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二十四章 陌上花开

    一吻结束,秦末喘息着抱紧阮夏的子,如珍宝一般。

    他知道阮夏在担心他,也担忧他们的将来。

    “秦末,”阮夏顿了顿,“有时候我在想……我们该怎么办。”

    “阮夏,这一次请你……”他极力的圈住她,呼吸急促,“信我。”

    阮夏叹气,“其实我一直都很信你,却往往发现事与愿违。”

    “对不起。”秦末心痛不已,犹豫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以后不会了。”

    “我对你的保证不敢恭维,”阮夏揉揉太阳,很不给他面子的翻白眼,“就你之前的表现来看,我还是持悲观态度比较好。”

    “你……”秦末微有些难堪,“我……我有你说的那么差劲么?”

    “废话!”阮夏回答的相当干脆利落,就连一丝一毫的犹豫都没有。

    秦末扶额,暗自咬牙,“阮夏,你不要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阮夏故意委屈的撇嘴,“就知道你不可靠,才随便说几句就翻脸,以后我可怎么办?”

    秦末头疼裂,简直哭无泪,只要遇上阮夏的无赖以及小心机,几乎次次他都要吃亏,还真是那什么的窝囊,“说过……”他的脸有些红了,“以后不会了。”

    阮夏抿着嘴偷笑,终于又一次成功报复了某个闷男。

    她的笑让秦末懊恼之极,只得瞪了她一眼,别扭的翻不看她。

    阮夏啼笑皆非,她觉得很满足,乖乖扑过去抱住他的后腰,兴高采烈道:“什么时候跟我去见我爸?”

    “等办完陈氏的事。”秦末没有转,回答的声音却低沉认真。

    阮夏应声,“陈氏的事真那么有把握?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前面传来他冷冷的回绝,又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拒绝太生硬了,又不太自然的转回抱住阮夏,“罗嗦什么?还……不困?”

    阮夏早就习惯他这样别扭的小体贴,略点了点头,“嗯,有点。”

    他拉了被子盖住两人,“那就睡吧。”

    阮夏却呵呵的笑,“良辰美景,老婆在怀。你就不想做点别的?”

    秦末一瞬间吃瘪,半晌才不解风的开口,“你爸天天防我跟防狼似的,不见过他我哪里敢。”

    阮夏扑哧一声笑出来,“乖。”她摸摸他脑门,“真是个好孩子。”

    秦末直接无视她白痴之极的行为,再也不肯吭声了。

    阮夏试了几次都无果,她也实在累了,最后还是睡着。待到边的呼吸平稳而又规律,秦末轻轻的伏下头亲亲她的额头,再小心翼翼拉拉她滑下的被角,这才安心的睡过去。

    第二天两人起的都很早,昨晚秦末喝了酒车子没开,还留在连城,阮夏开了车送他去上班。

    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阮夏神态自若的开车,秦末低头看文件。忽然手机铃声响起,苏向宇打来的,阮夏带了耳机接起来。

    “你现在在哪儿?”苏向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

    阮夏心还不错,也就没太在意,“正在去公司的路上,再有半小时能到。”

    “半小时?”苏向宇有些着急,“前段时间我们跟陈氏竞争的案子结果出来了。”

    阮夏抿唇,“听你的口气我们输了?”

    “是。”那边苏向宇语气有些失意,“陈氏竟然竞标成功了,我们的确小瞧陈和升了。”

    “没事。”阮夏的脸色倒是没怎么变,“他折腾不了几天了。”

    “阮夏,你不要轻视他们。秦末这次想要拿下陈氏,估计不只你想的那么简单,大概是虚应了什么条件,你要有心理准备。”

    阮夏不动声色打量一眼一旁的秦末,他一直都很安静,还在看文件,她继续打电话,“放心,飞不出我手掌心。”

    几乎是同一瞬间,秦末抬头看向她,似乎听出她话里行间的意思。

    阮夏看也没看他,电话照旧,“今天回去我们重新设计方案,那个案子迟早是阮氏的。”

    “哼,你想的倒是美。”那头的苏向宇明显不高兴了,也不知他是生气阮夏对于秦末的势在必得,还是生气她的骄傲自负。

    “呦,你那是什么语气?”阮夏车开得照样四平八稳,“我跟你说,你少跟我来这,我还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苏向宇啼笑皆非,“我的姑,你也就骂我行。有能耐你去骂骂你家那宝贝疙瘩秦末?”

