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长老下山

    ()    任我行对教主之位志在必得!

    万人王的武功任我行也知道,自己是绝对不是此人的对手!自己的武功不过一流,万人王已经达到后天顶峰!但是如何打败此人,任我行已经有了把握。<ww。ienG。com>

    之前的那些算计不过是使得万人王分心,转移他的注意力,以掩饰自己接下来的行动,那自己的计划就可以施展了!虽然那个计划很是凶险,但是机遇往往是伴随着危险。那个计划若是成功后,万人王也不过是我踏上巅峰的踏脚石!那点危险,做什么事(情qíng)没有危险!

    心中激((荡dàng)dàng)不已,面sè却是一点都看不出来。真是(胸xiōng)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为上将军,任我行此人的心思实在是深沉不已!

    黑木崖上的这一切风清扬在一旁都看的清清楚楚,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有什么计划,但是绝对是知道这一切有着yīn谋鬼祟的计划。风清扬决定继续冷眼观看,反正此时这里还是很安全的,狗咬狗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秦霸在接收万人王建议,派出了自己得意手下,下山前去抓捕那些杀了魔教中自己手下的正道弟子。此人虽然看起来粗狂狂野,练了一(身shēn)极为高深的外功,内功也是不错,内外双修,武功已是江湖二流顶峰。凭借无与伦比的外功,加上一些魔教弟子的帮助,更何况此人粗中有细,很是机智,拿下那些正道弟子毫无压力。

    果然一天后就得到了好消息,还没赶到杀人的地方,就在路上把拿下正道弟子抓住了,那些人还是泰山派的二代年轻弟子呢!此时正在押送那些人,准备送上黑木崖。

    结果第二天秦霸在山上等待着手下押送着泰山派二代弟子上黑木崖,正好在这里显摆一下,让别人看着自己的威风。

    可是等待一会后,只看见那魔教汉子狼狈的上了山,什么人都没有给秦霸带上来!明显是失败喽!秦霸看着眼前的汉子,脸sè青一阵白一阵,变幻无穷。仿佛周围的其他的人都在看自己的笑话似的!

    这让极为好面子的秦霸明显有些压不住怒火,拳头握的“咔咔”响,声音沙哑而低沉的对着地上跪着的汉子问道:“我叫你抓住那些人!

    你失败了!

    啊?”

    那汉子忐忑不安的跪在地上,知道自己的事(情qíng)出了岔子,秦霸长老为人霸道而且极好面子,交代自己的事(情qíng)出了问题,怕是饶不了我。汉子越想越怕,全(身shēn)颤抖,冷汗直冒,手心中都湿透了。听到秦长老压抑的声音问道,连忙抬起头看着秦长老眼睛,秦长老的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又吓得胆怯地低着头,不敢看秦长老那张yīn云密布的脸。

    连忙一五一十的把所有的事(情qíng)都说了出来,就连自己是如何虚张声势,突然大吼,趁着别人发愣的时候逃跑都说了出来,一点都不敢隐瞒。

    秦霸越听越怒,竟然有人敢偷袭杀了这么多自己的手下,并且在这个白痴的眼底下救走了泰山派的弟子。最可恶的是此人竟然以这种方式逃跑,连一场交手都没有发生!靠着突然大吼使得别人发愣才逃走,如此猥琐小人竟然是我的手下,让我在这里被这么多人笑话!

    此人该死!

    死!

    听完那汉子的叙述,秦霸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猛地一串,抬脚把地上的人一钩,那人就像是不能动的草人一样,被一脚钩了起来。原来这一脚就已经封住了此人筋脉(穴xué)道,被勾起的瞬间全(身shēn)麻痹无力。

    接下来秦霸高抬起右掌,对着面前浮空的汉子就是一掌。

    “啪!”

