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魔教异动

    ()    敲开了门,里面的华山派外门弟子看到了一别近两年的黄不鸣惊喜异常。连忙请黄不鸣进了屋,好茶好水的端了上来。显得很是客气。

    黄不鸣也是很久都没喝茶了,吹了吹茶面上的茶叶,细细的眯了一小口,砸了砸舌。那华山派外门弟子已经把黄不鸣的家书翻了出来,递给了他。

    一共有三封信,黄不鸣拆开了第一封,是那时些给家里的回信,没什么大事,只是知道了黄不鸣需要闭关,要保重(身shēn)子云云。

    第二封则是母亲选好了一个不错的女子,但是黄不鸣很久没有回信,那女子出嫁了,嫁给了别人。母亲对黄不鸣许久没有回复很是生气,决心再次找一个更好的。要求黄不鸣一定抽出时间回家成亲,不要像一般江湖中人那样晚婚晚育!

    第三封信则是华山派师门木清离留下的。黄不鸣在闭关修炼武功,被外门弟子告知了华山派,黄不鸣的师傅木清离也写了封信。等待黄不鸣出了的时候给他,信中说的是,需要这个弟子在江湖中多做些行侠仗义的事(情qíng),在江湖中打响华山派二代弟子的名头。不要堕了华山派的威名,见到魔教弟子就格杀,千万不要和他们交上朋友,不要辜负了华山派jīng心培养云云。

    总之是需要在江湖中作作秀,时刻显示着华山派是江湖上的名门正派。

    在山中,师傅木清离虽然不喜风清扬剑宗弟子,但是对于风清扬长时间在山下行走江湖,为华山派打下大大的名声还是很高兴的。总是在祭祖等华山派集会的时候,在众人面前夸奖什么的。

    看了看着三封信,黄不鸣大致了解了之后需要做什么。本来就是需要真正的在江湖上厮杀来运用这些年所学,那正好此时在江湖上闯((荡dàng)dàng)一番。平时多多写信和家中交流,家中的亲事定了下来就马上去成婚。成了婚再出来闯((荡dàng)dàng)也不迟。

    做下决定的黄不鸣喊来外门弟子,拿了些纸笔,开始回信。

    先是给家里回信,说道自己闭关结束,开始在江湖上行走。亲事定下来,先定时间,到时候自己一定回家订婚娶亲。

    再接着给华山派回信,没说多的,只是说明了一下闭关结束,此时准备行走江湖了,一定会发扬华山派的威名什么的,绝对不会结交歹人,师门放心。

    黄不鸣才不会想那原著中令狐冲,广交江湖上不三不四的人。

    想到令狐冲(身shēn)为华山派大弟子,竟然和田伯光攀上交(情qíng),虽然事出有因这就不说了。

    但是**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那些人只不过看着魔教圣姑的面子上高看他一眼,他个白痴也就真的和他们混在一起。世界上哪有无缘无故的(爱ài)恨,别人**的人连岳不群都不放在眼里却和你结交,这不明摆的有问题啊!

    最后虽然被逐出华山派,但是和向问天这个魔教之人称兄道弟的,那也没什么。既然逐出了华山派,那就加入魔教也没什么,但是却以对江湖正道念念不忘!最后两边都不讨好,要不是猪脚,一般人这样混早死了。

    黄不鸣可想的是,要是遇到魔教之人最好,自己的武功突破了,还没动过手呢!

    这江湖上就是弱(肉ròu)强食,自己正好拿魔教之人试剑!

    写好了信,交给了华山外面弟子,便和他聊了一些天,得到这些两年的江湖(情qíng)报后,黄不鸣起(身shēn)离开。不再打扰这家人了。

    迎着阳光,策马狂奔,除了城去。

    黄不鸣得到消息,扬州出现yín贼,坏了好些家女儿。江湖上的一些英雄少侠大怒,但是却没人追的上,据说此人轻功极为高强,今rì在这儿犯了案,明rì就在千里之外了。

    真是极好的轻功啊!想到rì后的田伯光,号称“万里独行”也是轻功非凡,但是却是没人知道田伯光的师傅是谁。这华山派传承已久,轻功也难及田伯光,这田伯光的轻功必有出处。此时这yín贼难道是rì后田伯光的师傅不成?

