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1 浴火重生

    醉风山、媚上峰桃花林

    一眼望去入目皆是鲜艳的桃花,一派迷人的景色,粉蕾,莹洁无暇;含苞的,羞滴摘;怒放的,亭亭玉立。桃花灼灼,盈盈滴,红白相间,参差和谐

    那一簇簇晶莹如玉的素洁,如梦如幻,那一团处处燃的分红,如诗如画。笑桃林,闹桃林,一树树桃花清香袭人,旖旎多姿。

    雪宁笑着点了点头,只感觉夜魅又重新揽上自己的要,抱着自己飞了起来,耳边都是呼啸的风声,没过多久,就停了下来,夜魅松开手帕,两人已在山下。

    高头目生气的瞪着雪宁,那张平淡无奇的脸,吼道:“什么臭娘们,走、、走、、、老子从来不抢老弱妇孺”

    夜魅看了雪宁一眼,转过去道:“明天一早,我送你下山,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吧”说完举步离开。

    雪宁抚上自己的脸,心里感激夜魅的细心,心里自嘲,美貌有时候真的是一种麻烦。

    高头目一脸不满,往矮头目脑袋上狠狠地拍了两巴掌呵斥道:“你小子没事乱叫什么”雪宁不再理会,只管走自己的,

    雪宁这才明白过来,是来给矮个大哥说亲的,雪宁笑这道:“嫂子,月落已经嫁人了,怕是要让大嫂白跑一趟了”

    雪宁醒来,夜魅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笨女人,没什么本阁主每一次见你都是在你最倒霉的时候”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戏谑。夜魅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笑着道:“送给你做个纪念吧,以后不管到哪里,只要拿出这块玉佩,整个夜魅阁的人誓死都会护你周全”这个玉佩,是夜魅阁阁主的信物,见玉佩如见阁主,

    是自己太天真了,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弱强食,你越弱,别人就会越欺负你。要想活命,。你必须有资本,而自己作为一个在21世纪一等一的杀手,没有人比自己更懂得该如何让自己变强大,没有人会比自己在懂得如何生存。

    雪宁放下碗筷,一脸平静的说道:“魅,我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没有你雪宁早已经葬火海了,这些子,更是有你的悉心照顾,雪宁才得以康复,甚至不惜以千年暖玉做,为雪宁调理子、、、可是、、、”雪宁话还没有说完,

    原本自己隐藏一切甘愿做姜雪宁,现在才发现自己错了,要想生存,还是要做月落。这一次,自己一定会积蓄力量同那个老女人斗上一斗。不是不报仇,是稍安勿躁,等待时机。

    夜魅不愿在自己心口上撒盐,只是看着雪宁道:“为什么要走”

    雪宁叹了口气道:“也罢,就休息一晚吧,你们不用发誓,我没有不相信你们,只是想快点赶路”这是雪宁第一次那么认真地向别人解释自己的想法,对方竟然能还是一群强盗。

    众人一直闹到深夜,才歇息下,雪宁回到自己住的那个简陋的木屋,揭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倾城的容颜,刚想要歇息,突然听见了敲门声,雪宁戴上面具,起去开门。

    雪宁失笑,那个弟弟一定叫矮个子了。雪宁道:“你们都起来,以后还是找一份正当的职业,别再做强盗了”说完站起拍了拍上的土,

    夜魅在晚饭的时间准时来到雪宁的院落,雪宁已经坐在桌边等待,夜魅笑着道:“请我来吃饭,快快如实招来,有什么谋?”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正紧,还顺势,掐了掐雪宁的脸。

    让人醉心其中,谁知琴锋一转,又好似万马奔腾,气势磅礴的战场,忽然又好像波涛汹涌的大海,充满了激励人心的勇气。

    景色美得如同仙境,任谁也不会想到,令整个江湖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夜魅阁,竟然坐落在月落国的最高峰,醉风山上。

    雪宁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回头看着那一高一矮的头目,只见那个矮个子,还一脸羞的看着自己,雪宁顿时无语了。想娶自己做媳妇?这是什么世道啊。

    夜魅一直在问自己想不想回去报仇,难道就这样算了吗,其实自己很清楚,这一切不过是太后和凤贵妃一起导演的一场戏,只不过自己想不明白的是,太后不是一直想利用自己吗,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想让她对自己痛下杀手,为何会和白凤儿连成一气。

