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损的主神

    黑暗,混沌,亘古的空间中,一个巨大的光球照耀着一片区域,光球下面,飘着一团模糊的灵魂。丝丝灵魂雾气时聚时散,灵魂五官看起来似乎还有些茫然,眼神一片茫然,灵魂渐渐的陷入了回忆,死前的回忆。

    S城,四月的天气已经散发出炎的味道,chūn风微微拂过高大的梧桐树,树枝上绽放出新绿的树叶,毛茸茸的种子弥漫着城市的上空;电线杆上如音符般的不知名儿的鸟,振翅低飞划过树旁的未名湖畔,激起福岛大学医院大楼重重剪影,扭动影子的像个淘气的孩子。

    S市,福岛大学建立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校园中未名湖畔旁边的医科院紧急救援室里,一群白大褂医生和护士们围着一个年轻的病人。门外的一对夫妻紧张的看着重症室门口,一个和年轻病人有几分相像但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左右的人在病房外来回走动。他们应该是那手术中病人的家属吧。

    “电击器加大,建立静脉通路,给予碱xìng药物”病房内的主治医生喊道。

    一旁的医生助手给电除颤加大了电流,重重的朝着一个年轻人口按了下去,护士也快速的在病人的血管里插上导管;砰咚~砰咚~那青年猛地弹起,再落下。

    冰冷的无影灯照耀着那年轻的面庞愈发显得苍白。毫无血sè的嘴唇印着不健康惨白的脸颊;紧闭着的眼睛上长长的睫毛使那年轻病人更显清秀。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主治医生慢慢的停止了动作,深深地看了以眼年轻人消瘦的脸庞;伸出手翻开眼皮,看了看逐渐放大的瞳孔,叹了口气转生摇着头离开了。

    接着门口传出了大声的哭喊,室内的护士医生麻利的收拾着仪器,仿佛对这一切都习以为常了。

    如果谁有双灵异的眼睛刚刚那就就可以看见年轻人死掉的一瞬间,一个半透明的他从他的体里飘了出来。

    黄杨,就是刚刚死去的年轻人,福岛大学医学院的在读研究生,已获得医学院博士保送名额的高材生。前些rì突然感到腹痛呕吐,被同学发现送去了医院之后便昏迷不醒,经过几天的救治,被确诊为中毒,中途半昏迷半清醒的时候黄杨知道自己中了毒。也不知道是意外还有人投毒,对此jǐng方回答也是对是依旧在排查中。神志不清的黄杨来不及多想,便再次陷入昏迷中。不过几rì的时间,黄杨的体越来越差。

    在这时这个年轻的生命终于就这样消逝;不多时jǐng方才传来消息确定是人为投毒,嫌疑犯还在清查中。但此时一个家庭已经支离破碎,悲痛万分。

    S市第二rì,早已收到消息的各大报纸纷纷发出自己的声音,采访的同学都说黄杨是一个阳光,聪敏,好学的优秀同学。导师都说他是一个冷静,内心坚定,学习中生活上都是朝着目标坚定走下去的优秀学生。在八卦小报上还采访了他前女友,说他干净,永远保持上的干净整洁。为人冷酷,在他面前他永远不是最重要的,永远不会因为而改变自己。福岛大学投毒事件更是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各大媒体纷纷的讨论着。但和yīn阳两隔的黄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急救室里的抢救过程中黄杨迷迷糊糊的感到自己越来越轻,越来越下沉,思维越来越模糊,猛地一个机灵,仿佛冲深水区猛地钻出,说不出的轻松飘忽。

    黄杨定神仔细一看,下面躺在手术台上,全插满导管,脸sè苍白的一个年轻人不就是我自己嘛。是了,我之前不是在医院中毒昏迷之中吗?难道?我已经死掉了?但是此时我现在算是什么?

