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神秘强者,大战继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染风华 书名:逍遥行天
    妖族只是人类对天地之中无数妖兽的统称,它们之间其实没有任何关系。如果非得说的话,在太古年间四圣兽存活之时,妖族曾经实现过大一统,天下万族慑服,甘愿归为一族。

    世界本来就是弱强食的,战斗厮杀不可避免。一些悲天悯人的强者也只是尽力阻止大战产生而已,矛盾却永远无法消除。尽管如此,各种惨烈的战役,在这无数时间长河之中亦无数次的发生过。

    天道崩毁,万物消亡,惨绝人寰的事随处可见。无尽大地仿若鬼域,天地泣血。

    无尽大地之上的某处小茅屋前,一位头发金黄的中年人,躺在藤椅上看着蔚蓝天空仿佛喃喃自语。

    “看来这天地又要来到一个黄金盛世咯,我们这些老家伙张狂不了多久啦!”

    “就算如此,你这老东西不也淡定的很么!难道对你家的小东西就真的一点不关心?”一个穿青袍的神秘男子自虚空中跨出,脸上氤氲着淡淡的一层雾气,让人看不真切。

    “上万年了,你依旧这么喜欢不请自来,真的不是一位好客人。”躺在藤椅上的男子无奈道。

    “我若是来拜见,过程实在太麻烦,不如自己直接过来。”青袍人躺在茅屋前的草地上,不知从哪里掏出一葫芦美酒,倒入嘴中。

    “真是财大气粗,升仙酒这么喝。”

    “若真能成仙我还不早就飞升了,可惜又是万年过去,我连至尊之名也没有拿到呀。”青袍人叹息一句,显得有些失落。

    “至尊?你们青龙分支断了龙脉,想要进阶至尊何其之难。青川那小子不也才是千年前进阶至尊,恐怕你是嫉妒他才这么说吧。”躺在藤椅上的男子闻言笑道。

    “您老就别揭我痛处了,又不是不知道我心灵脆弱。老实说这次来是大长老的意思,他占卜说龙族运星现世,但是卦象上却说他是龙非龙。这个卦象怎么解,还望您老解释一二。”青袍人苦笑一句,随即郑重的说道。

    “你让老家伙少损耗点生命吧,我老人家可不想那么早给他送终。这个卦象谁能懂,况且我也不再搞这个玩意了。算了半辈子卦,最大的心得就是一切随他去吧。我最关心的是我那孙子在哪,是不是已经去世了。”

    “那您老卜一卦不就知道了?”青袍人疑惑道。

    “那样就不好玩了,什么时候他有缘回到这里,我就什么时候教他几手。若是没缘分,强求也没有好结果。况且它那不成器的老爹已经找了几千年,我可不想伤筋动骨。”

    “您老就说一句话让我带回去吧,不然老头子又要啰嗦了。什么种族兴衰、世界轮回的说半天。”见金发男子躺在藤椅上不yù起,青袍人终于急了。

    “罢了罢了,你就告诉那老家伙,运星乃是人族即可。”

    “什么!您老没开玩笑吧!”青袍人呼啦站起难以置信道。

    “你看我老人家说了你又不信,再不走金shè古来了你可就没机会走了。”

    “哦,晚辈这就禀报长老,您一定别说我来过。”青袍人做贼般的扫视一番,送了口气,从容了不少,正打算离开,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小青蛇又来我家干嘛,别逃和我大战三年!”

    “倒霉!”青袍人嘟囔一声赶忙撕裂虚空火烧股般的逃走,金shè古可是他的万年大敌。

    “师父,这个贼偷又来干嘛?”一个光头大汉一股坐在金发男藤椅边上,好奇道。

    “你怎么又把好好的一头金发给我剃了!”

    “大家都是金发,看着腻味!”大汉摇头道。

    “刚好你来了,交代你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我有也好久没出门了。”大汉惊喜道。

    “你去把我孙子找回来,这么些年了,怪想他的。方位估计就在南天大陆。”

    “南天大陆可是无趣的很,没什么高手!”

    “那你年轻的时候怎么被人从南天大陆撵到中州大陆一路逃命,最后还是你师兄救了你?”

    “呃,那都是几万年前的旧事了,师父你怎么还记得!”大汉难得有些脸红,挠挠头道。

    “这次去了别又口无遮拦的。那小女娃进阶至尊,你去送份礼去。”

    “什么?”大汉瞪大双眼,一张嘴张的老大。

    “前一段时间天地元气波动剧烈,除了她南天大陆没谁能在最近千年内进阶了。”

    “是师父,没想到她竟然比我先进阶,那我岂不是永远都没有报仇的机会了!”大汉心压抑,嘟囔着将师父交给自己的东西随手塞进怀中离开,也不知道到底去不去。

    神龙岭外的战斗已经进入白化,金利跟血蝠的战斗遍及战场的各个角落。两人翻江倒海、遁地断山,不幸被波及而死的妖兽不下数千。纵然灵境天三重的妖兽,也有几只躲避不及被碾成屑。

    “大哥,趁这个时候溜进洗髓池吧,恐怕不会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双方老大看样子是打出了真火,铁定不死不休的局面。”金龟子兴奋道。金龟子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两者天赋绝伦,纵然是同阶神兽,他也没有必胜的信心。

    “现在出手还太早,你以为金毛猴经营上千年就那么不堪一击吗?山中绝对还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危机,那是要拿人命去填的。咱俩就两个人,不是白白送死吗?”看了一眼在雨中有些模糊的圆丘,方圆不过三十里的圆丘才是真正的收割生命的地方,杜宇确信。

    “以大哥实力纵然打不过也一定能逃走的,何不冒险一试呢?”金龟子不解道。

    “你高估我了,没有三门大成的洪荒上等秘术傍,去了必死无疑。”杜宇慎重道。

    “怎么可能?”金龟子难以置信的惊呼。

    “你没有顿悟过,不知道这种玄而又玄的感觉,这分明就是法则之力的波动。”手中一道极其微小的灵符忽隐忽现,杜宇皱眉道。金毛猴族长虽然妖力浑厚,但是极有可能会战败。血蝠上的法则之力波动实在太剧烈了,让人心生恐惧。

    “若是这样,那这只大猩猩就危险了。”金龟子忧心道。

    “你担心它?”杜宇奇道。

    “谁也不想一个杂种胜利,血蝠可以说是被所有妖兽厌恶,只会吸食鲜血进阶的废物,跟蛮兽没什么区别。”金龟子语含不屑。

    杜宇不了解血蝠的来源,于是请教了几句,金龟子便将血蝠的来历说了一遍末了问道,“什么时候才是咱们出手的时机?”

    “那些人类的强者什么时候出手,咱们就紧随其后。我估计只要金毛猴族长战死,机会就来了。”杜宇有成竹的说道。

    “他们也能看出金毛猴处下风?”

    “也许会,不过谁知道呢,反正无论哪一方失败,人类都会发动袭击。”杜宇顿了一下无所谓的说道,纵然是他也不敢断定谁输谁赢。这场战斗,不到最后是不会产生胜利者的。

    雨一直下,雨水混合血水流进广阔无边的湖中,却染红了百里。生和死,往往就在一个意念之间。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行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