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背后

    ()    矮个的探子任然在不远处树林中躲藏着。

    黄不鸣却没那么轻松了,面对着小犬忍者的疯狂攻击,躲来躲去的,躲不掉的就用手中的剑格挡开来。

    本来就中了黄不鸣一记重拳的小犬,(身shēn)受重伤,此时还不停的折腾着,本(身shēn)的伤势更加的严重。

    黄不鸣见到小犬受了伤后,毫无顾忌的疯狂攻击着自己,心里就明白了。这小犬怕是自知此时受伤甚重,rì后武功也难以恢复,此时只想着将我杀掉,现在的他是一时的爆发,只会伤上加伤。自己现在就这样不远不近的拖着他,待他力气耗尽,那时候就是他的末rì了。

    但是黄不鸣看着眼前的疯狂的小犬,却是没想到,小犬竟然如此顽强的生命力。(身shēn)受重伤的他此时像是毫无受伤似的,对着黄不鸣不停的挥刀,刀光闪烁。

    周围的树木算是倒了大霉,一刀一刀的,擦着就是一道口子,挨着就一刀两断。黄不鸣看着心惊胆战的,自己的(身shēn)子可没这些树木坚硬啊!那小犬忍者的内力竟然如此深厚,附在刀上使得刀法威力巨大。

    黄不鸣不愿被将死之人伤到,更是不愿被将死之人拖下地狱,只是一味的躲闪着。眼见一刀劈来,虽然不是拔刀斩那样的招式,但是却也威力不俗。更一个将死之人消耗内力,实在不愿,黄不鸣只有脚尖点地,想后滑动。

    刀光擦着(身shēn)前,劈中边上的大树!附着内力的刀光一闪,树就被劈成两半,斜斜滑到。缺口成镜面状,光滑无比。

    黄不鸣看到后暗自咂舌。

    小犬忍者一刀不中,心里不甘!愤怒的他更是激起无比的力量,暴躁的内力流过残缺断裂的筋络,使得筋络更加的不堪,随时都会崩溃。但是内气却是更加的澎湃汹涌,仿佛知道自己时rì不久,爆发出最后的光芒。

    看见一刀没中,那中原的少侠向后滑去。枯竭的(身shēn)子里爆发出了更加强大的内力,拖动着残躯,继续向那少年扑去,手中的刀光闪耀的更甚。汹涌澎湃的内力一股一股的波动着,体内破损残躯的经脉涌动着汹涌的内力,剧烈的疼痛使得(身shēn)体的爆发出最后的光芒。<ww。ienG。com>

    接下去之后的时间,小犬的刀光更强,周(身shēn)刀气纵横。黄不鸣躲闪的很少不堪,头发的发髻被劈碎了,发丝散开了。衣服更是留下了几道口子,要是不是转剑格挡,怕是就不止是着几道口子了。后背一片狼藉,是挡住了刀光,借着那巨大的力度向后卸力,摔倒落地,狼狈的在地上滚动,还有些衣服被树枝划开了。

    黄不鸣随后起(身shēn),吐了两口淤血!原来是小犬的攻击力度太大,挡住了卸力,却还是震动了内府,吐出淤血后,内力随(身shēn)运转两圈就好了,算不算大伤。

    抹掉嘴角边的血迹,紧了紧手中长剑,黄不鸣看着朝着自己冲过来的小犬忍者!通过刚刚一番,明白了自己不能在这样躲闪下去了,说不定我丧命的时候才是小犬忍者崩溃的时候。此时他只凭借一口心力,才能支持这么久,我若是一直躲下去,怕是小犬忍者一直坚持下去,人的信念最是坚定难测。

    我接下来必须在躲闪的同时对他造成伤害,一次次的伤害他的(身shēn)子,直到他死,宛若温水煮青蛙。他此时的摸样怕也是没有力气做出防御了!

    小犬看着黄不鸣被自己一刀劈倒地,心中高兴不已,怒吼着:“躲啊!再躲啊!啊!呀呀啊!”

    吼叫着对着黄不鸣继续冲过来,手中的刀再次劈向那中原的少侠。

    那原本摸样年轻,衣着整洁的少侠,此时披头散发,衣冠不整,看起来狼狈极了,小犬却是高兴不已。手中的刀握着更加的用力,内力更加的急促。

    果然!那少侠看见自己冲了,竟然朝着树后躲去!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愚蠢啊!我要把你连着着树一起劈开,让你躲!你在躲啊!”小犬忍者心中发出巨大的咆哮。

    一式竖劈,正是小犬忍者的绝招“迎风一刀斩”!

