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二代弟子

    ()    岳不群笑了笑,缓缓的说道:“我的内力也快耗尽了,你这小子竟然也把自己意境融入了剑意中,师兄我很是佩服!看你的进境,下一次师兄大概就会败了!哈哈哈…”

    剑宗的清字辈看见黄不鸣的武功竟然到了如此地步,修炼学武才十年,果然是天资过人,竟然在希夷剑法练得如此熟练领悟希夷剑法意境的(情qíng)况下融入了自己的剑意,这不是一般的天资过人能做到的啊!rì后成就必定不小。<ww。ienG。com>

    不过为什么不是我剑宗的弟子啊!这次气宗一下出现了两个有着远大前途的弟子,对剑宗何其不公啊!剑宗的清字辈高手一个个暗自感慨。

    木清离也微笑着抿了抿嘴,看到剑宗的目瞪口呆,心底愉快之极!现在气宗二代弟子估计算是占有优势,到时候就可以把剑宗赶下山去。不过此时弟子武功还弱,不可过于((逼bī)bī)迫剑宗,不然那些老家伙狗急跳墙拼起命那可就不划算了。有生之rì可以看到气宗独占华山的话,那老夫也就死而无憾了。

    黄不鸣听见岳不群的说话,摇了摇头,对岳不群笑了笑,转头对吴清玄说道:“吴师叔,弟子黄不鸣认输。”说出了认输的话后,也不觉得自己有些遗憾。

    实在是觉得岳不群真的武功比自己高出一线,虽说自己还有出神境没用出来,可是那不算做常规手段。已经用了螺旋劲,自己依然没法打破岳不群的养吾剑法。

    只能说自己还差些,内功差些,不然不会自己先衰弱。剑法差些,不然真的把希夷剑法修炼到了圆满境界,那剑法不尽无声,而且无形。仅仅只凭借危险感知,是无法防御这希夷剑法的。

    要是修炼到了自己心中的境界,那希夷剑法就不仅是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而且还收敛气势,做到如白云出岫的无心无意的境界。那时候出剑就当真是难以发觉了,要是偷袭的话,绝顶高手都会死的不明不白。先天高手的境界太过恐怖,无法想象。

    做了一下,感觉恢复了一点体力后就起(身shēn)下了台去,台下的不管是剑宗还是气宗都有些诧异的看着黄不鸣,有些惊叹他的武功修为。

    岳不群没有要挑战的什么人,也下了台和气宗的站在一起观看别人的比武。宁中则则是笑嘻嘻的看着岳不群,然后转头对黄不鸣恨恨的说道:“哼!看你仗着武功高,欺负我,这不!被岳师兄打败了!哈哈哈!”

    黄不明…

    三师兄苏不离说道:看你刚来就知道你是个学武的好料子,这不,说对了!看看那剑宗的人,愁眉苦脸的样子,吃瘪了!哈哈哈!

    平时最烦见到剑宗的成不忧和丛不弃这二人一副天大地大我最大的样子。见了面就一副狗眼看人的死样。不过是叶清戈看见木掌门收了黄师弟你,也决定收两个徒弟,好保持他们剑宗的实力。

    可是也不想想,咱们华山一直都是直收天赋心智俱佳的少年孩子,哪里是随便就可以找到的。这二人晚你半年入门,现在的武功怕是华山核心弟子最低的了。

    刚刚看到他们二人的面sè了吗?哈哈笑死了!不过比你晚来半年,两人武功加起来怕也不是黄师弟你一只手的功夫。

    黄不鸣无语的看着三师兄苏不离,其实是整个华山都知道,气宗的苏不离为人懒惰好吃,每每教育弟子的时候都会拿出苏不离这个典型来说教,气的夏师叔心头火直冒的。

    而剑宗的成不忧和丛不弃这两个人一直是跟着封不平(屁pì)股后面,狐假虎威的,武功天赋不算太好,为人也算是心(胸xiōng)狭窄。见到了苏不离偷懒于是大声嘲笑。导致苏不离被他的师父夏清志狠揍了顿,这倒是有了过节。

