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二十五章 风雨欲来

    阮夏不知道自己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父亲。好不容易他跟秦末和好,感方面也有了很值得欣慰的好转,偏偏这个时候他又来捣乱。

    相安无事一星期,阮夏依旧老老实实去医院陪父亲,生怕他的病无端恶化,再闹出什么大波折。可是一大早她这才刚回到公司就又接到阮洛的电话。

    “姐,我跟哥决定跟老爸摊牌,你赶紧回医院帮我们收拾残局。”

    就这样,阮夏啼笑皆非的重新调转车头,顺便很好心的通知秦末。

    “秦总,鉴于我弟弟妹妹的不配合,估计领你来医院见老爷子的事要泡汤了。”

    那头的秦末倒是没什么特殊反应,只是提醒她注意气度,千万不要跟弟弟妹妹一般见识。

    阮夏好笑的挂断他的电话,这才加速往医院赶。

    阮枫跟阮洛并不是无理取闹不看时机的人,肯定是遇到了不得不提的大事,否则绝不会挑在这么个时候。

    到医院时阮枫跟阮洛都还在,也没发现什么大的战火,阮夏干脆先折道去了主治医师那里,可惜她还是太小看这俩人了,不过是出去了十五分钟,顺便去一楼取药再问下病而已,回来就发现老爷子已经气急攻心,指着阮洛跟阮枫的鼻子那叫一阵破口大骂,差点没昏死过去。

    故意趁着母亲不在,看来这俩人是有预谋的要在老虎股上拔毛了。

    她上前制止父亲拿起枕头作势砸人的手,“爸,医生说过您不能激动。”

    老爷子一脸气闷的冷哼一声,“不能激动?我看不气死我你们才不会消停!”

    阮夏笑着打哈哈,“爸,您这可是玩笑话了,我们哪敢呐。”

    阮洛也接话茬,“就是,您都病成这样了,阮家不还是您说了算?我姐跟秦末的事儿都撂那儿多长时间了?您不发话我姐不就不敢领了秦末过来?您哪,这样是阮家的独裁主义者。”

    老爷子气得浑发抖,“好!好!!你们一个个都是好样的!”他接着就把怒火对准阮夏,“想领秦末过来是吧?那就等我死了再说!”

    阮夏郁闷的摇头,“爸,您别以为我不知道您已经见过秦末了。”

    阮父脸色不变,“见过了又怎样?反正我就是不承认这个女婿,你死心吧。”

    阮夏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阮洛就不干了,“爸!您这倚老卖老也该到头了!当年错在谁您最清楚,凭什么要我姐跟秦末受苦?您也好意思这么下力气折腾他俩!”

    阮父自知理亏后猛地被噎住,却仍是怒气冲冲的骂,“死丫头,你翅膀硬了是不是?该跟你爸爸这么说话!”

    比起阮父来阮洛吼得更大声,“对,我还就跟您这么说话了,您听不听,还有!”她扬着头理直气壮的很,“我刚才说那事儿已经板上钉钉了,并不是来征求您的同意,就是一通知,您知道就行,不需要发表任何意见!”

    “死丫头!你……”阮父开始咳嗽,“你这是要气死我是不是?!”

    阮洛还是吼,“是是是,谁都想气死您!您是有被害妄想症么?妈妈对您那么好,您不照样不知足!如今阮家受您牵累,阮氏面临危机,关键时刻还不是我姐姐顶上了?!您被诬告贪污受贿还不是我姐替您到处奔走?怎么,现在您终于开始指望她了?当年干什么去了?我一直就想替姐姐和妈妈问您一句,一直以来做错事的就是您不是别人,您又是从哪里来的信誓旦旦非要把姐姐物归原主的?”

    阮夏听到这里已经不拦阮洛,憋了这么多年,她比谁都更想要知道原因,知道……父亲要把她还给陈和升到底是为了什么。哦不对,是卖,他要陈氏拿出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换她。这不是卖又是什么。当年的陈和升哪里有这么好说话?他反过来打压阮氏,在阮母最失意的时候给了她最惨痛的一击,于是今时今,陈氏成了可以跟阮氏比肩的大型集团公司,而实力,更不容人小觑。

    就这样,阮氏在阮父的猜忌报复以及陈和升的盲目反击后,受到重创。至于阮母,她也成功恨上了陈和升。可她不知道,一直就不知道,当年挑起这场争端的……是她最,又最恨的男人。

    直到,上一次两人吵架致使阮父病发。

    然而那一次,她终究还是没狠下心彻底撇下他。

    所以阮夏想问,想替母亲替自己都吻问上一句,“爸,这些年……你知错了么?”

