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血咒提前发作

    冷月寒一直没有清醒过来,雪宁也一直没有下过,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冷月寒,塞北随伺候着,

    回想今天白天见到云沐尘时,雪宁并未有太多的惊喜和感触,想来当初自己竟然不惜一犯险去试探他,真的很幼稚,

    不知为何好像自己突然在一瞬间,就彻底明白云沐尘真的不是云天,自己不应该心存幻想,现在自己只希望冷月寒赶快醒过来,

    午夜梦回,自己经常会梦见冷月寒在围场里对着夜魅冷声道“放下朕的皇后”是的,自己是冷月寒的皇后,

    塞北进来时,就看见雪宁正看着昏迷中的冷月寒发呆,塞北轻声唤道:“娘娘,上官大人来了”雪宁才回过神来,

    上官天逸进了内,无奈的叹气问道“寒,今天怎么样了”雪宁一脸平静的回答:“还是老样子”

    上官天逸担心的说:“明天就是月圆之夜,寒的血咒会发作,到时候只能求助太后,这两天辛苦你了,今天好好休息吧,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雪宁摇了摇头没有说完,只是看着冷月寒。

    直到午夜雪宁也没有睡着,不知为何,心里总觉得会有事要发生,谁知突然听见冷月寒痛苦的叫声,从上做了起来,

    雪宁赶紧起,扶住冷月寒,问道:“皇上你醒了,那里不舒服”谁知冷月寒根本没有听见雪宁的话,只是抱着头疼的厉害,随后整个人都在抽搐,

    雪宁心里一惊,莫不是他的血咒提前发作了,还未反应过来,冷月寒已经疼的在上翻滚起来,随后就开始不断地吐着鲜血,

    雪宁不知为何此刻十分的慌乱,唤道“塞北,赶快去请上官”雷劲离开去找上官天逸了,

    雪宁勉强抱起冷月寒,只见冷月寒已经满嘴是血,费力的睁开眼睛看着雪宁,他看见了雪宁严厉的担心,想伸手抚上雪宁的脸庞,但是疼痛袭来,自己除了吐血,连话都无法说出来,

    雪宁抱着冷月寒着急的叫道:“冷月寒,你撑着点,上官很快就到”谁知冷月寒竟然疼的想要要自己的舌头,

    雪宁害怕冷月寒伤着自己,连想都没有多想,直接把自己的手臂塞到了冷月寒的嘴里,

    冷月寒猛的使劲咬伤雪宁雪白的胳膊,疼的雪宁皱眉,恐怕已经咬出血了,不知为何,雪宁感觉冷月寒在吸自己的血,慢慢的竟然奇迹般的安静下来了,

    雪宁心里暗道,莫不是,自己的血,可以减缓冷月寒的疼痛,雷劲听见动静跑进内就看见,冷月寒咬着雪宁的手臂在不停地吸

    似乎血不够多,冷月寒吸的很是费力,体又在不停地乱动,雪宁有个大胆的想法,唤道:“雷劲,给本宫拿剑来”雷劲不解,愣在那里,

    雪宁在一次着急的唤道:“快点给本宫剑”雷劲拿出随的短剑给了雪宁。

    雪宁满意的接过剑,毫不犹豫的割开自己雪白的手腕,鲜血涌出,冷月寒似乎闻到了鲜血的味道,离开松开雪宁的胳膊,上雪宁的手腕。

    雷劲不可思议的看着姜雪宁,只见她一脸平静的看着冷月寒一点一点吸着自己的鲜血。

    塞北带着上官天逸和云沐尘进来时,就看见这样一幅景象,雪宁把冷月寒抱在怀里,冷月寒安静的吸着雪宁的手腕。

    整个龙上以及两人的衣服上全是鲜红的血,看得令人胆战心惊。

    雪宁见上官天逸来了,面脸苍白的扯出一抹放心的微笑,跌入了黑暗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