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血咒发作

    一连三天宫里都张灯结彩准备着皇上的亲政大典,听说皇上本不想如此,是太后亲自下旨办的说:“皇上亲政非同小可,必须好好庆祝”

    到了亲政那天一切都似乎是那么的顺利,太后始终笑容满面,对皇上更是淳淳教诲,一再叮嘱皇上一定要做一个明君,文武百官齐聚在宫中,太后在太和大摆筵席,为皇上庆祝,冷月寒和太后坐在主位,左右分别坐着国师上官天逸和丞相姜坤,冷月寒一直冷着脸没有说话,太后则是一脸笑意,

    突然酒席吃到一半,冷月寒感觉自己五脏六腑还想蚂蚁在啃食一般疼痛,自己知道一定是血咒发作了可是并不到发作的期,来不及想那么多,疼痛再一次更加强烈的袭来,感觉自己浑的血液好像要喷涌而出似得,心更是疼的无法呼吸,冷月寒捂着口双眼仇恨的看着太后,太后举起酒杯笑看着疼的狼狈冷月寒,冷月寒攥紧双拳,疼的冷汗淋淋,上官天逸发现冷月寒的异样,赶忙找借口把冷月寒扶回了勤政,上官天逸满脸担忧道:“寒,撑着点,我马上给你施针止痛”

    冷月寒冷汗淋淋的点头,盘腿坐在上,可是突然自己感觉浑的血液都在沸腾,一瞬间全就青筋暴露,血管清晰可见,里面似有千虫万蚁在啃食攒动,上官天逸刚想下针,就被疼的发疯的冷月寒撞开,冷月寒把勤政里所有的东西都打翻在地,疼的在地上打滚,上官天逸实在没办法,急之下只好点了冷月寒的道,让他动弹不得,冷月寒痛苦的在地上抽搐,上官天逸赶紧跑过去把他扶起,还没来得急扶起,只见冷月寒开始呕血,一口一口的鲜血往外吐,急的上官天逸,不知如何是好,饶是自己再怎么一个温和的人,也冷静不下来了,寒的这次血咒发作来的太突然,以前每次发作也从未像现在这般呕血,

    正当上官天逸,准备给冷雪寒把脉之际,勤政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上官天逸抬头看向门口,只见太后带着姜坤一脸笑意的站在门口,笑容狰狞,上官天逸看着一狼狈满腔恨意却无法发作的冷月寒,难过的别过脸,太后带着狰狞的笑意一步步走到两人边,看着那满地的鲜血,笑容更加狂妄,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笑道:“怎么样,血咒的滋味不好受吧,受了那么多年还没有习惯吗”

    冷月寒双目赤红看着太后,太后轻蔑一笑:“不要以为哀家同意归政,你就可以坐稳这个皇位,你要知道,你永远都是哀家的傀儡,如果不是迫于哪些辅政大臣的压力,就算你娶了皇后,哀家也不会让你亲政”上官天逸怒斥道:“太后娘娘,你如此对待寒,折磨了他十六年还不够吗”

    太后突然疯狂大笑:“够,哈哈,,,,他母亲毁了我一生,这点痛就够了吗,不,,我就是要莲蓉那个践人看着我怎么折磨他儿子”冷月寒还是一直在吐血,姜坤看着形怕会出事,就走到太后边提醒,太后冷哼一,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药丸仍在地上:“这个药丸,可以让你撑到下个月十五,不要以为掌握了大权,就像逃出哀家的控制,今天晚上只是给你一个警告”说完,就带着姜坤转离开,

    上官天逸赶紧捡起药丸给冷月寒服下,解开了冷月寒的道,坐在地上为冷月寒输入内力,调理气息。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