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八章 明枪暗箭

    在车上给秘书打电话交代了下事,然后阮夏就歪了头细细打量开车的男人。

    秦末被她直勾勾的眼神扰得一阵心烦意乱,只得加速前进。

    阮夏捂了嘴笑,气定神闲的闭眼。

    一会儿她跟秦母少不了斗智斗勇,还是存些力气养精蓄锐吧。

    停了车阮夏跟着秦末慢慢走,保姆开了门,客气地替她倒了茶。

    秦末摆手,脸色定定的领着她直接去书房。

    说来也有些好笑,秦母这样蛮不讲理的一个人,却是实打实的书香世家,就连职业都讽刺的很,她是一名大学教师,听说职称还是教授。

    阮夏边走边打量,秦末握紧她的手,不自然的一笑,似是安抚。

    两人走至楼梯口右边第一间,秦末敲门,“妈,我们来了。”

    秦母正在看书,开了门似笑非笑瞥了眼阮夏,满含深意。

    阮夏从秦末后走出,笑望着她,“阿姨。”

    “来了。”声音中透着明显的生冷,还有丝轻蔑。

    阮夏对她的态度倒是不怎么在意,她是秦末的母亲,而秦末,恰恰又是她阮夏最乐此不疲的男人。

    所以秦母瞧不起她也算正常,毕竟之于秦末,她也的确是处在下风。

    感就是这样,谁主动,谁又付出的多,谁也就足够卑微。

    从来如是。

    “阿末,我已经让保姆准备午饭,饿了么?”秦母走近秦末,面容慈的开口。

    “还好。”

    “你们先坐一下,我去楼下……”

    “妈。”秦末的声音还算正常,“有什么话您就直说,老这么当面一背后一,我看着厌烦。”

    秦母微露尴尬,眼神直直的瞅着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儿子,“阿末,你为了她——”说着就瞥一眼一旁的阮夏,“竟然这么跟妈妈说话?”

    秦末转走到书房桌前坐下,“您想说什么。”

    秦母有些激动了,“她是阮家的女儿!阿末,你要娶她我拦不住,难不成我还得对她三拜九叩笑脸相迎?”

    “妈。”秦末低沉着嗓音开口,“没有人强求你的态度。我只希望,您尊重儿子的决定。”

    秦母呆站在原地,半天也接不上话来。

    阮夏这时候走过去,脸色郑重,“阿姨,我希望您知道,我父亲和您的事,不是仅仅只有您受到伤害。而且,如今您已经到了这个年纪,想必也体会得出我母亲的痛苦。这些年,您跟我父亲一路纠葛缠闹,从之前的私到之后阮洛的出生,再到您大闹我们阮家,得我父亲败名裂。我想,不管您跟我父亲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您又是受了什么样的委屈,这一切,也该抵消的差不多了。还有就是……”阮夏走过她边,慢慢与她擦而过,然后在书桌旁坐下,“欠你的是我父亲,跟我妈妈,跟阮家,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

    秦母看着她,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却依旧站着不肯离开,而且,她站得还很理直气壮。

    “秦末,你就任她这样侮辱你的母亲?!”

    秦末起先没吱声,半晌后才叹了口气站起来,眼中冷意渐浓,“侮辱么?妈,你当年背着爸爸跟阮昊天偷的时候,想没想过你其实是在侮辱他?你应该不知道,他去世的那天,嘴里竟然还心心念念着你的好,一直说着让我不要恨你。呵,想来还真是好笑,那天你恰好不在,说是学校有紧要会议要开。”

    秦母嘴唇动了动,忍了半天才开口,“那天……那天学校确实有会。”

    秦末讽笑,“我跑去学校找你,我也告诉自己你正在开会。我甚至安慰自己那个媚笑着上了阮昊天车的女人不是我的母亲。可惜我的视力一向好,我甚至连你眼梢的皱纹都看的一清二楚。”

    秦母彻底僵住,没想到秦末竟然亲眼看见他跟阮昊天私会。

    “阿末,妈知道对不起你爸,可我不他,我无法强迫自己留在一个不的男人面前,何况他那时候已经病入膏肓,我……”

    “病入膏肓?”秦末冷硬的心似乎已经麻木了,他看着面前带他长大的母亲,“请你告诉我,我爸突发脑溢血,难道不是因为在酒店撞见你跟阮昊天开房么?”

    秦母瘫软,慌不迭的扶住旁的书架,“阿末,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那时只是……”

    “你不必解释,这些年我不说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妈,你亏欠的是爸爸,不是我。”

    秦母的脸色几经变化,试着开了几次口都没有发声,最后她说,“阿末,不管你信不信,妈妈很你。”

    秦末点头,满脸淡漠,“我知道。”

    “阿末,你……你原谅妈妈好不好。”

    “我没有资格说原谅。”秦末看着对面的母亲微笑,“你该跟爸爸说,说不定他会原谅你。”

    “好。我……我明天就去他的墓地。”

    “你知道地方么?”秦末问她,语气里没有太多的绪波动。

    “我,我知道的……他,他不是在老家那里,他……”秦母的语气里似乎有些慌张,顿了下才又一次开口,语气有些小心翼翼,“我下午就回老家,我去守着他,我在那儿陪他一个月。”

    “妈,”秦末看她,“爸爸的墓地,不在老家。”

    秦母,已经彻底摊到地上了。

    阮夏一直没说话,只是面无表望着秦母。

    这个女人,不管是作为母亲还是妻子,都是彻彻底底的失败。她自私、势力,甚至还喜欢得意洋洋的炫耀,她的羞耻心和德行,大概全部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早就消磨光了。

