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十四章 欢迎之至

    阮夏半道上就给苏向宇打了电话,一来是为了谈公事,再者也顺便打探下他的态度。

    关于他跟秦末的关系,阮夏皱了皱眉头。不知这苏向宇葫芦里究竟是卖了什么药,他明明知道自己跟秦末的关系,却又一直不肯说出口。可他不说也就罢了,好不容易都憋到现在了,却又忽然来了个一鸣惊人,实在是心机深沉了些。

    不过以阮夏对他的了解,再回想上次见面时他的表,说诡异嘛倒不至于,虽说他向来神经兮兮,却也不是什么坏人。

    可是这次,阮夏是确确实实不懂他了。从前她一直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很准,最近却越发怀疑起来。不光苏向宇已经不是从前的苏向宇,就连秦末,怕也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秦末了。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苏向宇竟然已经到了,手里端着杯咖啡在看她办公桌上的相片,很仔细的表,还是那张熟悉的脸。

    “怎么来的这么早?”

    “嗯。”他应了一声,“本来就离你这儿不远。”

    “资料都带过来了?”

    他从一旁的公文包里拿出资料夹递给她,“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你那是什么破表……”她白了他一眼,“你不是一直对我避而不见么?不是正经事我哪里敢随便约你。”

    “还是那么毒舌。”苏向宇端起咖啡浅饮一口,漫不经心的接口问:“关于陈氏的事,你真的决定了?”

    阮夏眯了眼笑,“嗯,正所谓不入虎焉得虎子。当年他们抢去我阮家的东西,如今我也该一步一步夺回来了。”

    苏向宇挑了眉看她,“你就这么肯定我不会把如此值钱的消息泄露出去?”

    她迎难而上,“还好。”

    苏向宇走到她对面站定,“阮夏,我记得之前跟你谈过条件的。”

    “条件是死的,人才是活的。”

    他还是坚持,“那么你的意思是?”

    “苏向宇。”

    他眼睛发亮的看着她,“嗯?”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儿?”

    “呵呵……我晓得你已经成年很久了。”他挑了挑眉头,“不过看你的心智,大概还是牵强了些。”

    她被他逗得一愣,回头略带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苏向宇,你这人还真是蛮有意思,或者你以前都是这么忽悠着别人过来的?”

    苏向宇也是顿了一顿,却又立刻扬起一抹让人看不透的笑,“阮夏,你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我,我觉得很没有意思。”

    阮夏还是笑,“试探?我以为我表现得十分明目张胆。”

    “呵呵……你倒是好心。”

    “你的似乎也不错。”

    他转回去拿咖啡,“我们这样兜兜转转的打马虎眼,有意思么?”

    “那我就跟你撂下一句明白话。”阮夏四两拨千金,“你我之间的条件,我大概还是可以对等互换的。”

    “对等互换?”他漫不经心地低头把玩手里的咖啡杯,“我很好奇,你会拿什么东西来跟我互换。”

    阮夏走过去仰头看他,“那就告诉我,你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苏向宇忽然大声朗笑起来,并不答话,只是斜视了一眼旁边的阮夏,“果然够明目张胆。”

    “苏向宇。”阮夏刻意压低了声音,“合作是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我认为我对你足够坦诚。”

    苏向宇微微低了头,将咖啡杯放到唇边却没有喝,只笑得轻飘飘的盯着她看。

    阮夏被他笑得一阵鸡皮疙瘩,只得干咳了一声,“你就不能偶尔正经下么。”

    “这辈子能让我足够坦诚足够正经的人,只有一个。”他将搁在唇边的手倏地抚上她的脸颊,笑呵呵的来了这么一句。

    “你妈?”

    “不是。”他笑着扬了扬眉头,依旧是能够迷死人的微笑,“那个人,必须是——我的女人。”

    “女人”这小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呵呵,”他转过看着她,刻意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坐下来,“怎么样,感兴趣么?”

    她刻意装傻,“对什么感兴趣?”

    “自然是当我的女人。”他笑得颇有那么几分不怀好意,抬眉看了看她,“阮夏,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我对你有意思。”

    阮夏叹一口气,“看出来了。”她的视线定定落在他上,极不忸怩的扬了扬唇角,“我以为之前一直躲着你就已经足够表明我的意思了。”

    他倒是毫不介意她的拒绝,“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

    “有分别么?”她笑出口。

    “阮夏,我这个人很势力的。做决定之前你最好想想咱们之间的合作。”

    “威胁么?”阮夏站起来去替他续杯,顺便也帮自己冲了一杯咖啡,然后放到唇边尝了一口,略啧了啧舌,“有些东西定型之后也就没什么希望扭转了。就好比这咖啡,你看,不管加多少糖,苦,终究是苦。”

    苏向宇略抬眼去瞅她,总算是笑不出来了。

    “你想说什么?”

