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步步惊心

    ()    小犬和朱镖头的那几下交手速度电光石火,小犬躲闪和朱镖头七刀都打完了一轮,那群武士才恰好赶到。<ww。ienG。com>

    小犬站在武士zhōng yāng,凝视着眼前的朱镖头。

    突袭看来是失败了,只杀了一个趟子手,打伤了几个,却是还不算失去战斗力。还是得继续带着武士们强行攻击啊!

    忍者小犬抬起了手,拦住了准备冲杀的武士们,看着前方的朱镖头和周围的趟子手,心中琢磨着如何进攻,才能少量伤亡的杀光他们。

    刚刚那几招刀法,威力甚大,相当犀利!以那镖头如此平平的内功实力,刚刚那招式使出了,此时怕是内力已经没多少了。但是拼命之下还是有可能拦下我的,所以我还是不要和他交手。

    那么,正好一个武士和他周旋,一个武士旁边威胁,倒也拦得住这人,那这样一来,那大胡子镖头怕是就没什么威胁了。

    如此一来,那正好没人拦得住我了!

    在武士和趟子手厮杀中,凭借我的偷袭,几次就可以杀光趟子手们,最后围杀那镖头。这样的话,我们就不会有太大的损伤了!

    小犬心中暗自思量好,随后比划了两下,武士们明白了首领的计划,随时准备动手,就等待这首领小犬的命令下达了!

    朱镖头刚刚的那七刀确实把他不深厚的内力消耗了不少,体力也有些消耗过大,此时的实力跌落不少,那就得像法子拖住那些人一会。

    于是朱镖头对着眼前的东瀛倭寇开口问道:“尔等何人!竟然敢劫华威镖局的镖!华威镖局可是庇佑在华山派之下的,你就不怕被江湖正道的华山派追杀吗?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小犬听后一愣,这些东瀛浪人在大明呆了不少时间,倒是听得懂中原话。

    华山派!上次差点杀了我的那个人好像就是泰山派的,泰山派和华山派同为五岳剑派,这武功不行的小小镖局竟然庇佑于华山派!

    看来不能放过他们任何一人,绝对不能让华山派知道了。必须杀光他们,如此一来就没人知道是我们做的了!

    小犬挥了挥手,表示发起进攻。

    朱镖头说出这一番话并不是让他们退走,而是拖住就行。可是看见那忍者首领听到自己说的话后,表(情qíng)yīn冷,一句不说,做了个手势。他后面的武士纷纷动手,看来是拖不住了,只有跟着动手了。

    朱镖头想去先拦住那忍者首领,可是来了一个武士拦住了自己。几刀下去,那武士只是躲避,不抵挡,也不反击,周围还有一个武士拿出刀子,隐隐威胁着自己。这二人只是像个棉花似的缠住自己,自己要走,那武士和旁边的一个武士边挥刀阻止。

    朱镖头打斗之余,发现其他的武士都和趟子手交起手来,那忍者就在一旁偷袭,凭借他的武功基本上一次偷袭就得死掉一个人,这就只能看黄不鸣的了!

    黄不鸣在朱镖头和那忍者战斗的时候,就从马车的后面翻了出来,有着马车的阻碍,东瀛倭寇们都没有发现黄不鸣。

    黄不鸣就开始躲在马车的后面开始观察,这个时候看见朱镖头被两个武士缠住了,那忍者却开始偷袭。

    配合着武士偷袭,当武士和趟子手相互交手的时候,偷偷的来到趟子手的后面,用手中的刀尖,从趟子手的后心刺入!那趟子手当场就死亡了。

    那个人黄不鸣不认识,只是见过他跟着朱镖头后面,有些眼熟而已。朱镖头有的时候称呼他为“小马”,想来是姓“马”!后心被刺穿,瞬间的痛苦体现在了脸上,一张痛苦扭曲的面孔,深深的映入黄不鸣的心底!