    依旧是那经典不变的台词:“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连个强盗头目异口同声的说道,

    雪宁很平静的说:“雪宁,除了自己不会喜欢任何人,包括你”雪宁很明白这个看似不正经的男子,对自己的谊,

    滴素幻放。亮丽的琴声徐徐响起,渐渐如潮水般四溢开去,充盈着山中的每一处空间。琴声中仿佛有一个白色的精灵在随风而舞,舞姿优雅高贵;又好像有一朵朵耀目的玫瑰次第开放,飘逸出音乐的芳香。

    夜魅,那一瞬间感觉心在滴血,这个女人就是这样直接,毫不留的扼杀自己所有的希望。真的是有一种恋,还没有等你开口,就直接被拒绝了。

    雪宁当下一惊,根本没有思考,捉住了正在下落的两人,谅她力气再大,也捉不住两个大男人,眼看着三人一点点往下掉,

    原来是高个的媳妇珍珠,雪宁笑道:“大嫂,不知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快快请进”珍珠也不客气,就进了屋,问道:“我这么晚来不会打扰妹子休息吧”雪宁一边倒茶一边说“不会,还要承蒙大哥大嫂收留呢”拔插递给了珍珠,问道:“不知道大嫂这么晚来所为何事”

    高矮个一听,立马高兴地在前面带路,一行人前呼后拥的带着雪宁去了黑风寨

    雪宁轻笑“一个名字而已,只是一个称呼,大家不必介怀”雪宁这一说,大家都哈哈大笑,

    高个子问道:“敢问女侠要去何处,我等愿为女侠保驾护航”雪宁摇头道:“保驾护航就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我想问一下,要走多久才能到城里”

    雪宁道:“是的”毫不犹豫、也不隐瞒。

    珍珠说:“你已经嫁人了?”雪宁点点头,珍珠笑着道:“没事,没事,做不成夫妻,可以做兄妹,一样的,只是怎么没有见妹子的夫君”

    雪宁皱眉,道“那好吧,本姑娘不看了”夜魅转离开,边走边说“这就对了,本阁主,怕你见过本阁主的美貌之后,自惭形秽,都不敢出门见人了。

    谁知矮个子提醒道:“女侠请留步,现在天色已晚,这里荒山野岭的连个住宿的地方都没有,前面不远就是我们的黑风寨,不如今晚就在这里暂住一宿,明天再继续赶路,你看如何”

    雪宁心里道,还是一帮有原则的强盗,说完还让出一条道,让雪宁过去,雪宁也不说话,淡然一笑,刚要走过去,

    直到雪宁,放下双手,看着夜魅道:“送我走吧”

    雪宁挽唇轻笑,这些子来,在夜魅细心地照顾调理下,自己慢慢的好了起来,努力去忘掉那些不堪的记忆

    夜魅孩子气的往后退了一步,不确定的问道:“你真的想要看”雪宁笑着点头

    谁知高个子竟然扑通一声跪在自己面前,磕了一个响头,一脸忠义得说道:“感谢女侠救命之恩,高个子,欠女侠一条命,从今以后,只要女侠有任何吩咐,,整个黑风寨,毕定效犬马之劳”高个子这一跪,所有人都跪下,异口同声的说道:“愿效犬马之劳”

    夜深人静的时候,雪宁似乎习惯了一个人站在窗前看着月亮发呆,明天就要离开了,心里多少有点舍不得,如果自己能够再自私一点,就这样一直在这里到老,想必也是很幸福的。

    雪宁忽然有一种想要笑得冲动,忍不住的轻笑出声,众强盗一致不淡定了,一个小兵道:“头,是个臭娘们,竟然还在笑话我们”

    雪宁闭着眼,张开双手感受风儿的轻抚,花儿的清香,夜魅一直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雪宁。

    经矮个子这么一说,高个子心里一想也是,自己早就娶媳妇生娃了,弟弟还是光棍,这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女人,也不容易,想到忽然指着雪宁一声令下道:“小子们,给我带那个女的回山寨,给老二当媳妇去”。

    雪宁抬头看了看天,确实要黑天了,又回头看了看这一群可的强盗,高矮个以为雪宁不相信他们,立马举起手对天发誓:“我们没有任何坏心,如果居心不良愿遭天打雷劈”一脸的认真。

    自己不是不想报仇,只是现在没有这个能力报仇,自己一直以来就想着离开皇宫,如果为了报仇那不是又要回到那个牢笼,但是自己不可能放过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