    一声闷响,秦霸一掌拍在了此人后心!接着管都不管的回到了原先坐着的地方继续坐着。再看那汉子,软趴趴的贴着地面动都不能动,嘴里鼻孔里眼睛耳朵中七窍流血不止。

    浑(身shēn)的骨骼经络寸断,五脏内腑受损严重,体内明显大出血,可是一时半会此人还死不掉,因为心脏大脑却是完好无损,那汉子却是痛苦万分。

    但是连喊的机会都没有,肺部血液不断的从嘴中流出,喉咙已经明显震碎发不出声音。眼睛已经被巨大的压力冲瞎了,看不见东西了。手脚(身shēn)子一动都不能动,浑(身shēn)的剧痛没有办法发泄,那汉子此时恨不得马上就死掉。

    周围的魔教教众看着此人都感觉一股凉气袭上心头,这个秦霸竟然把自己的手下打成这样,受尽折磨却也难死,这可比杀了他要难受多了。这个秦长老却是如此心狠手辣啊!

    万长老却是对着那汉子视而不见,对着秦长老缓缓说道:“救人的那个正道弟子武功不低啊!而且都已经接近黑木崖如此地步了,而外围的探子却没有丝毫的察觉,这倒是无故的变数啊!”

    秦霸猛地散发出一股暴戾的气息:“我才不管那人如何,这一次我要亲自下山,抓住此人,打断全(身shēn)骨骼经络,要让他痛苦万分的死去!”说完盯着万长老。

    万人王见到秦霸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是阻止不了他了,转移话题的说道:“你那手下还真是的,那人的武功也没有试探一下就逃了回来。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个救人的华山派弟子武功如何,剑法如何。”

    秦霸微微颔首眼神闪烁了一下:“华山派的弟子吗?”

    “是啊!这个华山派却是有着不少传承的门派,多年以来一直都是五岳派之首,可谓是咱们神教的大敌啊!按照眼前之人所说,抓到的是泰山派弟子,在黑木崖下面的小镇过了一晚,第二rì回黑木崖途中被伏击截杀。

    能做出此事的必然也是那些虚伪的正道弟子了!很有可能是那人打探消咱们神教的消息时,在小镇上遇到了被抓的泰山派弟子。那些虚伪的人必是想着救援,而五岳派同气连枝共同对付咱们神教。这弟子遇到了同是五岳派的弟子怕是不得不救,于是第二rì早早的就在回魔界必经之路上埋伏好了!当rì的(情qíng)况大致是这样的。

    你那手下还说看到这个救援的人拿着的是一柄华山派制式长剑,和泰山派的剑一眼就分出来了,而且偷袭了好些人你这手下才感觉到了危险反应过来。说明这偷袭的人武功很不错,剑法更是很好的。

    你这手下怎么说都是江湖上二流顶峰的高手了,能在背后偷袭,并且杀光其他人的最少也是江湖二流境界,甚至到了一流也不无可能。做到如此地步想必也只有华山派的希夷剑法了,据说此剑法练至高深境界,出剑可以到达无声无息无形无影,杀人于无形之中。

    你这手下等自己的人死光了才发现这华山派弟子,怕是此人的希夷剑法已经练到了无声无息的地步了,出剑绝对没有声音。

    这个华山派弟子可是突破了咱们神教从从眼线,来到黑木崖如此近的地方,若不是为了救人,只怕是被他摸上山都没人察觉呢,说明此人的收敛气息内力控制很是高明。

    这样的人怕是个偷袭好手呢!秦兄下山可要小心了哦!别在yīn沟里翻船着了人家的道了,那时候可不是面子上的事(情qíng)了。”万长老根据信息对着秦霸一点点的分析这(情qíng)报。

    通过手中的剑,和杀人的方式,分析到了如此多的信息,这些(情qíng)报在脑海中一点点的勾勒出了黄不鸣武功形象,心理动机,如何出手,武功擅长等…

    竟恐怖如斯!这万长老真的不愧是魔教长老之首了,都成jīng了!

    秦霸得知了如此详细的信息,暗自点头。也知道了怕是再叫下面的人去,也难以对付此人,难怪我要下山他也不再阻止我了。不过此人我必要活捉,带上黑木崖,要在黑木崖上细细活刮此人!不然不能使我丢失的面子找回!

    若是此人依旧在江湖上逍遥,我秦霸又如何担得起魔教长老的位置!

    不管那华山小贼逃到哪里去,都要把他抓住!

    秦霸暗哼一声,当着众人的面甩手下了黑木崖。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