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清晨少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孤小良 书名:血鹰之途
    盘云镇,山渝国西部三郡之一的海棠郡境内白云县所管辖内的一个小镇子。

    镇子上,有着近两百户人家居住,有着一纵一横两条街,两街横纵相交成一个‘十’字,在两街相交的十字口中心处,有一个长宽近三十丈,用大块大块打磨光滑无比的青石板铺筑成的广场。

    在青石板广场的中心,有一个显目的高台,这座高台完全是由坚硬的花岗石砌成的。

    这座高台呈方形,长有六丈,宽三余丈,像这种高台,在随便那个镇子里面都能够看见,是用来比斗之用的,被称之为“斗台”。

    此时,还是清晨,天已经亮了有一会儿了,朝阳初生,爆shè倾洒下一缕缕柔和温暖的晨光,驱散了镇子中夜间残留下的丝丝缕缕的清冷寒气。

    整个盘云小镇沐浴在柔和温暖的晨光之下,恍如披上了一件美丽的光纱,为小镇增添了几分梦幻sè彩与朦胧美感,在这清晨中形成一道靓丽迷眼的独特风景线。

    镇子横街东方街头和西方街尾尽头处,以及纵街北方街尾尽头处都分别屹立着一座占地甚广,青砖碧瓦,高墙大门,似巨兽蹲坐一般的大宅院。

    这三座大宅院的主人就是如今整个盘云镇中实力最强大的三个势力家族,独孤家、林家、欧家。

    三个家族三分盘云,他们在镇子中一手遮天,他们就是镇子中的王,镇子中的土皇帝,他们说的话就是盘云镇中的王法。

    三个家族中,其中林、欧两家是盘云镇中的老牌家族,在盘云小镇中都是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存在。

    另外一个家族独孤家则是一个在盘云镇中近四十年来新兴起来的一个势力家族,是由独孤家现在的老太爷独孤惊鸿四十年前独自一个人来到盘云镇,赤手空拳打拼创建,经过三十年的风风雨雨,苦心经营,不断的发展壮大才成就了今rì的独孤家,成就了可以与盘云其他林、欧两家老牌势力相抗衡的独孤家,成就了打破昔rì欧、林两家双分盘云局面的独孤家。

    而这盘云镇独孤家的创建者独孤惊鸿本人对于盘云镇子上的居民来说就是一个充满了迷的一个人,因为没有人知道他来往哪里?又有着怎样的过去?不过,随着岁月的推移,这些问题对于盘云镇子上的人们来说答案都是可有可无的了。

    现今,三分盘云的独孤、林与欧三家时时刻刻都在明争暗斗,盘算着自己该如何才能吞灭其他两家,让自己一家独大,称霸整个盘云。

    由于三家的实力都在伯仲之间,相互间谁也奈何不了谁,都没有一口气能够吞灭其他两家的实力与把握,因而只有一只保持三分盘云这个局面,等待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降临下来,打破这个局面。

    纵街北方街尾的那座青砖碧瓦,院墙高达两余丈,鲜红的朱漆大门之上悬挂的金漆匾额上,有着三个苍劲有力、龙飞凤舞的大字——独孤府。

    没错,这座大宅院就是如今盘云三大势力之一的独孤家的府宅,府宅正对的纵街前南方街头外,是一条连接着街道的大路,大路连通着十里之外的白云县城。

    此时此刻,镇子里的人们已经相继的从甜美的梦乡中醒来,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眼睛,从暖和的被窝里慢慢爬起来,开始自己新的一天。

    镇子中的家家户户的烟囱都冒升起袅袅炊烟,正在着手准备早饭,饭菜的香味慢慢的从家家户户飘散出来,弥漫在街道中。

    冷清的街道上,已经有些少许的人在行走了,一些在街道上行走的人,距离独孤家府宅还有数丈远,就不断听见从其内传出嘿喝声与呼啸之声。

    嘿!嘿!嘿!嘿!嘿!

    呼!呼!呼!呼!呼!

