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齐聚黑木崖

    ()    黄不鸣忍着双手的刺痛和内府的阵痛,朝着远离黑木崖的方向奔走着。

    突然,发觉前面方向的树林中有响动!黄不鸣立刻矮(身shēn)躲入一颗大树背后,收敛气息屏住呼吸,以防那是秦霸带队的魔教崽子从后面包抄。

    静静的听着前方的响动,感觉到那魔教之人越来越近。黄不鸣直接进入了“出神境”,放空了心灵。躲在树后yīn影面中,这时候的他只要不是被别人正面看到,一般的是绝对不会发现这里有一个人。黄不鸣曾经就是通过这样的法子躲过了一次又一次被发现的危机,才能潜入了那么靠近黑木崖的地方。

    相信这次也会一样,黄不鸣对自己的潜伏很有自信。

    感觉到了那魔教之人要经过这颗树了,黄不鸣的神经被绷得紧紧的,只要经过自己,立刻就从后面偷袭!

    听到那人踩在了前面的地方,黄不鸣果断的窜了出去,无声无息的落在了那人的后面,忍着疼痛用右手捂住了那人的嘴巴,再捏住了喉咙就待一发力便可扭断此人的脖子,结果那人的xìng命。但是进入“出神境”的黄不鸣极端的冷静和细心,一点点都没有被紧张激动的心里所影响,果断的发现了此人穿的是泰山派弟子的衣服,而且头上的发型也是插着道士常用的发簪。估计不是魔教弟子啊!黄不鸣在心里暗叹。

    还好自己细心的发现了此人乃泰山派的弟子,想来这个时候赶了过来的,估计也就是那个(热rè)血小道士天门了!松开了手,站在了一边。

    果然不是魔教中人,而是赶回来的泰山派弟子啊!

    “咳咳!呼呼呼!”

    那人跪倒在地上捂住自己的喉咙咳了好几下之后便大口的喘息,喘了两口气便转(身shēn)过来,看到眼前的黄不鸣才松了口气。

    黄不鸣一看此人,果然是天门小道士,微微一笑。暗自想到,我说是那个傻比赶了过来了,当时还在猜是那个泰山派的弟子,果然是天门这个小道士啊!笑着对着一(屁pì)股坐在地上的天门小道士说道:“你怎么赶了过来了?我刚刚用之前布置的陷阱逃离了秦霸之手,感觉前面有人,还以为是魔教中人呢,没想到是你啊!实在是我太紧张了,不还意思了天门师兄。”

    天门道长拍了拍(屁pì)股站了起来,一副心有余悸的说道:“黄师兄,你可吓死我了,当时我可是非常谨慎的赶去接应你的,结果突然的被人摸到后面捂住了口鼻捏住了喉咙!当时我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了,眼一黑差一点点就死了啊!我可是从没有那么接近死亡,吓死我了!黄师兄,你可吓死我了!”

    看到天门小道士一副吓坏了的样子,语无伦次的说着吓死自己了,黄不鸣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看来自己真的给天门小道士带来了极深的心理yīn影,估计这一次差一点死掉会让他记得好久。嘿嘿嘿…

    走了过去,拍了拍天门小道士的肩膀,对他说道:“快走!我们现在可还是被魔教追杀呢!我和那秦霸打斗,最后可是受了不小的伤才逃了出来的,咱们还是找个地方先养伤!不然真的被魔教追了上来,可就真的得死了!”

    黄不鸣说服了天门,两人一起赶到了泰山派的位置,众人一伙全部一起的逃走了。找了个远离魔教黑木崖的地方养伤,黄不鸣受伤了,泰山派的弟子也有不少受了伤的,都是准备养伤。而且还准备养好伤在探魔教,不杀伤几个魔教弟子,那是绝对不会甘心的。

    再说rì月神教黑木崖之上。魔教教主被任我行yīn死了。这瞒不了几天的,所以任我行就准备为自己的师傅魔神教教主办丧事,把师傅死的(情qíng)况公布出去。但是这丧事不是自己办,不然会被有心人发现的,只能是自己发现了师傅突然死了,剩下的事(情qíng)自然由别人来办。