    秦母年轻时下嫁秦末的父亲,却又不守妇道勾搭上阮父,也或者她跟阮父早在她嫁给秦爸之前就已经暗通款曲。之后她偷偷生下阮洛,然后大闹阮家想要得阮父跟阮母离婚,结果却适得其反,阮母不但稳坐阮家当家,甚至还对阮洛疼有加,更没有追究任何人。所以秦母反而成了众矢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如今她依旧不肯死心,想方设法的栽赃陷害阮父,她知道秦末也不喜欢阮昊天,于是她就利用这一点,利用秦末是阮夏的弱点,也利用阮夏在阮家的重要地位,明目张胆的肆意妄为。

    “阮夏,别以为你就要嫁进秦家就可以小人得志了!我告诉你,别指望我能给你好脸色看!现在,立刻!马上!你给我滚!滚!!”秦母的语速极快,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阮夏笑着朝她走过去,微挑了漂亮的眉毛。“不是您要我过来吃饭的么?我觉得这里还不错,况且又要嫁过来了,咱们婆媳之间应该多熟悉熟悉,我决定今晚不走了,跟秦末住在这里。”

    她转头,看也不看秦母的脸,“秦末,你的意见如何?”

    秦末站起来,“随你。”他的嘴角扬起,脸色稍见和缓。

    “谢谢。”

    秦母已经气极,她指着阮夏的鼻尖,恶狠狠的骂,“你不用得意,咱们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好的,我奉陪。”阮夏笑着说,回答得干脆直接。

    正待秦母打算再次开口,却见秦末走过去揽了阮夏的肩膀,并且旁若无人地抓起她垂在一旁的手,五指滑入,相握,“妈,我希望你跟阮夏好好相处。”

    他这话说的认真且郑重,暗含警告意味。

    秦母剧烈喘息,转开了门就走出去,不回应也不反驳。阮夏忽然有些佩服她,明明就是她做错在先,又处在这么尴尬的境地,却还是这么趾高气昂,也不知她哪里来的毅力跟勇气。

    秦母的影一消失,秦末就立刻转,重又坐回书桌。

    “怎么了?”阮夏笑着上前,“是在生我的气还是你妈妈的气?又或者……”她低叹一声,“你在气你自己。”

    秦末的脸色有些沉闷,他低叹一声揽住阮夏。“没错,我是在生气。”

    阮夏偎进他怀里,“秦末,不管你再怎么故作冷面,你也依然还是她,她是你妈妈,虽然她做了错事,可她终究是你妈妈。你也用不着烦闷,为人子女自然以孝为先,我虽然就要嫁给你,归根究底也还是个外人。我和你妈妈之间的问题不在于你,也不在于我,这是个结,我们只能耗着,慢慢耗着。”

    秦末转看着阮夏,顿了许久才复又开口,却是语出惊人,“阮夏,我妈妈,大概斗不过你。”

    阮夏笑了笑,不作回应。

    秦末静静看着她,眼神深邃,忽然笑出声,“她果然老了,看人不如以前准了,竟然连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都分不清了。”

    阮夏愣了下,忽然伸手搂抱住他,将头埋进他的颈项,低低一笑道:“那可说不定,她可是我婆婆,我总得顾忌些,没准就变成我被她拿的死死的。”

    “你肯让别人算计着欺负?”秦末声音低低,“我怎么不记得阮夏是这么好相处的人。”

    “呵呵……”阮夏笑,眼光不自觉变得柔和,“在你面前我一向很乖。”

    大概有十秒钟的时间,秦末整个人都说不出话来。

    下一刻他缓缓抬起她的下巴,微低了头看着她,眼睛里流光异彩,“你……不怪我么?你父亲的事,我确实知道。”

    他问的很轻很轻,也非常小心翼翼。

    阮夏无奈叹了一口气,“我记得跟你说过,这些事不会影响到你跟我。你我都是理智的人,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只要不落井下石,我绝对不介意你幸灾乐祸。”

    平息心中的惊涛骇浪,秦末点头,“你跟我妈,我也不会干预。”

    阮夏笑,“放心,我会记得手下留。”

    他叹息,将她又抱紧了几分,“你果然还是你。”

    “废话,不是我谁能追到你这么个冰块脸?”

    “再说一次,我是什么,嗯?”低头,秦末的唇细细描绘着阮夏的唇形。

    阮夏闭眼,摸索着去找他的舌尖。

    秦末压抑着的心,低沉的笑,“这么主动?”

    阮夏睁眼瞪他,“臭美。”

    “美人在怀。”秦末眸色渐暗,声音也变得低哑,阮夏还未来得及再次开口就已经被他几近窒息的吻吞没。秦末一向理智冷淡,即便是对她也不曾有过这么亲昵的举动,其实从实际意义上来讲,这是他和阮夏第一次舌*吻,而且还是他在主动。

    秦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觉得浑冒火,只想狠狠亲吻眼前的小女人,尤其是看见她那双眼睛,听了她说的那些话之后。不断的加深吸,他狠狠压住她的后背,细密交缠,舌尖吞吐,口也在剧烈起伏。

    等到他放开她,两人的气息都有些混乱。

    阮夏嗔一眼他,呢喃道:“这么心急?不会是憋坏了吧。”

    下一刻,秦末微微眯了眼,阮夏调侃他的呢喃声也被他火的唇舌全部吞没。

重要声明:小说《阮阮一夏(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