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风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孤小良 书名:血鹰之途
    ()    时间,总是在欢乐、高兴、开心的时候过得最快,眨眼悄然闪晃溜逝。

    独孤小良陪小刚在这盘云大山中玩了一个多时辰了,看了看天,该是自己回去的时候了。

    小刚这只可的小猴子此刻正坐在独孤小良的肩膀上,两只小爪子各自拿着一个有chéng rén拳头般那么大小,皮成粉红sè,表皮有着许多黑sè小斑点的无名野果在啃咬着,每啃咬两口还“吱吱”的叫两声。

    独孤小良偏过头,望着小刚,用手轻轻抚摸着它的可的小脑袋,它没有任何的抗拒,任由独孤小良抚摸自己可的小脑袋,它则是继续的啃着自己小爪子拿着的两个无名野果。

    独孤小良手摸着小刚的可小脑袋,感觉手感很不错,特别是它的毛发,摸起来很柔顺。

    小刚啃完了自己手中的两个无名野果,猛然的站立起来,似箭一般朝旁的一棵大树窜shè而出,见它爬上了大树,长长的尾巴缠绕在大树的一截婴儿臂粗的枝干上,把自己体悬吊着,在虚空如千秋一般去的,还不停的对着独孤小良“吱吱”的叫着,挥着自己的小爪子,扮出引人发笑的鬼脸出来。

    独孤小良看着小刚,脸上笑容连连,止住笑容后,语气有点不舍的望着小刚说道:”小刚,我要回家了,我要过两天才会进山来,到时候我给比带好吃的李记酱鸭来给你吃,你自己在山中要小心了,不要去那边森林边的山脉里面,那里面有很多猛兽,不安全,你自己乖乖听话哟,好好呆在这山里,你不听话的话那我以后就不给你带吃的来和陪你玩了。”

    “吱吱,吱吱!”小刚叫了两声,表示它听懂了的,还配合的点了点可的小猴头。

    在盘云大山的西边,相挨着一片茂密的小树林,树林中生长的树木棵棵高大拔,枝繁叶茂,似同一个个充满血与激的少年,这片树林被盘云镇上的居民唤名“盘树林”

    盘树林的边缘,挨着的是一条山脉,这条三脉是山渝国内赫赫有名的第三山脉,名为“大延山脉”,长达万里,横跨山渝国东西五郡。

    大延山脉内,一座座做高峰屹立,如一把把利剑,直刺天穹,座座似远古巨人倒卧的大山高耸,茂密的绿sè森林一片挨着一片,一条条宛似玉带的溪流从群峰诸山之间汩汩流淌,虎啸猿啼,莺鸣雀叫之声不断从其内传出来。

    山脉内,潜伏无数的危险,这些危险都是来自于那些野兽,里面如狮虎狼豹之类的大型凶猛野兽数不胜数,它们让人防不胜防,不过,索xìng还好,那些凶猛的大型野兽都生活在山脉的深处,偶尔会有一两头大型野兽跑到山脉边缘,一经被发现,都会被镇子上的独孤、欧、林三家派人给灭杀,以免给镇子上的居民们带来危险。

    独孤小良看看小刚吱吱点了点头了,对着他笑了笑,便大步飞跑,似头豹子一般出了盘云山,径直朝自己的家独孤府而出。

    刚刚跑到独孤府的大门外,便见一名自己年纪差不多大小的少年从府中走了出来。

    细眼打量这名少年,他的高比独孤小良足足高了半个头,材高大强壮,生有一张方脸,一对黑黑粗粗的浓眉,一双豹子眼,看起来有点一副小土匪的模样,不过就是缺少了一点点匪里匪气。

    这少年看见刚刚跑到大门外的独孤小良,立刻笑着迎了上来,勾着他的肩说道:“良少,你到哪里去了,我都找了你一上午了。”

