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六章 横空出场

    刚回到家阮夏的手机就响了,是秘书小关的号码,她放下包就向阳台走去,顺便瞧一下楼下秦末的车子还在不在。

    果然,这男人不是浪漫的材料,刚送她回来就扬长而去,丝毫没有言男主的自觉,哪怕多停一会儿意思一下都没有。

    阮夏好笑的摇摇头,接了电话问:“怎么了?”

    秘书小关是个聪明且经验丰富的好助手,一般况下是不会在这个时间还打电话打扰她的,看来的确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电话刚接通小关就直接道:“阮总,如您所料,陈氏已经开始私下动作。”

    阮夏先是一愣,不过倒也没太大惊讶。

    “是广告案还是竞标?”她的声音依旧冷静。

    那头的声音也很平静,“都有。”

    “那就照计划办。”

    那边顿了三秒,应道,“可是公司近来的资金运转……”

    阮夏笑,“你就照我说的做,明天我会回公司。”

    “好,需要我安排会议吗?”小关的声音里已经明显受了安抚,“下午的招标会议正好需要您参加。”

    “嗯,帮我预约一下苏律师,我想见他一面。”

    “是。”

    阮夏叹了一声,“让他过来公司见我吧。”

    那边想了片刻,语气迟疑,“以苏律师的脾气,我怕他不会过来。”

    阮夏微微笑,“告诉他,不来的话我有的是法子他过来。”

    电话那边静了一下,低低应道:“是。”

    放下电话,阮夏趴在阳台的栏杆上。外面的夜色很美,依旧熟悉的风景,不知不觉就想起两年前她第一次遇见苏向宇的形。

    那时候她还在读大学,从寝室换好衣服出门,准备去图书馆找一些资料准备结课论文,好死不死的却碰上了狗血的小言剧。她和苏向宇不小心拿了同一本书,从书架的缝隙里他的动作也是一顿。

    阮夏可不是那种谦谦淑女,愿意割把书让给他。当然苏向宇一个大男人也不可能真跟她争夺计较,人家大方得很,直接走到她对面亲自递给她。

    苏向宇长得极好,又一脸笑面,尤其是那口牙,白花花的,笑起来简直能迷死一大群小丫头片子。

    他冲着阮夏温润一下,倒是有那么几丝君子作风,“你也要用这本书?”

    可惜阮姑娘对待除却秦末之外的所有人都是油盐不进冷若冰霜的,撂下一句“多谢。”她拿了书转就走。

    苏向宇轻笑了一声跟过去,阮夏已经到了门口,看到他跟着脸上现出不耐,“别跟着我。”

    丢了一句话,她直接从离他最远的门口,走了。

    结果天不遂人愿,刚走出图书馆大门她就感觉眼前犯晕,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竟然一阵白星。好吧,阮夏作为她人生的苦X女主终于受老天爷眷顾了一回,华丽丽亮闪闪的晕了。

    只感觉有人飞快的把她抱起,隐约间闻到一股干净的的味道,很舒服。当然,如果他的声音不要笑得这么幸灾乐祸,也许会好很多。

    醒来的时候是在校医务室,阮夏不由得苦笑,最近实在是有些累,家里不太平也就罢了,就连课业也出了问题,更别提她的感了,秦末压根不回她的邮件,一封也不回。

    “醒了?”苏向宇三两步走到她前。

    穿着白大褂的校医也跟着走过来,“醒了就没事了,你只是中暑外加劳累过度。最近天气,记得多喝水,注意休息。药我已经给你男朋友了,不要忘记吃。”

    “他不是我男朋友。”阮夏冷冷的开口,忽然觉得这个校医很鸡婆。

    “哦,不是啊,没事没事,以后没准就是了。”校医直接无视阮夏的黑脸,点点头就回了办公桌,再不理他们两人了。

    苏向宇看了她一眼,笑容依旧很明朗,“你宿舍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阮夏下穿鞋,然后从包包里拿出钱夹,边掏钱边问他,“多少钱,我还你。”

    苏向宇拧了拧眉,过了良久他才开口,语调中有着细微的冷淡,“不必了。”

    阮夏点点头,“那改天请你吃饭,我还有事,先走了。”

    苏向宇却跟上她,“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也没有我的电话,怎么请我?”

