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友人离山

    看见黄不鸣败了,就把手中的剑收了回去。对他说道:刚刚见你招式运用还算熟练,这几rì练习已经基本掌握了剑法的基础招式。

    这些招式是使剑的基础中的基础,你rì后花功夫要好好的练习熟练。现在你动作只是大致合格,细微之处需要你自己会慢慢体味,此时倒也可以练习下一步。

    这便教授你咱们华山的基础九式剑法,那九式剑法便是一直流传下来的华山剑法的jīng髓所在。华山之后的高深剑法也是脱离不开这九式剑法,只是在这基础九式剑法更为高深,你更是要好好的用心学习。

    说罢木清离抽出长剑,使出了一式剑招。

    左手呈剑指,右手提剑缓缓直刺,剑刃如行云流水般的刺出,似有意似无意。

    速度不快,黄不鸣的眼里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木清离演示完毕后便傲然说道,这一招乃华山九剑中的一招,剑法名为白云出岫,出之于,流水下滩非有意,白云出岫本无心。说的就是天地自然,这一剑的剑意也要犹如山川流水,白驹过隙般不可阻挡。

    这一招jīng要之处便在于一剑刺出,就像随手刺出,有意无意间直取敌人。练习的时候就是反复的使用这一招,化为体本能,随时随意刺出,这一剑便可小成。什么时候做到无心无意间,剑法带动内力自然而然的刺出,便算是大成了。

    待你把这一剑练习熟练后我再教你下一招,以免贪多嚼不烂。

    黄不鸣听罢也抽出长剑学着师傅左手呈剑指,右手提剑缓缓直刺。但是剑刺的力度和稳定都较师傅相差甚远。知道要多多练习,这倒也急不来的。

    一整天的时间就这样练习着华山九剑中的白云出岫,一遍一遍的反复出剑。天黑饭后,黄不鸣刚刚准备回屋打坐练气,但是见到岳不群站在自己的院子口,似乎等待着自己。

    黄不鸣愣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开口邀请岳不群进屋做做。因为知道,岳不群突然来到门口等自己,那就代表着他一定事。进去慢慢叙说总比屋外黑不溜秋的要好多了。

    进了屋里,黄不鸣给自己和岳不群倒了杯水,自己和他分别坐在椅子中。黄不鸣打量了一下岳不群,三年过后,此时岳不群的摸样已经看起来已经颇为成熟了。

    已经十八岁的岳不群,容貌清秀,一副书生的打扮。如果收了拿着把折扇,到十分像个读书考状元的秀才。只不过常年修炼内功,眼神明亮的很,再加上温和的笑容,倒显得帅气的很。不亏是让宁中则这个大美女极为倾心的人。虽然现在的宁中则还是个小萝莉,不过好像已经很喜欢粘着岳不群了。

    这三年来,黄不鸣一直在山巅闭关习武。而岳不群则经常的上山给他送吃的,陪他聊天过招解闷,这二人的关系倒是十分的熟络了,相互之间也算得上是相当了解。

    明白无事不登三宝的岳不群会等自己一定是有事和自己说,但是黄不鸣恶趣味,一定要岳不群先说口。平rì里也喜欢逗逗一直保持着谦谦君子的岳不群,看到不变通的岳不群,总是想让他君子风范破功,就是黄不鸣的乐趣。三年闭关的时间就这点乐趣了。

    那岳不群哪里不了解这个小自己一些的师弟。这小师弟武学天赋也很不错,练武也十分的努力认真,但是就是平时的时候十分无赖,挑战规矩,受不得约束,聪明,许多想法算得上十分离经叛道。而自己总是那他没办法。

    但是这二人十分的了解,xìng格差距巨大的二人反倒是就成了最好的朋友。

    岳不群看着悠悠然喝着水的黄不鸣,对自己的到来也不闻不问,等着自己开口。最后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放下手中杯子,说道:“我的师傅已经把养吾剑法和正气诀传授给我了。近rì我也算是练到小成,再在上山呆着也不会又太大的进步。是时候下山行走江湖,在江湖上打磨自己技艺。”

    黄不鸣听了心中一动,转头看了看岳不群。看到他此时已经算是成年了,是必须下山行走江湖了,他此时才下山已经不算早了。明白岳不群是一定要下山了。

    对他问道:“你今rì才找我拜别,是明rì就下山吗?”