    “宝贝疙瘩?”阮夏笑眯眯的挑眉,“不错不错,有进步。”

    就连车里的秦末唇角都弯了起来。

    “好了,不贫了,回公司再说。”阮夏恢复一本正经,收敛了笑容,挂断。

    沉默了一会儿,她转头跟秦末说话:“我不知道你接下来会怎么做,但我还是那句话,你别再做让我伤心的事,也不准你拿自己不当回事。秦末,你不心疼自己我心疼。”

    也许别人会觉得阮夏的很卑微,可她自己却不觉得,本来就是相互给予的,现在的秦末还不能给她,那她就给,无条件的给,只要他有一天可以确定自己的心意。只要他终有一天会上她,这一切,就都值得。

    当初她气愤秦末瞒她太多事,气他迟迟不肯喜欢她,气他不懂真心。之后她闹过吵过,也曾想过放弃,却都以失败告终,现在她认了,不过就是再等等,那么多年都等过来了,还在乎这几天?更何况,秦末对她,早就不一样了,不管他说不说得出来,现在,他有心有力要帮助阮氏,要守护她,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秦末,你记着我的话,我再信你一次。”车子在MC大楼下停住,阮夏看着默默下车的秦末淡淡的说,“还有,你知道我的底线。”

    秦末低头看着驾驶座的她,语气很平常的回她,“阮夏,我欠你很多,也的确对不住你,所以这一次我由着你警告我,但是没有下一次。第一,我不会再骗你,第二,你是我的女人,不需要时时想着怎么保护我,这种事应该换男人来做。”

    “好。”阮夏笑着跟他你来我往,“秦末,我期待着你诺言兑现的那一天。”

    话毕两人分开,一个慢慢走进MC,一个开了车静静离开。

    秦末一路沉默着进了电梯,忽然就想起他和阮夏继初见之后的后续纠缠,那时候他还是穷学生一个,再加上行事寡淡,几乎没什么朋友。可阮夏却是**,妈妈还是知名企业家,经常偷偷开了车带着同学去私家别墅聚会。每一次她邀请他他都会拒绝,可那天她开了加长跑车大喇喇出现在他面前。他走,她就跟,他停,她也停,他试图去图书馆坐着,她竟然干脆停了车在楼下等。实在受不了她这样高调的邀约,秦末只得收了书跟她走。

    坐在副驾驶位上,他的脸色其实很难看,可驾驶座上的阮夏明艳的笑脸一下就晃进了他的心。

    “叫你早点答应的嘛。”她还是那副志在必得的嘴脸,笑得他几乎觉得自己就要喜欢上她。

    那是秦末第一次领教到男女之间那种微妙的感觉。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原来那种感觉其实也可以叫做——心动。

    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他开始偏看她一眼,习惯边有她赖着陪着,甚至于她摆出大小姐的架势时,他都不再觉得那么讨厌。如果不是发现她是阮昊天的女儿,如果不是知道母亲瞒着他跟阮父的那些小动作,他或许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由着她留在自己边,直到……直到他看清自己的心。

    可惜,事实却是他的离开。

    他这一走就是四年,再也没回她的电话跟邮件。他当时是在给自己下一个赌注,他想要强迫自己回归原本的生活,他想要自己认清现实,他想要自己,不要再对她偏看哪怕一眼。

    然而,他和她终究还是要走在一起。没有人比秦末自己更清楚,离开的那四年,他无数次想起初见她时的样子:笑容明媚,阳光倾洒,一楼芬芳。

    “阮夏,”秦末摇头苦笑着打开办公室,心似有一丝甜蜜伴着苦涩,如如醉,“从今以后,再不放手。”

    言罢,办公室门静悄悄的被关上,好似此刻秦末心意贯通后的轻松释然,一如既往的悄无声息。

    再说阮夏,她把车子开到阮氏停车场,却不急着上去,竟然拿出手机拨通了好友骆梓潇的电话,把今天和秦末的谈话笑嘻嘻的说给她听,那头也是叽叽喳喳的笑声。

    “看来秦公子总算是开窍了。”骆梓潇知道两人的对话后终于长长舒出一口气,“阮夏,祝福你。”

    “嗯。”阮夏打开车里的音乐,不由轻哼几声跟着附和,“潇潇,我大概找出这些年追不到他的原因了。我把自己放得太低,致使他以为我永远不会走开。昨天和今天我故意着他给我承诺,甚至还吓唬他,也不过就是要提醒他,如果他我把我惹急了,我可是真敢走的。”她趴在方向盘上脸色淡淡的,继续说出自己憋了很久的心事,“秦末那副淡漠的子,如果我不刺激刺激他,他永远不会知道我在他心里的位置,更不会费心思去想。”

    那边骆梓潇也叹息,“阮夏,你的那么可贵,秦末迟早会看清自己的心。”

    “嗯,我等着那一天。”阮夏说着从车里走出来,长发随着微风絮絮的飞舞,更衬得她眉目如画。

    “加油。”骆梓潇给她鼓励,“你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用不了多久了,我坚信。”

    “对。”阮夏坚定的看向远处明媚的蓝天,“我也坚信。”

    作者有话要说:

    已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了哦。PS:骆姑娘这酱油打得真真是极好的,小梁少校甚感欣慰。

    后面还会有一点矛盾,括弧,之后就再也木有了哦,甜蜜甜蜜蜜滴马上就来了,咱保证。

重要声明:小说《阮阮一夏(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