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气宗大师兄

    次rì清晨,黄不鸣早早的就醒了,便和师傅木清离来到朝阳峰的一片空地。木清离看着这华山大好风光深叹了一口气和他叙说起了华山门派的由来于历史。

    首先介绍到华山派的创始,乃当年武功天下第一,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的徒弟广宁子郝大通所创,由其弟子范圆曦、王志谨等进一步传播,成为中原主要武林门派之一。多年以前华山派乃当世正道武林六大派之一,曾经六大派攻上过如今魔教的前明教总坛光明顶。更是武林中声名显赫的名门正派,其后华山两位前辈岳肃和蔡子峰因时机巧合,得以一窥当世无上武学密籍「葵花宝典」;但却又因见解不同,一人主张以修气为本,教导弟子重修气,另一人却以为因当以剑法为主而教导弟子重剑法,华山派至此竟分裂为剑、气二宗。

    直到六十年前魔教得知华山派有葵花宝典这等绝世武功更是出尽当时的十大长老攻上华山抢夺宝典,华山派也邀请五月剑派共上华山抵御魔教,最后华山派被rì月魔教攻上华山,五月剑派于魔教在华山一战之后,华山派高手耆宿死伤殆尽,几乎灭门。华山派众多上乘剑法就此失传。传承到了今rì,为师作为华山派掌门更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发展门派,万万不得疏忽,以至于让华山派没落。那便是死也对不起历代祖师。现在你拜入了华山派,rì后武功有成,更是要发扬光大华山派,知道了没?

    黄不鸣立刻回答弟子明白,一时间不由得想到,看岳不群年龄便知道大约十几年之后的剑气之争就要爆发了,十几个清字辈前辈,不知道多少不字辈死在了那一场战斗中,偌大的华山派便只剩几个弟子,岳不群能紧守住华山派,就已是很了不起了。希望那时自己有自保的能力,不要成为众多尸体中的一具。不过黄不鸣也没有想过阻止这场悲剧,因为几十年间观念的冲突,绝对不是一朝可改,而且自己比岳不群小上很多,武功估计也很难高到哪去。自己只有站在师傅气宗立场上,有能力的话努力让气宗获得胜利更容易才是我该做到的。

    木清离接着说道,华山派入门弟子一般都会先扎三年马步,以用于打熬体。因为内功修习第一步便是炼jīng化气,体不好,jīng力不足便无法修炼出上层内功。而你已经修炼拳脚四年已久,体健壮已经远超同龄孩童,你这一步倒是可以免了,可以直接修炼华山内功,但是修炼内功同时需要兼修华山长拳十段锦,算是给rì后修炼华山拳脚打下基础。待你内功有所成就时在教你华山基础剑招,此时你体还未长开,此时练剑有害无益。

    说罢抿了抿嘴唇看了黄不鸣两眼后继续说道,不过习得上层武艺不是那么容易的,首要要求便是会读书识字,在拿到武功之后起码要看的懂,才能练习其中的功法吧,而且华山派习武之前首先练气,华山内部分为剑气二宗,学的都是本门武功,只是侧重点不同,我们气宗功夫,要点是在一个‘气’字,气功一成,不论使拳脚也好,动刀剑也好,便都无往而不利,这是本门练功正途。所以先得教你识字写字,才能在修炼华山内功。

    黄不鸣听后不由得翻了翻白眼,难道和师傅说,自己是成年人的灵魂。

    黄不鸣此时只想着修炼武功的他一刻也不愿再等了。不由得买起萌耍起赖抱着师傅的手左摇右摆说:师傅放心,我绝对可以安下心来修炼内功,绝对不会再修炼内功时胡思乱想的,师傅你就放心吧。

    木清离想到这孩子这么小就如此聪慧,其天资也不凡,前期修炼内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况且开始修炼内功时我就守在他旁边,有什么事我也可以出手帮助,危险不大。于是想到这里说:好吧,那先让你大师兄教你认识全经脉道,你一定要记得清楚,不得忘记。等你记牢后,我再教授基本的行气之法,让你体悟气感。

