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静极思动

    ()    看见母亲吹嘘大哥的婚事,黄不鸣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大哥的婚事其实很有意思。

    大哥黄柳在自己回家后两天回来,兄弟见面自然问候了一番。

    大哥黄柳成了亲,就搬出家了,自己住了一(套tào)院子。

    那大嫂是如何娶来的,大哥这样说。

    那时候杭州府府尹聂大人新官上任,宴请乡绅名流,那些做生意的自然要和父母官大好关系,父亲就带着大哥去赴宴。

    巧合的是聂大人原先就是这一带人,参加科考,中了举人。在江南一系的官员帮助活动下回到了家乡,成为了父母官,算是守好大本营。自然要结识一些当地的乡绅富商,对自己的工作给予支持。

    恰巧父亲当年救助过贫穷时候的聂大人,这次那聂大人认出父亲后,自然是多多亲近。父亲也是一眼就瞧出聂大人需要帮助,几番试探后得知在这里做府尹,需要收刮金钱来支持江南官员集团。

    这不一直都宴请交好这些富商和地主乡绅,但是吃吃喝喝很好,一谈到真金白银就立刻哑了嗓。父亲听后对聂大人拍(胸xiōng)保证,保证自己的儿子可以联系当地的乡绅们,一起支持你的工作。那些经营多年的老字号不一定给面子,但是多得是今年发展迅速的商人给面子,于是父亲就此成为了聂大人的座上宾。

    两家算是更为亲近,走动来往一多,这母亲就看上了聂大人的侄女,大哥和那嫂子一来二去就对上了眼。

    本就是利益关系,两方都希望联姻,结成亲家,绑在一条船上。这不,去年就成了亲,现在孩子都快有了。二人算是过得和和睦睦的,嫂子儿时也是过过穷rì子的,家里养不起后,聂大人便把她收养起来,那时候聂大人还没有当官,生活也算不富裕。

    所以嫂子xìng子还是蛮好的,不会欺负大哥,不过大哥也是个老实的xìng子,估计会被jīng明的嫂子管得严严实实。

    不过当黄不鸣知道嫂子名字叫聂小倩的时候当即雷的不轻!

    立马!聊斋都出来了。暗自嘀咕,这嫂子活的好好的,那宁采臣估计就被姥姥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母亲欢天喜地的去考虑自己的媳妇后,黄不鸣也觉得自己这一段时间太宅了,回家后连家门都没出。是应该出去走走了。

    穿着一(身shēn)白sè的衣服,拿着佩剑,慢慢的走在西湖畔。附近的游人不少,大都是些拿着折扇,吟着诗的风流之士,一个个那里摇头晃脑高呼不已,面红耳赤的争论着。谈的是之乎者也,说的是天下大事。还有的人对着景sè陶醉不已,吟诗作赋。

    黄不鸣看的是眼角抽搐,景sè好看就用心欣赏,用得着做出那一副陶醉的神sè,活像高氵朝似的。演给谁看啊!

    五官灵敏的黄不鸣仔细一观察,原来不远处有些小轿。大概是一些富家小姐们的轿子,这里偷偷的观察那些饱读诗书的才子们,才子们也卖力的装着((逼bī)bī),都希望得到富家千金的青眯,好去做那乘龙快婿,上门女婿。

    明白这一切的黄不鸣立马快速走开,想找个清净的地方看看这里的景sè。刚刚些人都把这里美景当成相亲的地方了,男的看不见女的,女的偷偷的观察着,选中了的,女的就叫下人送些手帕,香囊什么的算作是定(情qíng)信物。以后再慢慢发展,或者等待男子提亲什么的。难怪母亲叫我常去西湖走走的。

    原来如此,黄不鸣恍然大悟。不过也没打算向那样。女方是谁自然是由母亲选择,总会挑到合适的,自己让那些女的挑算是什么事,自己又不是那些穷书生。

    挑了些清净之地,看了看着西湖风光,西湖果然是不同凡响。水静,静得像一面镜子。水柔,柔得让人把手放进去却感觉不到水的波动。水绿,绿得像一块翡翠,太阳照耀着西湖,使得西湖水面上波光粼粼,金光闪闪,当真是美妙极了。

