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长青子

    黄不鸣和岳不群得知这一招怎么破了就告辞了华山掌门,出了门之后都十分开心。

    岳不群是知道了剑宗绝招,不再担心气宗弟子会被这一招突袭,打个措手不及,反而掌门的那一招反制十分克制这一招,rì后剑宗要是用夺命连环三仙剑气宗弟子必定要让那剑宗丢个大面子,看剑宗还嚣张不。想到妙处哈哈大笑。

    黄不鸣是见识到了剑宗剑法绝招和气宗应对之法,对剑法的认识大有长进,心里更是羡慕不已。

    出了门后,两人各种想了一会,黄不鸣最先回过神,看着边上有一片密集的松树林,回想起来岳不群打得山鸡还没吃。看了看天sè,已经快过午时,用饭的时候也快到了,那山鸡也只好留着晚上夜宵了。

    叫醒岳不群后也拉着他去找气宗师兄们,告诉他们剑宗绝招和掌门破解的办法,以免师兄们以后遇到会吃亏。顺便一起去吃饭。

    找到师兄练武的地方。午时,快吃饭的时候,师兄们也都休息了一会。

    岳不群见到师兄后,便迫不及待的把今rì发生的事告诉师兄。苏不离更是称赞咱俩好运气,对黄不鸣强烈表示下次吃东西的时候一定叫上他。

    大伙听着纷纷对苏不离好吃的xìng格无语。

    说道吃,都觉得肚子饿了,一起去了饭堂,等了一会长辈到了,但是看见岳不群的师傅宁清宇带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道士一起吃饭。

    大家都觉得奇怪,宁清宇怎么都有四十岁了,那年轻的倒是看想去倒是二十来岁,难道宁清宇又收了一个徒弟,看起来不像啊。黄不鸣仔细看了看年轻道士,看起来道士倒是很jīng神的样子。

    只见那道士看起来很是年轻,体型有些偏瘦,看起来有些弱不风,宽大的道袍穿着显得格外的宽松。眼神很明亮,太阳高高鼓起,嘴唇很薄,给人的感觉很严肃。

    宁清宇向大家介绍道:“这一位乃蜀地江湖中的好手,长青子。年纪轻轻就接任四川青城派掌门松风观观主之位,武功前途无量。我前些年行走江湖时,在四川遇到的好友。今rì顺便拜访我华山派。”

    说着又向长青子介绍本门掌门木清离等清字辈长辈。

    那长青子向气宗清字辈的抱拳拱手:“宁师兄太抬举我了,我初出茅庐,学那江湖中人行侠仗义,遇见宁师兄倒是一见如故。今rì让我有幸见过各位华山派英雄,当浮一大白。”说完拿起前面的一杯酒干了下去。从人也端起酒杯干了起来,气氛一下子就和谐了起来,不管熟不熟悉,都是说着好听的话儿。

    黄不鸣这才想起,原著中岳不群好像说余沧海的师傅和自己的师傅是好友。当年长青子年轻,不服福威镖局林远图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前去挑战,结果败在辟邪剑法林远图的手中。长青子心有不甘,记下了辟邪剑法的剑招。后来发现辟邪剑法剑招平平无奇,不过江湖三流剑法。长青子怎么研究都研究不透林远图是怎么就靠着这辟邪剑法威震江湖,群邪辟易的。后来来到华山拜访,和岳不群的师傅一起研究。最终得出结论,辟邪剑法另有一内功,或者这不是真正地辟邪剑法。最后余沧海说自己师傅心有不甘,三十多岁就死了。

    黄不鸣觉得是最后余沧海说的话是为自己灭福威镖局找的借口,他师父长青子二十岁的时候挑战林远图败了,心有不甘的三十多岁才死,中途武功大进,逐渐达到一流,还叫出了个“三峡以西剑法第一”的名号。这中间十几年时间也是心有不甘?

