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你小子,摸我老婆的手干什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贫僧不寂寞 书名:悟境
    “大懒猪快起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陈龙努力的睁开沉重的双眼,看着正摇着他的若静。

    若静突然说道:“你的被子怎么这么湿?”随即不管陈龙穿没穿衣服,就掀开陈龙的被子,发现被子已经全部湿透了,若静刚想说到:“多大的人了,还尿!”却看见陈龙浑都还是冰渣,一摸,“哇”的一声叫了起来!

    陈龙努力坐了起来,看见门口已经涌上来几个人,陈龙摸摸头:“我没事,昨晚有点冷而已”

    这几个保安惊讶的看着满冰渣的陈龙,这时若静外婆走了过来:“怎么回事啊?”

    陈龙尴尬的笑了笑:“昨晚蹬被子,有点冷”

    若静外婆还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满冰渣的陈龙,急忙说道:“哎,你看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快,快叫医生来~”若静外婆对门口的保镖说道。

    随即握着陈龙的手哈着气说道:“看看我们这家人,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昨晚都忘了开暖气,看把小陈冷得,千万别着凉了啊!”

    医生是张家的私人医生,听到消息后马上赶了过来,又是考体温,又是测心跳的。医生取下听诊器说道:“病人的体温都低过26度了,正常况下,这温度已经致命了,但是病人的心跳却很正常,再说昨晚也没那么冷啊,这样吧,我们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陈龙摆白手说道:“不用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我去洗个水澡吧!”

    说完陈龙就跑到浴室里面,若静外婆和若静也忙着给陈龙煮了碗姜汤,这时张顺义走了过来问道:“大早上的,闹腾什么啊?”显然现在张顺义的手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

    若静外婆立刻骂道:“说昨晚小陈的事是不是你干的?你看看你,这可是你外孙女女婿啊!哎呀,你可真是作孽啊!”

    张顺义被这突入奇来的话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跟什么啊?你话给我说清楚点,陈龙怎么了?”

    “你还装,我告诉你张顺义,你以为我稀罕你那破钱了!我告诉你,我外孙女女婿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跟你没完!”若静外婆歇斯底里的骂道,若静在一旁不敢吭声,听到叫陈龙外孙女女婿,还是有点高兴。

    “老婆子!你大清早的发什么疯啊,有话给我说清楚了,别在这儿跟我吼!”张顺义还是有点火了。

    若静外婆指着张顺义说到:“好,你要我说明白是吧,我告诉你,我外孙女女婿,今早起来快冻成冰棍了,医生一来说,体温都低到26度了,正常人早死了!你快告诉我,你动了什么手脚!"

    张顺义急忙解释道:“哎呀老婆子,这事儿绝对不是我做的,我都几十岁的人了,还是堂堂武当派掌门,我犯得着对个孩子下计吗?”

    若静外婆一听也有理,也就冷静下来。

    张顺义继续说道:“陈龙在哪里,现在还好吗?”

    若静说道:“刚去洗澡了,马上就出来了!”

    “就是啊,老婆子,你看看,这不没事吗,你不至于激动成那样啊!再说了陈龙这孩子我也看上了,我会做这些事吗?”张顺义说到。

    陈龙走出了浴室,冻了一年,洗了个水澡确实感觉不错。医生赶紧上来说道:“先生,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再量一次体温吧!”

    陈龙点点头,在屋内坐下,给旁边的医生说道:“麻烦你,给老爷他们说一趟,我没事了”

    医生点点头。

    几分钟后这家人匆匆忙忙的赶到陈龙所在的房间,若静外婆一马当先问到:“怎么样,小陈,现在好些没有?”

    “嗯,没事儿了,你们不要担心了”陈龙取出腋下的温度计递给医生,医生说道:“嗯,根据观察,这个先生并无大碍,现在体温也正常了37.2度,大概是由于刚洗了澡,体温有点偏高。

    若静外婆才点点头,若静赶紧抓住陈龙的手:“你没事就好”

    到了中午11点左右,大部分的宾客都到了bj酒店坐下,陈龙也不例外,若静外婆带着陈龙,向一个个亲戚朋友打着招呼。

    陈龙发现还有很多穿道袍,袈裟的道士,和尚,但是这些人都有一股傲气,似乎不让人轻易接近。陈龙还是向着他们微微点头,表示友好,但是几乎都是被无视了。这些人看都没看陈龙一眼,自顾自的讲着话。

    陈龙还是慢慢离开了,坐在了若静旁的位置。

    这时一个穿蓝sè西服,带着墨镜,手中拿着一朵鲜花,长着一个明星脸的年轻男子跟随着酒店里播放的音乐跳起了华尔兹。眼睛不断的看着若静。

    陈龙笑眯眯的看到:“静静,这小子就是那啥周家的公子吧”

    若静点点头说道:“别跟他一般见识啊!”

