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八章 失踪死亡

    几个月以前的秦末和阮夏还没有面临如今的局面,秦末更不知道他对阮夏的感,而阮夏,也没有预料到如今的局面。所以在外人看来,这场婚姻不过就是阮夏上秦末的垂死挣扎。

    可如今,阮夏坐在阮氏办公室里,对面是林朗和苏向宇,手里拿着的文件甚至可以动摇整个C市的商业命脉,此时此刻的她,还不知道接下来的风雨来会是怎样一场厮杀狼藉。

    阮洛赶到的时候,迎面就看到窗边笑容满面的苏向宇,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眼里似乎沾了些其他的东西。可惜太快,快到谁都没有发觉。

    “阮洛。”阮夏喊妹妹过来,“这段时间阮氏不太平,反正你也闲着,没事就给我来这里坐镇,听见没?”

    阮洛笑得一脸无所谓,答得竟然很爽快,“好。”

    “唔,我不在的时候你就去找苏向宇。”阮夏低头喝咖啡,不动声色的替妹妹牵线。

    苏向宇笑得很和煦,点点头表示答应。

    阮夏笑着倚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林朗可不是简单人物,该说的不该说的她都已经跟阮夏谈好,现在阮夏的心该是混乱而又心安的,毕竟有秦末在帮她。

    万物相生相克,秦末那样的人,只能阮夏来收服。

    林朗此次来C市,除了要给他俩帮忙,其实还有一件事,阮父贪污受贿的案子已经闹到梁孟琛父亲那里,梁孟琛份敏感,不适合出现,干脆他借了这件事特意来查查详,顺便下相关部门的口风。

    之后林朗说有事要忙,苏向宇去送他。阮洛呆了一会儿就不行了,找了个借口也撂了。

    阮夏留在公司忙,她知道秦末在帮她,也知道他一定不会让阮氏有事,可她心疼,替他心疼。

    秦末活得太累,幼年丧父,母亲又是那样一个子,再加上出国那几年的遭遇,归国后还娶了她。他搅进这样一场乱七八糟的争斗当中,放弃原先的计划,打乱自己的生活,这一切,全源于她。

    只要一想到这些阮夏就觉得心疼,尤其是得知在这样的境况下,她父亲却还是不肯收手,她就更加觉得羞愧憎恨。直至天色渐暗,办公室里也变得静悄悄的,阮夏看了一天文件,活动着酸痛的颈椎,接着打电话叫秘书。

    午饭和晚饭都还没吃,可她却不觉得饿,只想着多筹谋一些,免得到时遇到一些未知因素。

    秘书送来明天会议的文件,阮夏笑了笑叫她下班,自己却打算继续加班。

    可是没过多久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秦末眉头紧皱的走进来。

    阮夏坐在一堆文件当中,戴了防辐眼镜噼里啪啦的在打字,瞧见是他就又低下头,手里的工作依旧没停。

    秦末看见她疲惫的侧脸,走过去就拉她起来。

    阮夏挣了几挣没挣开,只得摇头失笑,“你干嘛啦,我还没忙完。”

    秦末抿着嘴挑眉,“是不是又没吃饭?”

    阮夏叹气,“我不饿。”

    “不饿也不能这么糟践你的胃。”

    “那你去给我倒杯水,要的。”阮夏揉了揉眉心,再活动了下肩膀。

    秦末有气发不得,又见她劳累的模样只得乖乖去帮她倒水,阮夏懒懒的接过,心满意足的一口喝尽。

    “关电脑,我们去吃饭。”秦末把杯子抽*走就去拿她的外

    阮夏叹口气,知道他这是在心疼她,只好关掉电脑站起来,“走吧,不过地方得我定。”