    黄不鸣也看了看剑宗的人,剑宗的二代弟子有所察觉的回了头,观察了一下黄不鸣,黄不鸣看到剑宗的看到了自己,也就抱了抱拳,算是打了声招呼。

    君不仙看见黄不鸣依然淡定的点了点头,倒算是认可了他的实力。

    封不平只是眯了眯眼睛,眼神中透出一股锋利的寒气。扯了扯嘴角,算是表示一下。黄不鸣觉得封不平的气势当真凶猛霸道。

    郑不悲很是欢乐的对着黄不鸣笑了笑。看起来不果然不悲,很是个乐观的人,黄不明对他的印象好了几分。

    吴不移,吴不动是对双胞胎,长得很像,衣服也穿的一样。是台上的剑宗吴清玄的儿子,也是他们的师傅。这二人很有默契的一齐对黄不鸣抱了抱拳。又一齐放下手来。果然,这双胞胎十分默契,又是练了武功,心灵之间更是相互感应。这两人一齐动起手来绝对是远远超过本(身shēn)的实力,不可小视啊!

    剩下的成不忧和丛不弃这二人果然看起来比较年轻,苏不离说这二人武功差得很,心(胸xiōng)狭窄想来不假,这不,看向黄不鸣的眼神连嫉妒都隐藏不起来。勉强这对着黄不鸣微微点了点头,毫无诚意。嫉妒,心(胸xiōng)狭隘直接从眼神中可以看出,武功的好坏一时也看不出,原著中倒是这二人一直都没展示出什么惊人技艺。想来不过江湖二流水平,完全不能和封不平的武功相提并论。

    这样看起来这华山二代弟子果然还是剑宗占了优势,一时三刻气宗也很难追上,封不平和大师兄楚不归武功差不多。

    郑不悲武功未知,和三师兄比起来大概会强些,但是三师兄的轻功不错,想来不会败,但是也赢不了。

    田不易武功和六师兄梁不庸差不多,可能稍微强些。君不仙武功不错,看起来和剑法天赋极高的四师兄涂不休差点。

    吴不移和吴不动这二人应该不会分开,二对二的比较自己和岳不群,此时对上这二人实在是没有把握。只有之后武功高了,和这二人有了差距之后才算是可以打败他们。

    黄不鸣不相信吴不移和吴不动的武功进境有自己快。而且单打独斗这二人都不是自己和岳不群的对手,修炼速度和天赋也绝对不及自己和岳不群。过些时候才能胜过他们。

    宁中则应该可以胜过这二人的一个,但是两个是万万不能的了。

    此时,华山二代弟子中剑宗依然,占着优势。但是rì后长远来看,气宗二代弟子稍占优势,剑宗二代弟子实力不乐观。那么这些自己可以想到,师傅师叔们也可以想到,剑宗今rì看了这次的大比也应该会想到。

    看来这华山之后的rì子不会再如之前那样的平静了,今rì暴露出的是岳不群的实力和自己的实力,虽然说自己隐藏了“出神境”这等方式,但是也把平时的最高水平展现了出了。无论剑法内功都很不错了,剑宗一定寝食难安,相比会有什么龌龊之事。

    好在师傅事先料到,早先就安排了自己下山历练,剑宗的清字辈相比也不会厚着面皮偷偷下山偷袭我,入了江湖,那危险就只有江湖中了。不过那正是需要入江湖的锻炼,算不得什么了。况且还有“出神境”“入神境”可以使出,真正的一流高手一时半会也拿我不下,基本上还是蛮安全的。

    但是山上的岳不群怎么办?想必剑宗也不会不着手对付岳不群!

    于是低声的对岳不群说道:“此时华山二代弟子中,气宗后来武功会赶上剑宗,剑宗必定不会甘心。今rì你我二人武功进境曝光,可以说是极有前途,我近rì打算下山历练,相比剑宗也拿我无法,可是师兄你呆在华山怎么办?要不你也继续下山历练?”

    岳不群微微一笑,也转头低声说道:“不用担心,师傅他是绝顶高手,山上剑宗的那四位师叔只有叶清戈是绝顶高手之外,其他都是一流而已。一流高手不可能不声不响的打败我,就算是全力,我也可以抵挡一二,制造声响。掌门和师傅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处罚犯华山七戒的弟子了!叶清戈那人,小心谨慎是好,但是他的胆量也就那么大。他们是看了我今rì的武功,更是不敢随意动手。”

    “这就好!那我就放心了”黄不鸣暗自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