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冷月寒的残忍,雪宁的绝望

    冷月寒疯狂的笑着“姜雪宁,你还说你们没有关系,你不为自己辩解一句,现在却口口声声为这个男人说好话,原来你也有在乎的东西啊”

    雪宁站在墙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冷月寒,没有一丝的表,冷月寒一步步向雪宁近,脸上带着鸷的表看着雪宁道:“姜雪宁,你是的朕的皇后,就算你死了,别人也休想碰你一下”

    话音刚落,冷月寒就一把扯过姜雪宁,指着云沐尘,充满恨意的道:“你不是喜欢眼前这个男人吗,那好,朕今天就在这里要了你,让他看看你是怎样在朕的下承欢的”

    说完就疯狂的吻上了雪宁的唇,毫不怜惜,云沐尘慌忙喊道:“皇上请你冷静点,云沐尘求你不要这样对娘娘”

    云沐尘越说冷月寒的动作越疯狂,雪宁怎样也挣扎不开冷月寒的束缚,已经被他压在了下,任凭云沐尘喊哑了嗓子,冷月寒都没有听见丝毫,他只知道,自己想要这个女人,一想到她在别的男人下承欢,心里就痛得难受。

    雪宁已经放弃了挣扎,看了云沐尘一眼,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任凭冷月寒疯狂的扯着自己的衣服,在另一个男人面前毫不怜惜,屈辱的占有自己,

    云沐尘早已经滑落在地,拼命地砸着墙,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她只不过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女子,为什么要让她忍受这般屈辱,

    云沐尘早已经失去了看下去的勇气,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想杀了冷月寒。双手捂上自己的耳朵,不去听那让自己心痛的声音,整个人泪流满面的瘫坐在墙角。

    姜雪宁默默地承受着,冷月寒屈辱的占有,那教合的声音,刺得自己真的想要一死了之。为什么非要把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美好,给彻底的摧毁,

    不知过了多久,冷月寒才彻底释放了自己的**,从雪宁体里抽离开,雪宁早已经昏了过去。

    冷月寒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时愤怒做了什么,逃跑似得跑出了大牢。

    云沐尘看着衣衫不整的雪宁如破娃娃般躺在地上,痛苦的叫出声“啊、、、、”

    等到第二天雪宁醒来,牢中已经没有了冷月寒的影子,就连云沐尘也不知何时被放出去了,

    只有自己还在这里,在这屈辱的牢房里,雪宁疯狂的笑着,笑道哭出来。冷月寒为什么非要着我恨你。

    从天牢出来,冷月寒就一直痛苦的抱着头,坐在地上,已经不吃不喝做了整整一天了。

    谁也不敢打扰,直到塞北拉着珠儿匆匆来到勤政,不顾福公公的阻拦硬闯了进去,见到冷月寒着急的说道:“皇上,娘娘是冤枉的,请皇上明察”

    塞北一推珠儿,严厉的开口“说,把你做过的事都告诉皇上”只见珠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着说:“皇上都是珠儿不好,是珠儿听了玲珑姑姑的话,在娘娘的酒里下了药”

    冷月寒的耳里只剩下珠儿那句在娘娘酒里下了药,忽然起发了疯似得向天牢跑去,还未到就听见有人报“天牢走水”。

    黑暗的天空已经被照得通亮,冷月寒驾起轻功,向天牢赶去,在心里不断地祈祷,雪宁一定不要出事,让自己有机会道歉。

    可惜等到冷月寒赶到时,整个天牢早已经被大火湮没,冲天的火光,弥漫着天际,

    冷月寒发疯了似得叫着雪宁的名字,想要冲进火场,,幸亏雷劲及时赶到拦住了冷月寒,

    一切都晚了,除了漫天的火光,什么都没有,冷月寒痛苦的跪在地上看着那漫天的火光,将整个天牢烧成一座废墟,

    风吹过,似乎有人在轻喃,似在诉说着谁的歉疚,谁的恨意,谁的深,还是谁的无

    PS;亲们第一卷结束了,第一卷把背景都铺垫好,在第二卷中又会有怎样的故事,知接下来的故事如何,请大家继续关注哦,多多支持啊,写的不好的地方敬请谅解。

    第二卷红颜飘落,归何处

    华丽丽的再一次蜕变,当每一个人都带着不同的目的来到她的边,到底谁才能赢得她的芳心。一切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