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女人之间的较量

    雪宁坐在主位,喝着珠儿送上来的茶,看着低头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宫女说道;“把头抬起来”塞北和江南慢慢抬起头,目光坦然丝毫没有作为丫环的怯弱,雪宁笑着说:“真是两个标志的姑娘”福公公连忙说:“皇上的旨意,让奴才给娘娘挑最好的”雪宁淡笑不语,塞北和江南似乎怕雪宁看穿似得,一直低着头,雪宁开口道:“珠儿,你先带塞北和江南下去休息,本宫要去给太后请安,你们都不必跟着了”珠儿领命下去,塞北和江南相互对视一眼,行了个礼,就跟着珠儿退下了,

    雪宁对福公公说道:“本宫初到宫中,对宫中的一切都不熟悉,想劳烦福公公送本宫去太后宫里可好”福公公一听,心想皇上让自己赶快回去复命,皇后娘娘却要自己送去太后宫里,面上露出难色,雪宁道:“福公公不愿意”语带凌厉,福公公连忙应下,带着雪宁去了太后的福寿宫,

    雪宁来到福寿宫,太后已经在厅里喝茶,似乎在等人,雪宁进去行礼,太后一直没有说平,而是让玲珑带着下人离开,才让雪宁起来,喝了一口茶道:“一大早就来给哀家请安,而且如此明目张胆,让皇上边的贴太监送过来,这样的心思真让哀家佩服”雪宁嫣然一笑道“与其偷偷摸摸,不如光明正大”太后道:“一大早不在宫里等着众妃过去请安,来哀家这里何事”雪宁说:“我需要你帮我”太后轻笑“帮你,我想你不需要”

    雪宁继续道:“我自己一个人生活了快二十年,相当于与世隔绝,对外面的世界,对宫里的一切都不清楚,如果没有人告诉我在宫里的规矩,我想到时候万一不小心触怒了龙颜,倒霉的不还是姜家吗,难道你想让我成为皇上铲除姜家的接口”太后目光忽然变得凌厉“不要在哀家面前使用激将法,更不要说姜家会倒霉,整个月落国,都是我姜家的”雪宁轻笑出声“呵、、太后何必动怒,我只是打个比方,我知道的越多才能做得越好,难道你不相信我”

    太后说“可以,哀家会找机会,让玲珑告诉你宫中的规矩,但是哀家更希望你能清楚自己的份,不要妄想和哀家谈条件”雪宁只笑不语,随后起离开,

    福公公匆匆跑回勤政,冷月寒正在批着奏章,福公公行礼问安“皇上吉祥”冷月寒手一挥让福公公起来,开口道:“皇后可有说什么”福公公回到:“皇后娘娘说谢谢皇上的赏赐”然后就没有了下文,冷月寒皱眉,停下了批改奏章,看着福公公问道:“就说了这些”福公公说“是、、、刚才皇后娘娘让奴才送她去了太后娘娘那里”冷月寒募得脸色一冷,看着福公公,那个女人在想什么,竟然如此大胆,冷月寒不相信她会如此聪慧,看来自己是低估了她,心本就烦躁,这下更没有心了,口气不善的道“下去吧”福公公退下去后,

    冷月寒揉着眉心,一脸的烦闷,自己昨天晚上,本就不该碰她,可是却没有克制住自己,或者说他自己不想克制,太后宣布三天后归政,虽然知道这只是太后迫于朝中大臣的压力,不得已才做出的决定,所有的一切不会那么顺利,自己这个所谓的命中注定的皇后,只是刚刚登场,太后的谋还是在继续上演,只不过这回要换做一个女人去演了,那自己就陪他们好好玩玩!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