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第一场

    ()    剑宗的田不易,是剑宗萧清微的弟子。

    黄不鸣第一次听说后赶脚(感觉)十分的混乱,到底是笑傲还是诛仙啊!华山怎么会有田不易啊?

    当时还瞎乱想着,以为是田不易死后,重生到了笑傲江湖中呢,那青云门的修道法诀太极玄清道可是极为神妙啊!

    不放心的还去问了下气宗的师兄,田不易武功怎么样,那六师兄梁不庸恨恨道:“那肥厮!提他作甚!”

    黄不鸣听到后暗道,也是长得胖,很是巧合啊!

    后来苏不离接着话说到:“那一次,六师弟第一次参加玉女峰大比,对手就是那田不易!六师弟当时武艺不高,打不过那他。结果他那人,长了张臭嘴,说六师弟年龄这么小,还不如回家吃nǎi去!六师弟当时快气死了!还是大伙拉着才不让他冲上去。但也和六师弟结了仇。不过武功嘛,也不算是多强,就是仗着修炼时间长些,欺负六师弟人小。”

    这个时候的黄不鸣才觉得只是名字巧合,诛仙的田不易哪有这人这么无聊,武功也不会只是这个样子。

    这个时候田不易和梁不庸站在校场中间,黄不鸣才开始仔细打量着田不易,其人矮胖,眉头看起来经常皱起,眉心呈“山”字,大眼阔口的看起来还是蛮有威严的。

    场上的二人田不易先开口说话:“梁不庸你这小儿,连续挑战大爷我十年了。也不见你有多少长进,今rì你依然挑战大爷我,看我今rì不打的跪倒在大爷我面前不可!”

    梁不庸听到后气疯了,大怒:“田不易你这肥厮!你我二人武功一直难分高下,你这话吹了好几年了也不嫌累,进来我武艺有所长进,我今rì必定打得你跪趴在我脚下。看剑!”说罢也不等田不易还口,直接一式有凤来仪。

    田不易刚想还嘴怒骂,措不及手看见梁不庸那厮使出剑法向自己刺来,立马一个铁板桥躲了过去。也亏得他那圆滚的腰,竟然极快的速度间折了下去。还不等梁不庸变化剑招,迅速一个鹞子翻(身shēn),后退了好几丈才算是躲过了危险。

    梁不庸见势难以追击,只好收势,慢慢再作打算。

    躲过这一剑的田不易立刻愤怒,刚刚要不是反应快,还不被开肠破肚了。浑然忘记了自己刚刚想开口骂人,看到剑过来,一时反应慢了,最后关头还好躲得快。不过此时田不易不骂人更待何时。

    开口就是“你这个无耻之徒,好不要脸,玉女峰的大比竟然出手偷袭!狗rì的,看你田爷爷怎么打得你这畜生哇哇叫!”

    梁不庸此时更是怒火冲天,拿起剑就像眼前的田不易使出剑法,速度极快的刺去,不把田不易刺上几个大窟窿誓不罢休。

    田不易也拔出长剑,呀呀哇!大叫,向梁不庸刺去,两人剑法个展jīng妙,噼里啪啦的斗个不停。

    梁不庸华山九剑练的纯熟无比,剑法翻来覆去的使用,一式剑法中含着数招变化。怒火冲心的他一时间超长爆发,竟然压着田不易打。好在田不易也不是吃素的,一手铁针剑式舞的密不透风。

    狠狠的拼了数招,梁不庸发现着华山九剑很难打破田不易的防御,用上了相当耗内力的朝阳一气剑,配合着朝阳神功,剑法一时间声势浩大,每一剑都蕴含着深厚的内力,几式平凡剑招,挥动间发出震耳的破空声,剑上蕴含的内力庞大的扭曲了空气,连一旁的黄不鸣也听的清清楚楚,看见空气中内力扭曲的光线,时隐时现。梁不庸的剑震的田不易手抖个不停,艰难的抵挡着。

