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猴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孤小良 书名:血鹰之途
    席地盘坐在火堆旁边的独孤小良,伸手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了那部九劲拳的功法摆放在自己的双腿上。

    他轻轻的,动作温柔的翻开了九劲拳功法的第一页,逐字逐句的默看起来。

    这部九劲拳功法一共有二十七页,每一页都有着上百个蝌蚪小字配合着几幅运功路线图。

    这记载九劲拳功法的二十七页的书籍,独孤小良花了整整一个时辰才看完,当他默看完最后一页的最后一个字和最后一幅运功路线图后,他合上了书,小心翼翼的把之又收在了怀中。现

    在,对于九劲拳这部家传武学他已经或多或少的了解了一些。

    九劲拳一共分为九层,修炼成第一层之后,每轰打一拳其拳头上都会蕴含一道强大的暗劲,之后的八层每修炼成一层之后其每轰打出的一拳拳上的暗劲也会随之增加一道,修炼至大成第

    九层,每轰打出一拳其拳上将会暗含九道强大暗劲。

    初修九劲拳者,其每一道暗劲蕴含的力道都是在五十斤左右,随着修炼者的修为功力的增进,其暗劲力道也会随之增加。

    据独孤小良所知,自己的爷爷独孤惊鸿如今的修为是尘凡十重巅峰,其拳上蕴含的每道暗劲力道已经达到两百斤以上,一拳轰出,九道暗劲加起来就是将近两千斤的力道,难怪不得能够

    一拳就能够把一块千斤巨石以暗劲震碎为石粉。

    独孤小良嘴,当下在这宽阔而空的洞中开始修炼起来。

    席地盘坐的他站了起来,屏气凝神,脑海中,九劲拳第一层的修炼功法口诀,运功路线图依依的清晰的浮现出来。

    在洞中笔直站立似一棵不屈青竹的他,双手紧握成拳,体内气海丹田内的内力按照特定的运功筋脉路线运转起来,他的人也随之动了,双拳呼啸轰砸出,空气引起了小小的震,脚踏七

    星,影在洞中不断的游走移动。

    嘭!嘭!嘭!

    拳风不断在洞内呼啸,空气不断的在震,突兀间,在洞内不断出拳轰砸,影不断游走移动的独孤小良嘎然的停了下来。

    第一次修炼,失败!

    这对于独孤小良来说正常不过的事,天下间有几个人能够一武学在第一次修炼就可以成功了?有的话在几十亿人中也只有寥寥的几人,这些人已经不可以在称之为“人”了,用“妖

    孽”来称呼显然更加的合适一些。

    第一次失败,独孤小良再接着第二次继续修炼。

    第二次,失败!

    失败,再来!

    第三次,失败!

    第四次,还是失败!

    第五次,依然失败!

    …………

    一个时辰的时间,在不知不觉间,像那静静流淌的流水一般,悄然的过去了。

    在这一个时辰里面,独孤小良也不知道自己失败了多少次了,此时的他已经是满脸大汗,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浮现滚落,衣衫早被汗水打湿,呼吸沉重,仰到在洞内冰冷的石地上。

    他没有想到这九劲拳这么难练,比那千叶掌难练数倍,不过,越难练才会越加证明这部家传武学的不俗。

    难练又怎样?独孤小良可不是一个愿意轻易服输的人,任你再加的难练,终有一天我会练成功过的。

    仰躺在冰冷石板上的他,突然一跃而起,在洞中继续修炼九劲拳第一层,

    嘭!嘭!嘭!

    一拳又一拳的狠狠轰砸出,空气不断的震影不断的游走移动。

    腾腾的火焰在火堆中不断的燃烧跳动,旁边,少年在不断挥洒着汗水,在努力,在奋斗!

    一个时间,又悄然过去了。

    失败!失败!还是失败!

