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后山秘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孤小良 书名:血鹰之途
    独孤小良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一个澡,冲掉一黏糊糊的汗迹,换了一干净的衣服,感觉无比的舒适,整个人jīng神焕发,神采奕奕。

    洗完澡的他,穿过几个小庭院院来到了膳房,见他的爷爷独孤惊鸿和一名容颜秀丽,眼角已经长出少许鱼尾纹的妇女正坐在桌边喝着白米粥,这名中年妇人正是独孤小良的母亲,姓陆单名一个虹字。

    “爷爷、娘,早!”独孤小良很有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

    “来,喝粥。”陆虹一脸带着溺的微笑望着自己的儿子,为刚刚坐下的独孤小良盛了一大碗白米粥。

    “谢谢娘!”

    独孤小良双手接过陆虹盛好递来的一碗白米粥,大大的喝了一口,单手端着碗放下,另一只手早早抓着一个白面馒头狠狠咬了一口。

    边吃着馒头边喝着白米粥的独孤小良对着陆虹有点口齿不清的问道:“娘,爹啦?怎么没有看见他?”

    还没有待陆虹开口,旁边的独孤惊鸿随口回答道:“我们家在白云县城里的一些生意出了一点小问题,你爹一大早起来就出门赶往县城中去解决了。”

    “哦!难怪我大早起来连爹的影子都没有看见,原来是去了白云县城。”

    盘云镇是独孤家、林家、欧家的老本营,不过,他们的生意不止限于盘云镇,早在十年前,三家就已经把生意做到白云县城和相邻的吴荣、游寒两镇里。

    在膳房用完早饭的独孤小良跟着自己的爷爷独孤惊鸿走去,一路上,独孤小良都处于兴奋、喜悦的状态中,马上自己就可以从爷爷那里拿到九劲拳的功法了,自己就可以修炼了。

    独孤小良与独孤惊鸿爷孙二人走过几条长廊,穿过几个小庭院,来到一座环境清幽,里面栽种了一些花花草草的小庭院里,这正是独孤惊鸿居住的庭院。

    一步入庭院,芬芳的花香扑鼻而来,独孤小良不由狠狠呼吸了几口,感觉无比的舒服。

    整个小庭院的花花草草都是独孤惊鸿自己亲手栽种的,自独孤小良的nǎinǎi去世之后,独孤惊鸿便在没事空闲的时候栽种些花花草草,因为独孤小良的nǎinǎi在生前很喜欢花花草草,独孤惊虹如此之做,也是为了以此来纪念自己的逝世的妻子。

    独孤惊鸿带着独孤小良朝房间里走去,步入房间中的独孤惊鸿对着自己孙儿独孤小良说道:“把房门关好。”

    独孤小良嗯声照做,进来的时候顺手把房门关好来到了独孤惊鸿的前。

    他来到独孤惊鸿的前的时候,见独孤惊鸿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拿着一本有点泛黄的书籍,书籍很薄,大概只有二十几页的样子。

    看着自己爷爷手上拿着的那本有点泛黄的书籍,独孤小良的眼睛就离不开了,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本书籍,眼中充满了兴奋、喜悦与火。在那书籍的封面上,显露出来三个铁笔银勾的黑sè大字——九劲拳。

    独孤惊鸿把手中的书籍扔给了独孤小良,独孤小良连忙小心,动作轻柔的接住这本书籍,生怕自己动作微微粗鲁、用力一点就会把书籍弄坏似的。

    接住书籍的独孤小良用手不断的抚摸着书籍,小心翼翼的收在了怀着,高兴跳着大叫道:“耶!耶!耶!我可以修炼九劲拳了。”

    看着自己那激动、兴奋、喜悦的孙子,独孤惊鸿对其开口说道:“好了,九劲拳功法已经给你了,你自己好好去修炼吧!对了,这记载九劲拳功法的书籍我只给半个月时间,也就是说在

    半月后我就要收回。在这半个月里你自己想办法把九劲拳的功法熟记于心,不能够抄袭下来,只能够记录在你自己脑海中。”

    独孤小良对着自己的记忆还是很有信心,半个月的时间足够他把整部九劲拳的功法熟记于心,因而他很爽快的答应了独孤惊鸿,说道:“爷爷,没有问题:“半个月后孙儿会把这记录九劲拳功法的书籍交还给你的。”

    “好了,你自己去修炼吧!”独孤惊鸿对着独孤小良挥了会手。

    得到九劲拳功法的独孤小良也是急不可待的想要翻看,于是,他立刻开口说道:“爷爷再见!”

    接着,他打开了房门,飞跑了出去。

    飞跑出独孤惊鸿小庭院的独孤小良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去翻看九劲拳,而是先去了厨房,打包了一小包食物,带着打包的食物飞快的出了孤独府,朝独孤府后面的一座大山跑去。

    在独孤府的后面,有着一座大山,此山有着数百丈之高,巍峨雄伟,似一头俯卧在苍茫大地沉睡的远古巨兽。此山名为盘云山,盘云小镇因为建立在此山之前,故而镇子的名字就用此山的名字来命名的。

    盘云大山中大树参天,翠竹成林,一片郁郁葱葱,景sè怡人,迷人双眼。

    独孤小良带着打包的小包食物,跑进了盘云大山中,朝山腰进发,他宛似一头豹子一般,在山中的丛林之中穿梭,似一阵风一般呼啸而过。

    他的目的地是山腰一处隐秘之地,那处隐秘之地也是他在一年前无意之中去盘云大山中玩耍的时候发现的,他感觉那地方很清幽安静,是一个练功的好地方,于是,他就把那地方做为了自己长久练功的秘所。

    那处属于他独自的隐蔽秘所之地除了他一个人知道外,至今还没有让其他人发生知道,在那里他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不被外界打扰到,专心修炼。

    不一会儿,独孤小良就来到了盘云大山的山腰,在山腰的一面陡峭的山壁前,见那山壁上长满了婴儿手臂粗藤蔓,他抓着藤蔓慢慢爬了上去。

    他顺着藤蔓爬山壁的zhōng yāng,扒开那翻盖在山壁上有厚厚的藤蔓钻了进去。

    原来,在那山壁表面翻盖的厚厚藤蔓之下,有一个可以融一个人钻进去的山洞,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独孤小良钻进去之后,又用藤蔓把洞口给严严实实的遮盖住。

    此时,独孤小良处一片黑暗之中,被黑暗吞噬包裹。在寂静的黑暗中,他细微的呼吸声富有节奏感的在响起。不久,橘红sè的火光在黑暗中乍现亮起,照亮了大片地方。见独孤小良单手拿着一个火折子,火折投燃烧着得火焰在腾腾的跳动,在他的脚下,有着大堆的柴禾,这些柴禾都是他往rì拾捡进来的,因为洞口被厚厚藤蔓严严实实罩住了,把阳光挡在外面,使之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所以他在外面捡了些柴禾在里面生火照明之用。他把手里一小包食物放在了地上,拿了些禾火生了一堆火,腾腾燃烧的火焰照亮了整个山洞每一处角落。洞口虽小,可这洞内却是很大,足足有两间屋子的空间大小,但是里面却是很空的,除了地上有一堆柴禾之面就没有其他东西了。不过,在洞内其中一面洞壁上有一些引人注目的东西,其壁上有着深浅不一,近百之多的手掌印,这些手掌印都是独孤小良在练千叶掌的时候留下的。独孤小良灭掉了自己手中的火折子,在火堆旁边席地坐了下来,准备翻看九劲拳功法。

重要声明:小说《血鹰之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