    他们去了当年读高中的那条著名的小吃街,人称X高一条街。

    正是人满为患的时刻,阮夏跟秦末沿着熟悉的小吃摊往前走,心里多少有些感触。多少年过去,她终于可以跟他一起来这里。

    她拉着他的手,坐进一个麻辣烫摊位前,俩人混迹在一群高中生里竟然也不显得突兀,秦末穿了干净的衬衫西裤,脸色淡淡,大概是环境衬得,竟像个不善言谈的高中生,可他的长相实在吸引人,好多女孩子都在悄悄的打量他,一时间嘻嘻哈哈的好不闹。阮夏就更厉害了,她的裙子很短,露出修长美腿,脸蛋材就更不用说,吃辣的关系使得她满脸绯红,红唇潋滟,就连秦末看了都忍不住怦然心动,更何况是那些正值青期的男高中生。已经有好几个男孩子来跟她要电话号码,更大胆的竟然就直接坐到他们这一桌。

    秦末的脸色已经不太好看,可阮夏却是落落大方的摇头笑笑,告诉她们自己已经工作,并且结婚。

    男孩子们似乎不信,可一瞅一旁秦末的关公脸却也不敢多留,只得悻悻离开。

    阮夏重新拿起筷子,这才吃了一口手就被秦末牵起来,他的脸黑的跟包公似的,留了钱话也没有就走。

    阮夏摇着头偷笑,紧走几步追上他,秦末收紧她的手由着她左右打量,不一会儿就买了大包小包的零食小吃。

    两人都不再年轻,可以说是再也回不到曾经的心境,今天来这里阮夏就是想回忆下过去,没想到玩儿的还很开心,秦末虽然一脸僵硬,却也由着她塞给自己什么串串香、烤面筋、铁板烧、夹馍之类的,最后的时候他干脆直接把零钱塞进她手里,任她四处乱转着叽叽喳喳。

    阮夏很开心,他看得出来。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秦末会心一笑。

    如果当初他没有那么冷,不克制自己的感,那么他和她是不是也会和其他侣一样,到校园外的小吃街,他牵着她,她往他手里塞吃的。

    刚才她还会直接就着手喂进他嘴里,看着她一脸明媚的笑容,秦末甚至会忘了一直以来的不解风,真的就乖乖吃进嘴里。

    原来,她和他,也是可以这么好的。

    两人回到车子里的时候秦末已经没有手可以开车,阮夏的形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两人决定去附近的公园解决掉战利品。

    难得这么开心,秦末毫无异义的跟她走。

    两人坐到公园的草地上,天色已经全黑,可是灯光却很明亮,很多大爷大妈在这里跳着闹欢腾的广场舞,阮夏看着他们快乐自足的笑脸忽然叹息一声,“真好。”

    “什么?”秦末没听明白她的意思,微皱着眉头问她。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这种地方,有些不太适应。

    “我说他们真叫人羡慕。”阮夏递给他一杯茶,然后拿了吃的塞进嘴里,“好久没这么轻松了。”

    “嗯。”秦末安好吸管没喝再递回给她,自己并没有吃,只是静静的看着夜空。

    “你怎么不吃?不喜欢么?”阮夏不死心的再给他一根烤面筋。

    秦末看着那红艳艳的辣椒,犹豫着接过去,他的眉毛一挑,“我确定你是故意的。”

    他不吃辣,阮夏比谁都清楚。

    可她今天不只带他吃了其辣无比的麻辣烫,还买了那么多加辣加辣再加辣的小吃,莫非这是要吃死他?

    阮夏笑得像是偷了腥的猫,只见她狡黠的挑挑红唇,刻意贴上他的,霎时一股辣意冲进秦末的口腔。

    火辣辣的吻,却是浅尝辄止。

    秦末被辣的够呛,拿过她手里的茶大口大口的喝了个见底。

    阮夏已经笑到不行,“走吧。”她站来,“我们去吃饭。”

    秦末抬头,见她笑得很欢畅,呆愣数秒,“你?”

