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十三章 情敌相见

    秦末和阮夏吃过午饭之后,天气竟然渐渐下起了雨,下车拿了同一把伞,两人沿着停车场一起回家,慢慢步入从今天开始,共有的家。

    进门之后秦末就去书房接电话,阮夏也放下包进了卧室。

    她的心其实可以算作是五味杂陈,年少时她一直坚信秦末有一天会对她另眼相看,也曾梦想着嫁给他。如今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她的心却是感慨有之,惊喜有之,恍如梦中。

    她还记得,自己因为秦末的关系被同学嘲讽,尽管难堪却依旧故我;她还记得,她自小跟父亲关系不和,活了二十几年几乎没怎么看见父亲笑,父是什么东西,她只听过;她还记得,有一年冬天,秦末浑不在意的扔了她送他的礼物,尽管他知道那是她费了很大的气力才完成的手工刺绣;她还记得,他被她死死抱住腰,然后他满脸不耐的把她推开,他的眼里,哪怕连半分怜惜也没有……

    如今,他说他喜欢上她,并且,已经娶了她……

    她瞥了一眼卧室里那张豪华的大,仍是有了一种唤做终归的感觉。

    她挪着步子,渐渐走到边的高脚桌,瞥一眼上面的相片。

    那是秦末大学毕业时的相片,有很多人,白皮肤的,黄皮肤的,甚至还有个黑人。相片里陈忱挽着他的手臂,笑得得意洋洋。

    多么可笑,那里面,没有她阮夏。

    因为,他不肯。

    是的,秦末不肯。

    “秦末,你要考哪所大学?”

    “秦末,我就这样陪着你一辈子好不好”

    “秦末,你别走,别走好不好……”

    “秦末,当我求你!”

    “秦末,我就……这么叫你讨厌么?”

    “秦末……”

    她坐在桌边的高脚椅上,听着轻细的雨声,迷迷糊糊地竟陷入从前的记忆里,脸上的笑却不变,再冷再冰的天气,也比不过她的心凉。

    秦末,我等了你那么久,也你那么久,你是怎么忍心和别的女人有了一个孩子的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房门忽然响了响,阮夏动了动眉头却依旧垂着眼,只在秦末脚步声停住的时候伸手去抓了他的手臂。

    他没说话,只是任由她抓着,手臂顺势揽住她的腰,微一使力就把她抱了起来。

    阮夏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被他横抱起来,不吱声的揽住他脖颈,也没管他要带她去哪里,只是闭着眼睛,抓着他,不放手。

    “心急了”他调侃的声音传进她耳里。

    她没理他的逗弄,只压低了声音问:“秦末,你在国外的那四年,有没有想过我?”

    他动作一顿,“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秦末的声音很清晰,阮夏闭着眼睛细细的抱紧他,只觉得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我们结婚了。”

    “嗯。”

    “尽管我明知不该跟你结婚,我却还是这么做了。”

    秦末已经把她放到上,听了她的话微微黯了眸色,“你觉得我们不该结婚?”

    “秦末,你还有事瞒着我么?”好半响,阮夏终于提了勇气开口,声音略颤,似带了紧张。

    他的子伏下来,阮夏仰头看他,秦末的眼睛落在她脸上,然后单手抚上她的颊,“有。”

    “不打算告诉我么?”阮夏的语调很轻,轻到只细听才能听得到。

    “阮夏,我瞒了你太多事。”秦末躺到她旁边揽住她,“如果我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你会信么?”

    阮夏沉默了一会儿反而笑了,“那就说最大的那件吧。”

    “我父亲还有一个儿子。”他简单地丢出一句话来。

    “还有一个儿子!”她在他怀里震了震,“跟你同父同母?”

    “同父异母。”他的唇角习惯地微扬,讽刺之极的笑,“所以我父母,谁也不用愧对谁了。”

    阮夏低叹一声,“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今天早上。”

    她一愣,“谁告诉你的?”

    “呵,”他转头笑着看她,“一个据说是我亲弟弟的人。”

    “他……是谁?”直觉告诉她,这个人或许,她认识。

    他眯了眼笑,“这个人你该是熟的。”

    她的神经一紧,“谁?”

    他忽然低了头去吻她,唇齿间恶劣地厮磨出那个名字,“苏向宇。”

    “什……什么?!”

    阮夏狠狠咽了一口唾沫,只得眯着眼睛往后缩了一缩,小心翼翼地探头去看秦末,“你……你确定?”

    秦末却是嘴一撇就翻下了,“你是在跟我玩儿十万个为什么?”

    “啊?”

    “我公司还有事,得出去一趟,有事给我打电话。”说完就转走出去。

    “哦……”

    “喂!那你刚才把我抱上干什么?”她抖了抖手,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死男人,又耍她!