    接着木清离带着黄不鸣,找到了正在早课中的大师兄,只见大师兄独自挥舞着剑法,剑光隐隐不显,剑法突刺间,随剑闪,道道破空,发出低沉的剑啸。

    师傅看了看失望的摇头,走进后说罢:“不归,看来你的剑法原地踏步啊,虽说没有附带内力,但你的希夷剑法依然看的出剑光,听得见剑声,距离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还差得远了。这希夷剑法小成后几个月都没有再进步了。你什么时候剑法能开窍啊,要知道你可是气宗的大师兄,虽说内力到了后面剑法威力大增,但你现在如此剑法如何压制得下剑宗。过来歇一会把,来,给你介绍一个师弟”拉着黄不鸣走向前去。那人回答道是。

    “不鸣,这是你本门气宗的大师兄,也是为师的首徒楚不归。虽然剑法天赋不怎么样,但是内功修为还是很不错的,基础及其扎实,为人倒是大气的很,你跟着好好的学着点。”木清离对边的黄不鸣说道。

    之前舞剑,大师兄跳跃间看的不分明,走进之后看的清楚。此人大约二十来岁,形高大,面容硬朗,穿着华山派弟子衣服,袖子卷到手肘下,露出一双健壮的手臂,手掌很长很大,骨节经络突出明显,倒提着长剑向师傅走来,行走间,龙骧虎步一股豪侠之气掩面而来。

    来到师傅边拱手道:“师傅安好!”“哼”“让师傅失望了,我rì后会继续努力的。”楚不归转头看了看自己,对自己也拱了拱手说道:“这就是不鸣小师弟了,哈哈,上次你拜师的见过你的,下次下山给你带些好玩的玩意,保证你没见过。”黄不鸣嘀咕道,加上转世我都比你还大!还当我是小孩子啊。师傅木清离说道:“别人可是相当用功,此时已经可以修习内功了,此来找你就是让他跟着你学习些经脉道,等他记牢我便教授他内功。你可用心教授,别误人子弟。”

    楚不归大声笑道:“好!小师弟包在我上了!师傅,我家传行医,再是修习内功多年,经脉道,了解的最多,放心吧师傅。”

    木清离说道:“如此甚好,你带着他认识一些同门师兄弟,但不要带着他惹祸生事了。去吧!”说完就转离开了。

    只剩楚不归和黄不鸣了,楚不归牵着黄不鸣的手边走边说:“走吧,去带你认识下其他师兄弟,午饭后便开始教授你经脉道基础知识,学的时候认真学,不要学着三师弟练功偷懒。”

    不多时便拉着黄不鸣来到气宗练武之地,瞧见一个胖子坐着一旁看着一对是兄弟对练剑法,其中一人年纪轻轻,面容俊朗,出手轻飘飘地一剑直刺其面门,此剑似缓实疾,看似无力,实则劲力雄厚不可轻易抵挡,剑法的造诣显得很是高深。另一个年纪小小,看起来和岳不群差不多大。一时之间只能用养吾剑法的不争之意,不停的移开长剑,护住周。一时间倒是奈何不了。

    楚不归看到此处暗自喝彩一声,接着对黄不鸣介绍同门师兄。

    那个坐着地上偷懒的便是三师兄苏不离,他本来是官家子弟,其父受被别的党派打压,被贬之后当年的同僚更是落井下石,更不知道是谁勾结了些亡命之徒,杀了他全家。三师弟他人小躲进了缸里,逃过一劫,后来被夏清志师叔所救,看起可怜最后收为弟子。可能是受小时候影响过深,其人无大志,懒惰好吃,武功剑法不入流,内功还行,轻功倒是一流。较为年轻的夏师叔倒是大为火大。

    那个刚刚出剑的是四师兄涂不休,乃气宗高手宁清宇的弟子,涂师弟年纪轻轻内力剑法都很不错,其人xìng子沉稳,自幼跟随宁师叔长大,极其尊敬宁清宇。

    使用养吾剑法的是梁不庸六师弟,天赋果然不庸,和五师弟岳不群年纪一般大,也是夏师叔的弟子,夏师叔收他为弟子后更是笑口常开,容光焕发。

    “黄师弟这些气宗的师兄们你记住了吗?”大师兄介绍完毕后问道

    黄不鸣:“记住了大师兄。”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