    这人,脸皮还真是!他难道听不出来她只是在客?阮夏回头看他,他的表却颇有些别有深意的特殊意味。她拿了笔抓起他的手,雷厉风行的划拉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开门出去之前她留下一句话,“想吃的时候打给我。”说完就砰地一声关了门。

    两人自此相识。

    其实,与苏向宇结缘阮夏倒是不怎么在意,可这人总是自以为很低调的缠着她,几乎弄到人尽皆知的地步。阮夏在烦不胜烦的况下只得采用了雷霆政策,胡乱找了阮枫冒充她男朋友气了他一顿,让他这个学校的风云人物实实在在丢了一回脸面。

    从此,两人的梁子彻底结下了。

    外人只以为苏向宇平时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几乎没有任何脾气,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好先生,其实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人极端小心眼,那才叫一个记仇。

    这不,转眼过去两年多,如今阮夏跟他也算风水轮流转。她接手了阮氏,而苏向宇,竟然就是阮氏的法律顾问。堂堂苏大律师在业界那可是有名的拧巴人,凡是找他谈工作或是商量案件,必须先过了他这一关,一句话解释,就是这人挑人。别人是雇主挑人,而他却恰恰相反,他是人挑雇主。

    所以自打阮夏进了阮氏他就再也不肯回阮氏,都是阮夏派了人过去跟他商量事,这个小心眼儿的男人,到现在还在计较当年她让他下不来台的事。不过就是追求失败,他还真是记仇。不过这次阮夏却不能依着他了,之前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也就由着他。可是现在公司遇到问题,他如果还在那儿耍少爷脾气,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想她阮夏可是众所周知的腹黑,不想受死明天就乖乖的出现在公司里,否则她一定给他好看。

    第二天阮夏一早就回了公司,还没到上班时间,公司里根本没什么人。打开办公室的窗户,她端了一杯咖啡静静品着,仔细想着今后的打算。微风吹过,挂在办工作旁的风铃轻轻作响,煞是好听。

    苏向宇出现的很早,甚至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一个多小时,不似她想象当中的怒气冲冲,而且还满含笑意。

    “来了。”一直沉默的阮夏转出声。

    苏向宇微微一笑,温润的眼神低低睨着她,阮夏一愣,心里一阵七上八下,这男人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说吧,找我来什么事?”苏向宇不自觉抚了抚额头,“你该不是找我来吵架的吧。”

    “谁有你那个闲逸致?神经!”阮夏瞪他。

    苏向宇正了正脸色说:“我看你的确是找我来吵架的。”

    “神经病!”

    苏向宇歪头轻轻一笑,“得了,别贫了。肯降下段找我过来就说明你遇上大事儿了,快说吧。”

    阮夏的声音也渐渐稳定下来,轻轻道:“你倒是通透,得了,我遇上麻烦事儿了,需要你的帮助。”

    苏向宇挑眉,“果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黄鼠狼还不错,我喜欢。呵呵,你的新份也很符合。”阮夏的脸上虽然还带着笑,眼神却十分冰冷,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感,“我这只黄鼠狼,需要你陪我,一起算计人了。”

    苏向宇眯着眼看她:“你想怎么做?”

    “初步计划倒是拟定了,不过还需要你的帮衬。”说完她就微微一笑。

    “哦?说来听听。”苏向宇也笑。

    阮夏回眸一望,问他:“你是真心帮我?”

    苏向宇笑:“自然。”

    阮夏瞪他:“你的人品可不咋地。”

    苏向宇看着她轻轻一笑:“你要不信又干嘛叫我过来?”

    “苏向宇,我很认真。我需要你百分之百的忠诚,你可愿意?”阮夏皱着眉头问。

    苏向宇转头,镇定的坐在一边品茶,“怎么办?我还真得考虑考虑。”

    阮夏也抿了口茶,然后道:“你少跟我绕弯子,没用。”

    “还真是直接。”苏向宇低头,笑的温柔:“阮夏,人心可是防不住的,除非能有什么好处缠着他,否则,若是想反悔,我也可以让你察觉不出来的。”

    “好处?”阮夏眯眼,最好不是她想的那样。

    “没错。”

    “说!”

    “你知道的。”说完他就站起来,“你好好考虑,我等你消息。”

    看着苏向宇的背影,阮夏气得咬牙,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她才不会相信他是真心喜欢她,变态。

    苏向宇独自走出阮氏大楼,晨光中,微风轻轻吹起他额前的头发,细雨微微,他轻轻仰头瞥了眼阮夏的办公室,忽然露出一抹笑容。

    阮夏,咱们——来方长。

重要声明:小说《阮阮一夏(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