    只见一个白衣男子带着面具,从峰顶飞下,直直向雪宁飞去,伴着飞舞的桃花,如闲庭信步般自在,

    夜魅坐下毫不客气的吃了口菜,看着雪宁“本阁主发现你偷学了本阁主的绝招”语气满是调侃。

    要是再晚一步,恐怕他们三人都活不了。

    夜魅低声问:“你是不是想离开”声音难得一见的正经

    雪宁抬起头看向峰顶,笑着问道:“可好听”话音刚落,空中就传来,戏谑的笑意,在整个峰顶回“小雪宁的琴艺,真是天下无双啊”

    听说云沐尘平安的回到了云水国,听说冷月寒因为自己的死,自责不已,好些子没有早朝了。又听说没过几天冷月寒,就像所有事没发生过一样,照旧早朝,夜夜留宿落英,并且一直没有对外宣布雪宁的死讯,好像姜雪宁这个人只存在人们的口中,却不存在于显示

    夜魅总是问自己:“想不想回去,回去报仇”雪宁总是一笑置之,从不回答,报仇,自己单凭一人之力,拿什么去报仇,以卵击石,但是也不会呆在夜魅阁,已经欠夜魅太多了,自己根本还不起。

    这一个月来雪宁已经习惯了他的无赖行为,早就已经免疫了。雪宁也不拐弯抹角大方的承认“等你吃完饭再说,怕你一会消化不良”

    雪宁除了说“谢谢”再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夜魅直接揽上雪宁的腰。脚未沾地,一个回转,飞下峰顶,笑着道:“峰上冷,你子还未痊愈,该回去休息了”

    摇了摇头,仿佛没听见他们说的话,直接继续往前走,老大一看顿时来气了,敬酒不吃吃罚酒,命令道:“带走”一声令下,一群小兵蜂拥而上。

    众人一片寂静,高个子踌躇着道“妹子,那个,你可知咱这是月落国,你看,你的名字、、、是不是很惹麻烦啊“

    总有一天自己会有足够的能力去和他们抗衡,一直以来,自己只想安稳,在宫中,处处隐藏自己的实力,假意答应太后去魅惑冷月寒,陪那些人玩一些幼稚的游戏,

    雪宁愣了一下,笑着道“月落”干净利落,掷地有声的二字,好像下了某种决心一般。

    自从那雪宁被夜魅从天牢救出,来这夜魅阁已经一个多月了,夜魅那被鬼谷带回皇宫去见太后。他闲着没事,想去再一次把雪宁劫出来,可是却听见了,雪宁被关入大牢的消息。

    只见雪宁笑着道:“魅。我就要走了,摘下你的面具,可好”语气轻松且充满了好奇。

    雪宁捡起包袱,拍了拍土,看都没看地上那些哀嚎的强盗,继续往前走,高矮个相视一眼,怎能服气,提着大刀就追了上来,

    雪宁突然叫道“等一下”夜魅猛然回头,以为雪宁改变主意了,

    夜魅抱拳对雪宁道:“一切小心”说完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山林之中。雪宁看着夜魅消失的背影,抱了抱拳真诚的说道:“保重”拿出一个什么东西,转戴上,回时,已是一名普通女子,面具遮住了那绝世的容颜,背起包袱,向着大路走去。

    雪宁轻笑,想要说谢谢,可是嗓子却疼的难受,说不出话来,夜魅一派正经的警告雪宁:“不要急着说话,大夫说,你的喉咙被烟呛到了,要过几天才能说话,本阁主好不容易把你劫出来,你可不能变成哑巴”

    高个子道:“还需要两天的路程,就可以到月落国的蓉城”雪宁自言自语道“蓉城”看向高个子说道:“多谢了”正要继续上路,

    雪宁不屑的轻笑,都过去了,再多的事,也只是听说,说说而已,既然出了那个牢笼,自己就没有打算回去。

    珍珠端着茶杯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出话来,雪宁笑着到:“大嫂有事不妨直说”珍珠道:“那俺就实话实说,妹子不要见怪,你看我家小叔怎么样”雪宁愣了一下,不知为何这么问

    雪宁还未推辞,夜魅补充道:“不许拒绝,就当做留个纪念吧,希望你以后用不着他”

    雪宁这一昏迷昏迷了半个多月,醒来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便是那鬼魅般的面具,雪宁以为自己早已经葬火海,没想到,到头来竟然被这个叫夜魅的男人给救了。

