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机石上的预言

    月落国皇宫勤政

    “什么,朕没听清楚,麻烦上官大人再说一边”隐忍着怒气的声音从内传出,让在外面行走的宫女太监听了,不免缩了一下脖子,看来皇帝陛下发火了,大家吓的加快脚步离去,不敢在外逗留,生怕一个不小心怒火波及到自己上。明黄的大内,坐在龙椅上的男子,俊美的脸上满是怒气,拿着奏折的手早已把折子捏成了一团废纸,此人正是月落国的皇帝月冷寒,此刻他满脸怒容,瞪视着站在下首,一袭白衣的飘逸男子,上官天逸,月落国当朝的国师,也是皇上挚友。月冷寒隐忍着怒气再次发话“上官天逸,你把刚才的再给我重复一遍”。上官天逸,气定神闲丝毫不在意皇帝陛下的怒气,再一次重复道“陛下命中注定的皇后已经出现,请陛下择下旨封后。”上官天逸此话一出,只听“砰的”一声御前的桌案应声而裂,奏章散了一地。

    月冷寒吼道“上官,你发什么神经,什么命中的皇后,当初的无稽之谈,你记到现在,因为那个莫名其妙的预言,这些年来,你千方百计不让我立凤儿为后,让朕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你现在竟然说朕命中的皇后出现了,让朕立后,让朕靠一个女人来巩固皇位,你到底在想什么”上官天逸丝毫不理会狂怒的子然,平静的开口道“师父的预言不会错,他当初说过,你的皇后是命中注定的,娶了她才能使你的皇位才会更加巩固,若不然,月落国将会陷入水深火当中,你将永远无法真正掌权,荣国十七年你将会遇到大劫.”月冷寒不耐烦的挥手喝道“天逸,好了,别说了,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朕不会让所谓的命运来安排我的皇后的,朕是天子,偏要和老天斗一斗,不需要依靠任何人,朕绝不会让任何人夺走这江山。”说完便甩袖走出了勤政,刚要跨出门口,上官天逸的声音传来“寒,切莫任,你是一国之君凡事要以大局为重,”月冷寒不予理会继续往外走,刚要跨出门槛,上官天逸的声音悠悠传来“不要忘了,师父用命为你换来了这一卦。”声音中透露着无尽的悲伤,冷月寒疾走的背影当时顿住,拔的背影微微轻颤。

    最终还是离开了勤政,徒留上官一人,月冷寒并没有回寝宫,而是在御花园里走着,神冷漠,又似带着无尽的寂寞和悲伤,脑海中不自觉地想起,前任国师也就是自己和上官的师父,那个仙风道骨的师父,本来他可以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可是因为自己,放弃了安逸的生活。又因为自己被人下了蛊毒,为帮自己解毒,为了帮自己免除一生孤独的诅咒甘愿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为自己逆天而行进行占卜,临死之际告诉“自己娶“妖后”保繁荣,并说时机到了,上官会告诉自己,皇后何时出现,务必要娶她,并要他承诺一生不得废后,否则将失去江山,永世孤独。“月冷寒越想越乱,难道他真的要顺应天命娶一个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女子为后吗?仰望着天空,无声的问师父:自己真的斗不过命运吗?自己六岁登基,先皇立下遗嘱:因为年纪小,由太后掌权垂帘听政,待自己立后成亲之,将亲政。而太后又不是自己的生母,千方百计想把自己拉下皇位,碍于两位辅政大臣的存在,不能明着加害,背地里暗中培植亲信,拉拢大臣,架空自己的权利,还暗中下毒,使自己中蛊毒,眼看自己已经登基18年却一直没有亲政,不是太后阻挠,而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和自己最敬重的师傅,不让自己立后,说时机未到,现在暗中他已经将大部分的权利收归自己手中,因为没有立后终是无法亲政,现在上官告诉自己,自己命中的皇后出现了,要他立后,可是他却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权利和凤儿,让他选择,自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为的就是铲除太后为首的这些势力。可是他不服输,他不相信师傅所言,自己真的要因为一个预言,而靠一个女人去巩固自己的皇位,什么终孤独,什么命中注定,他是这天下的主,他不需要任何人来巩固自己的皇位,但是他却不能违背师傅的遗言。上官天逸在御花园里找到了发呆的月冷寒,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说:“兄弟,我知道你的心里难过,我也知道你的骄傲,你不需要依靠任何人,可是我们不能违背师傅的遗言”。月冷寒抬头望着上官天逸,却一直没有说话,最终只能苦涩一笑。上官顺势坐下回以一笑,开口道:“师傅所说的你命中的皇后,是姜坤的妹妹姜雪宁”冷月寒一惊,随即露出嗜血的冷笑。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