    陈龙笑了笑。

    周华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平时xìng格嚣张跋涉,酷装13,至今不过18岁已经玩过几百个女人,私生活相当的**。但他确实一个萝莉控,特别是若静这种的,他和别的女人xxoo时想的都是若静,好几次还叫出来了名字。

    周华生几个笨挫的舞步跳到若静边,把嘴里的花拿下来递给若静,嘴里的口水在花上拉出一条丝,若静看着就有点恶心,也没伸出手去接。

    周华生,轻轻的握着若静的手温柔的说到:“静儿收下这朵花吧,不然我就站在这里不走了。

    陈龙夸张的跳了起来,抓起下的板凳摔在地上,骂道:“你小子,摸我老婆的手干什么”

    周华生楞了一下:“老婆,谁是你老婆啊?别乱说啊!”

    若静立刻说道:“我就是他老婆!”

    周华生脸上肌有抽搐,说道:“朋友,快回去吧,万一受伤了,划不来”周华生语重心长的。

    陈龙笑了笑:“你是在威胁我吗?”

    周华生没想到陈龙这么楞,就说到:“对,我就是在威胁你,怎么了?”

    陈龙笑了笑:“轻便!”

    周华生顿时怒了破口大骂:“知道我是谁不?这片子水蛇帮老大的侄子,我爸是富贵水产品公司的老板,我妈是这儿片水检局局长!我告诉你,我家要弄死你,就跟弄死一根蚂蚁一般。”

    若静皱着眉头,陈龙还是笑了笑:“看来你就是一个大水b啊!”

    周华生指着陈龙,喘了一口粗气说到:“tmd,你别跟我嚣张,啊,我告诉你!你马上就完了!”

    这时张婷婷走了过来,扭着水蛇腰对周华生说到:“华生,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啊,我告诉你啊,这小子就是穷地方来的穷小子,家里没什么能力,还想追我们若静,哎,他怎么斗得过你,听姐姐的,别跟他一般见识啊~”

    周华生扶了扶领带说到:“这次看着婷姐的面子上,放你一马,不过我还是限你三天内消失”

    陈龙没说话,张婷婷立刻说道:“还不快谢谢周哥,不然,你就被打了!”

    陈龙还是静静的看着眼前两个sb的表演,还是没有说话。

    “马上给小陈道歉!”这时,张顺义走了过来。对张婷婷吼道。

    “干爷爷,最近怎么又长年轻了”周华生拍着马说道。

    张顺义瞪了他一眼,内家拳的气势暴露无遗,周华生知道这次马拍在马腿上了。

    张婷婷一脸不知所措,指着陈龙说到:“你叫我跟他道歉!”

    张顺义一巴掌扇在张婷婷脸上说到:“快道歉!”声音充满了威压,那些着道袍,袈裟的道士,和尚都凑了上来,看着闹。

    张婷婷被打傻了,张顺义继续吼道:“快道歉,不然滚出我们张家,或者给你买到窑子里去!”

    陈龙笑笑说到:“老头,干嘛发这么大的火,又是断亲又是买窑子的,行了,行了,没事了,今天你大寿,干嘛弄得这样”

    这些和尚道士一脸惊讶的看着陈龙,他们被那句“老头”所震惊了,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们更为震惊。

    “陈龙小友,劣孙女管教不妥,还请多多原谅,多多包含”张顺义一拱手说道。

    这些和尚道士的嘴张得能放下一个鸡蛋,纷纷猜测陈龙的份。

    武当派乃是内家拳的开创之派,以其张三丰最为出名,所以武林中人,在内家功夫上承认最强的还是武当派,当然古武家族除外。所以武当掌门的地位是何其的尊重,但是对一个晚辈如此,不由得让人猜测起来。顿时众说纷纭,说什么陈龙是那个古武家族的直系弟子,更有的说是那个古武家族的接班人。

    在宴席开始的时候,都纷纷向陈龙敬酒,以示刚才的无礼。张婷婷正捂着脸在一旁哭着。若静看了看,对陈龙说到:“我这大姐的确刚教育一下了,太目中无人了”

    而周华生一点也不甘心,他竟然没有听出张顺义的意思,他决定在宴席结束后,收拾陈龙一顿。

    显然,这是他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举动。

重要声明:小说《悟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