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回家

    ()    黄不鸣得知马市的位置后,便起(身shēn)离开了华山脚下的小镇,向那马市方向前进。

    准备买匹马,骑马赶路回家。

    轻功毕竟消耗内力和体力,所以一般江湖上长远赶路都是骑马,短程轻功赶路倒是可以。武功再好的用轻功长途跋涉也难以坚持,还不如骑马赶路,速度也不算慢了。较之岳不群下山后用脚走路,那是快的多。

    天黑之前,终于来到了县城,倒是不用风餐露宿了。黄不鸣自然进入县城找了家客栈,叫了些酒菜,吃完饭后便住了下来,等明rì一早再去马市。

    晚上的时候依然如山上般,打坐了一晚,第二rìjīng神抖擞的朝着马市走去。不一会果然如那小镇的小二说的那样,县城外看到了一个马市。

    黄不鸣走了进去看了几匹马,最后选中一匹棕sè的马,付钱后骑着马调头就走。本以为还有什么别的事故,但是一直都是风平浪静,什么意外都没发生。黄不鸣心中暗想,前世小说中都是骗人的,哪有那么多的意外让少侠们行侠仗义啊!

    向着江南杭州方向走了几rì后,黄不鸣终于学会骑马了。

    黄不鸣心中怨念,这些学习骑马的rì子,可是难受死了,股间酸痛,腿都合不拢。难关马背上长大的人腿都是罗圈腿。

    不过学会骑马之后倒是好多了,腿脚也渐渐的好了。在马背上一起一伏的也显得有趣的多。有了马之后的路好走多了,平时在小道上奔驰,到了县城,镇上便下马牵行。少有风餐露宿的时候,一般跟着官道走,骑马的速度都很容易赶到客栈酒肆。

    就这样从华山,到嵩山,顺着淮河,越过长江,终于到了杭州。

    路上基本什么事都没发生,只是黄不鸣看见山林中似乎有一伙强盗,但是强盗好像看到骑马的是一个拿剑的少侠,立马钻入山林中消失的无影无踪。黄不鸣当即就懵了,好半天才放映过来。

    立马!这年头强盗真是好头脑,见到少侠也不作案了。毕竟这种少侠最是缠人,初出茅庐,总是想着行侠仗义,打些强盗,以显示多年学武的实力。就算是少侠武艺不jīng,被强人收拾了,那立马回到师门开始叫人,往往强盗就此灰飞烟灭。这时强盗界多年得出的经验,见到那些少侠们直接跑,不要管自己打不打得赢。

    黄不鸣一路上走走停停,进入江南地界,空气一新。黄不鸣就觉得周围都透着一股温润的感觉,想必是心中作用!

    快到家了,不知道父母是否安好。尽然有了一丝近乡(情qíng)怯的想法,知道自己心中所思后笑了笑。于是快马加鞭的赶了回去。

    家住西湖畔,小时候也在家打听过梅庄那地方,可惜没人知道,想必现在还没出现!大概是东方不败建起来关押任我行的地方。

    黄不鸣牵着马,在西湖畔走着走着,路上的景物越来越熟悉。一抬头,啊,已经到家门口了!

    家门口这些年没什么变化,院子里的那颗老树依然绿油油的,看着自己小时候的庄子,大门依然是那样,没什么变化。这一世儿时最幸福的时刻就在这里长大,花开花谢的一次次轮回,我在轮回中成长,自己离家却从七岁娃娃长到了十七岁,十年时间想必院子里的护卫已经不认识自己了。

    门口看了看,放心心中所想,上前敲了敲门。

    “咚咚咚”连续敲了三下,黄不鸣在门口等待院子里的护院开门。

    过了一会,听见里面有人走了过来,步伐沉重,稳健,想来是一个修炼外功的护院,说不定自己小时候也和他一起练过拳。

    “咯吱”的一声,门开了。里面走出一个护院,看见一个风尘仆仆的少侠牵着马,想必是借宿的江湖少侠。

    黄不鸣看了看眼前的人,果然是一个老护院,现在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眼睛不大,(身shēn)材魁梧。看着自己不像是认识的样子,他叫什么?仔细想了想,好像是叫王哥。小时候好像是叫他王哥的。

    黄不鸣对他笑了笑,说道:“王哥,不认识我了,我是离家十年的黄杨啊!”