    “你下午去不去公司?”秦末朝她微微一笑。

    “嗯。”她抬了抬眉头,“你又想干什么?”

    “既然你也去公司,我也去公司,你觉得刚才——”他刻意瞥了一眼她微露的上衣,“有必要继续下去么?”

    “……”

    秦末见她不答话,也不再逗她,只是接着转,合上门之前仍没忘了嘱咐她,“记得带钥匙,我走了。”

    阮夏看着合上的门,忽然觉得对秦末,她真是越来越猜不透了。本想问下关于陈忱嘴里那个孩子的事,结果却被他话锋一转,蹦出个苏向宇成了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这节还能更狗血一点么?

    不过既然已经结婚,就总会有时间打破砂锅,她今天估计是被陈忱刺激着了,否则绝不会这么急进,甚至还带了几分伤古悲秋。

    伸了个懒腰,阮夏揉了揉眼睛,干脆也换了衣服打算回公司,虽然苏向宇一夕间就变成秦末的弟弟,不过绝对影响不了他们两个之间的合作关系,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阮夏还是分得清的。

    有时候现实还真是狗血,有一句话说的好: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看来他们今后的子,不会太怎么顺心了。

    思定她就出了门,谁知道她前脚刚出了电梯,一回头,就发现陈忱走到了她对面。

    “阮小姐,你好。”

    阮夏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忽然有些厌恶起她来,然而出口就这一个,她也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不咸不淡的跟她打了招呼。

    “有时间么?我们聊聊?”

    “好吧。”阮夏扶着额头,颇有那么几分无可奈何。

    “对面有个咖啡厅,环境不错。”

    “那就走吧。”

    陈忱倒是个直白人,阮夏进了咖啡厅股都还没坐乎呢就被她的话给雷到了。

    “阮小姐,我建议你跟秦末分手。”

    “分手恐怕是不行了。”

    陈忱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阮小姐,你是真的不懂还是装傻……”

    阮夏有些无语了,“陈小姐,我想你误会了。”

    陈忱眼睛一亮,“你……你愿意跟秦末分手?!”

    “陈小姐。”阮夏打断她的白梦,“不不觉得你应该先去找秦末谈谈?”

    “什么?”

    “就在今天,我跟秦末已经登记结婚了。”阮夏的笑容很镇定,“如果你想破坏我们两个的话,估计得再接再厉劝我们离婚。”

    陈忱气得从座位上站起来,“你!”

    阮夏凉凉的看着她,“陈小姐,我不妨奉劝你一句——”她拿了包包也站起来,“有时候人太猖狂了,是会遭报应的。”

    后陈忱几步追上来,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却仍旧能听出其间的咬牙切齿,“阮夏,我们的孩子你也不介意吗?!为了你自己的私利,你竟然连最起码的廉耻都不要了!!”

    “噗!”阮夏被她的话逗笑,“陈小姐,想不到你也懂得礼义廉耻这四个字的个中含义啊,佩服,佩服。”

    说完就再不管她,只管打了车直奔公司。

    “阮夏,你给我等着!!”

    “好,我等着。”

    直到再也看不见陈忱那张愤怒的脸,阮夏这才放下脸上的笑,狠狠地咒骂起某人来。

    秦末,好你个秦末,你TM混蛋,混蛋透顶!!

    正跟陈氏总裁陈和升谈投资案的秦末忽然一个喷嚏飞出来,对面的陈和升显然被惊到了,抬起头来侧目看了看他,秦末立刻出声道歉。

    “感冒了?”

    “大概是被人骂了。”他淡扬唇角回答他,心没来由的变好。

    “呵呵,让我想想,如今还有谁敢随便骂你”

    “陈总这么说可真是太瞧得起我了。”

    “秦总谦虚了。”

    秦末笑,“陈总,关于解约的事……”

    “可能不大。”

    “总还是有可能的。”秦末站起,“会议室大概准备好了,我们过去。”

    “秦总,你最好仔细考虑考虑,违约金可是笔不小的数目。”

    “总得物有所值。”

    “哦?”陈和升转,“比你跟我女儿的交还要有所值?”

    后的秦末淡淡的笑,“陈总,您说笑了。”

    “秦末,我以为你跟陈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那还真是我的不对了,”秦末走回办公桌拿了请柬出来,“下月初三,我的喜宴。”

    难得陈和升也被惊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你……”

    “我已经结婚,还有——”秦末替他打开会议室的门,“我跟您女儿,只是同学。”

    “那好,那咱们就只能公事公办了。”

    陈和升冷哼一声,率先进了会议室,而秦末,他在关门的一瞬间倏地转看向窗外,心却渐渐开朗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阮阮一夏(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