    真是有趣!若是遇到,杀了此人,看看rì后的田伯光还会不会出现。

    不过这yín贼一直在江南附近,离这里太远。黄不鸣觉得自己不必特意寻找他,首先是此人虽然有名,但是没有出过手,武功不显,轻功却高。偌大的中原,寻找追杀这这人,实在是难得很!

    若有运气,遇到杀了便是!到也不必特意寻找。

    还有一条消息,五岳派最近打听到了,魔教中人最近集中在了河北黑木崖附近,估计有什么大事(情qíng)发生。

    各地的分坛都纷纷偷偷派出高手北上,向着魔教总坛奔去。要不是魔教中有着内应,怕是还难以了解这些事(情qíng)。

    黄不鸣很想问一句,元芳,你怎么看?元芳:我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是了,这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魔教中人为什么这个时候会集中在总部!难道有什么yīn谋诡计?

    对此五岳派首脑们表示不解,总以为是魔教又要想些恶毒的法子来对付自己五岳派!恐慌不已!不断的排除弟子下山打探。

    华山派师门给黄不鸣的信中就说明了这一点,虽然这只是一个消息,没有要求必须去打探,只是要求黄不鸣在行走江湖的时候注意些罢了。不是华山派不怕魔教,体恤自己的弟子。而是因为风清扬已经去了。

    华山派内,剑宗气宗都表示十分的相信风清扬,以他的实力,只要不是见魔教教主,想来是十分安全。其他的魔教长老必定拿不下风清扬的,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在江湖顶尖高手中也是鼎鼎有名的。

    黄不鸣还是觉得去探探魔教比较好!看看能不能遇到任我行,东方不败等人,试探一下他们的武功如何。其实黄不鸣经过终南山修炼,自觉武功修炼有成,遇到魔教中人,正好拿来试剑!

    感觉自己的武功虽然有成,但是毕竟经验不多,只是和华山派的师兄们比较过武功,生死之间的厮杀也只有和那东瀛忍者有过一次。这远远不够,想到那东瀛忍者汹涌澎湃的杀气,自己是远远不足的。

    打定主意,黄不鸣向着东北方策马狂奔。

    半月时间,黄不鸣不留痕迹的到了黑木崖附近。

    这里的魔教探子很多,山下的城镇中,到处都是探子。在路上来回巡视,客栈中,老板都是魔教发展多年的人。住的人都会被魔教中人监视,打听清楚后,魔教会派出高手除掉这些来黑木崖打探的正道弟子。

    这里面的事(情qíng)黄不鸣其实是不知道的,只不过在距离黑木崖还有一些路程,一个小镇的时候,黄不鸣jǐng惕xìng比较高。进入之时打扮的比较隐蔽,又是一个人,没什么过多的动作,一时半会魔教难以怀疑到他。

    那时候,黄不鸣牵着马进入了客栈。马经过了好些天不断的奔驰,瘦了很多,看起来不是很jīng神。黄不鸣也打扮的平凡不惹眼,穿着灰土的麻衣,手中的剑用麻布包裹起来。脸sè图的蜡黄,整个人的jīng气神都收敛起来,看起来毫不起眼。

    客栈大厅中正好有几个嵩山派的弟子,手上拿着的是宽背阔剑,那几个年轻人各个趾高气扬人人如龙。生怕别人不知道是江湖武林上的杰出弟子。黄不鸣不起眼的进了门,顿时绝对诡异。那客栈的小二和管账看着那些嵩山派的年轻少侠眼神十分的闪烁,仿佛看着死人般。

    黄不鸣马上就觉得有这里问题,一时间没有想明白,只是以为进了黑店。立刻想离开此地,但是自己已经进来了,如此转(身shēn)就走岂不是显得自己反常。于是更加的收敛气息,整个人都装出一副老实摸样,一眼看去毫无存在感。

    黄不鸣就这样住了下来,看看这些人如何打算。客栈中的饭菜都是送入房中吃,吃前都用银针试毒。白天出门隐去(身shēn)形,打探着这个小镇,夜里偷听掌柜们的说话。

    一连两天,总算是打听清楚了,这里是怎么回事。看起来这些嵩山派的年轻少侠们是倒了霉了,自己也得快点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