    这个时代工业还没有发展起来,自然没有被认为的破坏,西湖自然是远胜前世。清新的空气,泥土的芳香,一览无余的西湖美景,确是前世怎么都体味不到的。黄不鸣想到。

    看这眼前的湖水,似乎如那女子般柔,清,纯,雅,碧顷的湖水泛出层层涟漪,岸边的垂柳更为西湖添了一番妩媚。丝丝阳光照在湖面,湖底好似有金子的,金光闪闪,十分动人。远处的山青中带紫,如同凝住了一段云霞般美丽,这时的西湖正如那女孩儿般秀媚。

    看了看着自然之美,每rì在家的黄不鸣心(情qíng)开阔了许多。

    这些时rì,一些武学能理解的都理解了,还有一些暂时无法领悟的也只有先放一放了,道家的道法自然之说自然是有些了解的。无法领悟的武功也不必强求了。

    武功修为到了哪一步自然会领悟通透。

    其后的一个月里,黄不鸣没事就出来走走。附近的西湖,大运河,钱塘江,雷峰塔,灵隐寺等地都被逛遍了。心境平和后的黄不鸣修炼武功再也不急不躁了,本来被困如瓶颈的黄不鸣也逐渐真正的理解到了道家的“清静无为”、“返朴归真”、“顺应自然”、“贵柔”等思想,内力武功有了一些jīng进。

    连武功内力的瓶颈似乎也有了一丝的松动,更可贵的是内力控制更加的柔顺自然,华山破玉拳也体悟到了一些极刚生柔的味道。在家院子里练习的时候硬是把一颗碗口粗的树,一拳打出了个拳印,整个拳头都陷入树干里面,拳头外的树没有一丝损伤,但是中拳的树干被打成了粉末,劲力没有一丝扩散。要是之前绝对是一拳把树打断,或者凭借螺旋劲,把树打出个巨大的窟窿,但绝无可能做到现在这个地步。

    想shè雕时期,全真教铁脚仙王处一轻轻一踩,便是一个清晰的脚印落下,冬天的土地上,留下了近尺深的脚印,除了脚印之外,其余旁边没有半丝损毁的痕迹,甚至连个裂纹都没有。现在的自己倒也是可以留下那样的印记,但是那是用力狠踩,或者用力狠打击才行,做不到王处一那般轻轻一踏。

    那个时候的王处一也不过二流实力,但是对内力的控制,和运劲的境界却是我比不上的。

    希夷剑法虽然没有大的进步,但是使用起来更加的快速,平常的剑法也带有一些希夷剑法的特xìng。出剑无声,速度更快。黄不鸣自我感觉到剑法的速度似乎不比笑傲江湖中的田伯光快刀慢了。

    但是希夷剑法的最终境界始终差了些,“大道无形无相,无声无息。不见其首不见其尾。道,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无sè曰夷,无声曰希。清静无为,任其自然,自然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是以为希夷。

    每当黄不鸣开始领悟希夷剑法的最后jīng要的时候,记起这段口诀,就觉得吐血。这么玄而又玄的口诀真的可以练成吗?虽然通过物理知识的震((荡dàng)dàng),融入等练成了极高境界的希夷剑法。但是这要练到真正的大成不比修仙简单啊!

    而且怎么都觉得像大唐双龙石之轩的不死印法的“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jīng髓很像。看来自己这希夷剑法很难练成。

    总之道家的思想还是领悟不深,或许能看看九yīn真经的总纲就好了啦!在家呆了这么久了,静思武功也有大半年了,能理解领悟的都已经领悟了,不能的也不是继续就可以的了。是时候去找找古墓派的九yīn残篇了,自己的武功有了一定的境界,再来看看九yīn真经的残篇应该问题不大。

    那就看看母亲什么时候能够找到合适的妻子,如果快的话,那就成了亲之后再离开。一时半会找不到的话,那就先去古墓派找找九yīn真经残篇看,记熟回家在修炼也是一样的,都不会有人打扰。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