    可她竟也狠不下心在他病重卧子问出口。

    阮洛自小就懂她,她心疼姐姐,她恨父亲跟母亲苟且之后又生下自己,可她又上阮家,上自己的哥哥姐姐乃至阮母。是他们,是他们让她懂得何为亲何为,这些……远比任何物质都要可贵千分万分。

    阮洛的话结束后,阮父也很震撼,他似是瞬间苍老了许多,满脸的灰败难堪,以及隐隐的怒气,却又不得不隐忍不发。

    可他毕竟还是叱咤政坛的阮昊天,停了很久,他把头转向一直在一旁默默不做声的儿子。

    “阮枫,你也决定了?”

    阮枫低头直视自己父亲,“决定了。”

    “滚!”阮父剧烈喘息着叹气,“全都给我滚出去!!”

    阮夏叹气,“爸,你别动气也别觉得难受,说实话——”她很郑重很认真的看向父亲,“作为父亲,您实在不够合格。”

    阮父恼羞成怒,“滚!全都给我滚出去!!”

    阮夏简直哭笑不得,明明是他理亏在先,却还是能做到这么理直气壮到气势凌人,“得得得,我们全都滚,您别气了成不?”

    阮父瞪眼,“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阮夏点头表示认可,“我们的确都不是好东西,要不然怎么配得上做个合格的阮家人?”

    好吧,这已经是纯粹火上浇油了。

    阮洛咯咯笑一声先开了门,阮枫却是率先踏出去,阮夏最后转

    “爸,不管您有多气我们,我们毕竟还是您的孩子,不会一丁点不在乎您。还有,也请您多想想妈妈,她那么辛苦的陪在您边,也该得些回报了。否则,您就不怕临老……您边再也没有这么一个傻瓜再——”她略顿了顿,“心甘愿的……付出了么?”

    说完就再也没看父亲的神色,阮夏静静的关上病房门。

    里面的阮父也再没有声音。

    骂声、咳嗽声、气喘声,全部都消失无踪。而他的脸,第一次,现出了一丝惊慌,一丝惶恐失去的……惊慌。

    *

    三人陆续从病房里离开,阮夏立刻给母亲打电话,“妈,您在哪儿?”

    “怎么,又气你爸爸了?”

    “这次不关我事啊,谁知道阮枫他们怎么气老爷子了,我赶到的时候就被一阵炮轰,我这还委屈着呢。总之您赶紧回来吧,要不一会儿准得晕过去。”

    挂断电话后阮夏就饶有趣味的盯着弟弟妹妹,眼神里颇有那么几分别具意味。

    阮洛立马就招了,“我只是说要出去游学,他当时就跟我吹胡子瞪眼了。”

    “你呢?”阮夏看向阮枫。

    阮枫挑眉笑笑,一脸不以为然,“我想结婚,他大概是拦你拦习惯了,竟然二话不说就开骂。”

    “要结婚?”阮夏好笑的看着弟弟,“我的前车之鉴你没看到么?”

    “想等你们完事儿再说的,可是恐怕等不了了。”

    “哦?”

    阮洛也笑起来,“哥,嫂子不会是有了吧。”

    阮枫也跟着笑,“再等就该学会打酱油了。”

    阮洛立刻就惊掉下巴,“真……真有了?”

    阮夏拍拍弟弟肩膀,“恭喜。”

    阮枫看着她依旧是笑,“同喜。”

    阮夏好笑的瞅瞅自家弟弟,“恩?”

    “爸爸跟秦末,想必已经达成什么约定了。”他转,“部队有事,有事联系我,尤其关于屋里老爷子的。好了,先走了。”

    阮母回来之前,阮洛也火烧股的先跑了,阮夏没怎么跟母亲解释也离开去找秦末,她心里有些奇怪,总觉得就要发生什么事。

    直到见着秦末她都还是有些心慌,甚至于有种恍惚感,就好像他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秦末正在开会,阮夏风风火火的闯进来,脸上少了平的镇定自若,尽管满会议室的人都在很八卦的看着他俩,她却依然明目张胆的走到他边。

    秦末是聪明且敏感的人,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她冷不丁抱住。

    众目睽睽之下,阮夏还是第一次这么放纵。

    秦末微微皱眉,冷声说了句散会,立马带着阮夏回办公室。

    “你……”刚开口就被阮夏的吻堵住。

    他的手犹豫地缓缓攀上去,眼中浮现深沉的眸色,稍后便燃起一片深不可测的烈焰,下一秒,他揽紧阮夏的腰,反复的纠缠吸她的香舌,强势到让人惊诧。

    阮夏闷哼一声,由主动出击变做乖乖承受。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可能更新不了,依旧在外面,实在不方便。回去会尽量补更,谢谢大家。

    秦末跟阮父见过面,两人也有过约定,后文会提到滴……

重要声明:小说《阮阮一夏(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