水灵宫带来了灾难,

    落落独能事。如果小雪宁知道的话,恐怕一定会骂死自己的,听到追风的汇报,冷月寒已经在蓉城月落阁了,怕小雪宁被他欺负,学些功夫可以防,放眼整个武林,最适合女子的剑法,就是水灵宫的水灵剑法。

    没想到却给水灵宫带来了灾难,自己本不是什么善类,最恨得不过是这个自称是自己娘亲的女人,对自己的独cai控制。

    太后见夜魅一直没有说话,叹了一口气道:“魅儿,你要知道娘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夜魅语带嘲讽的道:“那孩儿谢谢娘亲的好意了”

    太后翘起兰花指,端起茶杯,轻轻捧着道:“那魅儿可以告诉娘亲,你为何抢水灵剑法了吧,据为娘所知,那是适合女子练的剑法,魅儿抢来给谁”

    夜魅不屑的轻笑:“亲的娘亲,你与其在这里盘问我,不如好好顾着自己吧,那个窝囊皇帝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吧”

    太后脸上的笑容僵住,冷声问道:“魅儿此话何意”夜魅站起来,肩一耸,不甚在意的道:“没什么意思,只不过好奇,这个皇帝病的够久的啊,娘亲就那么确定他是真的”

    夜魅此话一出,太后陷入了沉思,魅儿此话绝不是胡乱说说的必定是有什么风声,但是依他的个,又是不会告诉自己的,其实自己心里也很纳闷,为何这次冷月寒称病这么久,连早朝也不上,就算为了躲避自己他立后,也有点说不过去。

    太后心思一转难道、、、、、面露歼笑,看来要想知道答案,只能从勤政内那个冷月寒上入手了。

    太后再向夜魅看去,夜魅已经消失在福寿宫之内,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茶,露出狰狞的笑意,却听见鬼谷的声音传来:“回禀主人,蓉城刘府被灭门”

    太后鸷的声音传来:“什么,刘府,可是刘石宏家”鬼谷恭敬的道:“是”

    太后手里的杯子瞬间甩出,冷声道:“可有查出是谁做的”鬼谷道:“属下无能,那股神秘的力量总是隐藏的很好,属下一直未找到线索”

    太后满目狰狞的笑道:“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游戏越来越好玩了”

    夜魅离开了,太后的福寿宫,直奔蓉城而去,去干啥,当然去看闹了,听追风说鬼医鬼道子竟然在月落阁,追风那小子,也真够狠,竟然说要报仇,就把鬼医在月落阁的消息散布出去。

    名震江湖,却消失数年的鬼医突然出现在月落阁,这一下一定会引起很多人去求医看病的,谁不知鬼医一医术,无人能及。

    至于自己,故意引起太后误会,让他怀疑冷月寒的去向,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冷月寒被迫回京,离开自己的小雪宁。

    雪宁被那呼天喊地的声音吵起时,天还未亮,昨天练功练到很晚,睡得很是香甜,只不过这吵闹从何而来。15252612

    雪宁穿衣下,打开门时,红姨正好急急忙忙来叫雪宁“月落,不好了,你快出去瞧瞧吧,月落阁门前跪了一大帮子人,说是来求医的,直嚷着要见什么鬼医,这马上就要天亮了,在这样下去咱怎么开门做生意啊”

    雪宁皱眉,找鬼医,那不就是自己的师傅鬼道子,为何这么些天来,却没有人来求医,今天却来了那么多人,难道师傅一直隐瞒自己的行踪,是被有心人给故意泄露了行踪。

    雪宁看了一眼着急的红姨道:“你稍等,我穿上衣服随你去看看”还未进屋就听见鬼道子的声音传来:“这还让不让人睡觉,天还没亮什么人在外面吵”说这话,还闭着眼就来到了雪宁的院门前。

    雪宁喊道:“师傅,外面那些人说是来找你求医的”雪宁说完话,笑看着鬼道子,只见鬼道子猛然睁开眼睛看着雪宁问道:“丫头,你说什么”

    雪宁云淡风轻的说道:“红姨说,门口来了一大帮人要找鬼医治病的”鬼道子一听火气上来了“我倒要去看看,是哪个兔崽子泄露了我的行踪”说完风风火火的向前院跑去,

    雪宁莞尔一笑,红姨看着鬼道子风一般的离开,不解的看着雪宁,难道这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就是什么鬼医,

    雪宁心里到看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看红姨一脸的不敢相信,雪宁笑道:“红姨你先下去吧,看kan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我稍作梳洗变过去”红姨点头应下,想前院走去。