    火堆旁边的少年独孤小良累得趴在了冰冷的石地上,还是失败,对于不屈的人来说,就算失败了千百次乃至万亿次那又怎样?只要还有一口气存在,那就接着来,直到成功为止。

    “吱吱吱,吱吱吱…………”

    趴着在冰冷石板上的独孤小良忽然间听见在那洞口翻盖着的厚厚的藤蔓外有着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那洞口覆盖着的厚厚藤蔓在不断的抖动,不久,一两道金sè的阳光透露藤蔓的缝隙投

    shè了进来,显然是有人或着动物正在扒开那翻盖在厚厚洞口的藤蔓。

    从刚刚那“吱吱吱”的叫声中可以判断,这正在扒开洞口翻盖藤蔓的不是人类,而是什么动物。

    趴在石板上的独孤小良慢慢的站了起来,几步就走到了洞口处,从内扒开覆盖洞口的藤蔓,炽亮的阳光猛然爆shè涌进洞内。

    藤蔓被扒开,洞口显露出来,一毛茸茸的东西从洞口猛然似风一般飞窜了进来,附在了独孤小良的左肩膀上,他又立刻把显露出来的洞口用厚厚的藤蔓给严严实实的遮盖住。

    他左肩上那毛茸茸的东西正在那爪子乱抓着他的头发,他的头发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变似成一丛杂草,蓬乱不堪。

    看看那附在他左肩上的东西,是一个可的小家伙,是一只毛发成暗黄sè小猴子,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在虚空中时不时的摆甩着。

    这只可的小猴子在把独孤小良的头发弄乱成杂草之后,从他的肩上跳了下来,背对着独孤小良扭了扭它那红红的小股,接着一声清脆的响声从它红红的小股的间响起,

    它对着独孤小良放了一个

    对独孤小良放完的小猴子转对着独孤小良很人xìng化的,调皮的眨了眨他的小猴眼,看着独孤小良那一投乱蓬蓬似杂草的头发,这自己一手造成的伟大杰作,一只小爪子抱着肚子

    ,一只小爪子指着独孤小良在哪里吱吱的笑,模样滑稽可

    这只小猴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只猴子,反而更像是一个喜欢调皮恶作剧的小孩子,

    对于自己被小猴子弄乱的头发,独孤小良并没有在意与生气,看见那正闭眼大笑的可小猴子,独孤小良的嘴浮现一抹坏坏的笑容。

    忽然间,独孤小良似一阵疾风一般猛然扑向小猴子,小猴子还没有反过来,就被狠狠扑来的独孤小良捉住,一只手提着。

    小猴子被独孤小良提着,两只后脚在虚空中胡乱瞎蹬,一双小爪子在虚空中狂抓,体不断的挣扎着,口中不断的发出“吱吱吱”的不满声音。

    不过无乱它怎样的针扎,独孤小良那只提着它的有力大手就像一把钳子一般死死的抓着他,任他怎样的挣扎,还是挣扎不脱。

    挣扎了一会,见没有什么成效,小猴子彻底安静了下来,那双小猴眼可怜兮兮,还噙着点泪水,眼睛微微泛红的望着独孤小良,一副人见尤怜的样子。

    “嘿嘿!小刚,你这招装可怜对我不管用了,这招你用了好多次了,对我不管用了。”独孤小良坏坏的笑着说道。

    “嘿嘿,你敢把我的头发弄乱的跟杂草似的,还对着本少爷放,今天就给你教训教训,看你下次还敢不?”

    当下,独孤小良一股坐在了石地上,把小猴子背对着自己放在了双腿上,伸手对着小猴子那红红的小股一巴掌打了下去,不过他掌上并没有什么力道,他只不过想吓吓小猴子。

    他一掌刚刚拍下去,突然“啊”的一声跳了起来,提着小猴子的手一松,小猴子马上跑了出去,见他的右大腿上破了一个小口子,透过小口子隐约能够看见牙印,正是小猴子刚刚咬的。

    小猴子对着独孤小良示威示威的挥了挥爪子,一双小猴眼尽显得意的看着独孤小良,似乎在说:“小样,怎样?怎知道猴大爷的厉害了吧?”

    独孤小良哼声道:“你这个死小刚,你到底是只猴子还是一条狗,竟然还咬人。”

    “小刚”,这是独孤小良为小猴子取的名字,对于独孤小良为自己取的这个名字,小猴子还是很满意。

重要声明:小说《血鹰之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