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十六章 争吵离家

    昨晚的洞房花烛秦末过得相当憋屈,某个搞得他浑冒火的小女人虽然被他收拾的很惨,两人却还是没有什么实质的突破。一大早阮夏就贼笑嘻嘻的扑进他怀里,哼哼唧唧的提醒他,*求不满的男人应该去冲个冷水澡,括弧,顺便帮她来杯红糖水。

    秦末黑着脸先去给她冲了红糖水,然后才进了洗澡间,老半天才换了衣服出来。

    阮夏正在接电话。

    “张叔。”阮夏满脸笑的打招呼。

    “小夏,先生今天恐怕不能见你们了。”司机老张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波动。

    阮夏心里立刻有不好的预感,“怎么了?”

    “先生正在动手术。”

    “他不是好转了,怎么会?!”阮夏掀了被子起来穿衣服。

    “医生说是绪波动太大。”

    “绪波动?”阮夏骇然。

    是她,是她说了那些话故意气他。之前医生就跟她说过,父亲的体已经经不起再一次手术,如果不得不手术的话,恐怕就……

    是,阮夏是恨他,可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

    “张叔,现在医院里都有谁在?”阮夏站起来走进洗手间。

    “阮洛和夫人都在。”

    “好,你们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挂断电话阮夏随便洗了把脸,忽然有些六神无主起来。

    秦末走进来,摸着她冰凉的手说:“我陪你一起。”

    阮夏摇头,“不用。”

    秦末不说话,只低叹一声揽住她的肩膀,“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阮夏轻轻推开他,“我先去医院,见面的事先缓缓好么?”

    秦末神色如常的答应,“路上小心。”

    “嗯。”

    急急忙忙跑出门,阮夏出了电梯直奔停车场。还没走到车子跟前就接到妈妈的电话。

    “妈。”

    “小夏,你别担心。你爸爸正在手术,医生说抢救过来的希望很大。”

    “好。”

    “阮夏,这次的事跟你无关,是我,是我跟他吵架了。”阮母的语气虽有些低沉,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气势。

    “吵架?”阮夏停住脚步,“为什么?”

    “我知道了,他瞒我的那些事。”

    “妈,对不起。”阮夏有些愧疚。

    阮母沉默片刻:“阮夏,你是怎么知道的?”

    “五年前,我亲耳听到的。”

    “这就是你恨你父亲的原因?”

    “妈,”阮夏忽然落泪,“妈,爸爸他,不值得你。”

    “小夏……”那头的阮母声音也瞬间沙哑,“从前他不我,所以他跟人合谋设计我,设计阮氏,甚至出去找*妇,这些我都可以理解,可……可他不该连你的主意都打。”

    “妈,”阮夏握紧电话,“爸爸不喜欢我,他不我,这些我都能原谅,可他为什么要卖掉我?为什么?!”

    “他以为你是我跟陈和升的孩子。”

    阮夏擦掉眼角的泪,“呵,可笑,真是可笑。”

    “一个对对婚姻全不忠贞的男人,哪里来的脸面去质疑自己的妻子还有孩子!”

    “妈,如果爸爸没有死,他今天活下来了,你跟他离婚。”

    “阮夏……”

    阮母留了一句话,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可我他。”

    阮夏深深望了一眼电梯出口的亮光,默默吐出一口气,然后向着自己的车子,大步而去。

    *

    阮夏出门后秦末就坐在边,眼神深深,不知在想些什么。

    就这样愣了接近十分钟,门铃忽然响了。

    以为是阮夏忘记带东西,他连忙就去开门,入眼的却是陈忱。

    他有点吃惊,“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家我还能打听不到?”陈忱微笑,“不请我进去坐坐?”

    虽然对她的行为有些反感,可于公于私秦末都不能做的太难看,只得侧让她进门。

    陈忱大大方方的坐在客厅沙发上,“阮夏不在?”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秦末,我们很久没见面了,我想你。”

    秦末嘴角挂起一丝冷嘲,“陈忱,这里没有别人,你演戏给谁看呢?”

    “演戏?!”陈忱猛地站起来走到他跟前,“秦末,你说这话未免太没有良心!”

    秦末的语气依旧淡漠,“陈小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秦末,”陈忱坐到他旁边,用手包在他的手心,“你明知我你。”

    “陈小姐大概忘了,您一向博。”秦末缩回手,嘲讽。

    陈忱紧皱眉头,“博?秦末,我是怎么对你的你应该清楚,你却和别人结婚了!”

    秦末顿然愠怒,“陈小姐,请你不要总是说一些意味不明的话!我和谁结婚与你何干?”

    陈忱脸色惨白,许久才恢复血色,“意味不明?秦末,你……你竟然真的这么绝?”

    秦末实在是不想应付她的无理取闹了,这个女人自从出现就无时无刻不缠着他,简直烦不胜烦。

    “出去。”

    陈忱急了,开始口不择言,“秦末,你不要忘了!我们有一个孩子!”

    “够了!陈忱!孩子是怎么来的你自己最清楚!”