    “苏向宇,你是秦末的弟弟。”

    他扯唇讽笑,“消息还蛮灵通的。”

    “作为刚刚走马上任的秦太太,我觉得应该再没有人能比我的消息更灵通了。”

    “秦太太?”苏向宇的子似乎瞬间僵硬了一下,“你跟秦末……”

    阮夏绝对是大方的很,“是啊,今天刚刚领完结婚证。”

    苏向宇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将咖啡杯顺势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然后就黑着脸紧紧盯着她,“阮夏,今天你找我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阮夏面色倒是正常的很,“也不算是,不过我怎么着也错阳差成了你大嫂,你不觉得应该恭喜一下么?”

    双拳攥紧,苏向宇几步近,皱着眉头打量她那张明艳的脸,“还有呢?”

    阮夏猛地站起来退后几大步,“哦,瞅我这记,那什么,我一会儿还有个会,既然咱们差不多谈完了,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

    苏向宇哪里是那么容易被打发的人,一个健步就擎住阮夏的手臂,然后在她惊愕抬眼的时候顺势揽住她,他勒得很紧,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

    阮夏缩了缩子,有些尴尬的往外挣,“呵……祝福也不用这么,额,吧。”

    苏向宇不说话,只是把她乱动的脑袋往深处压了压。

    阮夏挣脱不开,只得尴尬的后仰子,想伸手把他推开,却听见他在她头顶微微开了口。

    “秦末是我大哥,我不希望。”

    她有些不高兴的想反驳几句,正要抬头劝他几句,却被他用手固定了脑袋,死死的压进怀里。

    “而你,成为我大嫂,我更不希望。”

    这一次,阮夏不动了。

    他在她头顶叹息,“阮夏,这下你还觉得我之前对你,是在开玩笑么?”

    “……”

    “我对你,从来就很认真。只可惜,你从来不把我放在眼里。”

    苏向宇低头看着怀里的阮夏,完全如预料中的样子,尴尬地僵在那里,脸上的笑早就没了。

    良久,她的声音传出来,“苏向宇,放开我。”

    苏向宇却抿了唇低头盯住她,看着她脸色郑重眉头紧皱的样子,终是笑了笑莫可奈何的放手。

    阮夏在心底偷偷松了口气,谁知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又被他抓了手拉至口。

    “感觉到心跳了么?”

    “你的心跳得很快。”她仰头看他。

    “这是我妈妈的心。”他按住她的手,笑进了眼里。

    阮夏震惊,“你妈妈的心?!”

    苏向宇还是笑,那么迷人的一个男人,今天看起来却是那么忧伤,“我妈妈把心换给了我。她走的时候很安详,她我,更那个男人,可是他却娶了别人,跟她生下了秦末。这就是我的故事。”

    “她……是因为要给你换心才……去世的吗?”

    “她瞒着我服了一整瓶安眠药,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医生拿了遗书替我换心,直到我从手术台上醒过来才知道……我换的心,是我妈妈的。我之所以能活着,是因为我妈妈用她的命换了我的。”

    “你有心脏病?”

    “嗯。”

    “苏向宇……”

    他看着她笑,“同我了么?”

    阮夏很煞风景,“没有。”

    “真是狠心……”

    “你之前为什么不找秦末。”

    “找他就有用了?”他松开她的手,“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才能学会生存。”

    “没错,走投无路的确是痛苦,可我们毕竟不是神,预知不了未来。”阮夏似乎也颇有感触,“你上承载了你妈妈的生命和希望,就该好好的活,活给呆在天堂的亲人看。你不知道,有时候守望,也是一种幸福。”

    “……”

    “苏向宇,你妈妈在守望你。”

    “守望?”

    “说句现在不该提的话,你比秦末幸福,你至少得到了母亲百分之百的。可秦末,自始至终,他的边,就只有自己。”

    苏向宇背靠着沙发背坐下,有些庸懒地表,唇角也不自觉地勾起来,“秦末这小子还真是在福中不知福,这种时候你都不忘了心疼他。”

    他的手有了些温度,慢慢抚向温的咖啡杯,轻触了一下:“真的没机会了?”

    阮夏笑了笑表示肯定,然后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要不你去找秦末打一架,我看看战果。”

    他的脸色怔了怔,随即拉起一抹浅笑,“为了拉近我跟秦末的关系,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阮夏倒是淡定的很,“我觉得你们应该见面聊聊。”

    他笑,“好啊,那就约个时间去你家里吧。”

    阮夏一愣,“我家?”

    “怎么,不欢迎?”

    “欢迎。”她撇撇嘴,“欢迎之至。”

    当然,只要他到时候别后悔。

重要声明:小说《阮阮一夏(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