    从小被灌输科学世界观的黄杨,对自己此时的状态无法理解。对科学有着充分认识的他不由得惊讶万分,唯物论的世界观轰然倒塌。之前的种种不断的涌入黄杨的心头一时间不心绪纷涌,有酸涩,有疑惑,有无奈,也有着痛苦。

    想着想着便想往前进一点,接着整个灵魂就飘了过去,转头看到了医生转出门去了,其他的助手医生拿笔登记的登记,拆除尸体上的输液管等。看着这一切的黄杨不知如何是好,用手指试着慢慢穿过了一旁收拾东西的医生体,没有任何触碰感。听见门外传来父母的哭喊声,悲从中来的黄杨灵魂急忙的穿墙出去。

    看着母亲失声力竭哭泣,父亲坐在地上低头抽搐,弟弟含泪安慰着母亲。黄杨十分的想抱着父母好好安慰。可是飘浮黄杨来来回回穿透了好几次父母的体,事实告诉了他自己与亲人已是yīn阳相隔。一时间不百感交集。

    是了,我已经死掉了啊,有什么办法安慰父母呢?自己也不知道是投毒亡还是意外事故,但是我到底做了什么?得罪了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甘心就这样死了,不应该是这样的,我的父母还需要我赡养,我还没有成家立业,我刚刚才获得博士学位。我不甘心!

    许久之后,黄杨渐渐的冷静了下了。事实已是如此,逝者已逝,生者当如斯。如果我是被投毒的话,抓到凶手后家人一定会得到大笔赔偿。从小到大我一直花着父母的辛苦钱,出了这事,如果得到赔偿之后自己家境一定会过的宽裕些吧。就算是意外事故学校也应该会赔偿,我已经拿到了医学院博士报送的名额;还有加上学习期间的意外保险,金钱赔偿方面的应该也不会少。只有希望弟弟乖乖听话,给父母两位老人家省心些,长大后努力尽孝了。

    想到这里黄杨心中也说不出个什么滋味不由得感到茫然,悲痛有一点,心酸有一点,还有对自己的未来恐惧有一点。恍恍惚惚的慢慢后退,看着父母逐渐远去。飘浮起来的黄杨飞向天空,看着楼房渐渐变小,抬头看着远方,阳光依旧明媚;鸟儿仍然欢快的歌唱,虽然自己已经死亡,至少现在还依旧有着意识,能思,能看,能听,渐渐的堵着的心不由得苏畅了一些。悲痛也渐渐埋入心底。

    飞舞在空中的黄杨也可以算是放开了心了,但是心里的那一丝不甘愈发深沉。

    阳光照耀着黄杨的灵魂,他的意识渐渐模糊。

    ****************************************************************

    黄杨再次清醒过来后,过了片刻就回忆起了自己已经昏迷前的过程。灵魂抬了抬头,看见一个巨大的光球,心中莫名的第一反应就是难道是传说中无限恐怖中的主神?是他拉我进来的?

    黄杨只觉得天意弄人,造化莫测,自己就像是个被一条条看不见的丝线牵动的木偶,一举一动都在某种意志cāo控和监视之下,黄杨的灵魂不由得又是恐惧又是兴奋,这个大光球如果是传说中无限恐怖中的主神怎么办!小说中主神空间后面隐隐有着说不出的大神和幕后黑手,无限恐怖中的任务更是数不尽的种种危险,电影世界中的危险在主神的控制下更百倍艰难啊!在这里活着就是最大的恐怖啊!但是黄杨想了想,现在的我已经死了,此时拼上一把,如果活着的话,而且渡过恐怖片就可以获得强大的能力啊!说不定有机会像猪脚一样闯出无限空间,回到现实!

    不!我一定会活下去的!我一定可以更的强大,在这非科学的世界里,只有实力才是一切的保障!

    心理坚毅想着,不由得四周看去,大光球下遥远的边缘流动着黑蒙蒙的混沌,再回过神仔细的看着那大光球,才发现和自己阅读过的无限恐怖那部小说中的主神有所不同。

    那光球发着暗淡的光芒,中间甚至有些黑sè空洞在光球中飘忽不定,给人的感觉就是破碎,暗淡,完全没有无限恐怖小说中的主神那样光耀呢。

    悬起来的心又放了下去。似乎主神出了点状况呢。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无限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