    不光是独孤家,其他的林、欧两家若是相邻较近的人,也会听见从其府中传来的呼啸与嘿喝之声。

    对于三家府中发出的呼啸与嘿喝之声,盘云镇上的居民早就已经是习以为常,听之不怪了,知道那是三家年轻一辈的子弟们在晨练弄发出来的声音。

    三家年轻一辈的子弟们每天都要晨练,那是他们每天清晨的功课,每天清晨都能听见。

    独孤府,演武场中。

    一名少年,约摸十三岁左右,材有些瘦弱,长发浓密,深黑如墨,肆意的披散肩头,双眼黑白分明,明亮如星,清澈如泉,鼻粱直而微,双唇厚薄适中,一张还带有些许幼稚的脸庞尽现出坚毅之sè。

    如今,已经是秋初时节,清晨已是很寒冷了,可是,子有些瘦弱的他,**着上半,却是丝毫不感觉到冷。

    他,就是独孤小良!独孤家的小少爷,独孤家三脉单传的唯一子弟。

    独孤小良,年仅十三岁,在是盘云镇中也是小有名气,在武道一途也极具有天赋,小小年纪,其修为就达到了尘凡三重,亦是盘云镇中的一位天才人物。

    尘凡境,共分为十重,达至尘凡四五重的皆是武者中的高手,六七重俱武者高手中的是超级高手,达至仈jiǔ重的武者都是大高手,达至尘凡境十重巅峰修为的武者那就是绝世高手之流。

    独孤小良的影不断在演武上四处移动,出拳如风,踢腿如电,探抓如勾,点指似剑,掌削如刀,无论是出拳踢腿,亦是探爪点指,还是掌削轰印,速度都其快无比。

    接下来,见他的动作、姿矫健灵活,四肢配合协调,时而如恶狼寻羊,又时而如仙鹤起舞,时而似蛮狮撕牛,又时而似大鹏展翅,亦或似如猛虎下山……

    独孤小良如今正演炼的这功夫名为“万兽练体术”,这功夫可不是什么有强大攻击力的武技功法,只不过是一纯粹的练体功法,仅有习练者能够把自己的四肢之间配合变的协调与灵活,手变得矫健而已。

    独孤小良把这万兽练体术,从体到尾,完完全全,中间没有一丝停滞,一气呵成,无比流畅的演练完了一遍。

    这个时候的独孤小良满头大汗,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额头上滚落,顺着脸颊,“啪嗒”的滴落在地,小撮小撮的头发被汗水黏在了一起贴在了脸上。

    演武场边缘,不知道在何时出现了一名年过八旬的老者,头顶上的头发稀疏发白,充满岁月苍桑的老脸上,在岁月的侵蚀之下,堆满了层层叠叠的皱纹,还有着些许的的老人斑。

    一般年过八旬,都已是风烛残年的老者,都是着jīng神萎蘼,双目浑浊如泥水,躯弯曲佝偻,可是,这些现象,却是在这老者上没有发现丝毫存在。

    他整个人的jīng神没有丁点的萎蘼,反而却是抖擞无比。一双老眼中,没有一丝的浑浊,比之一些刚出生的婴孩的眼睛还要明亮,眸光湛湛,锐利如电,炯炯有神。

    再看他的躯,亦是没有一丝一毫、一丁一点的弯曲与佝偻,而是如同一把标枪一般,笔直傲然,负手而立。

    他的双眼眯成一条直线,望着演武场中的独孤小良,脸上、眼中尽是慈祥与溺之sè。

    他,就是如今独孤家中的定海神针、撑天神柱——独孤惊鸿。

    独孤小良一转,看见独孤惊鸿,立刻一阵小跑到他前,开口亲切的叫道:“爷爷!”

    独孤惊鸿露出如阳光般灿烂的慈祥微笑,用他那干瘪瘪的似同鸡爪子一般的手溺的抚摸了几下自己孙儿独孤小良的头。

    “小良,最近你的修为增进没有?”独孤惊鸿在用手溺的抚摸独孤小良头的时候,轻声的询问着。

    独孤小良骄傲的微微昂起自己的头,有些得意的说道:“当然有了,爷爷,昨天晚上我就已经突破了我们家传内力功法的第三层,修为也是自然而然的突破尘凡三重达至四重。”

    独孤小良如今修炼的内力功法名为“惊绝天功”,是他爷爷独孤惊鸿传下来的,说是祖传下来的,分为十层,正好与尘凡十重境界相对应,惊绝天功每突破一层,修为也随之晋升一重。”

    “好!那让爷爷来检查一番。”

    “好!”独孤小良二话不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独孤惊鸿与独孤小良一样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二人右手成掌相对碰在一起,过了一小会儿得时间,两人相对碰的手掌纷纷抽开。

    “怎样?爷爷,我没有骗你吧?”

    “恩!不错!不错!”独孤惊鸿满意的笑着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血鹰之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