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二十三章 见坑就跳

    阮夏赶到连城的时候秦末还留在窗台,他的格终是别扭而闷,明明很想见她,却非要嘴硬的躲着不见。

    一路上阮夏都在思索,究竟要怎样跟他把之前的争吵不和解决。

    他的位置不太明显,阮夏费了点劲才找到他。

    似乎无论她和他发生什么,只要看见他,只要知道他的心里有她,哪怕他依旧生冷固执,她也觉得知足而温暖。阮夏站定在他后,声音轻轻的开口,“忙完了么?”

    秦末没有转,“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阮夏站到他旁,问的一脸淡定。

    “你又想做什么?”秦末颇有几分无奈,“你不是……”他略顿了顿,耳根似有些红,“被我气跑了么?”

    阮夏咋舌,简直死他别扭的样子,“你倒是有自知之明,还知道我是被你气跑的。”

    秦末盯着她看了半晌,悠悠叹气,“你就不能偶尔认真点儿?”他的语气很是无可奈何,“为什么非要见我?”

    “想你了。”阮夏逗他。

    秦末显然不信,“想我你就该回家。”

    阮夏气冲冲的去挽他的胳膊,咬牙切齿的回击:“你明显不不愿,我才没那么二皮脸。”

    秦末转继续看他的月亮,顺便白了她一眼。

    阮夏笑嘻嘻的再次凑上来,“说,为什么躲着我?”

    “不是你说不想见我的么?”秦末就连理直气壮都是那么自然。

    阮夏轻叱,“你少来。”

    秦末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遂转头看她,“阮夏,你……”阮夏却忽然打断他的话,“先回家。”

    秦末不动,“我还没完事儿。”

    阮夏收回手,“哪一间?我进去给你帮忙,大不了喝多了你扛我回去。”

    秦末被她噎住,只好冷着脸牵着她的手下楼,阮夏捂了嘴偷笑。

    小样儿,也不想想哪回他能赢了她?

    上了车,两人都很安静。

    俩人不过几天没见,可是却有种恍如梦境的感觉,阮夏之前的离开虽然气愤大过理智,却也原本打算躲秦末一阵子的。至于秦末,他本就觉得愧对阮夏,再加上刚刚意识到自己对她有了别的想法,难免有些尴尬和男孩儿心思。

    说来也好笑,他那么大一男同志,括弧,此同志非彼同志,咳咳,继续,他那么大一男同志,竟然现在才有窦初开的小心思,实在有够滑稽。

    阮夏一直在明目张胆的打量他,秦末不是没发觉,然而一路上都没吱声。他开得很快,颇有些心潮难平,等他意识到边太过安静的时候,阮夏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

    把车开进停车场,秦末轻手轻脚的替她解安全带,正准备抱她进电梯,却发现她睫毛颤动,明明就醒着。

    秦末有些恼,直接转

    阮夏却忽然睁眼,单手扯住他的衣角,注视着他的眼里满含温

    秦末愣了一下,只得由着她磨磨蹭蹭的从车里走出来。

    阮夏嘴角弯弯的紧靠着他走出车里,秦末被她黏腻的行为惹得窘迫,只得叹口气,回就把她打横抱起来。阮夏得逞,闷笑着双手绕上他脖颈。

    坦白说,两个人都很累,累到不想说话,更不想埋怨。

    秦末抱着她的手收紧再收紧,心里不自觉的庆幸,这一刻,如果要他拿全世界来换,他也心甘愿。而阮夏,她只是觉得心满意足,秦末在意她,她看得出来,他对她,或许已经开始偏心。

    “先去洗澡。”进了门,秦末冷冷的声音传过来,“睡衣还在原来的地方。”

    阮夏没忘记调侃他,“没扔掉泄愤?”

    秦末嘴角抽动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无视她的嬉皮笑脸,“你要是不想洗,我可以帮你。”

    阮夏却光着脚走近他边,轻轻伏进他怀里,“秦末,原本我是真的打算跟你一刀两断了。”

    秦末的心一抽,微微抬头。

    “为什么改变主意了?”

    “陈忱来找过我。”

    秦末眼神一冷,眉头越皱越紧,一只手慢慢抬起她下巴,眯眼的时候似乎带了怒气,“她还敢找你!”

    阮夏笑呵呵的搂住他的脖子不松手,缠着他走到沙发上坐下。秦末还在生气,“不是跟你说不要再理她么?”

    阮夏学他的样子也跟着瞪眼,“喂,她自己来公司找我的好不好?”

    “你们公司的保安都是干什么吃的?”

    “跟人保安什么关系?我总得顾忌一下陈氏好不?”阮夏好笑的揉揉他的脸,“毕竟还没跟他们正式撕破脸呢。”

    秦末低头冷脸的盯着她,薄唇紧抿,“她又跟你说什么了?”

    “没有。”阮夏靠近他颈窝,“什么都没有。”

    他敛眉。

    阮夏笑着亲亲他的薄唇,“吓你呢,她怎么可能刺激到我?”

    “阮、夏。”秦末牙齿咬的死紧,一字一字几乎是硬挤出来的,“你真是——”

    阮夏却是毫不所动,淡定之极的接住他的话,“真是什么?”边说还边昂起了小巧的下巴,一脸的理直气壮。

    “你明知我最怕你因为她误会我!”秦末是真生气了,他还以为她又伤心了。

    阮夏心里一阵触动,面上却仍是淡淡的,“谁让你惹上那么大一朵烂桃花,活该。”

    秦末气结,“阮、夏。”

    “喊什么喊?你还生气了?”阮夏瞪一眼眼前贴得近近的男人,“明明现在形势已经乱的很,却还得抽时间来应付你那些乱七八糟的花花草草。你以为我愿意啊,你自己说说,动不动就骗我,我走了连找都不找,瞒着我做东做西,你还有理了还!”