    秦末的话音刚落,阮夏就推门进来,她看着他,很平静的看着。她的秦末,那么熟悉的一张脸,此刻却满含愠怒。

    良久,杵在门口的阮夏仍旧静静,看着房间里的两个人。

    她回来是想带他一起去医院。

    刚才她跟妈妈打电话,忽然觉得能够拥有秦末是一种幸福,之前她一直在拒绝他的好意,她以为他肯定在偷偷难过。她了解的秦末,就是这么个人,有苦也要憋在心底。

    所以,她回来了。

    然后,她听到了自己一直以来逃避的事实。

    她在楼下犹豫了那么久终于回来,等到的却是这么个结果?阮夏很坚强,一直以来她都是这么告诉自己,所以她不哭,尤其是在别人面前。她以为从昨天开始秦末就再不是她的别人,可惜……

    事与愿违。

    她以为他总有一天会上她,她一直这么以为,所以她才能一次又一次地忍受他的冷漠,他的欺骗。

    可惜现实却是一把刀子,割碎了她所有的期许。

    于是她笑,笑得一脸云淡风轻。

    她看着秦末,“我忘记带车钥匙。”

    然后就没有理会陈忱,转走进卧室。

    秦末一脸怒容的将陈忱拽出门去,“陈忱,我不想再看见你。”说完就砰地一声关了门。

    进到门里的时候阮夏在收拾东西。

    秦末脸色很难看,“你在干嘛?”

    “收拾行李。”她说,“我打算去医院陪几天父亲。”

    直觉告诉秦末不是这样子,他上前几步紧紧抓住她的手腕,“阮夏……”

    “放手。”阮夏一直在忍着眼泪,想要挣脱,却被他抓得更痛。

    秦末闭了闭眼,耐着子解释,“你听我说……”

    “我爸爸还在手术……”阮夏转,即便被他抓着手,却依然不想看见他的脸。

    “阮夏!”秦末硬生生扳回她的肩膀,“你误会了!”

    “秦末,”阮夏看着他,“我一直在等你告诉我。”

    秦末张了张嘴,阮夏打断他,“我早就知道了。”

    “我没有生气。不怨你,你没有必要把曾经的事全部告诉我,这一点我懂。”

    沉默。

    几分钟后,秦末忽然揽住她,“阮夏,我不是刻意瞒你,我是怕你……怨我。”

    “怨你?”阮夏笑着看着他,声音极慢,“怎么会呢。”

    她的绪似乎有些失控,已经压抑到极限后急需缺口宣泄,尤其是对着秦末,此时此刻。

    刹那间一片死寂,秦末也看着她,神冷峻,慢慢地抬手抚向她的脸,“孩子不是我的。”

    “我知道。”

    阮夏接的很平淡。

    他解释了,终于肯解释了么?可惜,不该是这时候,更不该是这种境。阮夏只觉得心痛之极,刺心之悸。

    “你……”他一愣,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阮夏轻轻拿开他的手,“解释完了吗?我要去医院了。”

    “阮夏,”秦末开口,“如果我说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你……”接着他放开原本拉住她的手,“就不会我了,对么?”

    “秦末,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阮夏对他的料定有些无奈,转颓然地坐到上,低了头小心收着自己的衣服,“你知道的,我对你的要求从来就不多。”

    “是么……”秦末低声呢喃。

    阮夏抬起头来凝视了他许久,良久才复又拉开了口:“不是么?秦末,我明明记得……”她苦笑,“你一贯的对我避如蛇蝎。”

    闭眼,她苦涩的吐出四个字,“任何事。”

    说完她转拿了包,紧走几步朝卧室门外走。

    手被人拉住,阮夏忍了许久的泪早就落了满脸,转头骂他的时候全部映进他眼底。

    秦末心痛的一瞬间窒息。

    “放开,混蛋!”

    “阮夏,我们不能就这样吵架。”他紧皱着眉看着她。

    阮夏使劲挣扎,完全不想继续听下去,她累了,真的精疲力尽。

    “放手!秦末!!如果你还想给我们彼此留一点念想,你就给我放手!”

    他却依旧攥着她的手腕,紧紧不放,“阮夏,很多事都是我们决定不了的,从前我以为自己跟你不会有任何感纠葛,所以我做事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关于陈氏,关于阮氏,关于上一辈,这些都是之前的决定。现在我娶了你,我喜欢上你,我在乎你,这一点毋庸置疑!”

    阮夏低头不说话。

    他有些着急,“阮夏,我跟陈忱真的没有什么,那个孩子也不是我的,自始至终,我从没有过别的女人。”

    “够了。秦末,我们改天再说好吗?”阮夏抬了脸看着他,一字一顿说的十分郑重。

    秦末盯着她的眼,直至放手。

    阮夏随即拿起包,离开。

    阮夏一直走一直走,直到进了停车场,坐进驾驶座,她这才埋着头大哭起来。

    打开音乐,她哭得撕心裂肺。

    阮夏就是这样,就算是哭,也要躲在自己伪装好的躯壳里。

    广播里在放杨宗纬的流浪记,曲声阵阵,动人心肺。

    “怎样才能够看穿面具里的谎话,别让我的真心散的像沙,如果有一天我变得更复杂,还能不能……”

    秦末,我看不透你了,看不透了……

重要声明:小说《阮阮一夏(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