    这是黄不鸣第一次面对面的见到活人变成死人,那人绝望的表(情qíng),和失去力气慢慢扑到的(身shēn)子,也扑到了黄不鸣心中纯真。人与人相互的厮杀,那种杀死同类的感受,那种心灵上的震撼,让黄不鸣明白了这就是江湖。

    看着那忍者首领一个闪(身shēn),准备偷袭另一个人的时候,黄不鸣就想马上冲出去杀掉那人,那人死了,趟子手才有希望赢得这场胜利,才有希望活下去。

    那忍者准备偷袭的是靠近马车的一个趟子手,那趟子手背对着马车,和两个武士交手,刀劈剑刺,打得不亦乐乎。看得出这个趟子手武功还是有两下子的,学了些武功招式,出手还是很有章法的。那些东瀛武士浪人只是狠辣有余,变化不足,刀刀不留力,虽然练习的很多,出刀速度比较快,但是很容易就被那趟子手看破,从而躲闪掉。

    趟子手的还击却被一旁的武士挡住,另一个武士不管不顾的攻击,趟子手只有格挡和躲闪,反击却越来越无力。后来看见那先前的趟子手被忍者首领偷袭致死,这个时候他也就爆发了。再也不躲闪,直接以命换命的打发,留下了几个口子,却打伤了两个武士。

    这个时候那忍者首领却再次运用轻功,快速的出现在了那趟子手的后面,准备偷袭。但是马车附近的黄不鸣却已经准备好了出手偷袭忍者首领,也让他尝尝偷袭的滋味!

    还不等忍者首领用偷袭那趟子手,黄不鸣就已经运起轻功,来到那忍者的后背,手中出剑,无声无息,无形无影。

    白云出岫!

    一招华山基础九剑中的白云出岫,直直向着那忍者后心刺去,缓缓直刺,剑刃如行云流水般的刺出,似有意似无意,犹如山川流水,白驹过隙般不可阻挡!配合着希夷剑法的jīng要,这一剑却是无声无息,无形无影,做到了大音希声大相无形般的境界。

    这次真正的实战,面对真人,真正的杀人,这剑法竟然不知不觉间完美的使出了希夷剑法的jīng要。此剑法偷袭,那可是绝顶刺客剑法啊!

    较之那忍者,之前偷袭趟子手的手段,不知道高明到了哪里去了!

    这一剑,有意无意,行云流水。杀意全部都收敛在剑中,那忍者生死之间第六感却是丝毫感应不出这一剑对自己带来的凶险。小犬忍者依然是屏住呼吸,准备偷袭背对着自己的趟子手,却没发现自己后面被人偷袭。

    不过忍者发现不了,不代表武士不能发现,那两个武士突然看见自己的首领准备偷袭眼前打伤自己的趟子手,眼中笑意才刚刚散发。却突然看见首领后面出现一个没见过的年轻人,开起来像是要刺杀首领,眼中的笑意瞬间变得无比的恐慌!但是却来不及说出任何话了。

    刚刚的笑意还在脸上,却突然像是被掐住脖子似的,脸sè极其恐怖,一时间只能对着首领喊出:“哎!”

    可就是这脸sè变幻间,让小犬忍者察觉出了不对劲的地方。看着眼前的两个自己手下,脸sè扭曲,眼神恐怖的看着自己的后面,小犬也不由得心下发麻。立刻使出吃nǎi的劲,一个猛地向前扑去。

    黄不鸣一剑刺空,心中暗叹一声:“可惜!”

    被那忍者从自己的两个武士手下的眼中看出危险,因此躲过一劫,不过这“白云出岫”这一式剑招却不是一快著称,不然的话那小犬也躲不过去。但是速度快了就没有了那剑法的意境了,小犬那忍者生死之间的第六感一定会提醒他危机,那这一剑也难以刺中。

    这次的偷袭可惜了!不过黄不鸣却不会放弃这一次的出手,看见刺空后立刻提气运转轻功,脚尖轻轻点地,一招拿手的希夷剑法就此使出,((逼bī)bī)向那前扑翻滚的忍者。

    小犬还来不及缓口气,背后就芒刺在背,后心出激起一小片鸡皮疙瘩,仿佛马上就会中剑而亡。心中猛烈的出现“极端危险”的感觉,立刻运气前跃,手忙脚乱的。这种危机感堪比当年遇到那泰山派的老道士,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候。

    一跃,再逃。几步路走的当真是步步惊心!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