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十二章 一纸婚书

    说时迟那时快,秦末刚才开了个头阮夏就眼珠乱转的笑,“走吧,如此黄道吉,浪费了岂不可惜?”

    秦末倒是脸色淡定的很,“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阮夏笑,“我说你这人就不能直接点,想知道就说想知道,闷。”

    他转,“说不说随你,我记得公司还有事……”

    阮夏连忙去拉他的手,“明天我带你去见我爸,老爷子被我气得不轻,怎么样,你解气不?”

    秦末叹息,“你又何必这样。”

    “我怎么样他都不会顺眼,既然如此,我还不如坚决不顺着他的意。”阮夏看着秦末,“秦末,老爷子的确不是个地道人,他劝我不要嫁你。”

    秦末点头,“他到底还是关心在意你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上前去牵了他的手,“我应该直接到血淋淋的就把你抛弃了才对?”

    秦末不动声色松开她的手,直接开了车门坐进驾驶座,“我没意见。”

    阮夏不屑的嗤笑一声,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大大方方的落座,“说你闷你还来劲了,怎么,你这是打算气死我?”

    “气死你?”他连瞧都没瞧她一眼,“没那兴趣。”

    阮夏被他气极,只得无奈的叹口气,“你不是说今天是黄道吉,还不赶紧的?”

    秦末边发动车子边闷笑,“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婚?”

    “婚也是你我。”阮夏拿出化妆镜开始捯饬自己的脸,一会儿还得拍照,就秦末那张妖孽脸,她可不能被他比下去。

    秦末轻嗤,“别化了,黑眼圈都堪比大熊猫了。”

    阮夏斜一眼他,“作为一个人高马大的二十一世纪新新青年,你觉得总是这么言语犀利的攻击你未来的夫人,这样合适么?”

    秦末抿嘴,“我觉得很合适。”

    阮夏瞪眼,“恶趣味。”

    秦末的车开得依旧四平八稳,“承让。”

    阮夏一脸八卦兮兮的凑过来,“秦末,你中邪了?”

    “哦?”

    郑重点头,“精神不正常。”

    “我也这么觉得。”

    阮夏一愣,“啊?”

    他倒是笑了,“要不怎么会决定跟你结婚?”

    阮夏也笑,“听没听说过一句话?”

    他扬眉,表示愿闻其详。

    阮夏看他,“秦末,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秦末似乎有一瞬间的愣忡,大概有三秒钟的时间接不上话来。

    “你……”

    好吧,万年闷男还是本难移,一谈论正经事儿就变得此地无银吞吞吐吐。

    不过阮夏显然已经死他这个别扭劲儿了,立刻就是火辣辣的表白。

    “我你。”

    秦末还是不吱声。

    “秦末……”她叫他。

    他转头看她。

    “能嫁给你真好。”

    “阮夏……”他终是开了口,“谢谢你,肯嫁我。”

    每个女孩子都渴望,渴望自己最的男人能够真心诚意对待自己,哪怕从前她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可是只要坚持,只要肯努力,看吧,百炼钢也能化作绕指柔。

    阮夏秦末,这一点她从未隐瞒过任何人,尽管秦末对她一贯的冷漠逃避,她却依旧固执的坚忍面对。也许有人会觉得她傻,可是不就是这样么?这世上绝没有从天而降的胜利果实,更没有毫无缘由的恨嗔痴。正因为此,今天秦末愿意对阮夏另眼相看,甚至于喜欢她娶她,全都是因为她的努力跟坚持。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两人停车进了民政局,阮夏一路的神色渐渐变作郑重,颇有那么几分奔赴刑场的感觉。

    秦末手里拿着档案袋,一瞥眼瞧见她的神色立时有些哭笑不得,“阮夏,你要不要照照你那张脸?”

    阮夏不理他,依旧大喇喇的跨步向前,“你懂什么,这可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我能不严肃对待么。”

    “第一次?”他挑眉,“结婚你还想几次?”

    阮夏倒是笑了,“那可说不定,万一有一天咱俩掰了,我可是打算擦亮眼睛寻找第二的。”

    “第二?”

    阮夏偷笑,“怎么,有意见?”

    秦末哼笑一声,干干脆脆的转往里走,“没有,我表示理解。”

    阮夏气结,“喂!”

    他又加了一句,“但不会祝福。”

    “这还差不多。”阮夏立马换了笑脸跟上去,“户口本什么的都带了?”

    “嗯。”

    “我的你怎么找到的?”

    “去你公寓。”

    “你不是不要我公寓的钥匙么?”

    “我改变主意了。”

    “我说,你觉不觉得最近你脸皮厚的?”

