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气宗剑宗

    第二rì也就在华山朝阳峰剑气冲霄堂内举行了拜师仪式。

    黄杨被一个华山二代弟子带入了剑气冲霄堂内,之见木清离坐在首座,两边分排坐着的是华山派气宗和剑宗清之辈的前辈,后面站了一群不字辈的弟子,全都面容严肃,在剑气冲霄堂内更是显得庄严。

    这时木清离缓缓开口说道:“黄杨,可知本门门规?”

    黄杨也同样一脸严肃的说道:

    “本派首戒欺师灭祖,不敬尊长。

    二戒恃强欺弱,擅伤无辜。

    三戒**好sè,调戏妇女。

    四戒同门嫉妒,自相残杀。

    五戒见利忘义,偷窃财物。

    六戒骄傲自大,得罪同道。

    七戒**匪类,勾结妖邪。

    这是华山七戒,本门弟子,一体遵行。”

    边说边想,昨rì师傅就叫我背诵,今rì果然需要装模作样的走次过场。

    木清离听完后脸sè一缓,抚了抚三尺长须说道:“好了,就是这许多。本派不像别派那样,有许许多多清规戒律。你只须好好遵行这七戒,时时记得本门门规,其他的倒是可以随意。现在你拜入了华山派,自当是不字辈,那你就叫做黄不鸣吧,望你rì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黄杨答道:“是!”又向师父师叔叩头,向众师兄师姊作揖行礼。

    如此黄不鸣就此正式拜入了华山派。

    当天上午拜师仪式后黄不鸣就和父亲黄员外依依作别,木清离站在黄不鸣边上说道:“不鸣刚入华山派,武功jīng要需要尽心修炼,头些年年底就不会家了,待他武艺有成必定回家看望你们。”黄不鸣含着泪看看父亲说道:“放心吧,你也看见了华山派待我很好,rì后我习武有成后定然会回家看看你们,望父亲母亲保重。”说罢便含着泪水转而去,却是不愿看到离别的伤感。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黄不鸣趴在被子里痛声哭泣,不久便沉沉睡去。到了晚间有师兄把他喊起去吃晚饭,期间更是劝道黄不鸣不要太过伤心,rì后武艺学车自然可以下山见到家人,这位师兄倒是对黄不鸣小师弟很是照顾。

    黄不鸣经过哭泣已经想通了,不在伤心挂念了。这时打量着这十三四岁的少年人,小大人似的团团一抱说道:“多些师兄提醒,我叫黄不鸣,今年七岁,有幸拜入华山木清离门下,还未请问师兄名号。”这时那青年脸sè一正也颇有君子风范的向黄不鸣拱了拱手说道:“师兄岳不群,今年已有十五,师傅是华山宁清宇。小师弟rì后有什么问题麻烦都可以找我,不群不才,但也原为小师弟排忧解难。”

    黄不鸣听到这里不由得一愣,原来这就是rì后赫赫有名的“伪君子剑”岳不群了啊,此时看起来虽然稚嫩,但依稀有了些rì后的君子风范。想必此时的岳不群还是个天真的华山普通弟子,没有肩负那么沉重的担子,应该还是个真正地君子剑岳不群。

    这时岳不群笑道:“我看快要到了晚膳时候,小师弟你还没出门,想必是思念亲人,不群倒是希望能开解开解师弟你。不过看你此时心已经调节过来了,师弟你小小年纪就此离家,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师兄倒是相当佩服啊。”说着说着就已经快要走到饭厅,于是二人便不再多说各种落座等待掌门开始用膳。

    黄不鸣一眼就发现人少了许多,有一部分华山派的人不再一起吃饭,觉得很奇怪。岳不群像是知道黄不鸣心中所想,低声对他说道:“咱们华山派分为剑气二宗,剑气二宗观念不同,有些不合,咱们现在是气宗一起吃饭。”

    黄不鸣听后恍然,此时已分为剑气二宗了,连饭都不在一起吃了,看来间隙已大。为现代的人的黄不鸣很不了解这剑气二宗的理念,明明两者都缺一不可的硬是分成了剑气两种看法,相当的奇葩。但此时人微言轻,起不到什么用处。