    于是第二天一大清早的,任我行就装作突然发现自己的师傅死了,跪在师傅的(床chuáng)边大声的哭泣,那真是悲痛不已啊!神教中人闻声而来,看到的是任我行在那哭的是捶(胸xiōng)顿足,呼天抢地,哀哀yù绝!一些小字辈的弟子更是被感动的留下了眼泪。

    没有人怀疑任我行在作秀,因为平rì里,教主最宠(爱ài)的就是任我行这个最小的徒弟了。任我行从小就是被他师傅带上神教,连“任我行”这等霸道的名字都是其师傅取得。而且神教教主当年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之前的不少徒弟都已经死了,这一次收任我行为徒,明显是把任我行当成了衣钵弟子,对任我行那是相当的好。

    这么多年下来,教主亲手把任我行养大,在一一的教导其武功和知识。就连平rì里神教的管理都带上任我行,神教的弟子也都知道了任我行这个人。所以任我行对师傅有着很深的感(情qíng)是没人怀疑的,更别提任我行亲手弑师了。都以为是教主大限以至,那些知道此事的人都被任我行亲手处理了。这件事(情qíng)这个世间除了风清扬知道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了。

    任我行这一倾(情qíng)大哭,立刻就又得到了不少魔教弟子的忠心。几位神教的长老看到了任我行那样哭喊,连忙吩咐其余神教弟子为死去的教主收敛入棺,好为教主办丧事。但是任我行却不依不饶的阻难别人碰自己师傅的尸体,非要自己亲手为师傅下葬。是因为尸体上面有着刀伤,而且还是新伤,所以是绝对不能被神教弟子发现的。

    好在大家看任我行十分的孝敬,同意了他的做法。结果任我行亲手小敛、大敛,将遗体处理后装入棺柩,直到最后棺柩下葬。期间没有任何人发现他们教主的尸体有问题,当然啦,任我行的演技也是奥斯卡级别的,把一个徒弟失去师傅后悲伤演绎的完美无缺,整个人从心底到外在都没有任何的破绽。叫任何人看到了任我行的眼神,都会觉得此人眼底装着的是无尽的哀伤,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压抑的悲痛至极!

    一连好几天的时间,大家就看着任我行rì渐消瘦。可苦的任我行好些天没吃东西了,看到别人吃的好吃的,眼睛都红了,结果大家纷纷安慰任我行不要太悲伤,免得伤了(身shēn)子!

    看到任我行的表演,知道事(情qíng)真相的风清扬也是瞠目结舌。怎么都没想到有人竟然无耻到了如此地步!要是不是那他晚上看到任我行弑师的举动,那是绝对看不出任我行真的做出弑师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qíng),甚至连想都不会想到那各方面去。

    任我行此人实在是太可怕了,看着毫无破绽的任我行,风清扬不寒而栗。

    任我行的行这几天就传遍了整个神教,获得了大多数的rì月神教弟子的(爱ài)戴和支持。这对夺取神教教主之位很有帮助,万人王实在是等不住了,和支持自己的长老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早些时定下教主之位。

    头七一过,万长老就和魔教的众人商议过了,即rì选出教主之位。前几天的时候就打发了不少神教弟子四处传达这个消息,就连秦霸这个追杀黄不鸣等人的长老都被告知了不rì就要选举教主的消息,秦霸只好愤愤的赶会了黑木崖。这倒使得黄不鸣等人逃过一劫,没人打扰的多了些时候养伤。

    这一rì,正是rì月神教选取新教主的好rì子。

    众多的rì月神教的弟子聚集在了黑木崖上面,有神教的长老们,有天下各地神教分坛的代表们,也有一些依附神教的一些邪教高手,但是其中更多的是神教总部的弟子,他们的人数占了大多数。

    这其中黑木崖上众多人之中,不知道混进了多少江湖武林上的正道之人,他们很多就是在黑木崖中打探消息的人,风清扬也是其中一个。

    总之,今rì是rì月神教的一个大rì子。是黑木崖上少有的rì子。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