    鬼道子生气的跑到月落阁门前,只见黑压压的跪了一片人,鬼道子气的双手叉腰站在门前,破口大骂道:“谁让你们来的,赶快给爷爷老时交代”

    众人都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怪老头吓了一跳,跪在最前面的一个面黄肌瘦的男子,突然面上一喜高声道:“莫非,你就是鬼医”此话一出,大家都归在地上猛磕头,哀求道:“请鬼医救救我们”

    鬼道子气的在原地打转,大吼道:“都给我滚,本鬼医,这辈子从不救人,如果你们在吵闹不停,我就全把你们毒死”

    众人吓得一片唏嘘,不知该怎么办,雪宁出来时,就看见鬼道子叉着腰,威胁着那些跪在地上的人,站在雪宁旁边的追风,偷偷的转过脸去偷笑,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这么成功

    雪宁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鬼医,每个人有每个人做事的原则,自己没有必要插手,

    众人一时间不再言语,面面相觑,但是都没有离去的打算。,鬼道子生气的道:“你们再不走,我就真的不客气了”,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吓唬众人道:“这里面装的可是毒药,你们再不走,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反正你们的病,除了本鬼医谁也治不好,本鬼医不救你们,你们就得死,那好吧,我就好心送你们一程,让你们早脱离苦海”

    说完作势要拔开瓶塞,众求医者,一看吓得纷纷逃跑了,乐的鬼道子在原地哈哈大笑。雪宁轻笑,这个鬼道子,真让人无语,摇摇头回了后院,追风不屑的撇撇嘴,没想到这老头子这么狠啊。

    冷月寒带着雷劲和凌天来时,正好碰见这群人,从月落阁门前像逃命死的跑开。冷月寒皱眉不解发生了何事。

    走到门口时,雪宁已经回后院了,只有鬼道子在门口看着那一群逃跑的人,疯疯癫癫的笑着,

    冷月寒冷声问:“发生了何事”鬼道子一听是冷月寒的声音,立马停住了笑,老实的道:“他们是来找我治病的,都被我赶跑了”冷月寒重复道“治病”这么说鬼道子的份曝光了。

    冷月寒脸色凝重,不发一言的进了月落阁,红姨很是纳闷的站在一边,心里道怪了自己怎么就感觉,这个疯老头,对冷公子又怕又敬的。

    雪宁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在月落阁,一直在后山上辛苦的练剑,第一次用剑,雪宁起初很别扭,没想到几天下来反而很熟练了,在追风的指导下,短短数自己已经练到水灵剑法的第三层了。

    没想到傍晚时分回去吃饭的时候,竟然又有人前来求医,一辆马车停在了月落阁门前,赶车的男子,扑通跪倒在地,求见鬼医,说是为他们家公子解毒。依旧被鬼道子奚落一同,但是就算鬼道子拿出毒药威胁,他还是跪在那里,纹丝不动,非要鬼道子救他家公子。

    冷月寒在一楼的琴室,不搭理外面的一切,雪宁本不是多事之人,鬼道子救不救他人,是他的事,自己不便过多干预。

    只是匆匆一瞥,竟然发现跪在门前的男子如此面熟,雪宁愣在那里,努力的回忆着自己在那里见过这个人。

    灵光一闪,雪宁赶紧向外走去,直接越过跪在地上的韩风,不错马车上躺着的正是云水国太子云沐尘。雪宁越过韩风,向马车走去,韩风一惊,以为这女子要伤害自己主人,一掌袭过来,追风眼疾手快接下这一掌,两人在月落阁门前打了起来。

    雪宁站在马车前,洗了一口气,猛的掀开车帘,赫然看见云沐尘发青,毫无生机的躺在车里。

    雪宁猛然喝道:住手。追风一个转落在雪宁边,韩风奔到马车旁边,怒瞪着姜雪宁,只听见雪宁吩咐道:“不想你家太子死得更快,就赶快把他抬进月落阁”

    韩风诧异的看着雪宁,不明白这个戴着面纱的白衣女子怎么会,知道自己太子的真是份。

    雪宁第一次解释道:“我是你家公子的朋友,不是坏人”韩风还是不相信,雪宁指着云沐尘直接吩咐道:“追风,把这位公子抬去后院”追风听话的应下,

    鬼道子道:“丫头,我是不会救他的,就算你认识也没有”雪宁挽唇一笑道“师傅,你不救,我救”

    韩风一听这女子竟然是鬼医的弟子,心下一喜,这回主子有救了,同追风一起小心翼翼的按照雪宁的吩咐抬起,跟雪宁进了月落阁。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