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冷月寒的故事

    雪宁醒来时,只感觉自己口像被车碾过一般疼痛,想要抬手抚上口,才猛然,发现冷月寒就躺在自己边,

    冷月寒脸上毫无血色,紧闭着双眼,但是却仅仅攥着自己的手,雪宁想起在围场,冷月寒像疯了一样伤了自己和夜魅,为何会躺在这里,

    上官天逸见雪宁醒过来,急忙走过来扶起雪宁,关切的问道:“雪宁,可有那里不舒服”

    雪宁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上官大哥发生了什么事”看向窗外漆黑一片,整个勤政只剩下上官天逸和福宝两人。

    上官天逸没有回答,转对福公公说道:“劳烦公公去把药端过来来”福公公赶紧把药送了过来,

    上官天逸接过药,吹了吹想喂雪宁喝下,雪宁道:“我自己来”奈何自己的手就是抽不出来,浑又没有劲,

    上官天逸道:“没事,我来吧”一边喂雪宁喝药一边解释道:“寒在上午的时候醒来过,叫了一句你的名字,抓着你的手就昏过去了”

    雪宁问道:“他没事吧”上官天逸叹了口气“况不是很乐观,我现在也不能确定他什么时候能醒”寒本就中了血咒,不能乱用内力,现在急火攻心,竟然不受控制的运用了天水神功的最后一层,差一点走火入魔,

    喝完药,上官天逸扶雪宁躺下,又帮雪宁和冷月寒把了把脉,嘱咐道:“你好好休息吧,我会守在这里”

    雪宁问道:“上官大哥,和我说说冷月寒的故事吧,他为什么会突然发疯”

    上官天逸看了一眼冷月寒,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也罢,我相信雪宁”

    雪宁一愣,不解此话何意,就听见上官天逸缓缓道来:“寒一出生就被立为太子,在他六岁时,先皇和寒的母妃莲妃竟然在出宫巡视时,莫名其妙的死于非命,而寒就在六岁那年因为镇国公的庇佑,成功的登上了皇位。

    月落国有规定,只有当皇上大婚后才能亲政,一直以来一直是太后在垂帘听政,但是太后十分的恨寒的母妃,莲妃死后,太后就把所有的恨转移到了寒的上,在寒登基那天,就给寒种下了一种叫做血咒的毒,这么些年来,寒一直被太后所控制着,

    我们的师傅牺牲了生命也没有解开此毒,每个月圆之夜,寒都会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每一次我都会带着奄奄一息的寒,跪在太后的寝宫求她,帮寒减轻痛苦,只可恨我自己才疏学浅,解不了此毒”上官天逸越说越悲伤,

    雪宁不知为何,心里竟然也是十分的心疼,自己从来未曾想过,冷月寒受过那么大的折磨

    上官天逸继续道:“这是十八年来,太后架空了寒所有的权利,整个朝堂都是太后说了算,寒就只能向一个傀儡一样,默默地服从,有多少次寒都想要杀了太后和她同归于尽,可是父母死因未明,自己的仇恨未报,怎能一死了之”

    雪宁真的没有想到冷月寒经历了那么多的折磨,看着上官天逸开口道:“我看太后是一个醉心权力的人,怎么会让冷月寒娶我为后,乖乖地归还政权,想必这些年来,一直是太后在阻止他立后吧”

    上官天逸苦笑没有提及立后之事,而是开口道“太后在等一个借口,她就是要看着整个月落国毁在寒的手里,等她折磨够了寒,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除掉寒,以发泄她对先皇和莲妃娘娘的恨”

    雪宁不明白,这是要有多大的恨,才能对冷月寒如此狠心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