    “蹴啦!”

    大树被重中间劈开。但是黄不鸣却是在小犬下劈的时候,躲在树后转(身shēn)低俯向着后面反手一剑。

    小犬忍者的这一招“迎风一刀斩”是没有劈中黄不鸣,反而黄不鸣的俯下(身shēn)子的反刺一剑却是刺中小犬忍者的大腿动脉。

    看见黄不鸣竟让反击,小犬却对自己的伤势一点都在乎,只是转手横刀一挥,想要劈死那中原少侠。

    黄不鸣刺中后,立刻一个就地翻滚,正是一招赖驴打滚。动作不雅,但确实很管用。顺着滚动,带出了手中的长剑,剑从小犬的大腿中抽出,小犬忍者的大腿鲜血一阵狂飙。

    小犬忍者看着自己的腿疯狂的流血,却不管不顾,他知道自己时rì无多,这些血液的流逝一定都不在乎。

    后面的一会,黄不鸣就给小犬忍者制造了几处伤处,制造了小犬忍者的大量流血。黄不鸣的代价则是被划开了两道口子,着还是初始刺伤小犬忍者的时候被砍伤的。最后的几次小犬的反应明显慢些了,被黄不鸣轻易躲开了。

    此时的小犬忍者,头昏眼花,四肢无力,内力汹涌,却无力施展。面sè苍白的小犬,眼冒金星的追上黄不鸣,一刀斜劈!黄不鸣轻易的就躲闪开了,顺手一剑刺入小犬忍者的肋下。

    小犬忍者不闻不问,继续挥舞着手中太刀。可是速度力量都难以威胁黄不鸣,被轻易的格挡开了。

    小犬眼中,那个中原的少侠就在眼前,但是自己的眼中已经看的模糊不清了!知道自己快不行了,看来自己是要死在这中原了!

    可惜家乡!

    那里的人们依然是那样的痛苦!

    生活着苦海之中,解脱不了!挣扎不出!

    自己当年刺杀将军,也不过是没有办法的法子了,可惜自己失败了。看着中原的美好,心中嫉妒不已!仇恨竟然转嫁到了中原的百姓(身shēn)上,而且自从被那泰山老道打败后,行动小心翼翼,自己心魔难平,武功就此不前。

    看来我自己实在是怯弱啊!自己难以面对家乡战乱的痛苦,只有转嫁着恨意。

    早在刺杀将军失败的时候自己就该死了,只不过自己确实怕死,实在是没有死的勇气!此时死在中原之中,却也不错了!

    恍惚间,看见那中原少侠后面,自己手下的探子竟然躲着哪里。看样子是想要偷袭呢!

    “嘿嘿…看来是你命不好!虽然你武功稍逊我一筹,但是武学天赋远超于我,招式的应变,内力的运用我远远不及!你虽然能使我失败,但是我绝对不能让你好过。

    我死都一定要拖着这中原天才少侠下地狱!

    哈哈!哈哈!”

    看见矮小的探子在后,仿佛看到了希望。

    满脸血迹的小犬忍者突然对着黄不鸣咧嘴一笑!

    黄不鸣不明所以。

    这个时候的小犬忍者竟然丢下了手中太刀,双手扑住了黄不鸣。

    扑的突然,黄不鸣躲闪不及,被抱的死死的。自觉不好的黄不鸣用力挣扎,但是双手被卡着,使不出力道。

    运转内力,抬膝撞击小犬忍者的腹部,一下,两下…

    手中也运劲,想要崩开那小犬忍者。可是哪里想到小犬忍者是费劲生命最后的内力,回光返照的死死锁住黄不鸣!

    那矮小的探子正好在后面看的一清二楚,他的心中害怕不已。那天神般的首领竟然败了,竟然败在那中原年轻的少侠手中。

    可是首领竟然在死前抱住了他,看着首领的眼神,显然是看到了我啊!想来抱住那少侠是想让我偷袭,可是那少侠武功那么强大!要是没杀死的话,那我是必死啊!

    怎么办!怎么办啊!

    那首领的眼神怎么突然这么好,这个时候竟然看见我了。虽然我是来偷袭的,但是只不过是过来捡人头的,想得到首领的信任和赞赏。不是想过来拼命的啊!

    可是一想到首领的看着自己的眼神,心中一惊!被首领多年积威所迫,只好拿起刀子,冲向了黄不鸣的背后。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