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锋芒初露(3)

    雪宁向冷月寒和太后盈盈一拜,

    忽然一个旋转,把手中的的白纱甩出,众人还没有看清楚,白纱已经披在了雪宁上,雪宁一袭粉色宫装,外批白纱,脸上始终带着倾城但又疏离的笑意,没有音乐,没有掌声,雪宁一个人跳着属于自己的舞,

    忽如间水袖甩将开来,衣袖舞动,似有无数花瓣飘飘的凌空而下,飘摇曳曳,一瓣瓣,牵着一缕缕的沉香。大家似乎什么也听不见,也看不见,所有人的眼中只剩下那个在飞舞的影,

    没有人发现上官天逸的到来,只是那么一瞬间,甚至于连一个眼神的交汇都没有,上官天逸就无法自拔的沦陷了,他自己甚至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自己心里那根弦已经被一个女人所触动,

    冷月寒眯着眼,似乎不敢相信似得看着雪宁,看她舞姿轻灵,轻似燕,体软如云絮,双臂柔若无骨,步步生莲花般地舞姿,如花间飞舞的蝴蝶,如潺潺的流水,如深山中的明月,如小巷中的晨曦,如荷叶尖的圆露,使每个人如饮佳酿,醉得无法自抑。

    突然雪宁一个腾空,那一条白练似乎变化成千条万条,飞出去,雪宁借着白纱舞在空中,最后一个旋收回白纱,露出倾国倾城的笑,结束了那让人如痴如醉的舞蹈,一舞结束,没有一个人说话,雪宁就这样笑着站在哪里冷月寒,妖娆又倾城,白凤儿手中的指尖已经把皮肤划破了,看这形,自己的琴声在美也比不过那似仙人般的舞蹈,

    直到雪宁问道:“不知皇上对臣妾的表演可还满意”一句话成功地唤回了冷月寒神游的思绪,冷月寒假意咳嗽掩饰自己的失态,板着脸道:“看来是朕低估了,皇后”当上官天逸听见冷月寒这句话时,心里一下疼的无法呼吸,无论如何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怎么可能会在那一瞬间喜欢上一个女人,会心跳,会心痛,深吸一口气,掩饰自己的痛,自己本不该来,本不该遇见这个美得像妖精的女人,笑着开口道:“皇后娘娘的舞姿真是动人,不知道能否容在下问句这是什么舞”

    雪宁转看向声音的来处,只见一白衣,儒雅俊美如女子的男人站在自己后,笑的温暖如玉,有那么一瞬间雪宁感觉自己见过这个男人,上官天逸笑着看着雪宁,心里痛并快乐着,两个人就这样看着对方,冷月寒看见两人这样旁若无人的对视,心里突然莫名的不爽,口气不善的道:“没事都散了吧,福公公吩咐下去,朕今晚留宿月落

    话音刚落,雪宁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冷月寒攥紧手腕,拖着离开了御花园,空留一群嫔妃好像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雪宁也没有挣开,就这样任凭冷月寒拉着,忽然冷月寒好像突然醒悟似得,甩开雪宁的手,心里暗骂自己,发什么疯,自己怎么会拉她出来,当时看见她和逸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神,自己心里就很不舒服,莫名的难受,好像他们眼中只有彼此,容不下任何人,自己讨厌这样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