    雪宁迟疑了一会说道:“夫君在京城,月落自己去蓉城探亲,过几便回”

    雪宁笑着点头,接过碧水送过来的包袱,夜魅揽着雪宁的腰,一个纵越,往媚上峰飞去,站在峰顶俯视着整个月落国,

    只见桃林深处,在那花团锦簇中,一位女子轻掠琴弦的尾音,雪纱曼起,沿青白色的绣着银丝边的裙角向上望去,衣袖随风飘舞,伴着音韵的流逝而轻轻扬起,再优雅落下,美好的如同幻景。修长的姿丰盈窈窕,里穿一件白色底长裙,外罩一件丝织的白色轻纱,腰系一根白色腰带,乌黑的秀发绾着流云髻,髻间插着几朵珠花,额前垂着一颗白色珍珠,如玉的肌肤透着绯红,月眉星眼却放着冷艳,真可谓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雪宁扔下包袱活动活动了筋骨,好久没有连连手了,今天就练一练,那一群强盗怎么也没想到,看着一个这么柔弱的女子,竟然这么厉害,那从未见过的武功招式,不消片刻,就把一群强盗全部放到了,

    雪宁到了黑风寨才知道,这里不单单是一个强盗窝,这里有老人孩子,还有妇女,一派祥和的景象。

    雪宁看着向自己飞来的夜魅,心里充满了感激,这个家伙每一次都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出现,每一次都嬉皮笑脸没有个正经样,可是他却救了自己的命。zVXC。

    矮头目指着走了的雪宁,一脸哭相的说:“大哥,俺还没有媳妇来,你把她带回去给我当媳妇吧,是平凡了点,不过俺不挑的”语气满是恳求。

    高个子的媳妇,是一个很的人,长得有几分姿色,为人很是随和,一直拉着雪宁说话,净是感谢,

    珍珠喝了一口茶道“我们家小叔看上你了,想娶你做媳妇,不知你是否愿意”珍珠一口气说完,仿佛松了一口气。

    忽如低眉哀怨诉说着无尽的悲凉,声声扣人心弦,琴音绕梁,让人回味无穷,忍不住让人想要一探究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奏出如此乐音。

    看着那两个强盗头子说“抓到我再告诉你,说完往陷阱边上跑去,两个强盗紧追上去,怎知雪宁却突然停了下来,被两人捉个正着,手被反剪在后面,

    夜魅很大爷的,端起架子,不屑的说:“想要看本阁主的容貌,那好啊,嫁给本阁主,就给你看”开玩笑的看着雪宁。

    雪宁轻笑指着高个子说:“你叫高个子?”不确定的问道,谁知高个子一脸正气的道:“是的,不知女侠有何吩咐”

    雪宁还未反应过来,夜魅突然拿出一条手绢蒙上了雪宁的眼睛,笑着道:“从来没有人知道夜魅阁在什么地方,上下山的通道,更是秘密,就委屈小雪宁一会了,下了山,就给你解开”

    临这飘逸淡雅的境界,恐怕谁也无法经住芬芳的袭扰,陶醉其中。

    只是午夜梦回总会梦到那个残忍的男人,那夜的屈辱,雪宁不经意的抚上胳膊上的牙印,那一排牙印怕是去不掉了,自己也不愿意去掉,至少他的存在可以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冷月寒给的耻辱。

    雪宁说:“志不在此”短短的四个字,再也没有其他的解释。

    能美到如此地步的人,除了葬火海的姜雪宁,还能有谁,最后一个琴音划破天际,雪宁猛然抬头,露出那倾国倾城的笑。

    雪宁笑看着夜魅离去。

    雪宁本来走的好好地,只见那一群强盗,围了上来,一个人到:“我们老大说了,带你回去给我们二当家当媳妇,你就乖乖跟我们走吧,免得我们几个大老爷们笨手笨脚,伤了你”

    自己一定会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可以报仇,又不用被困在皇宫。雪宁自信的挽唇一笑。

    便想着去一探究竟,正好可以把雪宁带走,谁知道刚到那里,就看见天牢在冒着浓烟,燃起了大火,夜魅直接飞进去,挨个牢房找,终于找到了昏迷不醒的雪宁,便把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回了夜魅阁出来。

    突然听到有人大喝一声“慢着”雪宁顺着声音望去是那个矮的头目在说话,

    高矮头目都吓傻了,呆呆的看着雪宁,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救他们,可是在这样下去,他们三个人都要掉下去,