    护院看了看他少年,只见那江湖少年对自己笑了笑,对自己喊道王哥,他怎么知道我姓王?接着说道他是已经离家十年的黄杨!啊!细心看了看,真有些像那小娃娃的样子,不过过去十年了,想必那七岁的娃娃也长成这样了!对了!得赶紧通知老爷去。立马对着那黄杨说道:“我去通知老爷夫人,少爷你等等!”

    黄不鸣看着这护院飞快的跑了进去,去叫自己的父亲,心中也是欢喜了起来。马上就要见到母亲父亲了,应该恨我离家十年,一直未归!

    不一会,就看见一个胖子,快速走来。不用看清就知道是父亲,家中就他那么痴肥。旁边的一个女人那就是母亲了!真是好久没见到了,看着母亲较之当年离家的时候略带些老态,真是一晃眼就十年了。

    母亲突然一个跨步,黄不鸣立刻扶了上去,母亲抓住黄不鸣的肩膀,仔细的打量着黄不鸣,眼中泪水滴滴下落,弄得黄不鸣很是伤感。

    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长了这么大,看起来风尘仆仆的,十年才下山,想必是学武吃了不少苦头。心中剧痛,抱着自己的一边笑着一边哭着,好不自己。

    黄不鸣看着父亲母亲容貌的变化,更是觉得自己不孝,但是见到了父母安好,也是心里开心不已。矛盾的心里不断冲击的他的心境,内功也一时不稳。心中大惊,知道剧烈(情qíng)绪波动会影响内功修行,便逐渐的收敛了一些心中(情qíng)绪。

    慢慢的扶着母亲,自己跪了下去,向父母着磕头,说道:“孩儿不孝,远离父母!上山十年时间都为归家。孩儿不孝!望父亲母亲保重(身shēn)子,不要为我这不孝子伤心了!”

    母亲连忙扶起黄不鸣,嘴里说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自己想怎样便怎样,娘知道你从小就聪敏,有自己的打算。娘绝对会支持你的,相信你的。你放心好了,娘(身shēn)子好着呢!刚刚只是一时太过开心。你放心好了。”

    黄不鸣含着泪点了点头,母亲依然那样的关心自己,无论自己做出怎样的决定,她依然那样无条件支持,只是自己太过伤她心了。想到当初,自己才七岁时,就要离家去千里之外的华山拜师,母亲伤心yù绝,但是依然支持自己的想法。母亲一生的生命都是依附于父亲和两个孩子(身shēn)上。想到这里,心中更是说不出的感激和悲痛。

    黄不鸣转头看了看父亲,父亲也是含着泪看着自己,对自己点了点头,想屋里走去。跟着(身shēn)后,望着那父亲肥胖的背影,上了年纪,都有一些岣嵝了。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

    来到厅中,母亲一直都叨叨絮絮的问道这些年苦不苦啊,累不累啊,过得好不好啊,吃的怎么样啊的!

    黄不鸣扶着母亲抓着自己不放的手,一一解释。山上练武,苦啊累啊的都是有的,但是吃苦受累都很开心,学习了上层武功,已经是江湖上少侠了。一会给你表演看看我这些年的武功!保证你大吃一惊呢!

    这现年上山的事(情qíng)都往好的方向说,江湖上的凶险也都赶有趣的介绍。以安母亲的心。

    比如这现年师傅待我很好,如亲生儿子般。师兄弟待我也很好,如手足兄弟般。整个华山一片祥和的氛围。

    黄不鸣赶好的说了些,又问道父亲母亲家里怎样?有困难自己也可以帮忙。母亲说家里面一起都好,就是自己在外,时不时会有些想念,但是自己时常写的信还是很有安慰的。

    父亲说的多一点,自己在信中提到的一些经营方法还是想了些办法,生意也大了不少,现在是自己的大哥黄柳在管,这黄柳果然如自己所说,老实本分,但是咱家生意诚信美名在外。今rì大哥黄柳就在嘉兴和那些地主商人们商议什么买卖赚钱。

    ——————————————————————————————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票好少啊!看在夜半每天辛苦码字的份上收藏一下,有推荐的推荐一下!谢谢各位啦!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