    秦末听到最后一句,已经开始倒吸凉气,这女人是来算后账的么?

    不够理亏也是事实,他只好离她远点,放开她的腰,打算先去洗澡。

    阮夏可不会就此放走他,“说不过就跑了么!”她直接跳到沙发上,抢先一步拽住他衣角。

    “说吧,你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秦末顿住,抚了抚额角问她。

    阮夏冷哼,“鬼主意?比起你来不是还差得远?”

    “阮夏,”秦末叹气,“你……”

    阮夏微笑,“心虚了?”

    “唔,还好。”

    “喂!”阮夏没想到他脸皮变得这么厚,“你就不会哄哄我?”

    “不会。”秦末百分之百的煞风景。

    “得得得,咱还是没人疼没人。”阮夏听不下去了,撅着嘴乖乖放开他,不过还是很没骨气的连睡衣都帮他送进浴室。

    之后两人都很安静,秦末有些疲倦,最近应付陈氏的事心太多,还得防备他们的小动作,再加上跟阮夏的感过渡,他洗完澡就先上躺好了。

    阮夏也跟着上,之后关了灯,秦末睡得很轻,阮夏贴上去,轻轻抱住他的腰。

    秦末的声音很低,“还是不想说什么吗?”

    “唔,你猜出来了?”阮夏搂着他的腰,“唉,演技还是太差啊。”

    秦末低低的应一,“你见过苏向宇了?”

    “见了。”阮夏也是声音低低,“为什么不告诉我?”

    秦末回抱住她,“我只是……不想你再胡思乱想,又……难过。”

    阮夏的体有些僵,心跳也快得不像话,良久才闷闷的嗯了一声。

    秦末低头亲吻她的额头,“阮夏,我……”

    阮夏搂紧他,“傻瓜。”

    秦末没吱声,只是将她更加拉近自己,这种安逸的感觉让他不由得舒一口气,心里踏实了许多。

    良久,阮夏缓缓伸手,轻轻揽住他脖颈,极小声的问:“你打算怎么做?三个月的确太赶了。”

    秦末低头看着她,“还好,在我看来时间足够了。”

    “我知道你因为之前的事在自责,也不喜欢陈和升的所作所为,你生淡薄,不在乎世俗名利却又被迫卷进这些是是非非当中,因为你父母,因为我父亲,也因为我。秦末,我曾经想过彻底离开你,不再让你为难,可我还是忍不住,忍不住悄悄的你,忍不住留在你边,忍不住心疼你守护你。”

    秦末沉默,只细细的看进她眼里。

    “秦末。”阮夏忽然坐起来看着他,“你告诉我,你对我到底有几分真心?我得很累,如果你觉得还是不可能,我们就好聚好散吧。”

    阮夏今天从见到他开始就一直让他摸不清头脑,先是去“连城”截住他,然后说得他哑口无言,之后再诉说自己的心,对他步步紧,明显就是为了让他自乱阵脚,说出她最想听的话。

    可是该死的,他听了之后,即便知道她的小心思却还是遇坑就跳了。

    足足有一分钟,他的喉结滚动,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然后他猛地起,阮夏一惊,立刻就被他拉过去紧紧搂在怀里,“阮夏,我……”

    他犹豫再犹豫,却是言又止。

    阮夏的心很复杂,虽然今天她用了些小心机,着他然后去他的话,想要从他嘴里听到一个答案,可一旦到了这个临界点,她的心不是不激动的,“你……你对我?”

    “阮夏。”秦末紧紧抱住她,眼睛深深的盯着她,脸色认真而纠结,半晌才憋出一句,“你……你不可能没看出来……”

    如果是往常阮夏早就该笑出声来了,可今天不同,人类就是这么贪心的动物,得到的永远不嫌多,“秦末,我看不出来。”她把声音压得很低,听起来似乎有几分无奈,“我们需要的是沟通,我对你怎样一直有在告诉你,可你对我怎样……你从来没有提过。”

    秦末懊悔的吸气,这一刻他不是不紧张的,“我……阮夏……我……”

    “你你你!你结巴了么?平时气我的那个气势呢?”阮夏刻意装作不耐烦的样子,“秦末,如果承认真的这么让你难以启齿,我马上就走!虽然我的确非常你,也的确没了你就活得不人不鬼,可也不至于让你这么瞧不上!”她故意把自己说的可怜,然后再下上一剂猛料,“我是个女人,就算行再不好,随便找个男人再嫁也觉不成问题!”

    她扬高了声调,又那么咄咄人。秦末开始害怕,好似抓蛇被抓到了七寸,又是生气又是心疼,甚至还有着懊恼跟担心,此时此刻他的心实在复杂,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记得万千言语化作一声怒吼,“你敢?!”

    说罢就俯头狠狠吻上惹恼他的小女人,双唇相贴的时候他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

    阮夏成功得逞,虽说她还是没有听见自己最想要的那三个字,可他已经将之赋予行动。她没有抗拒,迎上去回吻他,甚至主动伸出舌头与他的相互纠缠,秦末低低的闷哼一声,加深。

    作者有话要说:

    有急事出门,补更留在回来之后。

重要声明:小说《阮阮一夏(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