    这个少年叫做风烈,是他们独孤家里修为除了独孤惊鸿老爷子之外的第二强的大总管风天阳的独子,是和独孤小良从小一起穿叉裆裤在独孤府长大的,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关系亲密无间。

    风天阳是独孤老爷子捡养回来的一个孤儿,被他视如己出,其修为已经达到了尘凡九重的境界,只差一步之遥变可踏入尘凡十重之境,成为绝世高手,独孤小良的父亲如今的修为是尘凡八重之境,与之比起来都要相差一筹。

    风天阳在独孤家里一直都是克克勤勤、忠心耿耿的,为独孤家的发展尽心尽力的cāo劳着,以此来报答独孤老太爷对自己的养育、教育之恩

    他的一功夫修为功夫都是独孤老爷子亲自传授指点的,不过他所修炼的内力功法却不是独孤小良所修炼的惊绝天功,这门功法的修炼人只能姓“独孤",老爷子传授他的是另外的一部名为“九极神功”的内力功法,至于武学,除了家传的那四部武学外,其他独孤惊鸿所会的武学都十之仈jiǔ都传授了给他。

    风烈,虽说他不是盘云中的天才,可是他的修为还是不弱的,已经达到了尘凡二重的修为。

    “嗨,烈哥,找我又有什么事呀?”独孤小良嘿嘿笑着问道。

    “我找你当然是好事,没有好事我怎么会找你良少啦?”风烈挑了挑他那一对黑黑粗粗的浓眉说道。

    “嘿嘿,烈哥,是不是又有什么发财之事又来便宜兄弟一半呀?”

    “这次可是一笔大财哟,够我们哥俩好好花上几个月了。”

    无论是独孤小良还是风烈,二人在府中每个月有着零用的月钱支领的,不过对于他们来说都不够自己花销,因而,二人因此常常都会去赚些银子来当零花钱。

    他们通常赚零花钱的方式都是去盘云大山或者是盘树林边上挨着的大延山脉外的边缘打些小野味来卖,偶尔,他们也会去一些地方寻找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值钱的药材来卖,二人胜似亲兄弟,有什么发财的事都会叫上对方,与对方对半分平。

    “一笔大财?”独孤小良双眼一下子亮了亮,冒着金光,说道:“风哥,看来你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了吧?就不在那里打什么哑谜了,直接说出来,你到底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嘿嘿,老实告诉你吧!这次我还真是发现了好东西,在昨天,我无意中在那盘树林中发现了一株‘银斑草’?”

    “烈哥,你不会唬我吧?”

    “你说,我什么时候唬过你?”

    “貌似还没有,我的乖乖,这一株银斑草可是至少能卖上二十两银子吧?”

    独孤小良和风烈二人每月都府中能够支领的月钱都是数目都是二两,二十两银子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笔大数目了,那可是相当于他们十个月的月钱。

    风烈口中的银斑草是一种炼制凡品四等丹药‘封血流’的止血之药必须所用到的主药之一,这凡品四等丹药,随便便便炼制出来一种其卖价的价格都是在百两银子之上,很是昂贵。

    封血流,凡品四等丹药,其功效异常之好,是专用于止血用的药,凡受伤之人,只要倒点涂抹在流血的伤口上立马就能够止住血流,是一种很受欢迎的丹药,其卖价在凡品四等丹药中算是低廉的了,一份封血流市场上卖的价格为一百二十两银子,大多小有家财的人都能够购买起。,而在独孤小良的家里的药房仓库中,就购买了几分止血流存放着,用来备用。

    丹药的等级,皆是由低到高分为五等,一等最差,五等最好。据独孤小良所知道,这丹药除了凡品之外,其上还有着灵品之说,灵品的丹药种种都是真正的灵丹妙药,每种都有着独特的灵效之处,不过那种品级得丹药甚是少见,他还是从他爷爷口中得知有灵品丹药之说的,至于灵品丹药之上还有没有其他品级的丹药他就不得而知了。

重要声明:小说《血鹰之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