    田不易眼看就快败了,立刻爆发出了自己的内力,爆发式的震开了梁不庸的剑,后退了几步,这一爆气似的招式也消耗了不少内力和体力。

    梁不庸也有些气喘,平复了一些内力的起伏,不然很难再继续施展朝阳一气剑。

    田不易也很是运转一下内功手上颤抖才舒缓过来。田不易看着眼前的梁不庸,没想到朝阳一气剑竟然如此霸道。低下头看着手中的jīng钢长剑,道道缺口,这可是上好的jīng钢长剑啊!不过他那样施展剑法,以他的内功,撑不了多久。而且我的绝招还没使用,这一次他如此急躁,看来是我很有希望获得胜利的。

    平复了一口气的梁不庸继续向田不易冲去,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消耗大,但是看见田不易那厮的脸就想打个痛快,而且朝阳一气剑讲究一气呵成,这一次不成功便败。

    做好心中决定梁不庸出剑更加的坚定不移。内力也没有刚刚那么的起伏暴躁,收敛的内力灌注长剑更是威力巨大。

    朝阳一气剑的招式简单,是应为朝阳一气剑内力雄厚,剑法更加繁复的招式难以连贯。简单的招式附上绝世霸道的内功,正是那种一力破百巧的剑法。

    田不易看到梁不庸的剑,心中知道手中剑难以抵挡附上浑厚内力的剑,只有在剑上灌注自己的内力,方可勉强抵挡。不然手中带有缺口的剑裆不了几下就会断裂。一边用上气宗常用的养吾剑法,一边档一边后退泄去手中冲击力。

    黄不鸣看着眼前的比武暗自思考着,田不易的养吾剑法还是很不错的,比自己的好多了,自己只是熟悉剑招,更深层的应用差了不少。

    不过田不易的养吾剑法较之岳不群那也是无法比较,岳不群的养吾剑,已经领悟到了极高的境界。估计就是面对梁不庸的朝阳一气剑,也不会就是这样一边后退一边泄力。而是限制他的施展空间,通过层层剑幕来分散力道。要是没有另外绝招,那要不了多久梁不庸就会败在岳不群的手中!

    转眼二十招已过,黄不鸣有些担心梁不庸,如果没有别的办法了,估计要撑不住了。

    果然梁不庸没想到田不易这个剑宗的弟子竟然使用气宗常用的养吾剑法,抵挡了这么久,田不易竟然在我使出了朝阳一气剑下还如此难缠。观其已经招架不住的样子,但是就是差一点,无法((逼bī)bī)他弃剑。

    接着没几招,梁不庸的内力就难以运转了,之后后退几步,缓缓回气。

    田不易发觉后更是jīng神一震,先前的那二十招就像是暴风中的船儿,随时都有可能被海浪卷翻。不过还好,总是是撑了下来,连忙使出自己的绝招铁针剑式的一线针。

    一剑直刺化为一线,直取中宫,剑气细密,难以发觉,极不好防御。梁不庸也是剑及(身shēn)体才发觉,惊出一(身shēn)冷毛汗,好在剑离(身shēn)上不远,竖起剑恰好挡住着一招一线针。

    田不易的剑刺中梁不庸的剑脊梁,梁不庸左手抵着剑脊,右手握着剑,使出内力抵挡着田不易的剑。田不易感觉手中阻力,暗自惊叹,竟然还有内力,可以挡住这一剑。于是暗运内功,想前((逼bī)bī)去。梁不庸手中剑逐渐向中间弯曲,只有把最后的一点内力运用上。剑又渐渐蹦直了。

    这两人此时的状态已经是比较内功了,可是田不易年纪大些的内功修炼时间长,但是梁不庸专注内功修炼,这二人内力之间的差别不大。但是梁不庸之前耗了相当多的内力使用朝阳一气剑,田不易也用力不少内力抵挡。此时总的来说竟然是剑宗的田不易内力占到优势!可谓是相当奇妙啊!

    果然,不一会梁不庸就抵挡不住田不易的内力,猛地被震飞了,手中的剑都弹开了。这个时候吴清玄喊道:“田不易获得第一场胜利,梁不庸失去挑战几乎。下一场开始!”

    这个时候剑宗君不仙提出挑战气宗涂不休。

    二人相互看了眼,一齐进场zhōng yāng。

    第二场就要开始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