    岳不群点了点头。

    黄不鸣心里有些不舍,觉得华山上,自己算是唯一的朋友快要下山了,山上再也没有可以合得来的朋友了,那些师兄虽然对自己也是极好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就是觉得有些代沟。虽然岳不群也很老古板,但就是很合得来。

    黄不鸣知道岳不群是一定要下山历练的,但也不是再也见不到了。再相见的时候相信岳不群一定会见到一个武功大进的自己,那时候说不定自己的武功已经超越他了。那时候他的一脸君子摸样一定会破功吧!

    黄不鸣突然对岳不群笑道:“大男儿!志在四方!相信岳师兄你下山历练,武功一定会更有感触,不过我现在武功突飞猛进,小心下次见面我把你打得灰头土面。哈哈~哈哈啊!”

    岳不群也露出了笑容,缓缓的说道:我此时已经得养吾剑法jīng髓,正气诀已经练至小成。放在江湖上已是二流好手。

    你好像华山九剑还没习完,内力只是华山基础内功第四层而已,江湖上还不入流呢。我此时下山历练,山中所学必有所展,武功一定会大有长进。几年过后回山时一定可以达到江湖二流巅峰。那时候你小心别被打的哭鼻子哦!

    黄不鸣故意摇头不屑道:哼!狗眼看人低,我前些rì子内力已经练成第五层,不然我怎么开始学习剑法。说不得我这几年的时间就把华山基础内功练到第九层,一转修其他高深内功直接大成!

    本人如此天赋,乃万年不出世的练剑奇才,几年过后一定达到天下万物无不为剑的境界。那时的你在我眼中只不过是战斗力为5的渣渣!黄不鸣豪气干云。

    相互斗了几句嘴,岳不群不敌黄不鸣。

    后来黄不鸣从厨房翻出一些老酒,好像是师傅收藏的,一般都是什么盛典节rì的时候喝的。硬是拉着讲着规矩不愿意喝的岳不群一起灌起来酒来。

    说是离别酒!好哥们一口闷啊!那岳不群虽然会喝酒,但是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喝,这次被黄不鸣着喝掉了一坛,心中暗自琢磨,失算了。

    黄不鸣也很是喝了些酒,不一会就有些头大。之后酒喝完和岳不群相互道了声保重,就跌跌撞撞的回到了房间里,费力的盘起腿,跌坐在上。运转华山内功,猛烈的螺旋内功突然冲出丹田,迅速的游走着周天经络,开始压缩胃里的酒气,运功出体外。

    快速的出了酒汗,酒气已经全部被排除体外,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下脱了衣服洗了个澡。

    回到房里继续修炼着每rì的内功功课。

    黄不鸣的武学之路一刻都不愿懈怠,就算是和华山唯一的朋友离别,喝多了酒,也会依然保存着清醒,片刻醉酒的时间黄不鸣都不愿浪费。其心坚韧的都有些残忍了,对自己的残忍更甚。

    第二rì天明,黄不明已经打坐了一夜的时间。一夜时间其中真正修炼内功的时间并不多,本可以修炼完后睡觉的,但是他在三年之中已经习惯温养着内力当成休息了,温养着内力,并不费神,只是增加内力的切合度,使得自己控制内力更加的随心,控制力更加的细微更加的强。

    这其中的苦和寂寞,只有自己才知道。

    第二rì,清晨舞剑的黄不鸣有些心不在焉,因为已经看见岳不群下山背影了。心底对这个朋友的离去依然有些伤感,黄不鸣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后便停下练习,稍稍的静坐了一会。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