    想到这些又打顺势量了一番,真看不出是早死的像。黄不鸣不怀好意的看着长青子暗中琢磨着什么。

    那边长青子似乎有所察觉的看了看,黄不鸣立马装出一副我什么都没干的样子,混了过去。

    不过他又想到,原著中岳不群是跟着他师父看长青子和宁清宇演示讨论辟邪剑法的!当年岳不群几乎看的清楚完整。后面那多年过去了,看见了就认出余沧海叫弟子演练的剑招就是辟邪剑法的剑招,说明他记忆还是蛮深刻的。这几天就好好的跟着岳不群后面,这得好好见识见识辟邪剑法,不容错过啊!

    嘿嘿…想到这里黄不鸣在心底yīnyīn的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他人小力微,还无法学习剑法,心中怨恨颇大,遇到剑法时,那是一定要好好的见识见识。颇有些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心里。

    接下来两天里,黄不鸣颠的跟着岳不群,形影不离。

    早晨练武跟着岳不群,修炼内功也跟着岳不群,练习拳脚也非要和岳不群对练,说是有师兄教导,失误的地方师兄可以指出。岳不群为人细心,对还是小孩子的黄不鸣照顾有加,黄不鸣时常跟着也不烦不躁,当真可以称得上是君子。

    再加上黄岳二人住的也近,这两天里黄不明和岳不群的关系算是非常的好了,就连宁清宇教导岳不群练习剑法也不避讳黄不鸣,让他偷学了不少。这倒算是黄不鸣的意外惊喜了。

    甚至还见到了岳不群未来的夫人宁中则,那个rì后光明磊落豪气干云的华山宁女侠现在还只是一只小萝莉,因为年纪还小,岳不群的师傅宁清宇甚至都没教她习武。不过看见黄不鸣小小年纪就拜入华山学习武艺,也觉得女儿不小了,估计“宁女侠”也会近期开始习武吧。

    这两天里也见到了长青子,好像他现阶段还只是和宁清宇交流华山青城两派的剑法,因为黄不鸣听到了宁清宇再指导岳不群剑法的时候,提到了些青城派松风观的松风剑法“如松之劲,如风之迅。”这个说法。还说松风剑法有些可取之处什么的。

    第三天,宁清宇在指导岳不群剑法时,长青子来到这里。宁清宇停下指导岳不群剑法,岳不群也停下来练剑。

    那长青子对着宁清宇拱了拱手,“宁师兄,这就是高徒吧。”

    宁清宇看了眼岳不群:“孽徒岳不群,不堪一提。”

    “哪里哪里,果然卓尔不群。”长青子回首。宁清宇抚了抚胡须,摇头不语。看起还很是开心,感觉受用不已。

    黄不鸣也看向那长青子称赞岳不群,心中暗道:“来了!”

    果然长青子下一句话就是:“哎!往事不堪回首。小弟前些时不知天高地厚,以为有几分武功便去挑战那号称群邪辟易的林远图,那林远图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果真厉害无比,不愧威震江湖群邪辟易啊。”

    宁清宇说道:“那林远图已经快七十多岁了,可以称得上名满江湖了。那应该是相当厉害的啊!”

    “那是!他也就把我当场前来挑战的矛头青年,没有伤我,我倒是看清了他的剑法路数,但是怎么都不觉得有威力,到现在还是没弄清他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怎么使得。”长青子摇头叹道。

    “果真就是这个时候!不枉费我蹲点岳不群。”黄不鸣听到长青子这样说道,心中嘀咕。

    宁清宇和岳不群也对长青子说的来了兴趣,但又不好意思要求长青子演示。长青子看到了宁清宇等人表,知道火候到了,立马说道:“这两天咱们交流了下华山青城的剑法武功,对我帮助甚大,这辟邪剑法我也参悟不透,不如就和宁兄一起参悟参悟。”

    “这~不好吧!”宁清宇犹豫,心里千肯万肯,面上却不好意思。岳不群也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表倒是比他师父宁清宇要真诚的多。黄不鸣感慨,这岳不群果真是演技派的,明知道他心中所想,但是面上却一点点都看不,难怪原著中这位君子一当多年无人发现。要是到了现代,奥斯卡小金人那不是随意拿啊。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