    再配上那让人如痴如醉的琴声,好一个人间仙境

    幸亏老大机灵,高声喊道:“小兔崽子们,快来救命”那些被打趴在地上的小强盗,一听是老大的声音,顾不上疼痛,连滚带爬跑进了树林,帮雪宁一起把自己的头给拉了上来。

    到底是老大,有两把刷子,雪宁没有兵器,面对他们的大刀,有些吃力,被两人进了树林。雪宁环顾四周正想办法脱

    夜魅轻笑:“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会离开,只是不愿意接受,好吧,只要你高兴,那就离开吧,反正本阁主的夜魅阁多的是女人,也不缺你一个”语气说的轻松自在,可是心却在滴血。

    雪宁坐在地上喘息,手臂疼的快失去知觉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为了就两个强盗,差一点赔上自己的命。

    之后高矮个添油加醋的想寨子里的人,介绍自己怎么如何英勇的救了他们,寨子里的人很是,一开始雪宁很不习惯,之后竟然慢慢地习惯了他们的

    相对无言的吃完早饭,夜魅扯出一抹苦笑“走吧,小雪宁,本阁主最后带你去一次媚上峰”

    两人得意的笑着道:“看你往哪里跑”雪宁低着头,轻笑,一个过肩摔,把他们两个都摔倒了陷阱里,哪知这个陷阱很深,里面地上全部铺满了刺刀,闪着白光,

    夜魅不赞同的撇嘴道:“恶毒的女人,本阁主吃饱了,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夜魅激动地站起来急着问道:“为什么,难道你还想回皇宫,你真的喜欢上那个窝囊皇上了”

    高个子问道:“小娘们,你这是什么功夫这么奇怪”雪宁没有理他,忽然看见一个用草掩盖的陷阱,往那边不动声色的挪了挪,

    高矮个想寨子里的人介绍雪宁,才想起忘了问雪宁的名字,憨憨的笑着问道“敢问女侠尊姓大名”

    说实话,这是雪宁来到这个陌生的朝代,第一次那么自由的出来走走,也是第一次遇见所谓的强盗,而且是这么有趣的强盗,一大一下,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两个强盗头目,带着一群小兵,站在路中间,扛着刀,打算抢劫,

    夜魅如同一个孩子般,每次都在自己耳边说,关于皇宫的事,听说冷月寒在天牢起火的那一天,就知道了自己是被冤枉的,赶去天牢时,那里已经变成了废墟,听说宫里所有的人都认为自己死了,听说自从自己死了之后,珠儿和塞北就消失了,

    一直到很久以后,雪宁都还清楚地记得在那个叫黑风寨的地方,自己所享受的和礼遇,久久不能忘怀。

    夜魅送雪宁回到雪宁的院落,就离开了,雪宁自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抬起头来环顾四周,那满眼的翠绿,满山的鲜花,真的让人不自的喜欢这个地方。

    雪宁不解,一边吃饭一边说道:“什么绝招”很是不解,他有什么绝招,自己让他教轻功,他都不教,说是怕自己学会了,自己就跑了。

    夜魅昨天夜里一夜未眠,一直站在媚上峰看着雪宁的院落,自己试了好几次也没有勇气走进来。

    夜魅看着雪宁道:“开玩笑的绝招啊”雪宁摇头直笑,毫不客气的说:“这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人,你的绝招是无赖,不是开玩笑”

    雪宁的接过玉佩,夜魅似乎松了一口气笑着道:“好了,我们准备走吧,生活用的盘缠以及衣服,碧水都给你装在包袱里了,还有几张宝贝,也许会用的到,小雪宁长得实在是太丑了,本阁主怕你出去吓到别人,到处惹麻烦”语气又恢复了平时的吊儿郎当,

    雪宁轻唤道:碧水,去准备晚饭吧,晚上请阁主来这里用餐”被唤作碧水的女子,笑着道:“是”这个碧水是夜魅给自己的丫鬟,人很是机灵,对雪宁也很是崇拜,

    第二天一早,碧水来雪宁房里伺候雪宁梳洗,雪宁早已经整理完毕,在等着夜魅,

    珍珠打量着雪凝这一穿着,虽然容貌平平,但是一看就知道不定是个富贵人家,也就放心了。

    珍珠拉着雪宁,两人一直聊到很晚,雪宁是真心喜欢这个淳朴的女人。

    第二天一早,雪宁告别黑风寨里的朋友,继续赶路,向蓉城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