    她今天心好的有些过分。

    阮夏是真的开心,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轻松过,更何况还是秦末作陪,他们回到母校,就像高中生一样牵着手买东西吃,然后一起坐在小公园里看夜景,吃着彼此互喂的食物。这些,曾是她再平淡不过的梦。

    今天,终于实现了。

    阮夏伸手,第一次她站在比秦末高的地方,他坐着,而她,俯视。

    秦末微仰头细细看她,少顷把手递给她,阮夏微一使力,拉他起来。

    秦末顺势就将她抱住,阮夏揽住他的劲腰跟他接吻,曾经以为固执坚守的那些不值得,今天一一得以实现,那时伤的很深,可今天又是那么快乐,阮夏知足,真的很知足。她一直就是一个平常心的女孩子,尽管她的生活地位都注定她不是,可她还是那个坚持自我的她,为,她不怕。

    两人吻了很久,秦末什么都没有说,可他的动作细致,眉眼温柔,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对她的百倍珍惜,以及……

    可惜。

    阮夏闭了眼。

    这一刻,她并没有看见。

    阮夏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打破了这得之不易的宁静温馨。

    因为离的太近,秦末隐隐约约能听到一些,打电话的是个男人,似乎是什么人出了事

    起初阮夏的表还很正常,可越到后面就越愤怒,“不是让你们看住他的么?!你们脑子是被门挤了?办的什么破事儿!好,很好!我看看之后你们怎么办!”

    那头不知解释了什么,阮夏开始冷笑,声音已经冷得像冰,“一个小时,如果找不到他我就把你们全都清蒸了!”

    电话挂断,阮夏回头跟秦末道歉,“恐怕不能吃饭了,我们得回去。”

    秦末淡淡的点头,转拿了那些小吃丢进垃圾桶,“走吧。”

    “你怎么不问我是什么事?”她惊讶,“还是你已经知道了。”

    “我不知道。”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你要是想说自然会告诉我。”

    阮夏耸耸肩,倒是没忘记点头,“我爸丢了。”

    “他该是去办事了,你不用担心。”秦末的反应很平静,“医院里不是有人么?”

    “体都那样了还是不肯消停,我真是服了。”阮夏有些无奈的去挽秦末的胳膊,“我知道他一直在为难你,可我实在拿他没办法,现在连我妈都懒得管他了。”

    良久她忽然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秦末,“如果我爸跟你妈一直这么僵着闹着,你会怎么做?”

    “走。”

    秦末的回答斩钉截铁,阮夏有短暂的愣忡,却又马上笑了。

    眼不见为净,看来秦末还是没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家人。

    接下来两人再也没说什么,阮夏着急忙慌的打车去了医院,没让秦末送。

    秦末则回家,一没给她打电话,二没问及任何人关于阮父的消息。

    当晚他接到一个电话,立刻拿着车钥匙连拖鞋睡衣都没换就去车库取车。

    果然还是——出事了。

    秦母自杀。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秦母已经宣布死亡,秦末隐在病房门外,表冷酷霾,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母亲。这个自己喊了二十几年的母亲,给自己的那么少,好不容他开始尝试着接受她,开始学习跟她相处,可她却死了。她甚至连招呼都不跟唯一的儿子打,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

    心如刀绞。

    秦末再一次体会到失去亲人那绝望的痛,从此以后,他的边就连母亲都没有了,从此以后,他成了货真价实的……

    孤儿。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明入v,三更。我知道到这里会有很多朋友离开,不过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花钱看文对普通学生来说还是要细细选择的(从第二卷开始倒v,共八章倒v,算上倒v看完全文大概5块钱,不算大概4块钱)。阮夏这文我写的非常用心,也很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每个写文的作者都会渴望自己塑造出来的故事有人产生共鸣,我也不例外。如果大家喜欢我的文字,喜欢秦末阮夏的故事,我很恳切的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现在盗版盛行,作者的动力源自读者的支持跟鼓励。

    过几天我会依照留评发送积分,凡超过25字的订阅亲都可以收到赠送积分,这样订阅我的所有文就可少花钱的。

    PS:稍稍剧透下,秦母的死完全是剧发展,也是秦末跟阮夏的又一个坎,不过我保证,这是最后一个。当然,秦母的死跟阮父有关。明天大家就会知道滴……三更,亲耐的们,千万不要抛弃咱啊,明天凡是留评超过25字全部赠送积分,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阮阮一夏(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