    “谢谢。”

    “……”

    手续办得很快,也不知秦末是不是随口说的还是他们的时间点儿赶得好,黄道吉这一天办理结婚登记的人却不多,很快就排到他俩,直到拿了笔开始签字,阮夏都还觉得有几分不真实。

    出医院大门前她接过一个电话,来自陈忱。

    没错,就是那个她一直有些在意的隐形敌,当然,也即将成为她的商业劲敌。

    “阮夏,我是陈忱。”

    阮夏倒是没怎么惊讶,她早有预感,陈忱一定会找她。

    “有事?”

    “我想跟你见一面。”

    “陈小姐,你觉得有必要么?”

    “怎么,你不敢?”

    阮夏是真的忍不住笑出声来,“陈小姐,你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

    那头的陈忱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显是一愣,“关于秦末,我想跟你谈谈。”

    “陈小姐,我和他就要结婚。”

    “正因为如此,有些事我才不得不要提前告诉你。”

    “陈小姐,你觉得你是站在什么立场跟我不得不提的呢?”阮夏已经哭笑不得,“你和秦末不论发生过什么,都是你和他的事,你找我没用。”

    那头静了一静——

    “阮夏,我们有一个孩子。”

    “这样你也觉得没关系吗?”

    “你这样死缠着嫁给秦末又有什么意思?他不你,他甚至看见你就觉得厌烦。”

    “你可能觉得我恶心,觉得我是阻挠你婚姻的第三者,可你要想清了,在我们三个人中间,那个第三者,明明就是你。如果不是你,现在要跟他结婚的,应该就是我。”

    “阮夏,你可以不见我,咱们以后的路还长着,迟早有一天秦末会离开你,重新回到我边。”

    说实话,阮夏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么挂断电话的,只记得自己最后说了一句很丧气却也杀伤力足够强大的话:“陈忱,只要秦末愿意,到死我都赖着他,至于你,还请自便。”

    打心底里,阮夏一直觉得陈忱算不得什么角色,收拾她她几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因此也就一直不怎么放在心上。可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秦末跟她,竟然会有一个孩子。

    怪不得陈忱这么沉得住气,回国这么久,除了私下里公司之间的小动作之外,她几乎一次也没有露面,当然,两个人也只是在机场有过一面之缘。

    看来,她还真是小瞧她的手腕了。

    既然见面是推不得了,那她就大大方方的见,只要气场够足,以她正宫娘娘的份,她绝对有得是底气跟她小打小闹几番。至于秦末,他竟然真敢瞒了她,莫非这就是父亲查出来的事?可他今天为什么没有说出来?阮夏脑袋越想越乱,不自觉的就把签字笔给放下了。

    耳边似乎响起一个熟悉低沉的声音——

    “阮夏……”

    “阮夏?”

    “阮夏!”

    “啊?”转头愣愣的瞥一眼紧皱眉头的秦末,她疑惑的开口,“怎么了?”

    对方却冷着脸回答,“签字。”

    “嗯?”

    “签上你的名字。”

    她瞪一眼,“不就是走一下神,至于嘛你,瞅你那张脸。本来就没什么笑,这下更丑了。”

    秦末真是快被她气死,全都办完就差她签字了,结果她却在那里走神,怎么叫都不理,偏偏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附耳过去,他的声音带了几分咬牙切齿,“你再不签字人家还以为你不想结婚,那我可走了。”

    阮夏瞥一眼对面的工作人员,这才发现人家正用一张狐疑的脸悄悄打量她。

    “额,我刚才走神,那什么,我签,马上。”

    估计人家已经把她当神经病了,见过那么多对办结婚登记的新人,有哭的,有笑的,有吵的,有闹的,倒也有愣神犹豫不决的,可实在没见过她这样的,劈头盖脸先骂一顿自家老公,然后再笑眯眯的签字,还真是应验了一句话: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直到出了民政局大门秦末的脸都还是臭臭的,完全无视跟在他股后头的阮夏同志。

    “喂……”紧走几步也追不上他,阮夏简直是无语了,不就是走个神,至于这么小心眼儿么?

    “秦末!我饿了。”

    早饭都没吃就忙了这么多事,现在还得忍受某个男人的扑克脸,她真是恨不得脱了高跟鞋一头砸过去。

    秦末听见她的叫唤终于顿住脚,“那还不快点。”

    她一停眼睛顿时亮了,紧走几步追上他挽住他的胳膊,“去哪里吃?”

    他的语气沉沉,“回家。”

    眼睛更亮,“回家?你要做给我吃?”

    他侧头,微笑,“不。是你,做给我吃。”

    “喂!”

    “嗯?”

    “我已经是你老婆了,你就不知道疼我一下?”

    “阮夏,我是你老公。”

    她一愣,“额,嗯。”

    他忽然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笑容低低的伏下头来,“老婆,我总该行使些特有的权力。”

    “权力?”阮夏把唇靠上去,“你是指……夫妻义务?”

    秦末调侃不成反被她将了一军,只得挫败的叹口气,“如果你想,我很愿意奉陪。”

重要声明:小说《阮阮一夏(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