    华山的伙食饭菜倒是还不错,有有菜,米饭倒也jīng细。古时候每顿有,那也算是富贵之家了。华山一个门派都这样,此时的华山还是很强大的,远比后世岳不群执掌华山时的大小猫两三只强的多。

    华山派气宗吃饭时不言不语,到不像是武林门派,而像是书生大儒家中似的。估计练气养气做的很认真,平rì里生活中就一言一行时时刻刻都在修行。难怪气宗最后可以获得胜利。

    不一会吃完饭后,掌门木清离叫住了黄不鸣,对他说道明rì早晨早课的时候教授你些入门基础,不要睡过了。黄不鸣点头称是,心中所想终于可以学习武艺了,心里更是兴奋不已晚上折腾很久才睡着。

    期间华山派夜里也有人没睡好。剑宗也是自己一伙人吃饭,吃完后几个清字辈的便自觉来到了剑宗大师兄叶清戈房里。剑宗的大师兄叶清戈见怪不怪,手里端着清茶,用盖子缓缓的波动飘浮的茶叶,吹了口气后了一小口。看了看进来的师弟,说了声坐吧,有什么事都聚在我这屋里?

    剑宗二师弟周清沐笑道:“我只是觉得咱们华山派掌门竟然又收了个徒弟,看起来天赋不错,不知道是看咱们剑宗的二代弟子武功高强的多了,想填补些差距,还是…”

    后面两位清字辈的剑宗师弟也点了点头,其中最小的吴清玄说道:“至从木清离那个老东西的第二个弟子死后,这么多年来也没有收过一个弟子,还当他打击过重。怎么这就突然地收起弟子了,看其年纪估计也就是关门弟子了。肯定是看气宗二代弟子人少,武功不如咱们的弟子,心中慌了吧!哈哈”

    叶清戈摇摇头说道:“掌门的大弟子楚不归很不错,武功进境一直和我徒弟封不平不相上下。其余的气宗也就人少了些,咱们华山核心弟子无论剑宗气宗都很不错。虽然说这些年玉女峰大比剑宗稍胜一筹,那也是人数多一点罢了,要说剑宗压过气宗那倒还差了点,毕竟剑宗前期优势稍大一些。当年…哼!”说到这里不由得有些动容,不得释怀。

    剑宗老三萧清微说道:“算了,别想了师兄,那时候确实是掌门木清离武功胜过一筹,得到紫霞神功接任掌门倒也无可厚非。可是咱么剑宗段子羽师叔叫出来的好徒弟风清扬竟然学会了如此神剑!叫他给剑宗贡献出来竟然不同意,说什么不经过前辈同意绝不外传。风清扬如此强大的剑法必定可以作为咱们剑宗的顶级剑法,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剑法。如果剑宗拥有,再也不会被气宗压制住了!风清扬这传承了绝世神剑就不顾及养育他长大,教授他武功的华山剑宗了吗?大师兄你为什么当时阻止我们风清扬剑法?”说到这里萧清微面露惊讶贪婪。周清沐,吴清玄一起点着头看着大师兄叶清戈。

    叶清戈苦笑道:“你以为我不想吗?江湖中人哪个不是为了武功秘籍,绝世剑招相互残杀争夺?可是我们几个会的剑法风清扬也会,你们又不是没看见他动手,剑法招式处处针对我们,我们又没有绝对的实力压服他,一旦动起手来谁能保证打败他夺得剑法,更何况气宗虎视眈眈,一旦我们受创,木清离绝对不会放过这一个机会。还不如留在风清扬用他平衡木清离,等待我们武功更进一步,二代弟子独当一面的时候就是我们剑宗执掌华山的时候。”

    说到这里,叶清戈也不由得神sè微动,最后叹了后气说:“至于新来的黄不鸣,武功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练好的,等他长大武功练成,不知道要多久,那时我们早就可以和气宗一分胜负,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说完就端起茶水,慢慢喝着。听到这里周清沐,萧清微和吴清玄就一起拱手告辞,各自回屋不说。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